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75章 弃权
    十一月十五日,晚,九点四十分。

    马骏骁,即着名职业玩家“吞天鬼骁”,顺利被警方救出。

    说是说“救出”其实他是被“放出”来的。

    在东风被捕后不久,那三个绑匪便接到了一条释放人质的“电话指令”,他们虽有些犹疑,但还是照做了。

    数分钟后,离开了那栋居民楼的鬼骁很快就被躲在暗处的警员保护了起来。

    晚,十点十五分,在与家人相聚后,鬼骁又去医院做了个简单的检查。然后,在他本人的意愿下,他跟着禅哥一块儿回单位准备比赛去了。

    另一方面,绑架鬼骁的三名“执行人”,在十点整时,执行了“撤退方案”,结果一出门就遭到了逮捕。

    在没有人质的情况下,警方要制伏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直到被押上警车时那三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最后那几条指令似乎不是“策划者”本人下达的。

    可惜他们察觉得太晚了。

    在九科的授意下,警方将那三名执行人列为了主要嫌疑人,案件就到此为止。郑副局长和另外那位卧底也都在不久后锒铛入狱他们的手脚本就不干净,所以才会被东风威胁;经过此事,这两位也就被一并处理掉了。

    而东风呢落到了九科的手里,就连封不觉也不知道这货的命运将会如何。

    反正觉哥没跟着包青一起进九科本部,他在确认了鬼骁已经获救后,便让小叹今晚,这位高富帅医生开着壕车来给朋友当了回司机开车送自己回去了。

    纵观今天的整个事件,目前唯一一个尚未被揭露的秘密就是“主谋的身份”,即花钱雇佣东风的那个人的身份。

    当然了,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东风进了九科以后,肯定会把这位雇主的身份给交代出来的。即使他真的极有职业操守、抵死不说以咱们古科长的能力科普一下,古尘年轻时主要做过三个职业,分别是:医生、狩鬼者、以及侦探。仅凭推理也能找出主谋的身份。

    “具备庞大的资产”、“有能力参与到巨额的非法赌博中”、“能联系到东风这种犯罪咨询师”符合这些特征的人并不难查到。封不觉也很清楚这点,所以他并没有画蛇添足地去深挖主谋这条线索,他只是救出鬼骁、然后便深藏功与名地回家去了。

    十一月十六日,零点。

    巅峰争霸s2的最后一场半决赛。终于在延迟了近二十个小时后开打了。

    在鬼骁和其家人的要求下,秩序并没有公布任何关于白天那次绑架事件的消息。

    在观众们看来一切正常,只待一场精彩的胜负。

    然而,没有人想到,这场比赛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

    “弃权”当封不觉和队友们在会议室里看到这条公告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用惊疑的口吻念叨了这么一句。

    谁又能想到秩序对诸神的这场巅峰之战,竟会以诸神的弃权而草草收场。

    “不会吧这根本没理由啊”花间看到新闻后便疑惑道。

    “难道今天的绑架案真的和他们有关”小叹则看向觉哥说道,“当他们现鬼骁安然无恙时,就做贼心虚直接弃权了”

    “不施龙不是那样的人。”封不觉用斩钉截铁的语气接道。

    施龙,是湿婆在现实中的本名,他在游戏中用了一个印度神祗的名讳,而在现实中他也有着一个颇为响亮的姓名。

    “虽然我和他不算很熟,但我能看出这家伙的人品、秉性都还不错。”觉哥抬眼看向小叹,“说起来他也是一个富二代呢。”

    “喂喂为什么一谈起富二代就朝我这边看啊”小叹不禁吐了个槽。

    “好吧”封不觉说着,转头看向了队里的三位美女。“他呢也是一个富二代。”

    话音未落,三个人手上的零食就同时飞出,迅糊了觉哥一脸。

    “okok”觉哥抹了把脸,再道,“他和金富贵类似也是一个富二代。”

    说罢,他又看了看队友们的反应拿迹部举例,大家好像就没什么意见了。

    于是,封不觉接着说了下去:“众所周知,富二代也是分档次的比如你们几位的家族,大概相当于阿拉伯国家皇储的那种档次;而金富贵家里呢。算上不动产,资产也是过亿的,但比起诸位来就差远了。”他顿了顿,“至于施龙他们家比金富贵家还要壕个十几倍吧。所以呢。同样是在二十出头的年纪、靠着家里的资助去创业金富贵就只能从小型的游戏工作室起步,而施龙则是直接从大公司做起。”

    觉哥说着,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说句题外话我觉得以现实中的运营能力而言,最多两年,金富贵就能赶施龙了;很显然,后者更适合当个职业选手。在运营方面施龙基本就是个甩手掌柜。在诸神成立后的这几年里,工作室日常的大小事宜都是别人来替他打理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诸神始终被秩序压一头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施龙并不是个生意人,他往往是站在一个玩家或者一个战队队长的角度去看待问题的,而不是以一个资本家、运营者的视角去看。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样的做法也有其优势,但长远来讲并不利于企业的盈利和展。”

    “行了,别扯远了。”花间见觉哥聊兴渐起,赶紧把话题带了回来,“就说你为什么认为他不会去策动绑架的事情吧。”

    “很简单”封不觉回道,“动机上不成立。”

    “诶依照通常的逻辑来看他才是最有动机的不是吗”小叹问道。

    “不”小灵这时若有所思地插嘴道,“看起来是那样,但事实恰恰相反”

    “没错。”封不觉点头道,“人们都在关注比赛的结果,但却忽略了比赛的意义”

    话说到这里,花间明眸一转。恍然大悟道:“对啊湿婆看中的不单是胜利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取胜的过程啊。”

    “然也。”觉哥打了个响指,接道,“从惊悚乐园开服至今。吞天鬼骁这个d常年占据着最强的头衔,无论是官方排行榜、玩家自的排名、还是各种媒体的报导中他都是公认的游戏第一人。本来秩序那醉生梦死的实力未必比诸神四天王要强,但就因为一个鬼骁,诸神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战力方面也被压制住了。”他停顿了两秒,接道。“而要改变这种现状,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在比赛中击败鬼骁所在的秩序一队,证明诸神的实力。”

    “明白了”一旁的若雨也紧跟着觉哥的思路,此时沉吟道,“对湿婆来说,与秩序的这场正面对决或许比决赛还要重要。他是最不希望鬼骁无法出战的人因为他需要击败一支有鬼骁在的秩序一队,才能为诸神正名。反过来讲打赢一支没有鬼骁的队伍进入决赛,就没什么意义了。”

    “对啊”花间也接道,“假如今天秩序因鬼骁未能出战而落败人们对鬼骁的评价并不会降低,甚至反而会变得更高”

    “所以说施龙没理由干那个事儿。”封不觉此时又开口道。“另外,我们刚才讨论的为了晋级决赛而绑架对方主力选手这个动机,只是谁都能看出来的表面动机罢了;真正的动机就如我之前对你们所说这会儿觉哥自然已经把今天白天的事情都告诉队友们了,应该与外围赌博有关。”他摊开双手,“而那就更不可能和施龙有关了且不说人家家里也不差钱,而且挣得都是合法的钱就说施龙的性格,也属于那种绝对不会去赌博的类型。我和他交手也不是一两次了,他那稳健的战斗风格和刀锋的破军类似,是那种绝对的理智派。这种人在精神上很强大、也很骄傲;侥幸心理、或者说赌徒心理在他们看来都是弱者的陋习,阴谋诡计和碰运气之类的做法他们也不太擅长他们都是那种喜好用实力去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的人。”

    “而那个主谋”花间顺着觉哥的话接道。“则是个肮脏的赌徒罢了”

    “呵”封不觉冷笑,“赌徒二字,那人可配不上,肮脏用得也不确切。但你的意思我懂。”他耸耸肩,“无论如何,施龙绝不会和今天的绑架事件有关,白天生的事他十有是浑然不知的”说着,觉哥抬头看向了天花板,面露沉思之色。“诸神突然弃权一定有别的原因”

    十六日,凌晨三点二十分。

    在被各种消息、邮件、电话轰炸了数个小时后,疲惫不堪的施龙终于回到了家中。

    大约三个月前,施龙与未婚妻举办了婚礼,不过他们俩好几年前就一起住了。

    他们的家是s市市区内的一栋别墅市区内的别墅极少,不过还是有的,当然,其价格非常非常贵,别墅离诸神本部并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

    施龙的妻子就在他的公司里上班,给他担任助理;两人每天同进同出,十分恩爱。

    不过今晚,施龙开车载老婆回家后,便让她独自回房休息去了。

    而施龙自己则是来到了书房内,锁起房门,坐在一张书桌后陷入了沉思。

    妻子没有来打扰他,她明白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用问、什么都不用说。

    这是一个男人需要安静一下的时刻。

    不过,恐怕他是不能如愿了

    呼呼呼

    一阵金属滚轴摩擦的响动过后,施龙背后的一面书架墙横向挪开了一半。

    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施龙听到声音时,神情陡变、猛然转头,结果他看到了

    “封不觉”施龙都惊了,“你怎么在我家里”他停顿了半秒,又道,“你怎么进到避难室里去的”

    “我想跟你谈谈,不过我觉得你今晚应该会很忙。”封不觉微笑着走了出来,闲庭信步般来到书桌旁的沙上坐下,“而且有些事当面说比较方便,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

    “我不是问你为什么来”施龙的神情还是不太友善,当然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你的好朋友,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潜入你的家,你也会惊怒交加的,更何况他俩还算不上有多深的交情,“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

    “哦那个啊”封不觉却是用一种慵懒的神情回道,“你家的防盗系统从买完这栋别墅后就没再升过级了吧虽说防防普通蟊贼是绰绰有余的,但遇上高手简直就跟窗户纸一样了”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纸条,“给这个是我的入侵路线图,刚才在避难室里等你的时候闲着无聊画的;旁边已标明了入侵的手法,另外还附上了一些我对于这套防盗系统的指导意见。你抽空拿给保全公司的人看看,让他们帮你升级一下系统,我保证搞定以后,除了伊森亨特那个级别的特工,谁也进不来。”

    施龙神情木讷地看着觉哥,嘴上无言以对,心中则有万千匹草泥马呼啸着奔过

    呆立了数秒后,施龙接过了那张纸,扫了一眼,然后仔仔细细地折好,放到了书桌抽屉里

    “哦,顺带一提,那个避难室倒是我在无意中现的。”封不觉送出纸条后,双手枕着后脑勺,仰倒在沙上,用闲聊般的语气接道,“我本来是想在书房里等你的,但潜入过程中我通过观察,现了别墅结构上的一些异样,于是我就找了找”

    “封兄”施龙这会儿可没心情听他扯淡,他打断觉哥,说道,“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聊天。你是小说家也好、暗藏的国际大盗也罢此时此刻,我只想请你离开我的家。”他说这话时的神态是非常认真的,“难听的话我也不说了,我就一句请你出去,否则我报警了。”

    “报警”封不觉闻言,丝毫没有从沙上起来的意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应道,“呵你我都清楚,你所遇到的事情警察可无法帮你解决啊”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