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34章 极限实验(三)
    那声音并不是从封不觉经过的那个方向传来的,而是从他尚未去探索过的那一侧响起。

    低吟声刚过,随之而来的就是脚步声。

    啪、啪、啪……

    这还不是寻常的脚步声,而是赤脚踩在地上才会有的声音。

    “得~这是光脚的来搞我穿鞋的了……”封不觉光听这声儿,就知道要出事了。

    在噩梦难度的剧本里,尤其是这种限定了玩家能力的设定下,被怪物主动突袭……是极有可能被秒的。

    这一点,就算没有什么噩梦本经验的玩家都知道,更别说是封不觉这种三天两头就来噩梦难度里逛逛的老江湖了。

    因此,纵然现在觉哥的手头有武器可用,但他的优先选择还是躲起来再说。

    “嗯……先拿个趁手的。”那一刻,封不觉快扫了一眼手推车,抄了一件武器。

    【名称:手术刀】

    【类型:武器】

    【品质:普通】

    【攻击力:中等】

    【属性:无】

    【特效:无】

    【装备条件:通用专精e,或医疗专精】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是】

    【备注:长3号刀柄,22号刀片。】

    在没有装备、也没有体术加成的前提下,这种普通品质的、轻便的、带刃的武器,还是非常不错的。

    当然了,根据封不觉自排的“普通人肉搏武器梯队”来排,手术刀这种东西只能算t2末流……排在其之上的还有棒球棍、高尔夫球杆、折凳、西瓜刀等等;t3的话就是菜刀、板儿砖、指虎、榔头之流;再次一点的t4那就是冻肉、剪刀、酒瓶、鞋底子、拐棍儿、平底锅了。至于能进t1的那件神器是什么,我们大家都很清楚……电锯,不解释。

    啪、啪、啪……

    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

    封不觉扫视一眼,这间房里还真就没有什么地方可躲……屋里的柜子全都太小、连小学生都躲进不去;那些机械设备则是不够大、制造不了什么视线死角,想找个犄角旮旯蹲下都不行。

    看来看去,也就挂帘后面可去了……

    于是。封不觉果断地掀开了挂帘。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病床;病床上,放着一个头、一只脚。

    先说那只脚吧……脚已经不动了,因为脚里面的荧光液已经流得差不多了,“它”只是被摆在了床上,好似一个寻常的、被切除下来的器官。

    但是,那个头……还是“活的”。

    “它”被几根皮带固定在了床头的支架上,脖子的下面接了几根粗细和材质各异的管子,而那些管子又分别连接着床边的几台设备。其中一台套着透明的外壳、内部有个橡皮泵正在有规律地起伏着,似乎是一个“人造肺”;还有一台原理相似。但里面装的不是空气,而是荧光液……

    当封不觉掀开挂帘时,现那人头的双眼已然盯住了自己这个方向,可见……这个头早就察觉到了挂帘外有人在。

    “视觉和听觉还没消失吗……”封不觉看了那头一眼,心道,“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思考,也不知道他是否对我怀有敌意……不过,已经失去了声带的家伙,就算想暴露我的位置也难。”

    他正琢磨着呢。后方忽然传来了“嘭”的一声。毫无疑问,这是“光脚的”那位推门进来了……

    接着,是长达十秒的沉默。

    一溜烟儿就钻入床底的封不觉,即使不看都知道……进来的那位此时正在扫视房间。

    啪、啪……十秒后。脚步声再度响起,径直朝床边而来。

    嘶啦

    挂帘被粗暴地拉开了,一双干瘦的脚丫出现在了觉哥的视线中。

    那是一双有些畸形的脚,不但是皮包骨头。还好似被什么动物给撕咬过了一样,其脚面上有几处表皮已经不见、露出了森森白骨……两只脚的脚趾也都呈现交错扭曲的状态,但又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保持着整个脚掌的平衡……

    可能的话。觉哥真想看看对方的全身,可惜,从他所在的角度,就只能看到这双脚了。若要再往上看,就得向前探出头去……那样做风险太大、不值得。

    “呃”光脚哥站在床边,又出了一声低吟,随后……吸了两下鼻子,像是猎犬在嗅猎物的踪迹。

    幸好,这个房间里的消毒水味道非常重,除非是屎之类气味浓烈的东西,其他东西的味道都很容易被掩盖掉。

    “呵……呵呵……”也不知为何,光脚哥闻了一阵后,突然笑了两声,他的笑声听起来像是个天天把工业废气当烟抽、而且还抽了几十年的老炮儿,那沙哑的烟酒嗓……让听的人都想立即就吐口痰出来。

    笑完那几声后,光脚哥就转身走了,待他稍稍走远一些,封不觉在保证自己没有离开阴影范围的前提下,略微往前探了点头。

    这时,觉哥堪堪看清了那怪物肋骨以下的身体……总体而言,那哥儿们就是个干尸;不但形锁骨立、皮肤干瘪,而且身上还有很多皮开肉绽、直接露骨的部分。

    或许是考虑到了和谐因素,这只光着膀子、也没穿鞋的怪物,下边儿还是穿了条七分裤(鄙人以裤腿破损的程度来区分恐怖游戏中人形怪物的裤长,破到大腿根部就是一分裤,只破了裤脚那就是九分裤,以此类推)的……

    伴随着一记推击门板之声,那怪物走出去了……

    这光脚哥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进入房间到推门离开,总共也不到一分钟。

    不过,这一分钟,对于躲在床底下的人而言,无疑是相当恐怖的体验……

    那种随时可能被现的紧张……

    那种让人全身血液冰凉的恐惧……

    那种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却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压抑……

    “嗯……朝着走廊尽头的房间去了啊……”

    以上的反应,封不觉全都没有……

    “看起来……只是个变异的人类而已嘛,还是那种形体残缺式的垃圾变异……”

    在经历了这“恐怖”的躲藏桥段后。常人通常会松一口气、在床底躲到完全听不到怪物的声音再出来。

    但封不觉,却是立刻想到了反击……

    “趁现在悄悄跟过去,来个措手不及的背后一刀……成功率绝对在七成以上。”

    念及此处,觉哥顺势就用一个流畅的翻滚动作从床底溜了出来,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然后,快从小推车上抄起一把骨锯。

    但见他一手骨锯、一手手术刀,奔着门口就去。

    看着这一幕,就连被固定在床架上的人头哥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走得还挺快啊……”三秒后,觉哥便在不出声响的前提下,用肩膀将活动门顶开。回到了走廊上。此时,那光脚哥已路过了前方的拐角,听脚步声,是向着那个门还锁着的房间去了。

    “以这个度,大约三十秒就能追上去吧……”封不觉继续保持无声状态,大跨步地趟地走,缩短着与对方的距离。

    然,就在他接近拐角,准备闪出去时……

    一声巨响传来。

    那声音好比是汽车追尾。而且是时过七十码的那种追尾。

    “嗯?”那一瞬,封不觉几乎是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他赶紧停了下来,没有跨出那关键的一步。

    砰砰砰砰!

    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四声巨响,随后,哐一记沉重的、金属板砸在水泥地上的动静传来。

    “槽了个卧!”闻声后半秒,封不觉就在心里骂了句特新鲜的脏话。

    他算是听出来了。刚才那一连串的响动……是光脚哥撞门的声音。

    对方要只是“撞坏门锁”,倒也罢了,但从声音判断……这货应该是把整扇门都给撞塌了。

    想想那金属门的厚度、再低头看看自己这身板儿……封不觉舔了舔嘴唇。决定……撤。

    片刻后,用一脸震惊的神情目送觉哥离开的人头哥,又用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觉哥回到房间、钻回床底……

    长话短说……

    双持手术用具在床底下趴了五分钟后,光脚哥的脚步声又一次从门外的走廊上路过,想必他已经搜索完了走廊尽头的房间,所以原路折返了。

    这回,封不觉一直等到对方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并且又过了足足三分钟,方才滚出了床底。

    “唉……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站起身后,轻声自语道,“这是啊哈先生的身板儿、凯恩.血蹄的poer啊……”

    觉哥吐槽完毕后,回头看了眼人头哥,随即凑近他说道:“眨一下眼表示‘是’,眨两下眼表示‘否’,明白吗?”

    他的第一句话就很有目的性,两秒后,人头哥也颇为用力地、深深地眨了一下眼,表示他能明白。

    “哦……理智尚存啊。”封不觉念叨了这么一句之后,就……走了。

    这下,人头哥又懵了……他本来以为接下来对方会利用眨眼这个方式和自己做一番交流的,没想到觉哥只确认了一个问题,就转头走人了。

    “别着急,我一会儿会来找你的,你先……嗯……你好像也只能等着。”封不觉好似能看穿对方的想法似的,在出门之前,回头对人头哥说了这么一句。说罢,他就回到了走廊上,并一路冲向了此前那个被锁住的房间。

    根据觉哥的分析,刚才的那段剧情,总共有三个意义:其一,让这个剧本的主要怪物/波ss登场亮相;其二,制造惊吓桥段;其三,让怪物帮玩家打开一扇门。

    “目前为止还是典型的线性剧本,几乎没有多余的选择,也没有支线任务……”封不觉一边思索,一边已来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所以,跟着剧情引导的走向去探索,八成是没错儿的。”

    借助走廊里的灯光,封不觉已可大致看清房间里的景物……那是一个边长五米的正方形房间,比起觉哥最初所在的那间要小一些;此时,房间的金属门已经被整个撞飞、掉落在地上;而房间的正中,伫立着一个颇为巨大黑影,且一动不动……

    “这是……雕像?”封不觉谨慎地跨入门中,伸手朝门边的墙面摸去,和他猜想的一样……在与第一个房间相仿的位置上,有一个电灯开关。

    拨动开关后,这第二个房间也亮了起来。

    出现在封不觉面前的,也果然是一栋雕像……

    那栋雕像约两米高,主体是个身着制服的工人;其底座和身体都没有什么异常,不过雕像的脖子上并不是人头、而是一组工具;那些工具包括了斧子、镰刀、榔头、钳子等等,倒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物件。

    另外,在雕像的底座上,还刻着文字……

    封不觉走进观瞧,现那上面写的是“人才是生产中最重要的”,旁边还刻有一个年份“1927”。

    “这是……”当那行字进入视线的刹那,觉哥脑海中闪电般地掠过了一组信息,“……糟了!”

    下一秒,他赶紧转过身去,将视线从那雕像上移开。

    然而……

    “切……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啊……”接着,他又低声念叨了一句,并飞快地迈开步子,朝着第三间房……即人头哥所在的房间冲了过去。

    人头哥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又是一脸的不解,但封不觉的诡异行径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在回到房间后,封不觉完全无视了床上的人头哥,自顾自地开始翻箱倒柜,并成功地找到了一支钢笔、一瓶墨水、以及一叠纸。

    然后,他就搬了张凳子,坐到了一台设备前,把纸铺在上面,开始……写小说。

    是的,他在一个噩梦难度的单人本里,写起了小说……非但在写,而且还是一脸愉悦地在写。

    那奋笔疾书的劲头,让病床上的人头哥看得一头雾水(名副其实的一头雾水),后者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而系统对于觉哥的这种行为,也并没有做出“消极游戏”的判定,只是任由他写下去。

    于是乎……封不觉就在这个奇葩的环境里,写了整整三个小时的小说……

    直到三个小时后,他的表情忽然冷了下来,并放下了手中的笔。

    他低头看着自己已然红肿的指关节,长吁了一口气,言道:“啊……他喵的终于失效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