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36章 极限实验(五)
    封不觉从一号实验房回到手术室总共只花了两分钟,这期间,他只在路过那个有雕像的房间门口时稍稍放慢了度,其余的时间里,他几乎都是拼尽全力在跑着的。,

    饶是如此,在他奔到半道儿时,e1o7的身体还是开始活动了……好在觉哥早就考虑到了这点,将那身体绑得严严实实,任它再怎么扑腾也不会从手推车上掉下来。

    到了这会儿,封不觉已不再顾忌出声音的事情,他推着车子直接撞开了活动门,冲进了手术室。

    一进屋,他就把手推车推到病床边,然后把事先拆下来的挂帘拿过来,快盖在了手推车上。

    e1o7的身体在挂帘下方又动弹了半分钟左右,然后……就没动静了。

    “呼……”封不觉长出一口气,言道,“不错,计划挺顺利的。”他转过脸,看向e1o7的头部道,“说实话,万一你的身体在走廊里挣出了手推车,那可就麻烦了。”他摊开双手,“我可没有自信能徒手把你那挣扎中的身体一路拽回来,真要是生了那种情况……恐怕我只能想办法把走廊里的灯泡全都打破,等你的身体停下来以后再去运一次。”

    e1o7是个很好的听众,因为他不能说话,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觉哥。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把你的身体拿过来是打算干什么,对吧?”而封不觉也不需要对方说太多话,因为他很能揣测别人的心思。

    e1o7闻言后,眨了一下眼睛。

    “呵呵……其实这事儿很明显,不是吗?”封不觉笑着接道,“我要把你的头接回身体上去啊。”

    下一秒,e1o7瞪大了眼睛,用一种迷茫的眼神望着觉哥。并时不时地朝自己身体所在的方向横上一眼。

    “你是想问……这可能吗?”觉哥又道。

    e1o7眨了一下眼。

    “哼……”封不觉微笑,“我也不知道成功率有多少,不过……”他用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这真的很重要吗?”

    e1o7没有反应。

    “能把头接回去固然好,但万一在接的过程中,你不幸身亡了……”封不觉接着说道,“那又怎么样呢?”他歪了下头,“总比你维持现在的这副德行要强吧?”

    虽然觉哥把别人的生死讲得轻描淡写,但他说的话确实有道理……e1o7也觉得,与其像这样活着。还不如赶紧死了痛快,因此,他很快就朝着觉哥用力地眨了一下眼。

    “好,看来你是同意了,那么……事不宜迟。”封不觉说干就干,一转身就去搬e1o7的身体。

    觉哥如今的体格还是不错的,在现实中也算是颇为强健的那种,他只花了十几秒就把e1o7的身体扛上了病床。

    此时,e1o7的那只右脚已经被封不觉拿开了。床板上是空的。觉哥把e1o7的身体放平后,二话不说就把对方的头从床头支架上解了下来,并且拔光了头颅下方的管子。

    那一刻,e1o7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痛苦的表情。但这痛苦并未持续太久……不到两秒的工夫,觉哥便已把他的头部接回了身上。当颈部伤口相触的瞬间,e1o7就一点都不难受了。

    “咕呃……”接着,e1o7便很平稳地躺在那儿。喉中不断出古怪的声响。

    封不觉没有去关他,只是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这次身体没有出现自行抽搐的反应,也就是说……神经系统完成了自我修复。让大脑重新接管了指挥权。”想到这儿,他不禁暗忖道,“呵……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叫vno-9的药,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e1o7颈部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了。几分钟前,他那个离开身体的头颅看上去还憔悴无比,但现在,俨然是恢复到了三十岁左右的容貌。

    “呃咳……呃咳咳……”五分钟后,伴随着一阵咳嗽,e1o7动了起来。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手来,本能地摸了摸脖子,然后,他才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坐起。

    “谢谢你。”这是e1o7开口后,对封不觉所说的第一句话。

    “不客气。”封不觉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伊戈尔。”伊戈尔回了一声,并顺势问道,“你呢?”

    “疯不觉。”反正系统会想办法翻译过去的,封不觉就直接这么回答了。

    “你好,疯不觉……”伊戈尔接道,“话说……你也是实验体吧?”

    “我……”觉哥的演技说来就来,“不记得了……”他摆出了一张失忆脸,目光深邃、神色凝然,“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便现自己正和你的身体一起被扔在了走廊尽头的那个一号实验房里。”

    “原来如此……”伊戈尔露出了同情的目光,“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用这个。”封不觉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锁扣,在对方面前挥了挥,“我把门撬开了。”

    “哦?你是个锁匠?”伊戈尔问道。

    “这不重要。”觉哥可没打算让对方一直问下去,而且伊戈尔问的问题越来越跑偏了,“重要的是……这里究竟生了什么?”

    “哦!对啊!”伊戈尔一下子露出了一种慌张的表情,“那群‘恶魔’!‘魔鬼’!他们突然出现……把……把研究员全都给杀了!”他好似是回想起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浑身都颤抖起来,声调也不由自主地变高。

    “冷静点儿,伊戈尔,深呼吸……”封不觉却是不为所动,用非常镇定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很安全,别慌……”他那淡定到极点的态度和话语,有着一种令人安定的力量,“刚才生了什么。请你慢慢地、详细地告诉我……”

    “哈啊……哈啊……”伊戈尔赶紧深呼吸了几次,稍稍镇静了一些,随后,他看着觉哥的双眼道,“是……是魔鬼……一定是的!”

    “什么魔鬼?长成什么样?做了什么?”封不觉明白,面对这种语无伦次家伙,你就得替对方指出回答时逻辑和条理。

    “就……就是之前……你躲在床底下时,进来过的那种。”伊戈尔回道,“他……他们把研究员全部杀死了!”

    “你看见了?”封不觉问道。

    “我……我……”伊戈尔吞了口唾沫,“我当时……从昏迷中醒来。……现自己的身体不见了,而且我想吼也吼不出声来。”说到这里,他又不自觉地伸手去摸了下自己的脖子,“他们把我的头固定在床架上,好像是想先解剖我的脚……”

    “哦,对了,你的脚。”封不觉听到这儿,很随意地一伸手,从旁边的一个托盘上把伊戈尔的脚取了过来。“你试试,应该也可以接回去的。”

    伊戈尔此时还是坐在病床上的状态,见觉哥把那只脚递了过来,他有些木讷地接过。然后……试着将其接在了小腿的伤口上。

    “接着说,想解剖你,然后呢?”封不觉见对方停止了叙述,便立即提醒了一句。

    “呃……然……然后……”伊戈尔愣了一下。寻回了思路,接着回忆道,“外面就传来了枪声和守卫的惨叫……接着。我……我就看到……”他好似回忆起了什么很恐怖的画面,神色越畏怯,“‘它们’闯了进来……”

    “它们?”封不觉将那个词重复了一遍,“不止一个是吗?”

    “对,当时有二……或三个,我没看清。”伊戈尔回道。

    “好的。”封不觉接着问道,“它们闯进来以后呢?”

    “房间里的三名研究员都吓傻了,有一个想往外跑,结果被那魔鬼挥手一扫……便拦腰断成了两截。”伊戈尔道,“还有两个吓得瘫坐在地上,结果分别被两个魔鬼生生拖了出去……”

    “你先等等……”封不觉听出了一些蹊跷,“既然有一个被扫成了两截,那么……血迹呢?”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伊戈尔说到这里,脸色煞白、冷汗都下来了,“他没有流血!”

    “哦?”封不觉神情一动,“你是说,他的身体被拦腰截断,但却没有流出血来?”

    “是的!”伊戈尔很肯定地回道,“他的上下半身被魔鬼分开后,伤口处被一股黑色的物质覆盖着,没有血和内脏出来。而且……他还可以动。”

    “哦……”封不觉点点头,又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魔鬼们就把所有的研究员都拖出去了……不管是完整的、还是分成两截的……”伊戈尔回道,“再后来,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你就进来了……”

    “如此说来,他们也未必就死了啊……”封不觉接道。

    “不,被魔鬼掳走的人会被拖入地狱的深渊!”伊戈尔一脸认真地说道,“他们肯定已经……”

    “还有一个问题。”封不觉没打算听对方扯那套封建迷信的东西,他打断道,“你……怎么就没被带走呢?”

    这一问,让伊戈尔神情一变,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他望着自己那渐渐恢复了知觉的右脚,喃喃念道:“或许……我也已经是个魔鬼了吧……”

    “呵呵……”封不觉笑了,“不,你不是魔鬼。”

    “你怎么知道?”伊戈尔反问了一声,并有些激动地接道,“你也看到了,之前我的头都被砍下来了,可我现在却还活得好好的!”

    “那种事和你是否是魔鬼无关。”封不觉依旧用淡定的语气接道,“你能活下来,是因为……”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旁边那个装有绿色液体的容器,“你的身体已经在vno-9的影响下生了异变。”

    “所以说……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伊戈尔扶着额头,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们一开始告诉我,我来这里是接受医疗援助。因为我在战争中负了伤、身染重病,且没有亲人……所以才得到了这‘宝贵的机会’。”他停顿了半秒,下垂在身侧的一手忽地攥紧,“但我来了以后……他们就给我注射那该死的毒药!把我变成了怪物!”

    说罢,他用那攥紧的拳头重重地敲了一下床边的矮柜,没想到……这一拳,竟是把那柜子的顶部打出了一个窟窿。

    “那不是毒药。”封不觉朝那矮柜瞥了一眼,接道,“而是某种正处于实验阶段的药品……”

    “你怎么知道?”伊戈尔闻言,眼中当即闪过了些许怀疑之色。

    “呵……放心,我不是他们的人。”封不觉知道对方在怀疑什么,他从容笑道,“我只是根据那份实验日志、以及我个人的观察,做出了一些推理罢了。”他停顿了两秒,再道,“我想……这个vno药剂的设计初衷,应该是想用来提升士兵的战斗力。但它所使用的配方肯定还存在很多问题或缺陷,所以……1到8号的配方全都失败了。”

    话到此处,觉哥挑眉看了伊戈尔一眼:“但这个vno-9,至少在你身上……算是实验成功了。”

    “成功地把我变成了怪物?”伊戈尔问道。

    “不,不是怪物,是级士兵。”封不觉接道,“丢掉你的常识和宗教偏见,再去琢磨一下吧……”他说这话时的口吻很有蛊惑力,“现在的你,具备强的力量、度、耐力,和惊人的自愈能力。即使你在战场上踩到地雷或者被炮弹击中……只要头部没有受损,就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自行复原。”他又朝那装着vno-9的容器看了一眼,“而这些,全都是拜这药物所赐。”

    觉哥的这段话说完,伊戈尔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半响后,他重新开口,冷哼了一声:“哼……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他们?”

    “那倒不必。”封不觉道,“你又不是主动提出来参加这种实验的,你只是被他们当成小白鼠来使用罢了……你要谢也该谢自己;你的身体在获得这份力量的同时,也在承担着与之相应的风险……说得再直白些,实验过程中任何一个差错,都可能导致你的死亡。你能活到现在、并且变成级士兵,靠的是身体的适应力、以及……一点儿运气。”(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