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38章 极限实验(七)
    “那……”伊戈尔面露疑色,“先前的那个魔鬼是怎么……”

    “成年人体内的含水量约占整个人体重的65%左右。…。…”封不觉知道对方要问什么,他直接就回道,“刚才那货一看就是一副干尸样儿,其体重肯定相当轻,所以不会触机关。”

    觉哥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放下了手中拎着的工具箱,并开始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

    “你这是……”伊戈尔看着觉哥的举动,问道,“想减轻自己的体重然后过去?”

    “是的。”封不觉回道,“我是亚洲人,本身骨架就比你小,体型也偏瘦,把负重全都卸掉以后,或许可以成功。”

    “慢……慢着……”伊戈尔有些慌神了,“你这是要丢下我一个人走吗?”

    “当然不是。”封不觉回道,“根据我的推测……闸门的对面应该会有一个关闭压力感应装置的开关。”他顿了顿,“我现在先过去,找到开关并把它关上,然后这一段就可以任意通行了。”

    “哦……”伊戈尔点点头。

    “好了,差不多了,衣服我就不脱了(因为他想脱也脱不下来)。”封不觉说到这儿时,已经把身上能拿的东西全都给拿了出来,“假如我失败了,那就只能由你去试了。”

    “诶?你都失败的话,那我……”伊戈尔刚想问自己怎么试,但话到嘴边,答案便已在其脑中浮现,“呃……你是想让我锯掉部分的身体么……”

    封不觉没有回答,冲他笑笑,然后便朝前走去。

    一步、两步……他很快就走进了压力感应区,结果……

    哐啷

    “果然没那么容易么……”觉哥念叨着,退了回来。

    “的确……假如我能在不负重的情况下就通过的话,那么此前光脚的那货去一号实验室搜索时,我便可以从这边悄无声息地溜出去了,这点不合理。”他在退后时思索道。“但是……这个地方,必然是有着‘玩家一个人也能通过’的方法的;系统不可能设置一个‘必须由伊戈尔帮忙才能通过’的谜题在这里,因为‘复活伊戈尔’是一个存在变数的事件,让这个事件的结果与主线的推进构成某种‘必然联系’。会导致一定的几率的硬性卡关……”

    他想得不错,正如前文所说,“复活伊戈尔”这事儿肯定不能视为主线的必经事项之一。万一玩家选择“结束那个人头的痛苦”、或是在交流中导致伊戈尔的不信任、甚至引战斗……那就不可能再借助此npc的力量来通过闸门了。

    当然了,以目前的实际状况来说,封不觉已经达成了“让伊戈尔帮忙去开闸门”的触条件。

    只不过……觉哥这个人的脾气大家懂的。即使是“非必要的”,他也一定要把“一个人通过谜题”的方法也破解出来才舒坦。

    “呵呵……”听到那哐啷声、看着走回来的觉哥,伊戈尔不禁干笑了两声,“看起来……我可以准备起来了……”他侧过头,看着自己的肩膀道,“锯条胳膊差不多了吧……”

    “不,别着急。”封不觉摆了摆手,若有所思地念道,“容我再想想……”

    伊戈尔听罢,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等着觉哥拿主意。

    虽说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伊戈尔却对眼前这个叫疯不觉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信任感……因为这个家伙好像什么事都懂,而且永远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状态。

    “哦……还有这招。”封不觉没有想太久,便有了主意。

    只见他走到工具箱旁边蹲下,快拿出了几个空的血包和与之配套的针头。

    “你这是……”伊戈尔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觉哥道。

    “既然体内液体的比重高……”封不觉一边给自己的手臂扎上橡皮带、一边念道,“那我就抽掉2ooo毫升左右的血再去试试。”

    “喂!”伊戈尔一听就惊了,“那会死人的吧!”

    “嗯……也对,两千稍微有点儿危险。”觉哥回这句的时候,已经若无其事地将针头插进了自己的血管,并且解开了肱二头肌上的橡皮绑带。下一秒。他的血液便顺着导管缓缓流向了储血包中,“先来个一千五好了。”

    伊戈尔都无语了:“疯兄……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觉得……果然还是让我砍掉胳膊吧。”

    “砍掉胳膊可不够。”封不觉没有停止抽血,只是淡然地说道。“你的体型本就比我壮上一圈,一条胳膊的重量大概只能让你的体重和我持平。”他抬头瞥了眼走廊,“要通过那里,你起码得在砍掉一条胳膊的基础上……再砍一条腿。”

    听到这句,伊戈尔本能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条腿,好似在琢磨锯掉哪一条才比较不疼。

    “另外。在你单脚跳过走廊的时候,我还得找东西把你那锯下来的手脚遮住,免得你的断肢在光线的作用下乱动。”封不觉的叙述还在继续,“与之相比,抽我的血,反倒更加方便一些……反正我一会儿立即就能把血输回去,问题不大。”

    两人交谈之际,封不觉的抽血作业也没停下。数分钟内,他已抽取了过了15oo毫升的血液,装满了近四个采血袋;这时,他才拔针停手,用止血带抵住了伤口。

    “呼……”抽完以后,觉哥已明显产生了头晕和视线模糊的感觉,故而先在原地深呼吸了几次。

    “疯兄……你没事吧?”伊戈尔满脸担忧地问道。

    “无妨。”封不觉说完这句,就趴到了地上。

    “喂!你都趴下了还说没事啊!”伊戈尔又惊了。

    “不,我只是觉得,增大与地面的接触面积,能减小压强。”封不觉说着,已然开始匍匐前进,“虽然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姑且一试吧……”

    数秒后,觉哥就这么爬进了感应区中。结果……闸门关闭的声音并未响起。

    “很好。”封不觉念道了一句,“能通过就行……”他的脸色十分苍白。说话也显得虚弱无力,“我先过去了……”他爬行的样子也显得很艰难,“最坏的状况,也无非就是我到了闸门的对面、但还没按下开关就晕倒了……”但是。他依然还笑得出来,“呵……真要是生那种事,你再自己锯掉身体,过来关闭闸门、给我输血就行。”

    在此,封不觉其实犯了个错误。实际上。匍匐前进是没什么用的,因为他面前的这个……是一个范围颇大的重力传感器,减少局部压强的意义并不大。与其匍匐前进,还不如“靠着墙走”;用电子秤做个实验就能知道……在保持静止的情况下,倚靠墙壁或是用双手对墙施加向下的力,都可以使秤上的数字减小。

    但无论如何,封不觉还是成功避过了这个压力装置的触线……因为他的抽血量已大大过了系统的预估值。

    血的密度只比水高一点点、二者相差无几。

    抽走了过一千五百毫升的血,让封不觉减轻了大约三四斤的体重。

    而这三四斤……恰恰是系统所设置的界限。

    毫无疑问,通过此地的“重量要求”,是系统根据玩家的体重来安排的。将玩家“无法脱去衣物”。以及“排除其他所有负重”的前提计算进去,理论上最极限的通过方法是抽血5oo毫升(正常成年人不会产生明显不适感的量),在手上缠些胶带,再用双手扒着墙面来减轻重量,然后一路这样侧身走过去。

    虽然封不觉没有利用与墙壁的摩擦力来减重,但他在抽血方面完全无视自身的安全,让他顺利通过了走廊。

    “呼……”封不觉一边深呼吸,一边用他那堪称变态的意志力支撑着意识和身体……奋力地朝前爬着。

    二十多米的距离,他爬了三分钟。

    这个时间不算短,但考虑到他刚刚才抽掉了体内近三分之一的血。这也很不容易了。

    “是那个吗……”通过了闸门之后,封不觉便在附近的墙面上现了一个手闸式的开关。

    他支撑着起身,拉动了那个开关,随后便提高了嗓门儿。对拐角另一端的伊戈尔喊道:“伊戈尔,你踩到感应区里试试。”

    “好的!”伊戈尔应了一声就照办了。

    这次……闸门并没有因伊戈尔的体重而关闭,这说明觉哥拉的那个开关没错儿。

    于是,伊戈尔赶紧把地上的东西统统收拾好,通过了那段走廊,跑到了觉哥身边。

    “疯兄。别慌,我这就给你输血。”伊戈尔赶紧拿出觉哥抽出来的那几包血,准备给他回输,“呃……”但他准备操作时,才现自己不会。

    “呵呵……还是我来吧。”觉哥笑了一声,“劳驾扶我到墙边坐好。”

    …………

    十分钟后,封不觉已将引流管和血袋接好,并把针头固定在了自己的静脉处。他所抽出来的第一包血,也已经输回去大半包左右了。

    “疯兄,你好些了吗?”伊戈尔这时正靠墙站着,将血袋举到了高于觉哥头顶的位置。

    “没有。”封不觉的回答倒是干脆,“就算这些全部输回去了,身体的不适也不会立即消失的。”

    “哦……”伊戈尔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对了,你这样输进输出的,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危害啊?”

    “没事儿的。”封不觉回道,“这就是简单的非洗涤式自体回输,六小时内抽出来的血、只要没被污染过,直接输回去几乎没什么副作用。”他说着,抬头瞥了眼血包,“再说,我用的都是专用的采血袋,里面还自带抗凝剂;要说有什么副作用……最多就是引起轻微的血栓或者溶血。”

    这段话,伊戈尔大部分都听不懂,他只是用钦佩的眼神看着觉哥道;“疯兄,你们小说家懂得可真多,真了不起啊。”

    “呵呵……这你可就误会了。”封不觉笑道,“我们这些拿笔杆子的人里……有不学无术的骗子、有供人取乐的戏子、有孤芳自赏的呆子、还有厚黑险恶的乱臣贼子……可就是没有几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他用自嘲的语气接道,“真有学识的那些人,研究的都是更加实质性的东西……他们的研究成果会推动科技的进步、为人类带来切实的利益。”他歪了歪头,“至于我们这种人嘛……除去这几千年里极少数的一些圣贤、栋梁,其他大部分人别给这个世界添乱就不错了,崇拜我们……还不如去崇拜宗教领袖。”

    说到这儿,觉哥停了几秒,再补充道:“顺带一提,我会知道输血的事儿,是因为我有个朋友是医生,我曾经就这个事情特意请教过他。”

    “好……好吧……”伊戈尔被封不觉说得一愣一愣的,他可不知道觉哥最近心情不好、喜欢抬杠,所以也没法儿接茬儿。

    两人就这么闲聊了二十多分钟,封不觉用很快的度回输了两包血。

    待换上第三包后,觉哥就站了起来:“好了……我感觉好多了,剩下两包边走边输吧。”

    他的脸色的确是好了很多,与刚抽完血那会儿相比,起码有些血色了。

    “啊……那我……”伊戈尔接道,“接着带路?”

    “嗯,麻烦你了。”封不觉说着,从对方手中接过了血包,“这个我自己拿着吧,工具箱也劳烦你来提了。”

    “行,没事儿。”伊戈尔道,“我现在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提个工具箱轻松得很。”

    “那就好。”封不觉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觉哥早已看出……这位vno-9的实验体极其强壮。就拿刚才的事儿来说吧,或许连伊戈尔本人都没有注意到,他帮觉哥举着采血袋时,始终都没有换过手……他的胳膊稳稳地举在那儿、像是个支架一般,连续几十分钟抖都没抖一下。换作常人,胳膊早就酸了,不换胳膊也得换个姿势,但伊戈尔甚至没有产生任何的感觉……(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