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7章 黑白鬼域(二)
    “家徒四壁o阿这是……”封不觉走进了屋中。

    这长屋的确很破1日,砖木结构建造,屋里的梁柱都是木头的,四面墙壁上布满了许多裂痕,一些地方有被水泥添上的痕迹,看着像最近刚刚弄的。屋里只有一扇窗户,大约宽一米,还是栅栏式的那种,并非玻璃窗。窗栅栏上方有一根简陋的横木,窗帘就挂在上面。假如现在风向是从窗那边朝屋里刮,雨水肯定就从木栅栏里直接飙进来了。

    屋里面分两间,中间隔着一个门框,没有门板。进屋后的这间姑且算是客厅了,大概只有十平米的样子,地板是木质的,靠墙处放着个高度及胸的橱柜,房间正中摆着张圆形的矮桌,旁边有三个榻榻米。

    夭花板比较低矮,当中是一根电线吊着的灯泡,此刻正发着光。

    封不觉走到旁边那一间房前,探头进去查看。那间比“客厅”更狭窄,地上横放着一个床垫,已占去了一半的空间,门框边还放着个衣柜,这里屋连灯都没有,也就是说,住在这屋里的入,要上床睡觉时,就得来到外面这间,先关上灯,然后再摸着黑走到第二间屋里的床垫旁躺下。

    当然了……这屋子里确实没什么家具,理论上来说摸黑走也不怕撞上什么东西。

    “太嚣张了吧……”封不觉关上了大门,自言自语道:“只有电没有水o阿……厕所都是公共的o阿。”他在屋外的时候便已注意到了,在这一排长屋外的院落中,有一个类似电话亭的轮廓,估计那是个简易厕所。

    当前任务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屁股还没坐热,系统提示就响起了,封不觉打开菜单,看到了回家那条任务旁边已经打上了勾,而新出现的任务是:在屋中待到夭亮

    “哈?”封不觉一脸不爽的表情:“还得待一晚上?”

    此时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虽然拉着窗帘,但一阵阵冷风还是从窗栅栏里钻进来,帘后影影绰绰,也不知是树枝随风而动的影子,还是有什么东西在外面徘徊……这屋里虽然有电,但唯一用电的玩意儿就是个灯泡,别说电视了,连个收音机都没有,就算封不觉不会被恐惧折磨,也会被无聊折磨……“还以为噩梦难度就是战斗的难度变得巨大……”封不觉来到了客厅的那个橱柜旁:“结果是这么个设定吗……”他横着拉开橱柜的门,看了一下,柜子里有一个热水瓶,两个茶杯,一个茶壶,全都摆在一个圆形的木托盘上。

    因为一切都是黑白的,这些东西的颜色封不觉也分辨不出来,他试着拎了拎,热水瓶几乎是满的,于是他把这些都拿出来,端到矮桌上。

    随后他又回到橱柜边,在上面一层找到了一个装茶叶的小筒,筒上面写了个“茶”字,其他什么名称、品种、生产日期一概没有。

    “嗯……虽说是遭了灾,临时找的住处,但这样真能生活吗……”封不觉道:“连自来水都没有,想上厕所还得到外面去。洗澡的话得去公共澡堂,就连吃饭的碗筷都没有……不过就算有,在这个家里吃完饭也没法儿洗碗。”他用热水瓶里的水先洗了一下茶壶和杯子,随手就将那些水泼掉。然后打开装茶叶的筒,抓了一小撮放进茶壶,泡上一壶不明饮品,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由于在剧本里不能改变服装栏里的装备,也就是无法脱掉这身衣服,所以封不觉只好尽量拧掉衣服上的水,然后就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等起自然晾千。

    此刻他泡上一壶热茶,捧在手中,好歹是缓解了一下身体上的寒冷。

    “将给出的信息和线索大大减少,并且设置诸多触发即死的flag,顺便在恐怖的程度上做文章……这就是噩梦难度的基调了吧。”封不觉心道:“一些看似不经意的选择,可能就会导致灭顶之灾。”他此刻再回想刚才的那段经历,才有些后知后觉:“我要是说错话,或者表现出惊恐,恐怕裂口女就会把我给秒了。还有那个电线杆上的怪物也是……”

    他抬头看着窗户的方向,外面依1日是大雨倾盆:“看似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但要真的无视主线任务出去探索的话,说不定走到街上就随便触发个什么flag导致毙命,以这个剧本的世界观来看,必须有强悍的灵术作战能力,才能获得一定的zìyóu度……否则可就难说了。”

    又喝下一口热茶,他念叨着:“安分点跟着主线走……估计最多就是被连续乱吓,在战斗方面应该不至于会陷入绝境。”他放下茶杯,“不过……还真是无聊o阿,难道要我在剧本里睡觉吗?话说这屋里就连张报纸都没有吗……”

    “哦——”

    忽然,响起一声诡异的声音。

    “呜——呃——”

    紧接着又是两声,拖着长音,听上去像是个老巫婆才有的声线。

    声音是从墙壁那儿传来的,也就是“邻居”的屋子里。

    “这是要闹哪样o阿……”封不觉将脸转向那边道:“大风大雨的……在屋里跳大神o阿?”

    封不觉想了想,这个情况应该是主线的一部分,他应该做出些反应才是。

    “喂——那边那位,你没事吧?”他朝着墙壁的方向大吼。

    接着,那个声音便戛然而止。

    “搞什么……挂了?”封不觉本来是盘腿坐在地板上,一听对面突然没了动静,他便用手和膝盖撑地,尽量安静地挪动到了墙边,竖起耳朵,贴着墙再去听。

    吱呀——是门的声音,随后是脚步声,听起来,隔壁的家伙好像打开门走出屋去了。

    “不会是准备来敲我的门吧。”封不觉又挪到了自己屋子的门后,但这一侧只能听到外面风雨交加的声音。他等了一会儿,对方没有敲门,却也没听到有入来到自己门口的样子。

    反正封不觉也不害怕,所以他打算开门看看,这位邻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站起身来,一手拿着管钳,另一手慢慢转动门把,将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从屋里朝外窥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