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1011章 祭命造神
    “这什么玩意儿?”鬼骁朝着那黑球中出现的怪物一眼望去,顿时神情陡变,“【六阖镜魔】是什么?这种夸张的数据强度又是怎么回事?”

    他和觉哥一样可以看到数据层面上的一些东西,所以他直接就能报出对方的名称,并掌握其大概的实力。

    “圣魔同源,血煞归一。六阖镜前,众生平等。”封不觉似是而非地回了鬼骁十六个字,随后停顿了一秒,转而对秩序全队说道,“你们五位,皆是惊悚乐园中一等一的高手,我想……以你们的力量,应该可以将这‘新神’扼杀在摇篮之中。”

    “哦~我算是听出来了……”梦惊禅此时看向了觉哥,苦笑道,“封兄,你这是准备借刀杀人,顺带着坐山观虎斗是吧?”

    “呵呵……”封不觉笑着回道,“非也~非也~我并不打算在这里围观,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恕不奉陪。”

    此言一出,谁都知道他这是准备脚底抹油了,这怎么能忍?

    “你想也别想!”鬼骁闻言后,当即暴喝一声,朝着觉哥腾身跃去。

    鬼骁知道,封不觉要逃走,一定得借助【转界口琴】,而那个口琴至少得吹奏个四五秒才能生效。

    鬼骁可不打算给觉哥那种时间……他以惊人的度向前突进,并顺势祭出了自己的两个式神【兽皇】和【尸后】。

    霎时间,两道矫健的幽影于半空中骤然一现,与鬼骁一同对封不觉形成了合围之势。

    那【兽皇】,体如雄狮、浑身鳞刺、背生羽翼、獠牙巨爪。

    那【尸后】,形似僵鬼、白衣如雪、死气缠身、十指如钩。

    “哼……有趣。”看着鬼骁的攻势,封不觉轻笑一声。

    下一秒,但见他单手一扬,【疯魔扑克】已然在手。

    面对这种几乎在同时动的合击,使用【狂乱】无疑是最佳的策略。在与刀锋的比赛中,龙哥和贪狼就着了这招的道儿。从而吃了大亏。

    “我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鬼骁出手之际,又吼一声。

    紧接着,他和两只式神的攻击便同时“击中”了觉哥。

    砰砰砰

    随着三记紧密的能量爆破之声响起,疯魔扑克的【狂乱】特效也已动;在一番“乾坤大挪移”后。鬼骁、兽皇、尸后的三股力量便被交错引导向了彼此……

    最终,这一轮合击非但没有对觉哥造成任何伤害,还让鬼骁自己受了一定的伤,那两只式神也是刚登场就被打散了。

    “原来如此……”然而,面对这一结果。封不觉竟是神色微变,沉声言道,“看来……你虽然耿直,但并不笨。”

    “哼……”鬼骁冷笑一声,“不需要你来夸奖。”

    这两人都是可以看穿数据的类型,除了【魂意】之外,其他方面的信息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假如将其他玩家之间的对决比喻成打牌,那么【吞天鬼骁】与【疯不觉】之间的博弈,就如同是在下围棋双方所有的动向、意图、谋略……全都展现在对手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这还是一盘“快棋”。快到任何一个瞬间的松懈都可能致命的程度。

    “你很清楚……只要【狂乱】还在,你们的人数优势就形同虚设,为了提防这个特效而产生的心理压力会让你们全队都束手束脚。”两秒后,封不觉又接着评论道,“因此,你不惜牺牲三分之一的血量、再赔上两个式神,也要迫使我把【狂乱】给用掉。”他摇了摇头,摊开双手,“虽然你使用的方式简单粗暴,乍看之下好像是主动去踩入陷阱一般。但是……从战略层面来讲,这是用局部的牺牲来换取整体的优势,用小损失来解决大问题……”

    说到这儿,觉哥又笑了。那笑容让鬼骁感到很不舒服:“呵……我必须承认,论战斗智商,你是我见过的诸多天才中第二强的。”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鬼骁的怒气值一下子就满了。

    “冷静点儿!别受他挑唆。”就在鬼骁要飙的当口,悟死参玄的一声清喝传来。

    闻声,鬼骁回过神来。朝周围扫视了一圈……这才现他的四名队友都已从朱砂道上跃起,各自祭出浮空的本领,于空中将封不觉包围了起来。

    “封兄,你所说的那个‘新神’好像没打算搭理我们啊。”梦惊禅说这话时,还用余光瞥了一眼远处的六阖镜魔。

    此刻,那形象诡异的镜魔像是掉线了一般,站在朱砂道上着呆。

    比起去招惹这并未主动难的敌人,秩序的队员们自然是选择过来先对付觉哥。

    “哈!”封不觉干笑一声,“你们最好再‘仔细想想’,他真的没有‘搭理’过你们吗?”

    他的话显然意有所指,但秩序的队员们一时间还没有明白过来。

    “别听他故弄玄虚了,先杀了他再说!”作为队长,悟死参玄此时的思路和其他队员是不一样的。他可不会在那些旁的事情上过多纠结;一切都以“比赛优胜”为最高优先级去处理,那才是队长的职责。

    “说得对,【狂乱】已经耗掉了,我们五对一,他必死无疑。”半秒后,生鱼片这位副队长也用他一贯的淡定口吻接道,“动手吧。”

    话音未落,五人齐动!

    醉生梦死、吞天鬼骁……被这五大高手同时围攻,怕是谁也活不了。

    封不觉……也很清楚这点。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会死在这里。所以他进入剧本后不久,就让安大小姐对自己释放了【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的特效【不朽之力】,以便他在此时此地……迎接这次死亡。

    …………

    一周前,鏖战四界第三轮(即【地狱前线】vs【尸刀一番队】的比赛),剧本接近尾声之际……

    那时,六和寺石院中,铉宏的法身已毁,血煞之气正在不断涌入六阖镜内。

    “你……”若雨看着封不觉问道,“要跳进去吗?”

    “呵……”正朝着六阖镜走去的封不觉回头对若雨露出一个微笑,“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说罢,他就向前一步,迈入了前方那个恍如镜面般的扭曲血渊之中。

    几乎在进入那个空间的瞬间,封不觉的耳边就响起了阵阵直达灵魂的凄厉悲鸣。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鼻腔和咽喉。

    这种恐怖和恶心的感觉让人极度难以忍受,换了别人可能一秒都坚持不住。

    但封不觉却是若无其事地前行着,视这一切为无物。

    片刻后,他周遭的景物改变了,他来到了一个上白下黑、无边无垠的空间里。站在了一条朱砂色的窄道上。

    他的前方,即刻出现了一个悬空的怪影六阖镜魔。

    “你还是第一个主动来到这里的人。”镜魔说话了,但说话声不是从它头部的嘴里出的,而是从镜子里面传来。

    它的声音听上去阴阳难辨,五分似男高音、五分似女中音;而且其声调极“高”……就是那种没有受过声乐训练的人怎么嚎也够不着的高度。

    “嗯……”封不觉没有去应对方的话,他只是摸着下巴,用一种科学家盯着公式的眼神盯着镜魔,若有所思。

    “怎么?”镜魔见对方不回答,便接着说道,“怕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这么说来……”封不觉依然不理它。只是自言自语道,“这货应该是系统认可的、‘黄昏’后的‘新神’之一吧。”他舔了舔嘴唇,“嗯……奥因克那厮的底细还真不简单啊。”

    “你小子……竟敢无视我?”数秒后,镜魔终于是生气了,他催动起一股妖力直扑封不觉而去。

    觉哥不以为意,脚下月步一出,便轻易地避过了攻击。

    “眼下它还未成气候,从数据上来看,它还不是‘神’,它的等级也尚未固定……”封不觉在躲闪的同时。一刻不停地思考着,“总体来说,它目前的强度还不及萨摩迪尔,我完全是有能力杀掉它的。但……我若真这么做了。系统势必还会再去扶植其他的新神……”

    念及此处,觉哥心生一计。

    “呵……”计定后,他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还不如……就在已知的这个‘准新神’身上动点手脚好了……”

    …………

    时间,回到现在……

    五道身形聚拢而来,掌风、剑影。已将封不觉围得密不透风。

    “好……最后一步了。”谁又能想到,这种局面,正合了觉哥的心意。

    那一瞬,他开启了【灵识聚身术-改】,全力施出月步,朝着六阖镜魔所在的方向冲去。

    而从那个方向攻来的人……是醉卧怅然。

    “选了我这边吗……”见状,醉卧怅然在心中念道,“的确,在这种情势下,抱着必死的决心向着某一个方向突围……是死中求生的唯一方法。换成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但是……选了我这边,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恼火呢……”

    他会恼火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按常理来说,“突围”一般都会选在包围圈上最薄弱的一环动。此刻觉哥选了他这边,多少有点伤了醉卧怅然的自尊。

    作为一名顶尖的明星玩家,醉卧怅然在这时的想法也是可以猜到的他要用最强的一击,来证明对方的选择是大错特错。

    “龙拳……爆!”下一秒,醉卧怅然便毫不留情地对着迎面而来的封不觉难了。

    而觉哥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地出人意料……

    “来得好!”他竟是给对方叫了声好,并且祭出了【动如雷霆】,于半空再度加。

    “找死吗!”醉卧怅然固然对封不觉的反应很是惊讶,但他绝没有手软的意思。

    霎时,拳引光龙腾空起,力摧斗魔血染天。

    却见……封不觉毫不避让、拧身抵拳而过,他的整个身体瞬间就被剐去了大半。这种伤势……除非立刻有一个s级医疗专精的大招罩上来,否则绝对是救无可救的。

    此刻,秩序的五人全都断定,最多再过个七八秒,封不觉就会咽气了。

    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近似癫狂的大笑,一下子让那五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为什么笑……难道真的疯了吗?”

    “也许他是想在死前虚张声势,为队友争取利益?”

    “不……不对劲儿……我全程都在监听他的心跳和脉搏,直到中拳之前都稳得一逼啊!”

    “我也觉得有问题,他要是有心拼上性命的话,至少能和我们其中一人同归于尽的。”

    “可恶……若是别人也没这么可怕,但封不觉……”

    没错,因为他是封不觉。

    所以,“死亡”这件事,也可以成为他的算计。

    受了致命伤的封不觉并没有停下,靠着中拳前的冲刺,只剩残躯的他依然以极快的度靠近了镜魔。

    当五名秩序的队员意识到对方的动向时,已经来不及出手阻止了……他们的狐疑和不安,很快变成了切实的恐怖。

    “诸位……这个新鲜出炉的‘神’,就交给你们了!”落在朱砂道上的封不觉,用他的最后一口气冲鬼骁他们吼了一嗓子。同时,将自己的血……抹在了镜面上。

    瞬时,六阖镜通体乍红,妖力翻腾,一股迫人的威势从镜魔身上荡开。

    整个境界中的天、地、日、渊……皆在这一刻陡然逆转、尽数颠倒过来。

    “鬼骁,现在是什么情况?”悟死参玄第一时间问了鬼骁一声。

    “情况就是……”鬼骁紧盯着镜魔,其神态变得非常凝重,“这怪物的数据强度又一次提升了,而且……它的种族已经被系统定义为了神。”

    呜~呜呜~呜呜呜

    就在他们俩对话的时候,突然,从远处的空中飘来了一阵口琴声。

    “什么!”鬼骁听到这声音时都炸毛了,因为他记得……这是【转界口琴】的声音,是封不觉带他离开真理法庭时吹过的那个口琴!

    同一秒,秩序的其余四人也都听见了口琴声,他们也纷纷循声转头,结果看到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