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30章 空
    嘀嘀

    十一月二十一日的清晨,一阵对讲机出的蜂鸣声将觉哥从睡梦中惊醒。

    反正他如今也睡在客厅里,过去开门倒也方便。

    大约十五秒后,穿着睡衣、打着哈欠的觉哥便走到了门旁,对着墙上的设备摁了通话键,并问道:“谁啊?”

    “嘿嘿嘿有您的快递。”对讲机里传来了这样的答。

    而这句话,让封不觉一下子就清醒了。

    “你是”虽然是通过对讲机传来的,但觉哥还是迅识别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伍迪?”

    咔嘟嘟嘟

    封不觉话音未落,对讲机那头就传来了挂断之声以及一阵阵的忙音。

    “这家伙在搞什么?”觉哥不明白像伍迪这种可以瞬间移动的、而且基本不讲什么礼貌的家伙,为什么还要使用对讲机。

    砰砰

    下一秒,身旁的门板上突然传来了两记敲门声。

    这,觉哥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的人就隔着门高声笑道:“嘿嘿嘿有你的快递”

    “你丫这是干嘛呢?”封不觉骂骂咧咧地打开了门,对着门外张口就道。

    而门外站着的,正是穿着一套快递员的制服、抱着个大包裹的伍迪。

    “嘿嘿嘿我来给你送快递啊。”伍迪笑着道。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瞬间移动进来?”封不觉问道。

    “嘿嘿这怎么行?”伍迪笑道,“这屋里孤男寡女的,万一我撞破了你们的好事”

    “哈!”封不觉干笑一声,接道,“既然你提到了那所谓的‘好事’我得提醒你一下,打赌是我赢了吧?你准备什么时候付清赌债啊?”

    “嘿嘿嘿别着急嘛,你就不请我进去再说么?”伍迪道。

    “进吧进吧。”封不觉说着,已转过身去,边伸懒腰边往客厅走。

    待他到客厅时,若雨房间的门恰好被打开。和觉哥身穿同款睡衣(都是长袖长裤带纽扣的绒睡衣,不过封不觉身上那套是蓝色的,而若雨那套是粉红色的)的若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睡眼惺忪地问道:“谁啊?一大早的就来敲门。”

    “你自己看吧”封不觉歪了下头。随口应道。

    接着,若雨便越过觉哥的肩头,看到了来者

    那一瞬,她神情陡变,体内灵力几乎是本能地迸了出来。进入了随时可以战斗的状态。

    “嘿嘿嘿不愧是水家的后人”伍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没有进行过很系统的训练,但遇到危险时的战斗本能依然极为出色”

    若雨没有理他,而是看向封不觉,言简意赅地问了两个字:“伍迪?”

    “是啊。”觉哥倒显得很淡定,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若雨闻言,横踱两步,将伍迪上下打量一番后,念道:“我们上次见你时你好像不是这个模样的吧?”

    的确,和上次在嘉年华会场(详情见番外篇万圣节大冒险)中相遇时比较。眼前的伍迪看起来略有不同。当然了,这种“不同”并非是指外观长相上的不同若雨口中的“模样”,指的是“用灵视观察时见到的模样”;也就是说,在“灵相”的层面上,此刻的伍迪和那会儿大不一样。

    “嘿嘿嘿那自然是有原因的。”伍迪笑着道,“那天毕竟是万圣节,又是户外活动,我要是锋芒太露说不定会引一些不太好的灾难性现象。所以,那天我全程都在压抑自己的气场,你们看到的灵相也就弱了。”

    “哦”若雨点头。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那你今天来,有何贵干呢?”

    “嗯?”忽然,伍迪眼镜片上的白光一闪。“我说你为什么你要模仿封不觉的说话方式来问我问题?”

    “我没有啊”若雨道。

    说完这句之后,她神色微变,隔了两秒,她又用不太确信的口吻轻声念道:“呃没有吗?”

    “嘿嘿”伍迪见状,奸笑一阵,并朝着沙走去。“看来你们俩很合得来嘛。”说罢,他就大刺刺地坐下,并将手中的邮包搁在了茶几上。

    “你不要以为东拉西扯的就能强行转移话题了。”封不觉连跨两步,顺势就坐到了伍迪对面,“这种事儿是我的强项,少在我这儿班门弄斧。”

    “没错。”若雨也是几步就来到了不觉的身边,和他并排就坐,两人像是审犯人一样、隔着茶几,望着伍迪,“答我的问题先。”

    “嘿嘿嘿好好”伍迪摊开双手,摇头道,“真拿你们没办法。”他略微停顿了一秒,接道,“今天来呢,事情很多,咱们一件一件讲”说话间,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桌上的邮包,“先,我是以梦公司老板的身份,亲自来给你们送比赛奖品的。”

    “奖品是什么?”封不觉立即问道。

    “除了那一直没货的预赛奖品限量版t恤之外,另外的就是冠军奖品了。”伍迪道,“嘿嘿嘿考虑到贵队的五人也算常见面,我就把全队的奖品都送到你们这里来了。”

    “所以说”若雨用一贯的冷然语气接道,“那到底是什么?”

    “嘿嘿五个人的奖品各不一样,你们还是自己拆了看吧。”伍迪道。

    “还挺神秘哈”封不觉接了一句。

    “嘿嘿嘿”伍迪笑了,“我给的奖品,都是根据你们各自的口味去选定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呵呵”封不觉也干笑两声,“就像你给某中二青年送天马座圣衣那样吗?”

    “一件青铜圣衣而已,没什么稀罕的。”伍迪笑道,“嘿嘿说到底,真正强的人,不穿圣衣也很强。”

    “我不是跟你讨论他强不强”封不觉道,“我的意思是把这玩意儿当奖品真的好吗?”

    “我都说了那玩意儿不稀罕了。”伍迪道,“真正稀罕的神兵现世,可是会引诸界众多势力共同出手争夺的而圣衣那个级别的东西。稍微厉害点的角色,都不会有兴趣去染指”他掰着手指头,一一数道,“其一。局限性太多又要得到圣衣本身意志的认可,又要有小宇宙共鸣,而且只有人形生物可以穿戴;其次,防御力也太弱不但会被低温冷冻,还会被各种物理攻击打碎。虽说有自我修复和成长的性能。但二者都太过缓慢了;其三,也是最让人无语的一点很多时候,这玩意儿就是用来刷时髦值的,对战力的提升并不是很大,闹半天还是得看谁的小宇宙境界更高。”

    “了解。”封不觉这时打了个响指,接道,“就算把东西给了小马哥,他也不可能靠着这个搞出什么事儿来,更不会因此而被什么自然力量盯上。所以给了也就给了。”

    “嘿嘿嘿正是如此”伍迪道。

    “好,这是第一件事。”若雨此时又道。“请说下一件事吧。”

    “这第二件事嘛嘿嘿嘿”伍迪的眼镜片上又是白光一闪,他转过脸去,故意压低了声音,对封不觉道,“这事儿咱跟她说合适吗?”

    “嗯”封不觉皱眉沉吟,似是在思考。

    “喂。”若雨当即用手肘顶了觉哥的胳膊一下,看着后者道,“他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知道了?”

    “我”封不觉也知道,这里瞒不过去。“大概知道一些。”

    “哦。”若雨瞪着他,“那你又凭什么决定,这事儿讲给我听是合适还是不合适?”

    “行”封不觉避开了对方的视线,“告诉你就是了嘛”

    “嘿嘿嘿”伍迪接道。“那我就说咯。”

    “要说赶紧的。”觉哥用粗暴的语气催促道。

    伍迪又奸笑了几声,随即看向若雨,说道:“封不觉的‘恐惧’被封印一事,你知道吧?”

    “知道。”若雨即刻道。

    “你的‘爱’也被封印了,你知道吧?”伍迪又道。

    若雨听完这句,神情一变。过了五六秒才道:“不知道”

    “嘿嘿不知道也很正常,因为你的情况和封不觉不同。”伍迪接道,“封不觉的‘恐惧’是在九个多月前被我封印的;而你的‘爱’,早在你还是个婴孩时就已经被封印了”

    伍迪停顿了两秒,观察了一下若雨的眼神变化,随后再道:“嘿嘿嘿别这么看着我,你的封印并不是我施加的,而是我的一位同事。至于原因嘛现阶段,恕我无可奉告。”

    若雨闻言,思索片刻,然后又看向了封不觉:“这些你都已经知道了?”

    “啊,有些日子了。”封不觉应道。

    “你知道我没有爱上你、也不会爱上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谈恋爱?”若雨也不管旁边还坐着个魔鬼,张口就问。

    “我喜欢上你的时候”封不觉用平静的口吻道,“并不知道你的‘爱’被封印了。”他也不管旁边还坐着个魔鬼,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着,“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直视着若雨的双眼,用吵架般的气势道,“我这个人呢性子比较倔,我不会因为一点点困难就半途而废的。”

    “爱上一个不可能爱上你的人,对你来说只是‘一点点困难’吗?”若雨又道。

    “没错啊。”封不觉说着,侧目瞥了伍迪一眼,“而且,我已经把这困难解决了。”

    伍迪顺势接过话头,对若雨到:“嘿嘿嘿是啊,他的确是蛮拼的”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伍迪将自己和封不觉的赌局向若雨描述了一遍,并补充了一些关于封印的细节。说完,他还沉默了片刻,等着对方把这些信息消化完。

    若雨听完后,沉思了许久,方才用不温不火的态度对伍迪道:“所以,今天你来办的第二件事,就是解除我脑中的封印?”

    “对。”伍迪道。

    “嗯”若雨微微点头,“明白了”然后,她站了起来,“我拒绝。”

    说完这三个字,她扭头就走。

    “你这是干什么”封不觉也赶紧站了起来,拉住了若雨胳膊。

    但若雨却很干脆地将他的手甩脱了,并无视了觉哥的话语,用冰冷的语气道:“我也打扰了你相当长的一段日子,是时候该去了。”

    这句话,让封不觉神色数遍,其眼中闪过了诸多复杂难言的情绪。

    他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

    “你们慢慢聊,我要去收拾行李,就不奉陪了。”而若雨则是一边说着,一边走了房间、关上了门。

    当日,黄昏。

    伍迪已经走了。

    若雨,也走了。

    封不觉搬了靠背椅,坐在窗前,沐浴在一片夕阳之中。

    他身前那略有些凹凸不平的墙面上,阿萨斯那“大爪印”的痕迹还依稀可见。

    他身后的客厅里,伊人倩影,仿佛犹在眼前。

    然,此刻,她们都已离去了。

    虽然这不是一间面积很大的屋子,但少了两个人,感觉一下子就空了。

    这么多年来,封不觉也是头一感到自己的心里,好像也空了。

    望偌大的房间,那两人一猫一起度过的日子,历历在目。虽然这段日子并不算长,可现在想来每一天,都是值得眷恋的。

    人,之所以会有那种心被掏空的感觉,恰恰是因为他们的心,曾被某些美好的事物填满。

    只是,我们往往会忽略那点点滴滴的幸福,直到失去的那一刻。

    “是我做错什么了吗?”封不觉瘫坐在椅子上,望着夕阳,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或许吧”两秒后,他自己答了一句。

    “欺骗和隐瞒不就行了吗?那不是我最擅长的吗?”接着,他又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这次,他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重新开口;“比起去欺骗她原来我更愿意去欺骗自己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