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28章 筷子和结
    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封不觉家中。¥f,

    “终于……到了这决定命运的时刻了……”说这话时,封不觉双手插袋,双腿分开一步的距离,笔直地站着;他以四十五度角歪着头,脸上还挂着三分忧郁、七分肃然的神情,语气中……充满了一种大战在即的决绝。

    “是啊……你我,都已没有退路了。”黎若雨站在觉哥前方两米开外,面沉似水、语若冰霜。其亭亭身姿,凝然而立;而她那双明眸之中,也正透出一份前所未有的执着。

    “真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将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同一时刻,趴在沙靠背上的阿萨斯则用一种蛋疼欲裂的神望着眼前的两人,在心里吐了个槽。

    “觉哥~这片子我和小灵已经一起看过了啊,要不咱换一个吧?”两秒后,坐在沙上的王叹之回过头来,念叨了一句。

    “是啊,这种烂片我可不想重温一遍。”靠在小叹身旁的小灵也顺势转头,表示附议。

    “这种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破电影你们都看过,看来下回得找国产片了。”坐在另一侧的包青闻言接道。

    此时,王叹之、古小灵、包青、安月琴、欧阳笕这五位,全都坐在客厅里的家庭影院前,盯着屏幕、吃着零食喝着热茶。

    只有觉哥和若雨二人,一本正经地站在众人后方对峙着……

    “喂!”觉哥听了那几人的话语,当即扭头喊道,“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反正……我是来催稿的。”安月琴头也不回地接了一句。

    包青则是一脸疑惑地回道:“诶?今天不是烂片马拉松的日子吗?”

    “我还想问你呢……”接着,欧阳笕也转过头,虚眼望着觉哥道,“我的工作可是按时间收费的,一分钟几百块上下呢,你叫我来到底要干嘛?”

    “都什么记性啊?”封不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道,“我上个礼拜不就说了吗?今天是我和若雨进行打赌对决的日子。我挑战打结,她则是使筷……诶~诶!干嘛哪你?”

    “我要回去了。”欧阳笕说这话时,已经从沙那儿站起来,迅走到了门口。

    “你可不能走啊!”封不觉道,“同样是作见证,有个律师在场,公信力可是大不一……”

    “封不觉啊。”欧阳笕一边换鞋、一边打断了觉哥的话。“咱们的交情也不浅了,我今天搁句话在这儿。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他用极快的度换好了鞋子,然后,将一只手搭在了觉哥的肩膀上,用十分认真的表情对后者道,“你,和黎若雨……以后要是签婚前协议的话,‘绝对’……不要来找我,这活儿给多少钱我都不干。”

    这讼棍义正言辞地对觉哥说了这么一句后,回头扫视了屋里的众人一眼。道了声“各位拜拜”,随后便走出门、扬长而去……

    “嘿~这货什么意思啊?”封不觉在门口站了几秒,骂骂咧咧地道了一声,方才转过身来。

    然,他一转身,就对上了安月琴的目光。

    “看来你今天很忙啊。”她说这话的时候,鞋都换好了。“我还是改天再来好了。”

    “诶~你也……”封不觉刚想拦她,包青也紧随其后,朝门廊这儿走了过来。

    “喂喂喂……包大人!”觉哥也顾不上去拦安大小姐了,他一个箭步来到包青跟前,“你又是闹哪样啊?”

    “不觉啊~我也是过来人。”包大人语重心长地回道,“相信我。我这都是为你好。”他轻轻拍了拍觉哥的肩膀,随即就跟着安月琴一起往外走。

    “表姐,那我们也回去咯。”这时,小灵也已经拉着小叹的手朝门口走来,并笑盈盈地朝着若雨说道。

    “慢着……”若雨表情微变,出言阻止道,“你们全都走了。那谁来见证这赌……”

    “啊呀~这事儿你们自己处理就好。”小灵也没让对方把话说完,牵着小叹就往外跑。

    “觉哥,那今儿个就到这儿了,我们以后再来玩儿啊。”小叹路过封不觉的面前时,还不忘留下这么一句话来。

    从小学到现在,他从觉哥的住处离开时,几乎每一回都要说这么一句,台词儿都不带变的……

    “喵~”数十秒后,就在封不觉准备关门的时候,阿萨斯居然也叫唤着来到了门口。

    “你也来凑热闹啊?”反正也没别人了,封不觉低下头就直接跟这猫说起话来。

    “我出去溜达一下,今晚八成是不会回来了喵~”阿萨斯回道,“不用给我留门儿了喵~”

    她说完这句,也走了出去。

    就这不到五分钟的工夫,原本有着七个人和一只猫的房间,就剩下了孤男寡女。

    封不觉关上门,回到了客厅里,和若雨对视了几秒。

    “哼!也没关系!”他想了想,开口道,“就算没有证人……大家都是讲信誉的人,只要……”

    “行了。”若雨没让他把话说完,“我认输。”

    “哈?”封不觉愣了一下,“你说什么?”他好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若雨没有把那三个字重复一遍,而是接道:“我就是不擅长用筷子,而且这一个星期里,我也完全没有去练过。”她说着,拿起了手边准备好的那双筷子,缓步走到封不觉面前,将筷子交到了觉哥的手里。

    “愿赌服输。”若雨抿着嘴、低下头,避开了觉哥的视线,“咱们说好的,以后你的鞋……”

    “哈哈哈……”封不觉并没有让她把话说完,他突然大笑起来,接道,“太好了!其实这礼拜,我也没有练过打结啊!”他说着,拿起了手边的绳子,胡乱地将那双筷子缠起、并连着打了几个最简单的、但十分牢固的死结,“既然大家都没赢,不如就扯平了吧?”

    说罢,他笑着拿起了那双打了死结的、已然分不开的筷子,递还给了若雨。

    在这四下无人之时,这两个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人……虽然还是有点别扭,但至少,他们都尽力把自己想传达给对方的心意表示了出来。

    “嗯……”若雨闻言,微微点头。

    她接过了那双缠着绳子的筷子,好似拿到了什么贵重的礼物,紧紧握在手心。

    她的脸上,也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甜蜜的笑容。(未完待续。)

    aa27o5221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