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90章 逆转审判(中)
    “法官大人……”在与封不觉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后,鬼骁虚着眼,有气无力地对法官言道,“我改主意了……我不认罪,并且同意将辩护工作全权交由疯不觉处理。”

    “好……”法官应了一声,随即看向觉哥道,“辩方律师,你随时可以开始。”

    封不觉也不客气,直接进入了正题:“法官大人,我要传唤证人。”

    “辩方律师,本庭在开庭前并未收到过你提交的关于人证和物证的传唤申请。”法官接道,“如果你需要传唤的证人不在庭上,我们也无能为力。”

    “无妨。”觉哥接道,“我很清楚……要传唤的证人全都到庭了。”

    “是吗……”法官语气微变,接道,“那就请便吧。”

    封不觉轻笑一声,转过身去,看着那扇被自己踹开的大门道:“我要传唤的第一名证人是——”

    他的前半句话出口时,一个黑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那个黑影……还真就是个名副其实的“黑影”。

    这货整体来看长得就跟那些即将栽在柯南手上、但还没被揭露出真面目的凶手一样。

    他全身上下都如同暗影一般,只有一双眼睛透出幽蓝的色彩;他的身体表面还带有层层诡异的褶皱,隐约间可以看到血一般的液体在那些褶子里流动,就好似……他的血管都长在体外、而且是透明的。

    “……奥尔登。”封不觉在对方登场之时,报出了其名讳。

    一时间,听审席中、陪审席上……响起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不过,这点吵闹,还不到法官去要求肃静的程度。

    “哼……辩方律师……”比夫这时冷笑出声,看着觉哥道,“你的第一名证人就是个在逃的‘通缉犯’吗?”

    “正是。”封不觉理直气壮地回应道。

    “辩方律师,我得提醒你……”两秒后,法官也开口了,“待奥尔登作证结束后。法警是不会让他离开法庭的。”他顿了顿,“另外,有鉴于他的身份,其证词的可信度也会受到影响。”

    “没关系。”封不觉道。“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嗯……”法官沉吟一声,“那么,请开始证人询问吧。”

    在他们对话之际,奥尔登已然一路行到了证人席上,默默站定。

    真理法庭的证人席上可没有放圣经之类的东西。他们也不要求证人进行任何宣誓流程;因为这里是“真理”法庭……这个法庭本身就是宗教和法律的集合体、是一种极端的信仰。

    “请说出你的名字。”封不觉也不浪费时间,快步走到证人席前,张口就问。

    “奥尔登。”奥尔登回答,他有着类似中年男人的嗓音,并无甚多特点。

    “你的身份是?”封不觉明知故问着。

    “目前,是一名通缉犯。”奥尔登回道,“曾经……是主宇宙中的一名流浪者。”

    “你认识被告吗?”封不觉又道。

    “认识。”奥尔登的回答也是言简意赅,“他是吞天鬼骁。”

    “你们过去见过面吗?”封不觉道。

    “见过。”奥尔登道。

    “请简单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封不觉道。

    奥尔登微微点头:“神历493年,我在糖浆星上搜集当地人的恐惧。在一个村落中,我偶遇了鬼骁。他问了我一些关于那村子的事,随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反对!”

    他们言至此处,比夫检察官提出了他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反对:“辩方律师询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

    “反对有效。”法官接道。

    “法官大人……”封不觉则是摊开双手接道,“我刚才的提问无非是想证明……吞天鬼骁并不是检察官所描述的那种‘疯狂的’、‘冷血的’、‘专注于猎杀唯一性数据’的连环杀手。”他举臂朝奥尔登示意了一下,“如果是的话……那奥尔登当年和他见面时,就应该惨遭毒手了。”

    “哼……”比夫冷哼道,“也许是他当年还没那能耐呢?”

    “你说这话有证据吗?”封不觉问道。

    比夫仰起头,嘚瑟地回道:“呵……我这是合理推测。”

    “哦~”封不觉笑着点头,“也就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带着自己的主观偏见。从结果去反推过程和动机,再捏造一些符合以上条件的内容并当成事实咯?”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嗯……让这样的人当检察官真的没关系吗?”

    “你……”比夫被觉哥说得脸色黑。“难道你刚才所说的……就不算是合理推测了吗?”

    “哈!”封不觉干笑一声,朝对方投去一道鄙夷的目光,“当然不算。”他顿了一秒,接道,“检察官先生……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推测?什么叫论证?”

    “那你倒是告诉告诉我,区别在哪儿?”比夫怀揣着满腔的、满脸的“不服”。反过来问了觉哥这么一句。

    他这一问……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要比喻的话,比夫的行为就像是在遭遇逻辑强暴时做出了欲拒还迎的举动……

    “好,既然你寡廉鲜耻地问了,那我就义薄云天地回答你。”下一秒,封不觉便十分嚣张地回道。

    “嗯……虽然明知这家伙是在乱用成语,但为什么我没有感到多少违和感呢……”在旁围观的鬼骁此时在心中念道,“这就是小说家的能力吗……突然有点想去看他写的书了啊……”

    封不觉那边……可不知道鬼骁心里的念头,此刻的觉哥正沉浸在从精神层面上摧残对手的快感之中。

    但见他快步行到比夫的面前,底气十足地言道:“检察官先生,证人在刚才的证词中,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他与鬼骁相遇的时间点是在神历493年;而你手上那份洋洋洒洒的指控书……”言至此处,他伸手戳了戳对方桌上的那叠纸质文件“……也在开头就写明了——鬼骁涉案的时间是在‘神历492至5o1年之间’。”

    此言一出,全法庭的人都恍然大悟。

    95%的人想到的是:“对啊,那份又臭又长的指控书在开头时确有提到过这个,如此说来……鬼骁和奥尔登相遇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狩猎唯一性数据了。”

    还有5%的人想到的是:“这个疯不觉……原来在比夫开始案情陈述时就已经在暗中偷听了,他是故意等到鬼骁要认罪时才闯进来搅局的。”

    当然了,这些人的想法,也都早已在封不觉的意料之中了,他这会儿不准备管那些。

    此时,觉哥正专注于收拾眼前的屎脸鸟人……

    “检察官先生。”封不觉直视着比夫的双眼,气势逼人的接道,“试问,一个在492年……”他猛然拿起了指控书,指着纸上的字,一字一顿地念道,“就能‘毫不犹豫地对时官起残忍袭击’的人……”他停顿了半秒,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正常人围观脑残的神情,看着比夫道,“……怎么可能会在493年,因为自认‘没那能耐’,而放弃对奥尔登出手呢?”

    对于这个问题……比夫无言以对,只能干瞪眼。

    “这是不可能的。”封不觉接着说了下去,“鬼骁没有对奥尔登出手的真正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是因为指控书中对他的描述有误。”

    “那么……再让我们回到你向我提出的那个问题上,答案也就清晰了……”封不觉说着,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根据证人提供的证词,做出合乎逻辑的推测,以证明我的观点……这,就叫论证。”他放下手,双手抻直抵住桌面,上身前倾,狞笑着对比夫道,“你,前后两次,通过主观臆断、凭空脑补,提出与常理相悖的结论,还自诩为‘合理推测’……这,说得好听叫‘错误推测’,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个白痴在那儿扯淡。”

    “可……可恶!”比夫气得都快爆血管了,他又望向了法官,“法官大人!他……”

    “诶~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啊……”封不觉立即打断了他,“你这档子事儿……若不是白痴在扯淡,那就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在捏造事实咯?”

    “我……”比夫想了想,似乎决定把白痴之名给认了。

    然,封不觉连这个机会都不想给他……

    “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所谓‘不败的检察官’……”觉哥耸肩,转向听审席,笑道,“呵……按照他这种自圆其说式的指控方式……”他歪着头,露出一个贱贱的表情,“……不败什么的……我也行啦~”

    言毕,全庭哗然,接着就是一片鼓噪。

    乓乓乓——

    “肃静!”数秒后,法官不得已地敲响了法槌。

    待庭上重归肃然,法官方对觉哥言道:“辩方律师,这儿不是你的个人脱口秀或者演讲现场……”他转头看了不远处那个已然失魂落魄的检察官一眼,随即叹息着对觉哥道,“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观点,就适可而止吧……”

    法官的思路还是很清晰,说完这句,他又转向陪审团道:“各位陪审员,刚才检察官的那句‘合理推测’,请各位不要采纳。”

    说罢,他又重新看向觉哥:“辩方律师,无论如何,检察官的‘反对’依然是有效的。接下来,你向证人提出的问题须与本案有关,否则……就请你停止询问。”

    “既然如此……”封不觉显得很从容,反正他真正的目的(击溃检察官)已经达到了,这会儿正好可以展开下一步,“请容我……”他顺势接道,“传唤第二位证人。”(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