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29章 任务结束
    夜色渐浓,浮华的城市却依旧喧嚣。◎,

    无数的行尸走肉褪下了白天的装束,改头换面、重新走上街头,试图寻找一些和他们一样空洞的灵魂,相互慰藉、相互满足。

    也有很多人选择蜗在自己的巢中,通过一个屏幕、一个键盘,去伪装成自己永远无法成为的那种人,以此来获得认可、泄压力。

    人类,总能找到让自己安得其所的方式。

    但今夜,我们的主角,是一些人类以外的生物……

    那是一只猫,或者说,一只有着公猫外形的、来自地狱的女性恶魔。

    阿萨斯,并不是她真正的名字,她的名讳是……

    “葵莫莉,好久不见啊……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呢……”

    这句话响起时,阿萨斯,或者说……葵莫莉(gre摸ry,亦作“吉蒙里”,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排第56位,位阶公爵)正在公园的秋千上休憩。

    她听到话语后,缓缓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原来如此……”她打了个哈欠,“为了取胜,天堂的那些家伙已经彻底舍弃节操了啊……”她转过头,看向了那个对自己说话的“人”。

    此刻,在空无一人的公园中,那道站在秋千旁、对着一只猫讲话的身影……竟是一头狮子;确切点说,一只母狮。

    “是啊……”那母狮回道,“但话又说回来了,你所效忠的那一方……可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节操那种东西的……”

    “哼……也对呢。”葵莫莉笑了笑,接道,“那么……阿塔兰忒,你今天来此的目的……”说到这儿,她的语气骤然一冷,“难不成是替天堂的那些家伙来取我的性命吗?”

    “呵……那种事,就算他们真的敢提出来,我也不会答应的。”阿塔兰忒回道,“我只是个佣兵而已。我可不想为了那一点点报酬……去给某些大人物当替罪羊。”

    “明白了……”葵莫莉接道,“难怪你的丈夫没有和你一起来……”她说着,便从秋千上跃下,来到了对方的面前。“你的任务只是拖住我对吧?”

    “你能明白那最好。”阿塔兰忒回道,“大家都是老相识了,我劝你一句……咱们就这样随便聊聊,对双方都好。如果你非要跟我动手,不但不会改变事情的结果。还会让过程变得很难看……”

    话音落地,双方陷入了沉默。

    假如这时有人路过,就能看到这样一幅奇特的景象一头狮子,和一只猫,在夜晚的公园里、昏暗的路灯下……对面而坐,默默地对峙着。

    大约一分钟后,葵莫莉重新开口,一声长叹:“唉……真没办法呢……”

    “这么说来……你同意我的建议了?”阿塔兰忒接道。

    “不,我只是一想到接下来即将生的事情……”葵莫莉的眼神在这一瞬陡然一变,“就觉得很无奈啊……”

    …………

    同一时刻。封不觉家中。

    “让我猜猜……”觉哥从厕所走出来时,一眼便看到客厅中间的地板上坐着一头狮子,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很淡定,“动物园被某些激进的保护组织袭击了?”

    “呵呵……你很幽默,封不觉。”那是头公狮,从其喉咙里出的也是男性的嗓音,“但我觉得,这种不分场合、不合时宜的幽默感,未免有嘲讽之嫌。”

    “好的,那我就不嘲讽你了。”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沙前坐下,“敢问来者何狮,有何贵干啊?”

    “吾名……希波墨涅斯。”希波墨涅斯报上了姓名,随即说道。“来此,是替‘某位’带话给你。”

    “呵呵……”封不觉笑道,“你知道上次那个过来给我带话的家伙……最后怎么样了吗?”

    “你是说撒迦利亚吗?”希波墨涅斯接道。

    “看来你知道啊。”封不觉笑道。

    “是啊……这事儿已是路人皆知了。”希波墨涅斯用颇为轻松的语气接道,“所以,‘上面的’那些大人物们,改变了行事策略……”

    听得此言。封不觉的脑中瞬间就闪过了诸多信息:“也就是说……天堂的那些大佬们如今学聪明了。他们现直接干涉无法成功,便开始找‘第三方’的势力……即你这样的家伙……来帮忙。”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希波墨涅斯偏过头去,用一种自欺欺人的语气道,“‘天堂’什么的……都是你自己瞎琢磨。”

    “呵呵……”觉哥见状,冷笑了两声,“我大概明白你的立场了,说吧……‘某位’大人物要你传的话是什么?”

    “嗯……”希波墨涅斯又转过头来,注视着觉哥的双眼道,“‘那位’让你迷途知返……”

    “哈!我收回那句‘他们学聪明了’。”封不觉才听了半句话,就立刻干笑着插了句嘴。

    “你别着急嘛,人家毕竟是‘那边’的人,有些话,是不得不说的。”希波墨涅斯接道,“总之,只要你能迷途知返……无论伍迪那边开给你什么条件,他们都照单全收。”

    “哦。”封不觉闻言后,往沙背上靠了靠,思索数秒后,接道,“那行……麻烦你去告诉那个让你传话的弱智……”

    “喂……你这样说话不好吧。”希波墨涅斯的冷汗都出来了,他赶紧打断了觉哥,“我再重申一遍,人家可是‘大人物’。”

    “这样啊……”封不觉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好吧,麻烦你去转告那个让你传话的、智力明显低于平均水平但地位却十分崇高的傻逼……”

    他的措辞让希波墨涅斯直翻白眼,但是这次……这头狮子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怕觉哥被二次打断后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你就问问他,如果换成是我……提出让他‘弃明投暗’替地狱当卧底;而我开出的条件,和他在天堂的待遇完全一样,他干不干?”封不觉接着说道,“等他的智商能把这个事儿想通以后,再来跟我谈。”

    “唉……”希波墨涅斯叹了口气,“那你就是不答应咯?”

    “这不废话吗?你以为人人都跟‘那位’一样蠢么?”封不觉反问道。

    希波墨涅斯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按照那位的意思。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得再传另一段话了……”

    “不就是恐吓吗,那种弱智还能有什么新花招么?”封不觉猜得自然没错。

    “既然你也猜到了,我也就不拐外抹角了……”希波墨涅斯接道。“他的原话是‘赌局终究是会结束的,但你的人生还远没有结束,我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你今后的人生过得很凄惨’。”

    “哦?”这一刻,封不觉的眼神、气势……瞬间变得判若两人。

    就连希波墨涅斯都不禁感到了一丝寒意,其神情也随之凝重了几分。

    “那你就把我的话。也原封不动地带给他……”封不觉将上身前倾,用冰冷的语气对希波墨涅斯说道,“你就跟他说‘赌局也好、人生也罢……只要我愿意,我就玩儿得起、也玩儿得赢。而你,会为你今天对我说的这番话,付出代价。’”

    “呃……”希波墨涅斯吞了口唾沫,“行……我一定替你把话带到。”他应完这句,已生去意,“那么……今天我就先告……”

    “等等。”不料,觉哥却是叫住了他。

    “还……还有什么事吗?”也不知道为什么。希波墨涅斯居然在觉哥这个凡人的面前有点儿怂了。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确认一下……”封不觉说道,“几天前,给‘施龙’带话的……也是你吗?”

    “哦~”希波墨涅斯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没错,就是我。不过,给他带话时,我并没有使用现在的外貌。”

    “可以理解。”封不觉接道,“一般人在笼子以外的地方看见狮子。其反应八成是尖叫着逃跑。”

    “这也是原因之一吧……”希波墨涅斯接道,“因为我不想跟他解释太多,所以我变了个与人类想象中十分接近的‘天使’的外观……你知道的……就是那种身着盔甲、背生羽翼、金碧眼、一脸便秘的样子。”

    “变完后给他带去了一段恐吓信息?”封不觉接过对方的话头问道。

    “呵呵……那也很正常不是吗?”希波墨涅斯道,“他还远远未到那种会有人跟他‘谈条件’的级别。因此,对他……只要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拿家人朋友的安全去威胁,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反正他也不可能报警,即使报了……也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说辞。”

    “那么……”封不觉接道,“就劳烦你,再变回当时的样子。抽空去跟他讲一声,就说‘先前的恐吓……封不觉已经帮你搞定了’。”

    “什么?”希波墨涅斯都愣了,“你想怎么搞定?在此之前……你知不知道自己要‘搞定’的什么?”

    “不就是个弱智吗?放心,我搞得定的。”封不觉用非常嚣张的口吻应道,“你传话就是。”

    “喂喂……你当我是谁?”希波墨涅斯道,“即使只是传话,我也是要收取相当可观的报酬的。”

    “你不传,我就去裁判那儿举报你。”封不觉脱口而出地回道。

    希波墨涅斯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哼……你少唬我……我本来就是第三方,而且我只负责传话,又没去实施什么……这种事儿裁判管不了!”

    “嗯……有道理啊。”封不觉闻言,点了点头,可下一秒,他就话锋一转,“但……你认为那位裁判先生是个讲道理的人吗?”

    希波墨涅斯虚着眼,念道:“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在想啊……”封不觉似笑非笑地接道,“那些‘直接干预比赛’的家伙,都被他一个响指就给弄炸了,那像你这种……‘由于替某些人传了话而对比赛形成干预’的情况,他会怎么样呢?是不是打个轻一点儿的响指,炸了你的蛋?”

    “好好好……算你狠……”希波墨涅斯在客厅里来回踱步,说话的口气已然是透出了懊悔,“我一开始就别趟这浑水多好……”

    “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啊。”封不觉有气无力地接了一句,并送沙上站了起来,“行了,若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他说着,歪了下头,用眼神朝若雨的房门那儿示意了一下,“你也感觉到了吧……门后那位,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出来削你呢。”

    …………

    当夜,晚些时候,公园之中。

    “嘿嘿嘿……”伍迪一如既往地、突兀地出现,并在说话前先来了一段猥琐的笑声,“你退步了呢……”

    “是啊……太久没打过架,都有些生疏了。”此时,葵莫莉已然变回了猫的形态,匍匐在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大约十分钟前,从觉哥那边回来的希波墨涅斯来到了此地,终止了这里的战斗,并将负伤的阿塔兰忒带走了。

    而葵莫莉在确认了封不觉无事之后,便也不急着返回了。

    “嘿嘿……我不是那个意思。”伍迪笑着接道,“我是说……如果是以前的你,根本就不会打这一架的。”

    “哼……”葵莫莉哼了一声,应道,“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嘿嘿嘿……”伍迪没有就这问题再说什么,只是笑而不语。

    “说吧,又带来什么坏消息?”数秒后,葵莫莉又开口问道。

    “这次不算什么坏消息。”伍迪回道,“我只是来通知你,任务结束了。”

    听到“结束”二字,葵莫莉明显一怔。

    “这样真的好吗?”片刻后,她才回道,“封不觉的能力随时都有可能觉……”

    “这已经跟你无关了。”伍迪打断了她的话,沉声接道,“如今赌局已进入了的最后阶段,议会方面要亲自出面、严格把关……就连裁判的权限都受到了一定的制约,更别说其他人了……”他说这话时,也是透出了几分无奈,“好了,这里‘说话不方便’,先跟我回去吧……”

    “我……”葵莫莉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觉哥和若雨的名字,“就不用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吗?”

    “不用了。”伍迪回道,阴恻恻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嘿嘿……明天,我会亲自登门……去拜访那两位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