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19章 来自那美克星的大腿
    比克会和天马行空一起出现,实属巧合。

    在这次衍生者入侵事件中,这两位的遭遇差不多……他们都是在储藏室里遇袭,然后从墙壁的破口中进入数据层的。

    区别在于,比克本来就无法从“门”离开那个空间,而天马行空是可以从电梯门出去的;只不过小马哥这人比较愣,他跟那些源源不断的冗兵一直打打打打打……打到后来储藏室的六面基本全毁,他也就掉进数据层里去了。

    后来,他们俩在数据层中偶遇,比克便顺手带上了小马哥,将他一路带到了这个数据链路层中。

    “怎么?你选择站在玩家那一边吗?”因菲尼特看向比克,沉声问道。

    他看比克的眼神,明显和看玩家时的不同。一是因为比克并非玩家、而是npc,二则是因为比克的战斗力非常……非常强。

    “哼……”比克冷哼一声,拎着小马哥从天空中快降下,边降边道,“我不站在任何人一边。”

    仅这一句话的工夫,他就已经带着天马行空落地了。

    “我是追踪着‘某个人’的‘气’才来到此地的,因为我有几句话想跟他交代一下。”比克说着,朝因菲尼特身旁的空地看了一眼,“不过……他的气在不久前消失了。”他的目光又移到了因菲尼特的脸上,“想来……是被你杀了吧。”

    “你是说那个墨镜佬?”因菲尼特接道。

    “啊……就是他。”比克随口应了一声,随即松开了天马行空,并转头朝玩家们的所在看去。

    数秒后,他的视线停在了曌影王的身上。

    叱嘤

    下一秒,一声锐响破空,比克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了曌影王的面前。

    “你是废柴叔的同伴吧?”比克问道。

    “呃……”即使是曌影王也不知道比克和废柴叔的关系,所以他稍稍迟疑了几秒才回道,“没错。”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比克便说道:“劳烦你给他带几句话,就说……感谢他这段时间以来的关照。但我终究是要回到自己的宇宙去的。今日机缘已至,我非走不可。好歹也是师徒一场,你就替我跟他道个别吧”

    说完了这些,比克便顺势抬头。重新飞上了天空。

    “等等!”贪狼作为在场仅存的一名军师,赶紧抓住了这最后的一丝机会,“既然你是废柴叔的师父,那应该和我们立场相同吧?”他望着比克,高声说道。“拜托你了!现在只有你能阻止因菲尼特了啊!”

    闻言,比克在半空中停下了,不过他并没有回头,只是冷冷说道:“我拒绝。”

    “为什么?”贪狼追问道。

    “因为这跟我无关啊。”比克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我本就不是这个宇宙的生物,我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来干涉像这样的事件。”他顿了顿,“另外,我和废柴叔之间,也并没有多麽深厚的师徒情谊,我指导他……只是出于兴趣而已。”

    比克这话倒是没说错。他的确没必要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他和废柴叔的关系的确也不算很好……

    当初,在废柴叔等级还不是很高的时候,曾到过一个以龙珠宇宙为基础的剧本世界,并在剧本中完成了一个触概率极低、但完成难度极高的隐藏任务。而那个任务的奖励就是比克在濒死状态下所留的一条胳膊。

    比克具有再生能力这件事……也是众所周知的了,因此,在废柴叔把那条胳膊带回储藏室、并过了一段时日后,比克就在那个空间里重生了。

    然而,由于其数据强度过于惊人,故而受到了系统的全方位限制。不但有很多能力用不出来。而且还被限定为“绝对不能离开储藏室”的状态。也就是说……哪怕比克自己把自己打得只剩下一个头,然后让废柴叔把这个头装进行囊往外带,也是办不到的。

    这样一来……比克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在那个空间里冥想和习武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克有点儿被废柴叔给坑了的意思。但换位思考一下,这种结果废柴叔也是始料未及的,再者……若是当初没有废柴叔,也许比克直接就挂在自己的那个宇宙里了(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可以用别人制作的龙珠复活嘛。但这种假设要讨论下去是没完的,就到此为止吧)。

    想通了这点的比克,也就认了命。反正那美克星人的命很长、生理需求很少,而且他也喜欢独处……于是,他就安心住在了废柴叔的储藏室里。

    闲来无事的时候,比克便会传授后者一些战斗方面的技巧。当然了,他的大部分技巧,废柴叔都是学不会的,毕竟战斗力差距太大、废柴叔也没有什么赛亚人血统……像玩家这种战力,能学的也就【魔封波】、【太阳拳】、【飞行术】之类的招式了。

    另外,除了招式,比克还有许多其他的知识可以传授(如果他心情好的话)。而这部分“知识”,只要废柴叔能领会得当,系统一样会将其具象化为技能卡。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废柴叔这个初出茅庐的个人职业玩家能在s1时期横空出世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的背后有着个神一般的“师父”。

    无论如何……眼下,比克好不容易才离开了那个空间,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个办法返回自己的宇宙去,而不是卷入一场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危险争斗中。

    “呵……哈哈哈哈……”刚才有那么几秒,身在远处的因菲尼特还慌了那么一小下,此刻一听比克要保持中立,他便放声大笑,“真可惜啊!各位……你们本以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结果人家不给面子呢!哈哈哈哈……”

    笑了几秒后,他便抬起手来,准备用青芒收割人头了:“那么……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你们也都做好死的觉悟了吧!”

    “喂,我说你……”

    就在因菲尼特准备出手之际,突然。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用轻蔑的口吻叫了他一声。

    这不叫不要紧,一叫竟让因菲尼特神情陡变、大惊失色。

    他的反应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一听就听出。说话的人是……

    “你好像玩儿得挺high啊~”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搭在了因菲尼特的肩膀上,“什么事请这么好笑……”说到这儿时,他把脸凑到了因菲尼特的脸旁边,露出了一个厚黑无比的笑容。“……也跟我说说嘛。”

    “你……你……”因菲尼特顿时就结巴了,他僵着脖子、一卡一顿地转过脸,对上了觉哥那近在咫尺、且难以直视的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菲尼特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靠近,这说明……觉哥进入该空间的传送坐标,正是其身后寸许之地。

    “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呢?”封不觉笑着反问道,“就因为你和林克做了个会在‘封不觉企图进入数据链路层’时自动运行的‘反向诱导程序’吗?”

    此言一出,林克们的脸上也是齐齐变色,心中惊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那种东西,我用【查克.诺里斯的自传】破译一下就解决了。”觉哥耸了耸肩。歪头道,“根本毫无意义啊~”

    话音未落,封不觉突然暴起,做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他,跳到了因菲尼特的背上,用四肢环绕住对方、将其仅仅箍住。

    “你要干什么!”因菲尼特神色慌张地问道。

    “我劝你别乱动哦~”封不觉压低了声音,在对方耳畔言道,“我已经在自己身上绑了几枚【马克ii型手榴弹】,且每一枚的拉环都连上了钢丝,钢丝又和绑线缠在一起……”他微顿半秒。“呵呵……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多大程度的颤动会让手雷爆炸呢~”

    觉哥的这番恐吓,乍听之下有些无厘头……谁都知道,以因菲尼特的体质,就算把手榴弹当点心吃了都可以。真要是引了爆炸,最多也就是把封不觉自己给炸个半死。

    但……这也正是这次恐吓的意义所在。

    【特殊预案-f】中的一条就是因菲尼特不得对封不觉起攻击行为。这里的“攻击行为”,可不单指直接攻击,间接攻击也是算的;举例来说就是……因菲尼特不但不能去打封不觉本人,就连封不觉脚下的地面他也不能打,因为那样做可能会导致封不觉跌倒受伤。

    觉哥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想出了当下这个无耻的办法……当他把“我身上绑着手榴弹,你乱动就会爆炸”这一信息说出的刹那,因菲尼特便是想动也不能动了。

    这就和玩家在团队剧本中无法主动伤害队友的限制是一样的,在得知了“行动有可能造成的后果”后,【特殊预案-f】就会让因菲尼特无法将意图转化为行动。

    “喂”成功封印住了因菲尼特的动作后,封不觉便对着湿婆他们扯开嗓子大喊道,“那边的诸位!因菲尼特已经中了本大爷所释放的中国古拳法奥义金蛇缠沾手,绝对不可能再动了~你们趁现在赶紧把林克给搞定!胜利在望啦!”

    听得此言,所有幸存者都用一种蛋疼的眼神望着觉哥,你一言我一语地嘀咕道……

    “喂喂……这家伙是认真的吗……”

    “说什么‘金蛇缠沾手’,但我怎么觉得他只是用一种十分猥琐的姿势抱住了因菲尼特而已啊……”

    “但因菲尼特那一脸惊慌的表情又怎么解释呢……”

    “退一步讲,就算他说得是真的,我们也不好办吧?”

    “是啊,虽然枉叹之帮我们干掉了好几百个林克,但以我们现存的战力,怎么可能干掉其余的一百多个林克啊……”

    目前还在战场中心进行着抵抗的玩家,大致有……湿婆、迹部、曌影王、抹茶酥、破军、贪狼、血蔷薇、条形码,以及数名实力还算强大的路人玩家。

    且不说他们在人数上和林克的对比接近一比十,就说状态吧……他们可都是精疲力竭、技能几乎耗尽的人了。

    以他们这个阵容,别说是主动出击,就算自保都够呛。可是,封不觉竟然跟他们说什么“把林克搞定”、还“胜利在望”,这着实令人哭笑不得。

    然。还是有人……呼应了觉哥的要求。

    “哼!不用你说,我也正有此意啊!”这爽朗的大喝,无疑出自天马行空之口。

    和其他玩家相比,小马哥的状况要好得多。他早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你先别忙,让比克打头阵!”得到了回应后,封不觉又高声说道。

    “嗯?”比克这会儿又往天上飞了几分,正打算想办法离开此地。没想到却听到了这么一句,他当即回头看向地上的封不觉道,“你说什么呢?我凭什么要帮你们打头……”

    “我身上有件东西可以带你返回自己的宇宙。”封不觉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并快接道,“只要你帮我们解决林克,我就把东西给你!”

    比克闻言,神情微变,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哈!”封不觉笑了,他立马偏过头,对因菲尼特道。“因菲尼特,我有说谎吗?”

    “没有说谎……”因菲尼特也是苦,对于觉哥提出的问题,他只能如实回应,“他所说的……确有其事。”

    “哦?”这下,比克也是不得不信了,因为以因菲尼特的立场来说,是绝对没有理由帮觉哥去圆谎的。

    于是乎,经过了数秒的考虑,比克下定了决心:“哼……也罢……”

    他又一次从半空降下。然后……脱掉了白色的护肩以及护肩自带的披风,并随手将其扔到了地上。

    那护肩落地时的感觉,竟好似一辆卡车坠地一般,登时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坑来。

    “我也……”比克分别朝左右两侧歪了次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很久没有好好地活动活动了。”

    “我勒个去……”此刻,林克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情况不对啊!和这家伙打的话……人数优势根本没用啊!”

    然而,可怕的事情还远远没玩……

    “嘿嘿……小因因~”这时,封不觉忽又用一种怪蜀黍调戏小盆与的语气对因菲尼特道。“请问一下,消灭林克的方法共有几种、分别是什么?请从最有效率的那一种开始回答,并大声地说出来。”

    “卧槽尼玛!”

    林克,一个特殊的、高位的衍生者,在封不觉登场后不到两分钟,竟已被对方奇贱无比的行为整得破口大骂。

    在场的玩家们,也都是头一回听到衍生者这样公然爆粗……

    “消灭林克的方法……共有……三种……”纵然因菲尼特很不情愿,但憋了两秒后,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口了,“最有效率的一种是……”

    “啊”那一刻,七八名离距离因菲尼特最近的林克狂喊着冲了过来。

    只是……

    比克,来得比他们更快,而且快得多。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龙珠位面中的级战士,咬咬牙连地球都炸得掉,真正意义上的秒天秒地秒空气;林克想跟比克拼体术……说是以卵击石那都客气了。

    叱嘤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一记爆气移动后带出的利啸,比克乍然闪身到了因菲尼特和觉哥的后方。

    现身之际、他的双脚已扎马站定,紧接着,他便双臂齐举,连声疾喝……

    每喝出一声,比克的手掌就出一枚气弹;仅仅五秒不到,他那左右开弓的双手就如机关枪一般轰出了几十枚气弹,且每一枚都具备相当可观的威力。

    那些企图冲过来的林克,还没靠近到二十米内,便都已被炸得灰飞烟灭。

    “我去……这么厉害?”

    “我忽然有一种自己在抱大腿的感觉……”

    “岂止是大腿,这简直是巨腿啊!”

    “已经不用我们出手了吧。”

    “喂!那我到底还上不上了!我的流星拳已经**难耐了啊!”

    除了天马行空略显失望之外,其他玩家纷纷都两眼放光地激动了起来;从走投无路、到形势大好,整个局面的逆转,仅在几分钟内便已完成。

    虽然他们不想承认、也无法理解,但这一切……的确就是由封不觉所唤来的奇迹。

    “最有效率的一种是,将其锁入某一个独立的、封闭的剧本或沙盒中,由系统进行格式化删除。”另一方面,因菲尼特的叙述也没停下,“其次,第二种是……对其中的一个‘他’进行隔绝,造成‘环’的断裂。这样……他的‘链展’机能就会失效,其数量便无法再次增加……在这一前提下,将现存的所有个体消灭,他就会死亡。”

    “哦……这种好像可以一试啊。”比克还没听到第三种方法,就已经行动了。

    但见,他一个闪现就冲到了一名林克的面前,并顺手一指,在地上变出了一个电饭煲来。

    “糟了!”那个林克已猜到了对方要做什么,可是……以他的度,根本逃不掉。

    “哼……”比克冷笑一声,“前些年跟界王神学了个有趣的招式,且让你们开开眼界……”说着,他便十指一张,双掌并出,“神封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