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21章 最强
    镜魔的话语余音未散,漫天的妖气已全然凝成了实打实的妖魔鬼怪。

    那数量少说也有三百以上,全都是东方传说中的各种神怪,且战力不俗。

    “鬼骁,这些怪强度如何?”悟死参玄在第一时间就看向鬼骁,问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他们接下来的战略方针……

    “打不赢……”鬼骁沉默了两秒后,回答了六个字,“……逃不走。”

    虽然这回应十分简短,但其透露出的信息量却已经足够了。

    “这样啊……”悟死参玄闻言,迟疑片刻,接着,他神情一变,“呵……”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吧,我放弃了。”

    “哈?”醉卧怅然没明白他的意思,转头疑道,“什么意思?”

    “难道你想躺平等死?”生鱼片的脸上也露出了不解之色。

    “呵呵……”只有梦惊禅瞬间就听懂了悟死参玄的真意,在旁轻笑道,“他不是放弃抵抗,而是……”

    “我是要放弃比赛。”下一秒,悟死参玄接过了禅哥的话头,用一种近乎自暴自弃的语气接道,“什么队长的职责、s2冠军、年终奖……去他妈的!”说着说着,他居然还骂上了。

    “喂……什么情况?”阿修罗跟悟死参玄不熟,在有限的接触中,他感到对方是个比较沉稳且靠谱的人,没想到……此刻的悟死参玄,却是突然来了个性格急转弯。

    “随便干点儿什么都要‘三思而行’、无论什么决定都得‘为大局着想’,这实在是太累了……”悟死参玄接着道,“‘队长’这副担子压在我的肩上,让我变得都不像自己了。”

    “如果你说的‘自己’是指那个大龄中二病的话,我倒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领会了队友意图的生鱼片,顺势就吐了个槽。

    悟死参玄没理他,只是继续用那种透着不爽的语气言道:“且不说这比赛现在到底打成什么样儿了,反正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就团灭在这儿。要么就跟镜魔拼个鱼死网破。前者……立刻就输,后者嘛……无非是过会儿再输。”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摇动手上的喷漆罐,“既然横竖都是死。与其抱着瞻前顾后的心态、用半吊子的战斗方式去死,我宁可选择一种更痛快的方法。”

    “哼……”醉卧怅然听到这儿,也是会心一笑,“真拿你没办法呢,你要早这么说……队长让我来当不就好了。”

    “少在那儿放马后炮。”生鱼片堪称不吐槽不舒服斯基。“马后炮是我的专利。”

    “嗝儿~”梦惊禅也接道,“事已至此,嘿嘿……大伙儿就痛痛快快地干一场吧。”

    话至此处,他们四人可谓士气一振。

    这一刻,不仅是悟死参玄个人卸下了“队长”的担子,秩序全队也都卸下了“比赛”的包袱。

    “哦?”见状,镜魔的语气也略微起了些变化,“气势……变得不同了呢……”这数十秒间,它的镜面妖气荡然,仍在不断地释出妖魔。“说是破釜沉舟也好、破罐子破摔也罢,诸位在此绝境之下,还能保有这份斗志……确是有几分英雄气概。”它顿了顿,又怪笑了一声,“哼~那本座,就成全你们好了!”

    言毕,镜魔心念一动,漫天妖魔也随之动了起来。

    饕餮、穷奇、梼杌、浑敦、狴犴、肥遗、蛊雕、钩蛇、尸兵、赤蛟、垢尝、野寺坊、油赤子、飞头蛮……

    一眼望去,那妖魔鬼怪是铺天盖地、蜂拥而来。

    这其中……强者,可位列四凶;弱者。亦煞气逼人。

    鬼骁那句“打不赢、逃不走”,说得还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来就来,谁怕谁啊!小怪总不见得能反伤了吧!”醉卧怅然这下也放开了,他拔身而起。冲着对方的头阵就是一波闪电光拳连打。

    霎时,金色的流光在空中布成细密的拳网,生生打出一片腥风血雨。

    “我也不客气了……”生鱼片也忍了很久了,他抄起了自己的特殊武器【破喉咙】(一个扩音喇叭),就朝着密密麻麻的怪物群动了一招【当敌人生命少于十四点时就会蠢蠢欲动的咆哮】。

    那如有实质的声浪轰然啸出,在前方一个巨大的锥形范围内制造了一次音浪震袭。暴虐的威力仿佛连空气都可震碎。

    然而……

    他们这两波攻击打完,竟然只击杀了区区十余只怪物而已,剩下那些虽也负了伤,但依然是进势未消。

    “原来如此……的确是很强啊……”梦惊禅观望了几秒后,扔掉了手上的酒、吐掉了嘴里的烟,并罕有的……改为了双手握剑之姿,“不知道我能不能挡得住呢……”

    说时迟,那时快!禅哥话未说完,已是纵身而起、运剑成招。其剑式举重若轻,潇洒磅礴,剑气可逾百丈,刃力可断金石。

    行剑之间,梦惊禅口中还念念有词……

    “我欲独酌枯冢间,

    醉饮坟前半壶仙。

    银霜三尺墓中挂,

    剑下亡魂君不见……嗝儿~”

    梦惊禅一边念着歪诗,一边施展着卓绝的剑法,当他把“我醉银剑”这自作的歪诗念完之时,已经出了几十剑,且每一剑都有着那种可以把高达给劈断的威力和范围。

    这轮攻击过后,成效还是颇为显著的,大约有五十余只妖魔被剑气斩落、跌落深渊。当然了……这也不全是禅哥一个人的功劳,先前醉卧怅然和生鱼片的两次aoe显然已打掉了怪物们不少的血量,禅哥这就相当于补刀了。

    “小心!第二波要来了!”

    禅哥这儿刚刚收招、还没喘上一口气呢,醉卧怅然就喊了一声,提醒他又得做好准备了。

    因为……妖魔们下一波冲锋俨然已经杀到。

    眼下,醉卧怅然自己,几乎已是在一刻不停地释放【闪电光拳】……面对这么多强度不俗的敌人,他那些单体杀招根本就没用,范围性技能所能造成的输出反而更高。

    “没事!还有我!”这时,在旁边摇了半天喷漆罐的悟死参玄终于是准备妥当了。

    但闻他大喝一声、上得前来,旋身踢出了两记看似普通的回旋踢。

    那踢技掀出的劲风挟带着空气中那些漂浮的色彩飞了出去。然后在半空中加、放大,将所有被其波及的妖魔都染成了彩色。两秒后,那些怪物便似烟花般爆开、四散崩落,且每一块崩开的碎片都成了俄罗斯方块中的几何图形。

    “这就是醉生梦死的真正实力吗……”阿修罗看着那四位的表现。也是诸多想法涌上心头,“录像这种东西的参考价值,果然很有限啊……这帮家伙分明个个儿都是怪物级……”念及此处,他不禁将视线移到了鬼骁的身上,“说起来……这个‘怪物中的怪物’。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究竟是什么情况?”

    的确,以鬼骁的性格,不该表现得如此低调的。

    他这暂时的沉寂,原因也很简单……他需要时间,理清思绪、下定决心。

    “唉……”默默伫立了一分钟左右,鬼骁忽地闭眼摇头,叹了一声,“说什么放下担子……说什么大干一场……”他低声念叨着,“呵……所以说。大人们就是靠不住啊……”

    此时此刻,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思路却是比其他人都要清晰。

    “既然比赛已经无望……为什么还要打?”鬼骁轻声自语着,“泄积攒的压力吗?沉浸于战斗的快感吗?在那毫无意义的斗争中全力以赴、流尽最后的一滴血……难道就这么快乐吗?”

    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

    从进入惊悚乐园至今,他还从来没有那种“跟对手拼命”的体验。在s1决赛遭遇鲁特时,他本有这个机会,可是……对方特意对他进行了针对和限制,让他根本没能挥出实力。

    再后来,他变得越来越强……无论队内队外。他已找不到能和自己一较高下的对手;甚至是湿婆这个“最接近自己的人”,在鬼骁看来……都离自己越来越远。

    今时今日,就连奠寉王这种次神级的存在,在“布下陷阱”的前提下。都无法与鬼骁抗衡。

    如果说王叹之是一个可以用各种极端克制的能力去刺杀神的男人,那么吞天鬼骁就是一个可以和神肛正面并且肛赢的男人……哦不……少年。

    这样的他,又岂能体会到那种把自己逼到极限后才战胜对手的体验?

    不过,今天,他的机会来了。

    正如封不觉所说……六阖镜魔,是“新神”。说得再直白一些。它是符合下一个版本强度的世界级波ss,其设定……本就不是这个版本的玩家应付得了的。

    而鬼骁,也是一名出等级和版本限制的角色。

    封不觉促成镜界之战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这两者,到底谁会赢。

    “若真是如此的话……”鬼骁深呼吸一次,“那我也丢掉‘制约’……放手一搏吧。”

    在他下定决心的一瞬,斗气,爆!

    一股如黑洞般浩然的能量陡然而生,其存在感在顷刻间便急剧膨胀,甚至越了这个空间本身。

    “那是……什么……”阿修罗神情骇然地望着那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红少年,就像是一个凡人在仰望神祗。

    这一瞥,让他心中莫名生出一种绝望;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所谓的“秘密武器”,着实是不自量力。他所有的自信,原来都源自于一份无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六阖镜魔。”数秒后,鬼骁居高临下地望着镜魔,喝出了对方的名号。

    “你……”镜魔的嗓音中,竟是不由自主地透出了一丝怯意,“……要做什么?”

    “我要跟你道歉。”鬼骁回道。

    镜魔没有应声,他只是默默驱动着所有已然实体化的妖魔……将攻击的目标改为了鬼骁。

    “先,我要为刚才的自己没有全力以赴而道歉。”面对那妖魔大军的围杀,鬼骁镇定自若,“直到两分钟前,我还在考虑着‘杀死你以后还得保存一定的实力去比赛’这件事。”他摇了摇头,“那种想法太天真了……你可不是凭那种程度的决心就能消灭的存在。”

    一语未尽,妖军已至。

    同一秒,四道怪异的身影凭空乍现,护在了鬼骁周围。

    那是他的替身【踏夜】,以及三只念兽【假面】、【送葬者】和【水魔】。

    但见这四兽配合无间,各出奇能,运用身体和能力……奋力地顶住了妖魔的来势。

    然,镜魔所放出的妖物也绝非等闲之辈,其中有些强度高的,并不比鬼骁唤出的事物逊色,那四兽顶得了一时,却断然撑不住太久。

    “其次,我要为接下来所做的事情道歉。”可鬼骁的话仍在继续,且说得不紧不慢、不卑不亢,“毕竟……你的性命,只有一次,而我,还可以重来。”

    “荒谬!”镜魔闻言,惊怒交加,“你以为……有了‘与本座同归于尽’的决心,就等于有了那本事吗?”

    话还没说完,镜魔就迫不及待地从镜中放出一道妖能光束,穿过重重妖群,直袭鬼骁的心窝。

    不料,鬼骁的身形却在那时骤然模糊,化为残影。

    “突施冷箭,说明你心中已有惧意。”鬼骁下一次开口时,已出现在了镜魔的身后。

    “本座会怕你?”镜魔的嗓门儿一下子吊得跟破音了似的。

    “我的度比你快,想偷袭我是不可能的,况且……你的攻击也不算很强,就算中招,我也不至于被你一击打死。”鬼骁没接对方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所以,我劝你还是放弃先制人之类的打算,准备接招吧。”

    “可……可可可可……”镜魔在过于激动的状态下喝出了一阵哮喘作般的怪叫,“可恶啊”

    “哦,对了……”在最后的时刻,鬼骁好似忽地想起了什么,他转头望向自己的四名队友,面露微笑道,“泡面头、锅盖头、抽喝烫、涂鸦男,我也得跟你们说声抱歉,至于原因……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喂!这儿还有外人呢!”

    “绰号暴露了吗……”

    “别看我现在这样儿,我以前也是被称为……”

    “小杂!想被阿鲁巴直说啊!”

    那四位几乎是同时开口,齐齐用吐槽回应着鬼骁。

    而鬼骁一样选择了无视……

    一息过后,他的笑容化为了狞笑,他那迫人的杀气在那电光火石间迸到了,并全然投向了……身前的镜魔。

    六阖镜的镜面,竟在映照出那纯粹的杀气时……产生了裂痕。

    “难道你……”镜魔的声音在抖,“你想一招就把本座……”

    “好好看清楚了!”鬼骁粗暴地打断了对方,他的那份嚣狂回来了。

    “用你那只有一次的生命……”那份唯我独尊的霸气和自信也回来了。

    “等……等等……”镜魔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那是高位生物的生存本能,可是……现在无论它再说什么、做什么,都为时已晚。

    “来见证……”鬼骁也没打算听对方说下去,“……何为最强!”

    最强的宣言,最强的一击。

    吞天之气焰,撼地之狂力。

    当鬼骁倾注所有力量,使出【审判之左手】的那一刻,整个【镜界】,便如同一面脆弱的镜子一般……崩碎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