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094章 猎人岛 (十)
    世界观已破解,玩家:疯不觉,获200点技巧值奖励,团队已可在任务菜单的拓展选项中阅览该剧本的世界规则

    当前任务已变更,主线任务已更新

    逃离岛屿,或杀死雷恩斯福德。

    “尼玛!”封不觉破口大骂,啪啪扇了自己俩耳光,“我干嘛要看啊!”

    他拿着纸站了起来,在游戏菜单里检视着自己的状态。之前休息了大约二十分钟,生存值只是回到了34,体能值倒是回得多一点儿,现在是452/1400,可问题是……这种状态就能完成主线任务了?

    “诶?专精提升了啊。”封不觉这时发现菜单中的专精栏里,自己的通用专精发生了变化,升到了d级。

    通用专精与技巧值的获取是成正比的,当然两者间没有绝对的互换比率,只是可以按照这思路做个参考。无论是能一个打十个的战斗型玩家,还是像封不觉这种经常能破解世界观的类型,反正只要是对剧本进程有推动的行为,都会被计入通用专精的经验累积,从这点来看和技巧值非常相似。

    一般来说,玩得剧本越多,通用专精的等级就越高,所以这是一个任何人都能升到*级的专精,高手与一般玩家的区别不过就是能更快升到顶而已。当然,*级之上还有s级,不过那不是常规的专精等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开启的级别,这个概念后文再表。

    眼下,封不觉第二次破解了世界观,通用等级便也随之提升。他自己是一点也没觉出什么成就感来,因为这次的破解和推理完全无关,靠的是运气、细心和胆量。

    分开来讲就是……有运气才会发现这个山坳里的骸骨,足够细心才会找到小铁盒,敢于犯贱才会去读那张纸……

    反正事已至此,他总得想想对策,现在五小时的生存时限已经被取消了,无论如何福德都会追来,被杀掉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据封不觉估计,就是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理由有二:

    其一,这是个非睡眠模式接入的剧本,从论坛上玩家们的交流便可知道,该模式下通关一个团队剧本所需的现实时间撑死不过四小时,大部分都是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就能解决的。而封不觉正在经历的这个剧本,目前已用去了九十分钟左右的现实时间。他要是没看那张纸也就罢了,现在反而有可能加快剧本的节奏。

    其二,扎罗夫已经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福德这家伙极有可能不是人类,所以就算他长出翅膀飞过来也不奇怪。

    可以说,那张纸的备注还真是描述得很到位——一旦你看了这些,一切都将变得不同。

    果然,在看完以后,这个剧本的设定就从现实惊悚类变成了魔幻恐怖风……

    “这个主线是二选一……杀了boss或者逃出岛去。”封不觉冷笑:“哼……我要是能以现在的状态单枪匹马搞定福德,之前早就和一刀倾城一块儿扑上去了。”他舔了舔嘴唇,习惯性地用手指敲了敲额头,又向下抚过鼻梁:“问题是……就连真正的扎罗夫将军都没能逃出这个岛去,我一个初来此地的玩家能成功?”

    他又一次拿起了那张留言,摆到眼前,冥思苦想。虽然内容他已经记住了十之**,但直接观看显然更加轻松些。

    “呵呵……有难度啊。”他发自内心地笑了。

    这个世界上,有人对美食上瘾,有人对女色上瘾,也有人对一些白色的粉末上瘾……

    而封不觉,对思考上瘾。调查推理、破解危局、绝境逢生,这三件事能给这个自恋的家伙带去无比的满足感,因此他乐此不疲。

    “回到岛上的福德有着惊人的身体素质,近乎无限的体力,不眠不休,甚至无需进食;可以徒手杀死凶猛的猎犬;某种感官能让他探查到极远距离上的生物动向;弑杀且狡诈……但杀人的**占的优先级明显比较高,否则以他的精明不会冒着引起外界注意的风险不断增加捕猎船只的频率。”封不觉将信的内容解读转化为了简单的信息,默默念出,以加深印象,而那些无关紧要的修饰部分则被他扔到了脑海的偏隅角落中,“他如此渴望杀戮,为什么不直接杀人,而要沿用将军发明的游戏呢……福德根本不必做这些多余的‘狩猎’把戏,他不需要控制伊凡做他的仆人,也不需要养那些猎犬,更不需要去冒充将军,但他无一例外地做了,为什么?真的只是为了寻求刺激?”

    封不觉的思路走进了死胡同,不过他很快调头绕了出来:“等等……”他又看了看纸张:“扎罗夫生前遇到的那个水手是被老虎袭击才死的,扎罗夫自己也是死在野外,他们都不是福德亲手杀的。”封不觉心道:“动物是福德引进的,当他说起被伊凡撕碎的那些西班牙海员们喂了动物时,显得很自然……而说到关于自己狩猎人类的事情时,他只是照搬了原著小说中扎罗夫的台词。”

    “还有……假如要寻求刺激,享受狩猎,他又为什么要在一开始就把猎犬放出来追杀猎物呢……万一我直接被狗咬死了,他还狩什么猎。”封不觉念道:“难道……他其实是某种站在动物立场上的邪神所化?鹰的眼睛,豹的速度,狼的耳朵,熊的力量?

    他搞这么多事,保持并培养岛上猛兽们的野性,就是为了让‘动物’在此地猎‘人’吗……”封不觉随即又想到:“但福德和动物的沟通能力貌似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除了他自己驯养的猎犬以外,岛上的其他动物并不受他的驱策。否则在与扎罗夫的第二次较量中他也不必杀死对方放出的三条狗了。”

    封不觉分析出了这个boss的许多特性,却依然不明白福德究竟是个啥。

    “看来得回城堡去才能找到更多线索了。”封不觉叹了口气,“无论选择怎样通关,回去是唯一的选择。扎罗夫将军逃不出这座岛的原因就是……离开岛屿的方法藏在城堡里,而那里是整座岛上他唯一去不了的地方。这样才解释的通,为什么曾经的岛主会最终死在丛林里面。”

    “哎……真不该看的,现在我该怎么办……折返回城堡吗?我的体能值可是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了,返回途中至少还得休息一两次,就算能避开福德,顺利回到城堡,我也肯定已经筋疲力竭,接着还要潜进去……可那时天都亮了……”封不觉不爽地挠着头,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我本来以为,你会死在另外两人前头,真没想到,你一个人竟也能活到现在,而且……似乎你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福德的说话声,在黑暗中突兀地响起。

    封不觉反应神速,一边低下身子急退,一边用手电筒照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福德背着双手,站在高处的一块岩石上,些许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已然照亮了那张狞笑着的脸孔:“你现在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这儿。”

    “说实话,现在已经没什么能让我觉得惊奇的了。”封不觉回道,他没有急着转身逃跑,只是戒备地与对方保持着距离。他很清楚,如果这boss要杀自己,就不必开口说话,直接偷袭便是。所以此刻的这段对话,应该是剧情的一部分,是获取信息的重要机会。

    “呵呵……异世界的旅客,我想你已经通过某种方法,得知了自己那两名同伴的死亡。”福德说道:“你刚才一定以为,是我把他们杀了。”

    封不觉明白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便接道:“这么说……他们是死在了别的东西手上。而你,从一开始就是追着我来的。”

    “哈哈哈哈……”福德大笑:“疯不觉。”他居然直呼玩家的id,在此之前,只有身为衍生者的x-23这么叫过,“萨摩迪尔大人,让我向你问好。”

    “啊?”封不觉闻言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又用更响亮的声音重复喊了一声:“啊?”

    …………

    终有一天……你们……会……付出……代价……不会……太久的……

    …………

    萨摩迪尔最后的台词闪现在封不觉的脑海,他问道:“你居然和萨摩迪尔有关系?我说……福德老兄,请问现在是几几年?还有……这里是不是地球?”

    “几几年?哼……那有什么关系呢,人类的一个时代,也不过就是时间之河中的一小片浪花,地点,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真的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吗?”。福德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我这件防弹衣,来自于所谓的未来的某个时代。而你,疯不觉,来自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但这些真的重要吗?”。

    “哈……哈哈……”封不觉干笑几声:“有道理,那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怎么和萨摩迪尔扯上关系的,还有,你究竟是什么,福德先生?”

    “我自然还是个人,只不过从萨摩迪尔大人那里,获得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能力。”福德耸肩回道:“多年前,我从扎罗夫的狩猎游戏中生还下来,乘着他给我的小船离开了这个岛。但那艘船最终并未回到我所熟知的那个世界,而是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在那里,我遇到了各种前所未见的事物。那些见闻让我以前信仰的宗教和科学知识都显得一文不值。你知道人类为什么总在寻求‘答案’,却又总得出错误而愚蠢的结论吗?因为‘真相’其实并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东西。

    看到未来,就等于夺走了未来,明白了真理,会导致对自我的否定,甚至是毁灭。

    猿人如果知道了火的作用,他们就不会再生吃野兽;数千年前的人如果知道了医药学的存在,就不会把得病的人直接杀死掩埋;数百年前的人如果知道了宗教的真相,就不会把无辜的妇女当成女巫活活烧死……

    而我,在得知了一些事情以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哼……”封不觉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他又抛出了一个切中要害的问题:“萨摩迪尔和你达成的交易是什么?”

    福德很平静地回道:“我给他提供疲惫而绝望的灵魂,他给我永恒的生命和超凡的力量。”他顿了一下:“扎罗夫死后,我试过把所有的落难者都关起来进行折磨,然后再杀死。但我很快意识到,城堡里没有那么多的牢房,而我和伊凡两个人也有点儿忙不过来。”

    “看来萨总发来的订单需求量很大啊……”封不觉冷笑道。

    “我得感谢扎罗夫发明的猎‘人’游戏,最后的结果证明了,还是这种方式最有效率。”福德说道:“我未必要亲自动手,我只要向那些人宣布一下规则,然后看着他们在恐惧绝望和求生本能间的夹缝中自生自灭。”

    “原来如此,这样我就懂了……”封不觉道:“那么,出入这座岛屿的真正港口,想必是在你的城堡下咯?”

    “哼……你确实像萨摩迪尔大人说的那样精明。”福德冷笑:“猜得没错,岛的表面下,有一条隐蔽的河道,从城堡地下一直通到最西面,在那儿的一面峭壁下方,有一个退潮时才会出现的出口。不过即使你发现了那个地方也没用,这岛上仅有的几艘船,都在我的城堡里。”

    “好吧,看来我是逃不掉了。”封不觉若有所思道:“那么……此刻你没有立即动手杀我,而是先告诉了我这些,都是萨摩迪尔的意思吧。”

    “呵……那是当然。”福德笑道:“你的灵魂是大人最想收割的一个,我想请教一下,现在,你已足够疲惫和绝望了吗?如果还没有,我可以等。呵呵……你觉得自己能在这岛上活几天?能比扎罗夫更长吗?”。

    “你太小看我了,福德先生。”到了这时,封不觉的心态反而变得很轻松,他跟这boss调侃起来:“我恰巧就是这世上生存力最强的生物之一。”

    “嗯?难道你想说自己不是人类吗?”。福德回道。

    “如果你都能算人的话,我当然也是人。”封不觉回道,“但是,众所周知,像异形,82,吃不上特供的中国人等等……都是顽强无比的存在,抱着让我自生自灭的态度是没用的。”

    福德大概沉默了五秒钟左右,“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好像明白了你的观点,既然如此,就由我亲自动手来解决……”

    那个“你”字还没出口,封不觉就像一枚炮弹般弹出,瞬间冲出了几十米距离,他站立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空气中好似还留下了一丝附带着血腥味的热量。

    福德狰狞一笑,顺势追上。他的动作也不比使出灵识聚身术的封不觉要慢多少。其足下轻点,便可一跃数丈。他朝着对方的逃跑的方向飘然而行,而且越跑越快,足底每次加劲,身子便如筋离弦,这家伙实在是强得匪夷所思。

    要论力量,封不觉不可能是福德的对手。一刀倾城满状态下被一肘子下去也只剩一口气了,以封不觉现在的生存值,肯定是一下都不能挨。所以他也就不去管灵识聚身术的消耗,反正总归就是一击带走,降到1又何妨。

    在这种速度的角逐上,封不觉还可与对方斗上一斗。可纵然他的绝对速度和爆发力略胜一筹,福德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是在逐步缩短。

    两人对地形的熟悉程度不同,再者,追赶者可以看着逃跑一方的行动,来即时判断前路的状况。封不觉则必须在亡命狂奔中,不断确认前方的路径,以免一脚踏空或是进入死路绝境。若不是他的动态视力也提高了许多,凭着一个手电筒在丛林里狂奔,恐怕早就和猪一样撞树上了。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于密林中疾速穿行。前者如一枚不断弹射的子弹,借助着周围的事物反复支撑加速;后者如蜉蝣点水,轻巧迅灵,丝毫不落下风。

    这场较量没有持续太久,一分多钟后,封不觉的生存值已经烧到了10以下,此刻他如果主动停止灵识聚身术,就无法再度开启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烧血,这样大约还能支撑二十秒时间。

    福德越追越近,逐渐已来到十米左右的距离,正在此刻,两人眼前豁然开朗,他们终于穿出了丛林,来到了岛屿东南角的死亡沼泽。

    封不觉根本不管不顾,抱着玩儿命的心态,拼尽全力,朝着沼泽表面冲去。他用闪电般的速度踏过泥沼的表层,其身形竟然成功地从上面掠了过去,并最终站在了距离沼泽边缘几十米开外的一块石头上,这是大片泥沼当中仅有的几块立足之地。

    当站定之时,封不觉的生存值也见了底,仅存1,现在来只蜜蜂蜇他一下,他当时就能死过去。

    而福德,则停在了沼泽边缘,没有上前。(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