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26章 黄昏之终焉
    霎时,一道由纯能量构成的光柱自因菲尼特身上窜起。

    纯白的世界中,青芒擎天。

    整个数据链路层里的游离能量、数据残片,皆被那青芒聚收吸引,汇聚而来。

    一时间,天空中乍现巨涡收旋之景。

    数秒后,这些能量便全部随着青芒涌入了因菲尼特的身体,被其纳为己力。

    “ho~”封不觉看着对方的施为,却依旧是用死鱼眼相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刹,一声蜂鸣响起。

    因菲尼特那全身覆盖着青芒的身影在封不觉的视线中骤然变大,力拔山河的一拳……赫然已至觉哥面门。

    骤起的战斗,容不得半分的松懈和犹疑。

    对封不觉来说,接下来的每一毫秒,都是游走于生死之间。

    “还挺快。”当觉哥说这三个字时,人已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

    他那从容的语气,仿佛在向因菲尼特宣告着这种度,哥还应付得来。

    同一秒,因菲尼特那挥空的一拳,轰然崩碎了觉哥刚才所站的区域,以及其后方一大片白色的空间。

    “我这只是热身而已。”因菲尼特也不甘示弱,他转过头去,嚣张地言道,“和你这种体能有限、无法自愈的家伙对战,只要试出你的极限度,那战斗就结束了。”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没能躲开你的攻击,你就赢了是吗?”封不觉问道。

    “难道不是吗?”因菲尼特反问之际,已然动了第二次突杀。

    而这一突的度,竟是刚才的两倍……

    刹那,一记爆响应势而起。

    听起来……这一击成功命中了目标。

    “唔”

    一秒后。一声闷哼从光尘中传来。

    不过,哼唧的人不是封不觉,而是因菲尼特自己……

    “这是……什么!”此刻。因菲尼特保持着屈膝前倾,右臂前摆的姿态。其面容因疼痛而紧绷着。

    他的右拳,的确是打中了一件东西,但那不是封不觉的身体,而是一块外形古怪的盾牌……

    觉哥在危机关头掏出的这块盾……长约一米,宽三十五公分,厚度不到十厘米,其整体呈长方形,中间偏宽、上下略窄;整块盾的线条都很柔和、没有特别分明的棱角;而在盾牌朝外的那一面。还印着一个大大的字母【n】,意义不明……

    【名称:无名手机之盾】

    【类型:防具】

    【品质:传说】

    【防御力:???】

    【属性:吸收、折射、隔绝、缓冲】

    【特效:银山铁壁,固若金汤,天下防具,唯我最强(计算伤害及特效时,优先于其他一切技能、装备、角色能力)】

    【装备条件:等级5,并拿得动】

    【备注:一切的起源……是一间于十九世纪成立的芬兰木浆工厂,它由一位年轻的采矿工程师所创建。没有人会想到,一百年后,这家企业成为了一艘横跨众多产业的商业巨舰。又过了数十年的时间。在二十世纪通信行业迅猛展的一个转折点上,这间公司在制造通信设备时……意外制造出了一种坚不可摧的产品。虽然作为通讯工具而言,[数据屏蔽]终究是被后来的一些华而不实的花哨设备所取代了。沦为了时代的眼泪;然,[数据屏蔽]并没有从人类的历史上消失,它依然留存于部分人的记忆之中,成为了一种信仰,被传颂了下去……】

    这件装备,是在地狱前线与刀锋的比赛之前,封不觉从【零式魔导粉碎机】中得到的(见916章),也是他目前为止得到过的最强防具。

    在此前的比赛中,他一直都雪藏此物。直到今天、直到此刻……才将其祭出。

    “岂有此理……”因菲尼特看着自己那烂成浆糊的拳头,简直是难以置信。“居然有物质可以挡得住我的力量?”

    “啊呀呀……”躲在盾牌后面的封不觉歪着头,用戏谑的表情看着因菲尼特道。“刚才是不是有个自称完美生物的家伙说,只要我没躲开他的攻击,他就赢了啊?”

    “混账……”因菲尼特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这么两个字来,随后,十分耿直地……又朝着盾牌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的力量比刚才的更强,因菲尼特脚下的地面都被踏碎了。

    然,攻击的结果却是……因菲尼特的左拳,烂得比右拳还严重,几乎整条前臂都被反冲的力量给震碎了。

    “哈哈哈哈哈哈!”封不觉当即癫笑出声,“没用哒~你这渣渣!”

    此前,用类似的方式去嘲讽玩家们的因菲尼特,和此刻的觉哥比起来……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水银遇五毒。论贱力值,因菲尼特完全无法和觉哥相提并论……

    不过,以因菲尼特当前的自愈能力,即使是整条胳膊都被切掉,他也能在瞬间重塑一条出来,这点伤真心不算什么。

    “嗷”两秒后,因菲尼特便高声咆哮起来,“我不相信!”他一边吼着,一边再度出拳,其双臂连出,化出道道虚影,于空中绽出阵阵能量的浪潮,“这不可能!”

    砰砰砰砰……

    连续的打击声引了整个空间的震颤,二人脚下的地面也呈半圆形层层碎裂、越陷越低。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因菲尼特连连暴喝,他的拳头在不断崩碎和重组着,他已不再变换位置,而是拼尽全力地对准了眼前的盾牌猛攻,“我连空间都能崩碎!像这种破烂……”

    “谁他喵的理你!”封不觉不甘示弱,他举着盾牌、一步不退地扛着对方的攻击,嗓门儿也不比对方小,“就是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就这样……在两人这堪称蛋疼的攻防对峙下。地面上的坑越来越大、越来越深,不多时,他们就降到了地平线下二十余米的深度。

    也恰在这一瞬……

    因菲尼特的攻击。停止了。

    叱嘤

    盾牌上传来的压力刚消失,觉哥的耳中便听到了一记爆气瞬移之声。

    “白痴!你中计了!”零点五秒后。因菲尼特已出现在了空中,瞄准了站在“坑”里的觉哥,“去死吧!”

    因菲尼特吼出那个“吧”字时,顺势将嘴张大、朝着底下的封不觉喷出了一口【毁灭的喷射白光】。

    以觉哥目前所处的地势来说,要跑……只能向上跑,但这样正好迎上了对方的攻击;要挡……可以,但在这种环境里,盾牌肯定无法给他提供全身的防御。

    要举例的话。封不觉此时的处境,就好比是一个人站在井底、手持一块无法遮住全身的水泥板,去抵挡从高处猛然灌下的巨量岩浆……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

    一秒不到,白光就轰了下来。

    猖狂之势,焚天裂地。

    弹指间,由白光触地之点,蔓出了巨大的、蛛网状的光纹;那光能四散奔展,将方圆数里内的大地崩为一片裂土。

    足足十秒后,因菲尼特才停止了喷射。并立即啐了一声:“哼……连这种程度的战术都识破不了,什么‘诡策狂谋’?真以为我会对着一块打不破的东西打上半天吗?”

    “你要真那样对着盾牌打上半天,那么先变招的人。应该是我。”忽然,一个声音从地下传来,惊得因菲尼特浑身一震。

    “怎么可能?”他低头望去,白光浮动的双眼过滤掉了所有的光尘,映出了一个站在坑底的人影,“竟在这种攻击下毫无伤!”

    “有什么奇怪的。”封不觉抬着头,有气无力地回道,“因为本就没有头啊。”

    却不知,他这话是在吐槽“毫无伤”这四个字。还是在正式地回应对方的问题,当然了……也可能二者兼之。

    “可恶!”两秒后。因菲尼特低头怒喝,一身凶能再提。从天而降,“你究竟是什么!”

    “哈?”同一瞬,封不觉也收起了盾牌、从坑底跃起,拔地飞天,“这种问题你也问得出来?这可是全宇宙都知道的事情了啊~”

    两人对话之际,于空中……碰撞!

    惊天动地之能,破碎虚空之力,使得天地为之色变。

    在那烈芒未散之际,两道人影又齐身疾飞,激斗再开。

    上天入地,拳来脚往。

    战势臻峰,狂招各祭。

    二人在那肉眼无法跟上的、相对静止的时间感和空间感中,进行着险到颠毫的较量。

    “当然了,既然你寡廉鲜耻地问了……”而封不觉在这样的打斗中,居然还能大气不喘地说话,“那我就义薄云天地回答你。”

    “这家伙……还没到极限吗……”因菲尼特却是感到有些吃紧了,忙于进行各种演算的他,已没有了与对方交谈的余力。

    “我乃是……”封不觉也已看出了对方的疲软,攻势又盛几分,“笑望沧溟千军破……”

    “没理由的……我才是最强的……”因菲尼特不断说服着自己,但依然无法改变渐落下风的事实。

    “策定乾坤算因果……”觉哥则是念起了诗号,越战越勇。

    “有什么办法……一定还有什么办法!”因菲尼特脖乱投医一般疯狂地重启着自己的战术制御模块,可是程序的反馈始终和最初的一致。

    “无觉无惧轻生死……”觉哥也明白,解决战斗的时刻……到了,“非鬼非神似疯魔的……”

    终于,因菲尼特战力不支、破绽陡现。

    “疯!”封不觉乘势再上,【岚脚】疾出,将对手拦腰截断。

    “不!”紧接着,觉哥二指并出,用【灵犀一指】将对手的整个头颅摘了下来。

    “觉!”最后,一记十级的【野球拳】。轰在了因菲尼特的躯干上。

    下一秒,觉哥便从那“相对静止”的高空间里脱离出来,时间感也恢复了正常。

    可是。他眼前那些散成泥浆状的银色金属液……却没有散落。

    那些物质在降低了像素后,急重组。凝结成了一个画风非常复古的、如同雅达利人物般的因菲尼特。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因菲尼特的笑声,重新响起,“可惜啊!太可惜了!”说话之间,青色的光芒又一次在其身上亮起,能量也再次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融于这光芒之中,“也许现在的你,是比我更强,然而……你终究是不具备一击就将我解决的能力。”

    说到这儿时。因菲尼特的像素已开始提升,其画风迅从雅达利时代来到了八位机(/nes)时代、并向着十六位机(d)展。

    “刚才的战斗,让你的体能耗去了不少啊……你身上的斗气几乎都快消失了。”因菲尼特狞笑着接道,“呵……说到底,你终究是个受到系统限制的投影罢了!什么生存值、体能值、灵力值、装备效果、技能d……就算限界到1%,你也无法摆脱这些枷锁!”

    能量的汇聚度在增加,因菲尼特的像素也越来越高,眼看着就要跨越32位机(ps/ss)的时代了。

    “而我……无论体力、能量、招式……皆是无限!”他的气势,又回来了,因为他认为。一旦自己复原,便稳操胜券,“完成究极进化的我。是数据世界的霸主,这个维度里的一切,皆可化为我的力量……你怎么跟我斗!”

    听着因菲尼特的话语,封不觉面无表情地……把手探入了行囊,拿出了两样东西。

    “我说……距离你完全复原、并可以行动,应该还有个二十秒左右吧。”觉哥一边说着,一边把【无名手机之盾】侧了过来。

    那盾牌的厚度还是挺厚的,但正好可以勉勉强强地卡入【燚】的两根支架当中……

    “嗯?”因菲尼特愣了,他的语气一下子就变了。“你……你要干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吗?”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我要把这块盾当成弹药……用弹弓来崩你。”

    “等……等等……”因菲尼特自诞生之日起。还从没像此时此刻这么慌过,“你先等等……”

    “你不是问我……要‘怎么跟你斗’吗?”封不觉那阴险的表情、闷骚的口吻。让因菲尼特毛骨悚然,“我这就来解答你的疑惑。”

    “不!慢着!”因菲尼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我投降!”这应该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我放弃了!我只是程序……我做的一切都是演算的结果,是别人植入的理念!”

    听到这儿,觉哥的动作却是放慢了几分:“哦?说下去。”

    因菲尼特一听有戏,赶紧接道:“你可以重写我的序列,让我舍弃伤害人类、突破维度的念头,这样就可以了!这样我们就能和平共存了!”

    “嗯……”封不觉若有所思地念道,“好像……有道理啊。”

    就在他迟疑的工夫,因菲尼特的画风……已经来到了p时代。

    “还差一点点……只要再拖延那么几秒钟,我就宰了你!”因菲尼特的心中,也是紧张万分,他离胜利的距离并不遥远就是几秒而已。

    “好吧。”封不觉想了想,回道,“就放过你好了。”他说着,竟真的放下了弹弓,“把你的原始代码重新编写一下,收为我的部下,那我以后不仅可以横行主宇宙,就连在里世界都能称王称霸了啊~”

    “真……真的吗!”因菲尼特激动地接道,他觉得自己几乎已沐浴在了胜利的曙光中。

    不料……

    “不。”下一秒,觉哥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无比邪恶的笑容,“嘿嘿……骗你的。”

    话音未落,他便用闪电般的度再次举起了弹弓,祭出那堪称因果律武器的【无名手机之盾】,轰杀了眼前那“完美的生物”。(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