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73章 博弈(上)
    晚,九点整,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三小时。

    s市,某住宅区门前。

    “长官,小区的所有出入口现已封锁,外墙周边的街道也都派了人盯好了。”一名带队的警官来到了包青所乘坐的车旁,汇报了这一情况。

    “好的,全体待命,等我命令。”包青冲对方点点头,并扬了扬手上的对讲机。

    那名警官应了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那么……”两秒后,包青便转过头去,对着车后座上的人道,“……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此时,封不觉王叹之和梦惊禅三人并排坐在了那辆辉腾车的后座上;包青坐的是副驾驶席,而驾驶席上那位……是包青的同事,也是九科的探员。

    “等。”封不觉只回了一个字。

    “等什么啊?”包大人还没问,小叹就先疑道。

    “等电话。”封不觉说着,用手拍了拍自己的上衣口袋。

    他那个口袋里装的……正是郑宪的那部手机。

    “你的意思是……”包青若有所思地接道,“……那个策划者会再打电话给郑宪?”

    “不一定。”封不觉回道,“所以我准备等等看。”

    “呃……封兄。”禅哥这会儿可是有点急了,“这样真的好吗……对方的目的本来就是让鬼骁在午夜前无法赶去比赛啊……耗时间岂不是正中他们下怀?”

    “哈”觉哥干笑一声,“禅哥,你好像搞错了一些事啊……”

    梦惊禅闻言,面露疑色道:“我搞错什么了?”

    “的确,对方的目的是让鬼骁无法赶去比赛……”封不觉回道,“但是……要达到这个目的,方法是很多的,你所说的耗时间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

    话到此处,梦惊禅的脸色就变了,他的反应也是颇快。经觉哥一点拨……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封不觉看到禅哥的表情变化后,接道,“没错,想让鬼骁无法参赛……办法多得是;根本不用绑架这么麻烦的……直接找人打断他几根骨头。或者敲他个轻微脑震荡什么的……一步到位。”

    “那他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包青这时问道。

    “呵……他们当然有他们的理由咯……”封不觉冷笑道,“据我个人总结……犯罪过程中出现与一般逻辑有偏差的异常行为,大致有五种情况其一,扰乱调查故意为之;其二,为犯罪动机服务;其三。为了遵循某种特殊的传统例如小偷这行有个老传统是要在作案现场拉坨屎再走;其四,突奇想;其五,蠢。”

    觉哥总结完,停顿了两秒,接道:“以眼前的案子为例,我觉得是第二种情况……”

    “为了主谋的动机而服务吗?”小叹接道。

    “对。”封不觉表示肯定。

    “说起这个……”禅哥接道,“我也有考虑过……如果鬼骁无法参赛,那直接受益者就是我们的对手诸神了;这样看来,主谋难道是诸神工作室的人?”

    “不见得吧……”封不觉斜眼看着禅哥道,“诸神向来是个挺规矩的工作室。这点你们业内人士理应比我要了解不是吗?”

    “是倒是……但除了他们……”禅哥念道,“还有谁能从中获利呢?”

    “呵……”封不觉笑道,“你怎么还在往那些明面的事上想呢?想想非法的勾当呗。”

    “这……”梦惊禅的脑海中闪过了什么。

    “哦我知道了”小叹这会儿也高声道,“是场外的盘口?”

    “总算是猜对了……”封不觉摊开双手道,“这才是最合理的动机。”

    “嗯……”包青紧跟着他的思路,接道:“这样解释,便顺理成章了……”他边想边道,“以今天这场比赛的关注度和影响力而言,场外赌赛的盘口肯定有,且不止一个;而眼前这个绑架事件的主谋。无疑已在某个盘口给诸神下了大注……非赢不可……”

    “想必那个主谋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赌,他是去赢的……”封不觉又接过话头,言道,“既然早已决定了要靠场外手段左右比赛的胜负。那他自然会把钱全都压在赔率较高的诸神那边……”他摸着下巴念道,“于是,他找上了那位策划者,导演了今天的这场好戏。”

    “那名策划者确是个很高明的人……”包青沉吟道,“他策划了一次绑架,而不是袭击;假如是袭击的话……就属于暴力犯罪。警方会尽调查。绑架就不同了……只要他们不打电话要赎金,即使家属报了案,这充其量也只是个人口失踪案……而且失踪的是个大小伙子时间还不到半天,一般不会引起什么重视。”

    “另外……”封不觉此时又道,“主谋的动机也能很好地被掩盖起来。”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要是今天生的是袭击事件,那事后各大媒体的标题肯定是知名电竞选手于关键赛事当天遭袭;但现在的状况呢……如果一切都按照那名策划者的计划在走,明天的媒体就会写知名电竞选手无故缺阵关键赛事,当事人辩称自己当时正遭到非法拘禁……”说罢,他看着梦惊禅道,“你体会一下,区别在哪儿?”

    “前者是板儿上钉钉地有人在恶意操控比赛。”禅哥思索数秒,应道,“后者嘛……就说不清楚了。”

    “综上所述……”封不觉接道,“再结合策划者授意郑宪拖延调查的举动来推断……至少现阶段而言,他们的计划应该还是在比赛开始前,限制鬼骁的人身自由。”他顿了顿,“不过……我们要是处理不当,或是把他们给逼急了……没准对方就会将行动升级……”

    “你说的处理不当该不会是指……”小叹好像已想到了什么,他顺势将视线投向了车窗外。

    “打草惊蛇。”封不觉用四个字概括了答案。

    “那你说的行动升级又是……”禅哥又问道。

    “这不明摆着么……”觉哥虚着眼道,“只要策划者一个电话,那三个绑架鬼骁的执行者立刻就可以给鬼骁来上一闷棍,你说是他们快还是我们快?”

    “经你这么一说……”梦惊禅皱眉道,“这人咱们还是别救了吧……”禅哥的三观显然还是比较正的,“比赛是小性命是大啊……反正过了比赛时间他们一样会放人的,咱还是在这儿等着……以人质安全为最优先吧。”

    “是啊……”小叹也应和道,“万一在冲进去的过程中惊动了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哼……你们真是太天真了……”这一刻,封不觉冷哼一声,打断那两人的话,“早在郑宪被带进审讯室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打草惊蛇了,这事儿早就没有退路了……”

    “什么?”包青听了这话当即一愣。

    “难道郑宪找机会通风报信了?”小叹和禅哥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封不觉分别看了他们仨一眼,沉声道:“呵……你们是不是忘了……此前,郑宪是接到策划者的电话,随后才被动地执行任务的。那么……在那之前,策划者又是如何知道调查进度的呢?他是怎么知道你们已经报案到哪儿报案还有警方已经成立了专案组的事情的?”

    此言一出,车内众人皆是神情一变。

    呜呜

    恰在此刻,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在沉默和愕然的氛围中响起。

    封不觉拿起郑宪的手机已被从证物袋中取出,看了眼主叫号码,便顺手接了起来:“你终于打来了啊,我都快等得不耐烦了。”

    “其实我大可以不打这个电话,只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明显经过处理的沙哑的嗓音,“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神圣不敢当,疯魔差不多。”封不觉笑着回道。

    “呵……”那声音也笑了,“好吧,疯先生……”他紧接着就抛来了一个问题,“看样子,你是打算和我玩一局?”

    “然也。”封不觉应道。

    “呵……”对方冷笑,“这种局面,你真觉得自己有的玩儿?”

    “当然有。”觉哥回道,“就怕你不敢玩儿。”

    “呵呵呵……哈哈哈哈……”那策划者闻言后竟是连连痴笑,“你很有趣……”他收敛笑意后,接道,“但有趣不代表就有本事。”

    “你也很有趣。”封不觉用懒散的语气应道,“我已经开始期待你惨败时的反应了。”

    此言一出,电话那头忽然无声……

    三秒后,那个沙哑的声音再度开口:“我给你十五分钟时间,把目标的确切所在地找出来,用短信到我这个号码上。”他微顿半秒,“十五分钟后,这个号码会作废,届时……若我还没有收到短信,或者你来了错误的答案,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呵……”封不觉轻笑一声,接道,“你就不怕我找到目标以后直接率人破门而入……在你还来不及下达任何指示前就用一催泪瓦斯ho1d住全场?”

    “你可以试试。”策划者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