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092章 猎人岛(八)
    战斗迅速就被终结,呼啸而下的大锤上绽开一股无色无形的气场,使其破坏面积和杀伤力陡增。那条猎犬还未来得及发出哀嚎,便被拦腰砸中,身躯断成两截。

    不怕的招式叫【象蹄跃击】,作为一个消耗技能,其学习条件竟也需要格斗专精D级以上,威力可见一斑。

    当然,这些数据方面的情况一剑不知道,他只知道一头和自己实力基本相当的怪物,竟然被那个看似有些弱的不怕美眉偷袭得手、一击必杀了。

    一剑刚到十五级时,也去玩过一回“杀戮游戏”他很清楚,假如现在是在那种模式下,面对不怕这样的对手,那只要一个破绽,他便是和那条猎犬一模一样的下场。

    看到一剑的眼神,不怕觉得再装下去也没必要了,她原本天真可爱的神情荡然无存,就连卖萌的语气和声调都变了,说话的口气变得像个不良少女:“啊……真没办法,本来以为不用亲自动手的。”她用单手拖着那长柄大锤,向前走去,锤子与地面摩擦时的声音表现出一种惊人的重量感。

    “没想到你小子弱得离谱啊……”她绕到猎犬尸体的侧面,单臂一抡,锤头在空中画了半圈,重重落下,本来那猎犬被截成两段后,前半段身体还在抽搐着活动,但这一回,整个狗头都被砸了个稀烂。

    这凶残的补刀溅了一剑一脸狗血,他神情震惊,整个人呆若木鸡地傻站在那儿。

    “嗯……”一剑到刚才为止一直摆出一副“哥罩着你”的姿态,但此刻,他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大,用小心翼翼的口吻道:“呵……呵呵……原……原来你这么厉害啊……可是……为什么之前遇上野猪和老虎的时候……”

    一剑这句话的最后几个字是“你都躲在旁边摆出害怕的样子啊”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不怕给打断了。

    “你说什么?”她的语气和地痞流氓别无二致:“喂,你小子是看不起我吗?”她歪着头,恶狠狠地瞪着对方,将大锤直立起来“敢这么跟老娘说话……”一种压迫感扑面而来:“宰了你……”

    “大……大姐……我错了。”一剑背靠着树干,满脸是汗,虽然队友间不能发动攻击,但从气势上来说,他已经和死人没两样了“那什么……以小弟我的实力,也就只能杀杀那种杂鱼怪物而已了,大姐您让我开路是看得起我……哈……哈哈哈。”他最后挤出笑声时是一脸的哭相。

    “这还差不多。”不怕将大锤收进行囊,双手交叉在胸前,俨然一副大姐头训话的样子,说道:“话说……那个叫‘疯不觉’的小哥好像干得还不错嘛,到现在也没有听到死亡的消息,说明他一个人就把猎犬收拾了,实力在你之上啊……”

    “你怎么知道他也遇上猎犬追杀?”

    “废话,你在城堡里没看到狗的数量吗,我估计玩家分成几路,扎罗夫就会放出几条来,甚至更多。”

    “呃……其实,这猎犬我单挑的话,勉强也是可以……”一剑唯唯诺诺地跟了一句。

    话没说完又被不怕大喝着打断“少罗嗦,秃子!”

    “秃……秃子……”一剑那侠客的长发造型却被莫名其妙地叫成了秃子。

    “你有社团的加成属性,而且等级也比他高一级,他能做到和你一样的事就已经说明实力比较强了。”不怕也并非是无理取闹,她的话有些道理:“切……早知如此应该跟着他走的,失算了。”

    一剑被喷得情绪低落,低头轻声念道:“对……对不起,弱成这样给您添麻烦了……”

    “啊,算了,秃子就是秃子。”不怕姐十分豪爽地“原谅”了他。

    要是游戏有动画表情渲染,一剑的头上现在肯定已经是一片垂头丧气的阴影。

    “好了,现在不是无精打采的时候。”不怕抬手一指:“西北方在那里,继续开路。”

    “呃……那个,我已经知道哪边是北……”

    “啰嗦什么!”

    “是……是……”

    …………

    眼前仍然是黑压压不见天日的树林,地势高低起伏,巉岩屹立,脚下时而是泥土,时而是蜿蜒曲折的碎石小径。

    在跋涉中,封不觉对身上的不适逐渐麻木,这种麻木换来的是精神上的松懈,疲劳像个甩不掉的包袱,压在他的身上。生存值在这种不断行走的状况下完全没有恢复,体能值的消耗也令人担忧,虽说他那个主动技【草率的维修】在这种没什么机械设施的剧本里可能用不着,剩下那两发【熊孩子的下鞭腿】也最多需要200点体能,但要是体能值降低到一定的程度,万一遇上突发状况,是非常容易导致死亡的。

    【距离日出尚有:153分钟】

    此时,扎罗夫出发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理论上来说,从接到任务的那一刻算起,玩家们应该也已经逃遁了146分钟。

    当然,封不觉实际上没有用足这146分钟,向队友们解释情况,返回城堡索要工具都huā去了他一些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至少领先扎罗夫将军40分钟。

    杀死猎犬并未让封不觉损失太多时间,因为那会儿他还加速跑了一段路。之后的旅途中,他又遇上两三次类似蟒蛇捕猎野猪的事件,好在每次他都能警觉地意识到,并让自己置身事外,在没有引起那些动物注意的情况下溜走。

    如今五个小时的生存时限已经过去了一半,即使撇开扎罗夫行进速度必定比封不觉要快的事实,假设这个BOSS故意没有用全速追赶,但到了这个时间点,无论如何他也该追上来了。

    如果再过二十分钟,扎罗夫仍未出现,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没有往东南方来,而是去追了另外两人。

    因此,封不觉由衷的,迫不及待的,期待着可以在某个时刻听到团队成员已死亡的系统提示……

    他倒不是讨厌这两名队友,但这个剧本就是这么回事儿,总得有人牺牲,对哪一边来说,都是50的概率,他相信对方的心情和他也是一样的。

    又过了十几分钟,封不觉干脆停下了脚步,他坐到一块较为平坦的大石头上,用手按摩着酸胀无比的腿,享受这片刻的休息时光。

    很显然,到了这会儿,用空间换时间的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即使将军现在立即杀死封不觉或是另外一边的两人,他也很难在折返后追到身在岛屿另一端的幸存者了。

    此刻,封不觉的计划,算是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以保命为主、放慢行进速度的阶段。这个阶段与另外两人无关,理由很简单……他们是两个人。但封不觉,是孤身一人。扎罗夫将军假如真的马上出现杀掉自己,他也无话可说。但假如将军去的是西北角,封不觉从现在起就得加倍小心了。万一将军没来追他,他却被别的什么东西给杀掉,导致队伍里的人最后还是死光,那可就成大悲剧了。

    【团队成员:一剑倾城,已死亡。】系统提示忽然响起。

    封不觉听到这句话的刹那,可耻地露出了微笑但数秒后,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为什么只死了一个?”

    他急切地等待着才不怕呢也被*掉的消息,只有听到两人全都死掉,他才能安心。因为封不觉相信,以扎罗夫的实力,无论那个【躲猫猫】的妹子有什么技能都是无用的,最多就是帮她多活一会儿而已。

    但是……如果才不怕呢的死讯长时间没有传来,那就有很多变数了。她能从将军手中溜走的概率极小,更大的可能性是……一剑倾城的死和扎罗夫无关,他是死在了别的怪物或某种事件中。

    按照这个思路去考虑,最坏的情况就是,扎罗夫实际上还是来了封不觉这边,而一剑和不怕遭遇了别的什么危险,导致一死一逃。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不怕美眉会变成单独行动,去面对各种死亡威胁。而封不觉自己……

    想到此处,封不觉的压力又回来了,他撅起下唇,朝自己额前的头发吹了口气:“糟透了……现在已经没法儿判断将军到底是去了哪边。”

    【团队成员:才不怕呢,已死亡。】系统提示这时又响了。

    “诶?”封不觉一愣,随即长舒一口气:“呼……这我就放心了,看来他们确实是遇上了扎罗夫无误。”

    得出了这个结论,封不觉宽心不少,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向着东南方慢慢地行进。

    其实留在原地也是个办法,在这种剧本设定下,停留应该是不会被系统视为消极游戏的。但封不觉对扎罗夫非常忌惮,万一将军现在加快速度折返而来,自己目前所行进的距离还是不够保险。

    于是,又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封不觉便再次启程。

    这次他只走了大概三百米距离就停了下来,因为在经过一段有落差的地形后,他在身旁一个小山坳里,发现了一样东西——一具人类的骸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