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24章 死灵三骑士
    诸神的黄昏,终于已接近了尾声。

    在这主宇宙的众神倾陨之刻,那些来自更高维度的神魔们,却是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一名玩家的身上。

    封不觉与因菲尼特的一战,俨然已成了跨越两个维度的,决定无数人、神、魔命运的宿命决斗。

    胜,或负。

    将把两个世界……带向两种截然不同的未来。

    在这种让人紧张到窒息的氛围下,我觉得……应该话分两头……

    咱们还是先来看看另外几件尚未了却之事……

    …………

    先看死灵王国……

    却见那王城大殿之上,三道身影,正并排地伫立在王座之前。

    那三人,正是黎若雨、古小灵和安月琴。

    此时,幻魔教会那几位皆已离去,他们还有很多事儿要去收拾;篆劼尊和奠寉王也回推理俱乐部去了,他们还要为即将到来的新时代而做准备;至于无形魔,也就是zero的镜像傀儡……更是早已不辞而别、不知所踪。

    这会儿还留在大殿内的,除了王座上那位新晋的“灵王”之外,就是地狱前线的三名玩家了。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在与玩家们交流妥当后,芙灵站了起来。只见她举起右手,凭空一揽……转眼间,一把剑柄雕缀着骷髅图形的长剑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下一秒,若雨、小灵、花间三人整齐地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并微微低下了头。

    当然了,她们并不是要向芙灵求婚,也不是要低头认罪什么的;她们……是在等待“册封”。

    “不朽之国,不渝之志。”芙灵将【死灵圣剑】恭恭敬敬地竖起、垂直立在胸前,肃然宣道,“尊昇典仪。众灵共鉴。”

    话至此处,芙灵微微侧身,看向了自己左前方的若雨:“吾以灵王之名、之力、授予【似雨若离】……”她一边说着,一边轻缓地、稳健地运起剑来,用剑背分别轻触了若雨的后颈和双肩,“……死灵骑士之名。”

    当那个“名”字出口时,一阵朦胧的白光便笼罩在了若雨的身上,同时,一件带肩甲的“披风”也悄然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那是一套骨色的肩甲,后面的披风则是镶着银边的纯白色;在披风的正中间。还印有一个水晶色的特殊纹章……此乃芙灵,也就是新的“灵王”专属的标志,其形态就好似一朵残缺的、由碎裂的人骨拼成的玫瑰。

    “誓尊吾王,众灵共鉴。”若雨也抬起头来,说出了她的“骑士宣言”;如此,一个简短的册封仪式就算是完成了。

    长话短说,在用相同的方式将骑士之名授予小灵和花间后,芙灵便将剑收起,转身回到了王座上。

    随后。她面带微笑,对三名玩家说道:“我的骑士们,请起身吧。”

    三位美女闻言,皆是舒了口气。一齐站了起来。

    “自今日起,你们便是我灵王亲封的‘死灵三骑士’。”两秒后,芙灵接着道,“只要你们身在主宇宙之中。无论相距多远,皆可以骑士之名,借死灵之力。王国历代的所有英灵。都是你们的后盾。”

    仪式结束后,芙灵也就不用一本正经地跟她们讲话了,她本身也不喜欢拽文,即使成了“新神”,她在大多数时候还是爱说大白话。

    “嘻嘻……”小灵好像对这“骑士头衔”颇为喜爱,当即笑着回道,“吾王威武~以后我这‘骨骑士’出去就直接报您的名号啦。”

    【骨】,是小灵作为骑士的特殊代号;所有的死灵骑士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代号,若雨和花间自然也有,分别就是【雨】和【花】;死灵骑士的代号多半是一个字或者一个词,而这个字或词,也暗示了其所能运用的“能力”。

    “本王也相信,你们三位……”芙灵也点头回道,“不会辱没这份荣誉。”

    这句话说完,芙灵便好似想起了什么,她随即就接道:“对了,疯不觉现在何处?以他的功劳,封他当储君都可以啊。”

    “他还有事,恐怕要日后再来拜会灵王了。”若雨回道。

    “嗯……那好吧。”芙灵接了一句,看那眼神,似乎稍有些失望。

    “不过……”若雨立即又道,“他安排了一个人,希望您可以将其留在身边。”

    “哦?”芙灵面露疑色,“你们异界旅客不是不能在本世界长留吗,此人如何留下?”

    “留下的这位,并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异界旅客。”此时,花间接过了话头,并且,从行囊里取出了一件东西,“而是……他。”

    说罢,她便动了手中的勾玉。

    霎时,一道高大的赤色怪影赫然闪现,于王座前傲然而立。

    芙灵看到这位不之客的瞬间,神情当即一变,因为她只看一眼,便从对方的身上感知到了惊人的力量……

    “这就是新的灵王吗?”血尸神不是一个很讲究礼貌的人(姑且称他为人),他一现身,便将芙灵上下打量了一番,评述道,“不愧是干掉了‘夺灵’的家伙,气势不错嘛。”

    “你是谁?”芙灵却是有些紧张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主宇宙中还有你这样的存在。”

    “那种事……我以后再慢慢跟你聊吧。”血尸神却还是我行我素的态度,“反正我还要在你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

    “你待在我这儿干什么?”芙灵问道。

    “当你的打手啊。”血尸神回道。

    “你?”芙灵闻言,倒也是奇了,“你……给我充当‘打手’?”她并不是质疑血尸神的能力不足,而是觉得……就一个“打手”而言,对方的战斗力太高了……

    “那是封不觉的主意。”血尸神摊开双手道,“当然了,我也不介意……一方面,我需要一个更广阔的空间进行修炼;另一方面。在替你征战的过程中,我可以‘自由地进食’。”谈到吃的,他就笑了,“呵呵……说起来,你手头现在有那种亟待处刑的俘虏吗?我正好饿了。”

    看着血尸神的神态、听着他的话语,芙灵这位灵王也不禁有点儿懵了。

    “灵王大人。”小灵看出了她的犹豫,顺势接道,“您请放心,血尸神是值得信任的。让他留在这里,也确实是我们团长的意思。”她顿了顿。再道,“眼下您初登王位,根基未稳;王国内亦是战力大损,诸事待定;在这种情况下,血尸神正好可以顶替‘死灵九魁’,为您冲锋陷阵、固国安邦。”

    “是啊……”花间也笑着接道,“反正他的追求就是打完了把对手吃掉而已……留在您这里,无疑是件双赢的好事。”

    “嗯……”芙灵考虑了一下,觉得她们说得也有道理。不管怎样。封不觉派血尸神来谋朝篡位什么的应该不可能,假如他真想那样做……从一开始就不会帮自己登上王位,“好吧,既然是封不觉的意思……”她又转头看了看血尸神。“我没有理由拒绝这么一位强大的战士。”

    …………

    与此同时,镜界。

    这个由黑与白组成的世界,如今成了灰色。

    天空、深渊、朱砂道,日、月、乃至光影烟尘……都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镜魔。已经死了。

    镜界,也成了一个失去主人的空壳

    而那如同汪洋般浩瀚的妖气,也尽数从碎裂的六阖镜中涌出。充盈在了这个空壳之中。

    “呋”梦惊禅倒在了灰色的朱砂道上,仰面朝天……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他还活着,只是伤势极重,重到他已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了。

    “臭小子……”禅哥抽上一口烟后,望着灰色的天空念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们道歉了。”

    是啊……鬼骁在攻击镜魔前,为什么要向自己的四名队友道歉呢?原因就是……他知道,由【审判的左手】所使出的这一击,不但会打死镜魔、弹死自己……其流泻出的力量,还会将周遭的所有人卷入其中,予以毁灭性的打击。

    “还有悟死参玄那个家伙……”梦惊禅顿了几秒,又道,“说什么已经放下了‘队长的担子’,结果……临死前还是拼了一口气,帮我扛住了致命伤害,呵……”他苦笑一声,“明显就是打算留下我这‘最后的希望’,继续比赛啊。”

    很快,禅哥就把那支烟抽完了。

    他浑身的剧痛,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因此缓解:“啊……总之,还是先想办法处理一下几个关键部位的骨折吧,要不然连起身都难……”

    念及此处,他便咬紧牙关,试图先翻个身。

    “不用费力了。”可就在此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禅哥的耳中。

    这一刻,梦惊禅的心……沉到了谷底。

    有一种本能告诉他,来者不善……

    “唉……让我猜猜……”梦惊禅看着那个站到了自己身旁的、戴着罩帽的诡异身形,叹息着问道,“是封不觉让你来的?”

    “猜对了。”多玛俯视着梦惊禅,平静地言道。

    “你是来杀我的?”梦惊禅又问道。

    “他确实跟我说过……当我来到这镜界时,可能会遇到一两个奄奄一息的、还没死透的家伙。”多玛接道,“如今看来……你就是唯一的一个了吧。”

    “呼……”梦惊禅长吁一口气,看来是认命了,“真拿那位没办法呢……算计得滴水不漏,连一口气都不给别人留下,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干脆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那种男人……冷酷得迷人啊,不是吗?”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多玛并不想和禅哥多聊,毕竟他们不熟。

    “呋”梦惊禅吐出一个烟圈,接道,“这位仁兄……且让我死个明白如何?”

    他的这句话里,并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但是……多玛理解了他的意思。

    “吾名……多玛。”多玛伸出一手,指向梦惊禅,“永生之神。”他的指尖,渐渐凝出紫色的光芒,“收下这‘六阖镜的馈赠’后,毋须太多时日,吾便会成为……这个世界,最强的神!”

    言毕,紫光乍现。

    多玛放出的能量束轻易就击中了梦惊禅的头部,后者即刻毙命、化为了白光。

    接着,多玛便摘下了上衣的罩帽,露出了他那弗利萨(没错,他就长这样)一般的面容。

    “封不觉……”多玛双臂张开,昂然一纳,漫天的妖气便朝着他急聚拢而来,那景象好似狂龙吞云,浩浩荡荡;而他的口中,还念念有词,“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好地方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