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71章 公务员
    时间稍稍倒退,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在梦惊禅联络封不觉以前生了什么……

    禅哥打电话到鬼骁家里时,大约是十一点二十分,鬼骁的母亲正好在家;双方交流之后现,鬼骁自上午七点就离开了公司,但到此刻还没回家,也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

    这要是在别的日子里,他们可能也不会想太多。

    鬼骁毕竟也是十七岁的人了,再说又是男孩子,一般来说不会往绑架那方面想。就连他家里人也猜测……这小子没准是弄丢了手机,自己跑去报案了。

    但是,这天,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而是一场关键性比赛的日子。

    梦惊禅……是能够从这个事情里隐隐感觉到一些不对的。

    大家从禅哥那抽喝烫的秉性、以及那句“别看我现在这样,我以前也是如何如何”的口头禅也能看出,这是位有社会阅历的青年……

    为了保险起见,他特地去找了秩序工作室高层,汇报了此事……

    明星玩家嘛,说话也是有点分量的,再说……他的怀疑确实有道理。

    秩序的领导层也很快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这种不安的氛围也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步酵……

    至下午两点,鬼骁仍处于失联状态。此时,他家里人自然也现情况有异了,而且一下子就变得比谁都着急。

    于是,他们报案了。

    禅哥既是鬼骁的同事,又是最后几个和他有过接触的人之一,他俩的私交也算不错。

    因此,梦惊禅主动来到公安局,想要协助调查。

    可惜,事情的进展远没有想象中来得顺利……

    并不是说……你去公安局里报了个案,就会有一整队警力立刻扑到你的案子上取证侦查、在几个小时内火破案的。

    只有涉及到严重暴力行为的抢劫、杀人案件才会有这待遇。

    而一般的侵财类案件(尤其是金额不算太大的),还有这种失踪案(非儿童、男性、失踪一天都不到的),那就两说了。

    知道每年……不……每天有多少小型的侵财类案件生吗?有些受害者甚至都没去报案。因为他们也知道即使去报了案,东西十有八九也找不回来了。

    而每年的失踪人口呢……这么说吧……我国每年走丢的大活人,可能和弄丢的手机一样多。

    简而言之……这类案件,报案时基本就是做个笔录登记一下。然后……等。

    等多久,这就没准儿了……

    当然,侦查工作还是会正常展开的,就是人手不多,效率也不算高。什么?你想让他们为了你这事儿成立个专案组。派两队人轮流给你看录像、走外勤、分析案情?可以啊……你认识局长大概就可以了,实在不济所长也可以……

    前文提到过,马骏骁的双亲都是工薪阶层,说得再通俗点平头老百姓。没有什么话语权,更没有什么特权。而他本人也不不算什么大人物,你非要说他是公众人物的话……“明星玩家”这种头衔,在公安部门眼里顶了天了和二三线演员属于一个档次。

    综上所述,调查的进度相当让人捉急,报个案还排了二十分钟的队;排完队负责接待的警员只有一人,等鬼骁的双亲和禅哥先后把情况交代完。差不多都快三点半了,警方这才准备去调取秩序办公楼附近的街面监控。

    眼见如此,禅哥也没办法了,咱也走走关系呗……于是,他又联系了公司高层,上头也没二话,不就是走关系么?放心,关系……咱有。出来混,上到巨商富贾、下到地痞流氓,能混到业界顶尖的。必然得有人脉……也就是所谓的“关系”。鬼骁对比赛的意义不言自明,这已直接涉及到了工作室的利益,就算把他视为一种“资产”,动用关系也是值得的。

    结果。梦惊禅打完电话十分钟不到,专案组……走起。

    这年头,只要你上头有人,什么事都好办。人手不足是吧?让在家休息的警员来加班啊,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是为什么?为人民服务啊。

    四点过后,调查过程飞进展。局里派了七八个人坐那儿看监控,失踪前路线迅被查出;外勤又散出去五辆警车,沿鬼骁的下班路线一路侦讯目击证人。

    双管齐下,警方很快就圈定了失踪的大致时间,并锁定了一辆白色面包车和三名嫌疑人,基本已可确认是一起绑架事件。

    然而……就在禅哥稍稍松了口气,想躲进厕所隔间里拉泡屎、抽根烟时……一件让他不寒而栗的事生了。

    这个事儿,说来也真是巧上加巧……

    禅哥是一个喜欢蹲着办事的人,而他去的那个厕所内装的都是坐便,于是这家伙就很没有公德心地蹲到了马桶边缘上。

    他前脚刚蹲稳当、准备点烟,后脚就听到隔间外有声音,好像是有人走进了厕所。

    这人走进来时,就已经拿着手机在进行通话了,他压低了嗓门儿说道:“怎么现在打来?我正在局里呢……说话不方便……”他一边说,一边走进来,然后想都不想就把厕所的门从里面给锁上了。

    锁好门后,他又侧身走了几步,逐一从底部窥视了各个隔间里有没有人在……

    可能是做贼心虚的缘故,这个人本能地用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护在嘴旁边遮挡声音,这就导致他腾不出手去转隔间的门把手……不转把手,就开不了隔间的门……开不了隔间的门,所以他才会从底下看……

    而禅哥……是蹲在马桶上的,从外面看不到他的脚。

    阴差阳错之下,梦惊禅就这么顺利地开始窃听了……

    “好了……附近没人了,你说吧……”那个男人检查完以后,就站到了洗手池旁,将说话声略微提高了几分。

    梦惊禅听了这家伙最初那两句话,还以为这男人是接到了小三的电话。

    但是……听了三十秒后,禅哥就惊了。

    站在隔间外的男人姓郑,是这个分局的副局长,而给他打电话的不明人物……正在电话里授意他去拖延调查。

    而从郑副局长的语气来判断。他不是收过人家贿赂就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总之他应该是准备照办了。

    反正拖延调查这个事情,实施起来的难度并不大,实施之后的风险……也不大。因为这种行为在事后是很难界定的……你说什么叫拖延?拖延也可以说是谨慎,过分谨慎导致延误了时间。能叫拖延吗?就算最后真导致了什么不好的后果,你又有什么证据说这种“拖延”是故意的呢?

    大约两分钟后,郑副局长的电话打完了。

    而隔间里的禅哥呢……半脱着裤子、两脚踩在马桶边缘上、半蹲、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打火机……保持这种姿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别说是烟瘾了,屎瘾都给他憋回去了……

    郑副局长挂断电话后,顺便在洗手台前洗了下手。照了照镜子,然后他转过身……

    “嗯……”可能是出于多年从事刑侦工作的经验,也可能是多疑的本性,他忽然想到要去把隔间的门全都打开、再确认一遍……

    咔哒

    很快,他就打开了禅哥隔壁那个隔间的门,朝里面扫了一眼。

    没人……

    接着,他的脚步声,就来到了禅哥面前的隔间门板前……

    那一瞬,梦惊禅的心都吊到嗓子眼儿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是……假装自己是个聋哑人、暂时忽悠过去再说……

    乓乓乓

    就在郑副局长准备打开这第二间门的当口。厕所的大门却是被人敲响了。

    “喂!谁在里面!开门啊!”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把厕所门关了啊?快开门啊!”

    听他的口气,看来是很急……

    郑副局长闻声,撇了撇嘴,快步走向了那边,打开了厕所的门。

    “让开让开……”进来的那人不是警察,也不认识眼前的副局长。这位大哥毫不客气地推开了郑副,奔着第一个隔间就去了,他关起隔间的门时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公共厕所还锁门!操你大爷的!”

    接着。隔间里就响起了天雷地火般的响动,并弥漫出一股让人生不如死的气味。

    “啊”数秒后,那位仁兄舒爽地呼了一声。

    他的**未尽,郑副局长已经掩着鼻子远远逃离了这间厕所……

    而梦惊禅。也在这位“三急哥”的帮助下……惊险地逃过了一劫。

    …………

    时间回到现在,警局等候大厅。

    自封不觉他们到来,已过了近四十分钟。期间,梦惊禅先是跟他们讲述了他此前的经历和所知的情况,随后又带觉哥和小叹去跟鬼骁的双亲打了声招呼,介绍说他们俩是“小骁的朋友”。

    接着。封不觉便独自去打了几个电话……

    至下午六点二十分,一辆黑色的辉腾车又停在了警局门口,从副驾驶席上走下来一个人。

    这个男人着一身黑色西装,相貌端正,神情严肃。

    当他走过小叹那辆银色保时捷旁边时,侧目看了一眼,随即才继续前行。

    不多时,他就走入了等候大厅,视线一扫,就和觉哥他们对上了眼。

    “哟,包大人,来啦。”封不觉笑着上前,跟这位九科的秘密探员打了声招呼。

    “我说……”包青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就回道,“门口的保时捷是小叹的吧?”

    “是啊。”一旁的小叹即刻回道。

    “你停在那个地方,要被贴罚单的你知道吧?”原来包青纠结的是这个事儿。

    “呃……是觉哥特意让我停那儿的……”小叹回道。

    “放心吧,老包。”封不觉笑道,“越是壕的车,往执法机构门前一停,越是没人敢贴条。”

    “虽然你和执法部门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但你站在人家的办公楼里这样黑人家真的好吗……”包青虚着眼吐槽道。

    “呵呵……那咱有空就去做个社会实验,看看谁会去贴好了。”封不觉耸肩道,“我告诉你……谁敢贴,谁是社会栋梁。”

    “行行行……”包青不跟他扯淡,摆手道,“先办正事儿吧。”

    长话短说,几人简短地聊了几句后,封不觉就介绍包青和禅哥认识了一下,接着,包青向一位警员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五分钟后,他们四个就坐在局长办公室里了……

    进屋后,包青只是和那位局长打了声招呼、并再度出示了一下证件,然后……递上了一部手机。

    局长接过手机后,就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事情展到这会儿,梦惊禅基本已经陷入了脑筋短路的状态,他看封不觉他们的眼神再也淡定不起来了。

    “这位……包兄。”禅哥好奇地问道,“不知您在哪儿高就啊?”

    “公务员。”包青只回答了三个字。

    “呃……”对于这个说了相当于没说的答案,禅哥自然还想追问,“具体是指……”

    “公务员。”包青面带微笑,看向了梦惊禅,并加重语气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

    以禅哥的聪明,听到这儿,也就明白……不用再问了。

    “说起来……电话那头是谁啊?”封不觉这时也转头看向包青问道。

    “电话那头,是一个有权决定很多事情的人。”包青回道,“而那个有权决定很多事情的人,在十分钟前刚刚和一位‘你我的熟人’聊过天。”

    “哦……”封不觉道,“所以他现在就来和这位局长聊了……”

    “看来他们已经聊完了。”包青接这话时,局长正好从隔壁房间推门回来了。

    “长官。”局长一脸严肃地走到包青面前,“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包青还没回话,在旁翘着二郎腿、瘫坐在沙上的封不觉就抢道:“把目前为止的所有调查资料统统打包传到这边的电脑上来,顺便让姓郑的去审讯室里待命……”他快说完,还补了一句,“哦,对了,别忘了要在第一时间没收他的手机。”

    “喂喂……太嚣张了吧……”见此情景,梦惊禅面露惊愕地看向了觉哥,心中吐槽道。

    但那位局长却没有太大反应,听完后只是默不作声地又看了看包青。

    “唉……”包大人叹了口气,对局长先生道,“就按照他说的办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