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43章 极限实验(十二)
    约二十分钟后,封不觉拎着光脚哥的头,来到了基地的一角。

    伊戈尔还是拿着武器和若干工具走在他前面,充当保镖和探路者的角色。

    “好了,已经到角落了,从这里出,怎么走才能抵达‘存放有实验报告的房间’?”封不觉站定后,便开口对光脚哥道。

    “我事先声明……”光脚哥回道,“因为你们说看不到标识牌,所以我也无法确认‘这个角落’是基地四角中的哪一个,所以一会儿抵达的目的地未必正确。”

    “没关系。”封不觉道,“如果这个错了,再换一个角落出便是,无非就是多费些时间。”他顿了一下,“不过……我也事先声明……”他朝光脚哥投去了一道冰冷的目光,“走错房间无所谓,但如果一会儿我们被引到了某些奇怪的地方,比如说……有陷阱、或者是有你同类在的地方,那……事后你就自求多福吧。”

    这句话,让光脚哥闻之色变。

    的确,类似的想法,光脚哥在来到这里的途中就已经萌生了,而且刚才正打算付之行动。

    然而,眼下封不觉却是提前给他来了一记“预防针”,明确表示“你那点儿小计谋,本大爷早就已经看穿了,你敢用的话,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

    “哼……”经过数秒的犹豫,光脚哥无奈地妥协了,他冷哼一声,并接道,“那我也事先声明一下吧……存放实验报告的房间,离我们举行‘仪式’的房间很近。虽然在举行完了全部的仪式后,我们就四散到基地各处了,但我不能确定附近还有没有其他人……”他微顿半秒,“所以,假如你们在路上遇到我的同类。或者在那个房间附近遇袭,可别说我是故意引你们中套……”

    这番话,表明这个怪物已经挑明了自己的底线。

    两秒后,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应道:“可以,说吧……怎么走?”

    …………

    走廊是笔直、明亮的,基本没有什么阻滞,所以觉哥和伊戈尔走得很快。

    行了十二分钟左右,他们便来到了光脚哥所说的目的地。

    “一路上什么都没遇到呢……”站在那房间门口时,封不觉心道,“也许……地方不对?”

    他的推理没有错。因为当他尝试去开门时,得到的提示是【打不开】。

    于是,他们只能选择向另一个角落出,以重新定位自己的坐标。

    这个过程,本来可能要花半小时左右……这还是在路上没有遇到怪物或其他事件的基础上。

    但他们运气不错,朝着基地的另一条“边际”直走了七八分钟,光脚哥便忽然话道:“等等……我现‘仪式’的房间了。”

    “哦?”封不觉闻言,立刻停下了脚步,低头问道。“哪一个?”

    “就在刚才路过的那个岔路口,往左转。”光脚哥回道,“那个仪式房间里有不少血,虽说已不再流淌、但在这个距离上。我还是可以感知到……”

    觉哥听罢,立即朝伊戈尔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进入戒备状态,持刀先行。

    两人回撤几米的距离。拐向了光脚哥所说的方向。

    此时,伊戈尔神情专注,悄无声息地挪动着脚步。看得出来……他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了。

    虽然伊戈尔并不是一名职业军人,但是他的确打过仗,而且有着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

    …………

    1942年,在那个充斥着死亡的、被冰雪覆盖着的寒冬,苏联人、罗马尼亚人、匈牙利人、德国人……汇聚在了一个叫斯大林格勒的地方,他们用鲜血书写了在整个人类战争历史上都占有极重分量的一笔。

    对苏联人来说,斯大林格勒,是一个他们绝对不愿意、也不能丢的地方。这座城市不仅有着难以取代的象征意义,更重要的是……他是苏联中央地区通往南方重要经济区域的交通咽喉;此地北临莫斯科、南及波斯湾,西南两方分别有着苏联粮食、煤炭以及石油的主产区。输了这里,很可能就输了整场战争,或许……整个人类的历史,都会因此而改写。

    同年7月28日,斯大林布了著名的第227号命令“不准后退一步!”

    而伊戈尔,就是收到这条命令的苏军成员之一……

    那年的他,只有十九岁。他并不想上战场,他只想当个工人,或者像死去的父亲那样当个鞋匠也行。

    他希望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希望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年轻人那样恋个爱,希望能为卧病在床的母亲尽些孝道,希望能让挨饿的妹妹每天都吃上饱饭。

    然而,战争……让他别无选择。

    十月的斯大林格勒,被称为“杀人炉灶”,伊戈尔在这炉灶中一直待到了会战结束。

    作为一个并没有接受过太多军事训练就被拉上战场的新兵,这几乎可说是个奇迹……

    第二年春天,伊戈尔因为负伤截肢而被迫退伍。

    当他回到家时,母亲和妹妹都已故去,本就清贫的家里也已徒留四壁。

    他才二十岁,就成了一个瘸腿的流浪汉。

    就这样,七年时光匆匆逝去……这本该是人生中最好的七年时光,但对他来说,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直到某天……有一些穿军装的人来告诉他,他被政府选中,去接受一项免费的“治疗计划”。

    而那时,已然病入膏肓的伊戈尔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并不是来接受什么治疗的,而是来充当实验品……

    …………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光脚哥突如其来的话语,打破了那短暂的寂静,“房间里不会有埋伏的。”

    “你怎么知道?”封不觉看着他,“你们应该是无法感知到彼此位置的吧?”

    如果那些怪物可以互相感知,他们也不会担心自己被砍头后抛在某处无人现了,所以这个推论肯定没错。

    “因为我们不会待在某个地方一直不移动。”光脚哥回应道,“平静、等待……这些都令我们抓狂。”

    “好吧。算是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封不觉说着,又冲伊戈尔使了个眼色。

    已经站在那扇门前的伊戈尔伸手推了一把金属门板。

    那金属轴转动的声音让人心里毛。

    而那开启的门扉后,登时飘出了一股血腥味……

    “唔”伊戈尔的嗅觉也变得很灵敏,所以站在这里让他感到颇为不适。

    “这里……由我来吧。”这时,封不觉走上前来,抢在伊戈尔身前,率先走入了那个房间。

    他会这么有把握,是因为他站在伊戈尔身后时已经确认,房间里的确是没怪的……

    这个房间不算很大,占地三十平米左右;屋里的灯本就是开启的状态。照得屋内一目了然;与门口相对的那面墙边,纵摆着一个无法移动的水泥台,台面上刚好可以躺下一个人。

    此刻,这水泥台看上去就像被反复使用过n次但从来没有清洗过的砧板一样,一层层深浅不一的血污覆盖在了其表面……其中还混杂着皮肉、内脏碎片、毛、断骨、以及很多其他的难以分辨之物。

    “解释一下,仪式的原理。”封不觉站在屋内环视一圈后,又拎起了光脚哥的头颅,直视其问道。

    “我们可以在不让人流一滴血的情况下把人剖开。”光脚哥的回答,信息量颇大。“也可以让人在没有任何伤口的情况下把血流尽。”说着,他用视线瞥了眼水泥台的表面,“那些血污的下面,有个仪式用的法阵。是‘低语者’画的,只有‘他’懂得运用‘力量’的方法。”

    “‘低语者’?”封不觉用试探的语气示意对方做出更详尽的解释。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我脑中有的只是‘低语者’这个称呼,就好像我知道怎么走路一样。”光脚哥接道。“他的外表看上去和我们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他似乎比我们知道得更多。”

    “只有低语者在场时,才能进行仪式吗??”封不觉又问道。

    “不。只要法阵画好了,谁都可以完成。”光脚哥刚把那个“成”字吐出口,就感到了有什么不对,“嘿!嘿!你要干什么?”

    封不觉可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地上前两步,若无其事地就用光脚哥的脸去抹那仪式台。

    数秒后,他用一组大开大合的粗暴动作将那些血污抹开了一大片,使法阵露了出来。

    “哦……所罗门王那边的术系么。”封不觉盯着那法阵看了几秒,口中沉吟道。

    “混蛋!你在干什么!”下一秒,被糊了一脸秽物的光脚哥愤怒地叫嚷了起来。

    封不觉无视对方的抱怨,默默将法阵刻在脑中,随后又用淡定的语气接道:“好了,带我们去实验报告所在的房间吧……既然你知道这里离那儿不远,从这里定位过去应该没问题吧?”

    “可恶……”光脚哥怒不可遏,但无奈……自己已经落在了人家手上;而且在这一路行来的途中,封不觉已经跟他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对待先前那个怪物的了……光脚哥可不想落个一个样的、乃至更惨的下场。

    于是乎,他只能继续忍气吞声、乖乖给觉哥他们指明了方向。

    …………

    从“仪式房间”出来后,右转,经过两个十字路口,再左转,第一个房间,就是“档案室”了。

    这里的门也是锁着的状态,而且,当封不觉试图去撬锁时,还得到了特殊的系统提示:【这把锁已经锈死,即使钥匙也无法开启,用蛮力开启似乎是个更好的选择】。

    “嗯……提示倒是蛮明确的。”语音在耳边响起时,封不觉便在心中盘算道,“不过,这里没有伊戈尔帮忙的话,玩家一个人该如何开启呢?”

    虽然他有一套现成的解决方案,但他还是会去思考一下诸如此类的问题,这样往往能让他掌握更多的情报。

    大约五秒后,封不觉就想到了三种可能的开启方式:

    其一,引一只怪,利用走位,借助怪物攻击时的力量帮自己开启。

    这个假设的可能性是最低的,因为实施起来难度太高……当然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为那些怪物的视角存在很大局限,它们通常得走到很近的地方才能现哪里是门;再加上……玩家如果全力奔跑的话,和那些怪物的度也差不了太多,本来这个剧本就设计成了“玩家单独遇怪时可以利用迷宫般的地形以及怪物的视角问题来卡位逃跑”的布局,因此,觉哥还是把这项列为可能之一了。

    其二,借助某个np的力量将门开启。

    这个“np”指的自然不是伊戈尔这种隐藏奖励,而是与主线有一定关联的角色。没准那些怪物之中也有着可以交涉的存在,比如那名“低语者”,或者某一个被仪式转化的受害者……不过这点,觉哥暂时也验证不了。

    其三,也是概率比较大的一种可能由玩家自己把门踹开。

    这个可能性,封不觉当即就尝试了……

    但见他二话不说,一个回旋踢就朝着门锁的位置踹了上去(踹门时,侧踢和回旋踢比正面用脚底板蹬更有效率,大部分影视作品中使用正面踹门的方式其实不科学。详情请见贝尔.格里尔斯的《绝境求生手册》)可是……那门却是纹丝不动。

    这一刻,封不觉便得出了另一个推论:假设,以上三套方案中,一的概率过低不可行、二的情况本质上并不存在;在仅考虑第三套方案的前提下……只要让某一先决条件成立,方案就可以实现。

    而那个“先决条件”就是玩家给自己注射vno-9,并成功变异。

    “伊戈尔。”思索了片刻,封不觉开口道,“这里……就劳烦你来吧。”

    对于这种多重假设后产生的结论,觉哥依然没有实施的意思,只不过……经过这番思考,让他对“vno-9作用于玩家能成功生效”这件事产生了更多的信心。简单地说……因为已知的信息变多,使得这种理论上的概率获得了提升。

    “好的,没问题。”伊戈尔可不知道觉哥心里想的那些,他只是很干脆地应了一声,然后上前三步,朝着门板侧身一踹。

    伊戈尔这第一脚,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看看踢上去什么感觉,所以并未使出全力。

    然而,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脚,直接就把厚重的金属门给踹敞了,就连门锁旁边的墙壁都被带碎了一块。(未完待续。)m.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