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65章 雾上之策
    枪响前十秒,红樱的队员们刚好通过团队栏得知了队长絮怀殇的阵亡消息。{中文.

    她们的心中虽有动摇,但这并没有影响她们的挥。

    相反……这更加坚定了她们击杀封不觉、借此扳回一城的决心……

    而在枪响之后……或者说,子弹命中封不觉的那一刻,红樱的三人就立刻做出了后续的反应。

    铁海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重新填弹、继续射击。

    面对觉哥这样的对手,就是鞭尸也不为过;毕竟他是封不觉……在其化为白光消失以前,什么事都有可能生。

    风信子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留在铁海棠身边,担任观察手的工作。

    考虑到这樱树园的地形颇为复杂,而且敌方队中还有一个不知所踪的刺客……给枪手配个掩护者也是顺理成章的。

    至于血蔷薇的任务……就稍有些危险了。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她决定亲自上前去给封不觉“补刀”。

    由于召唤巨鹰和化石翼龙的技能都还在冷却阶段,此刻,血蔷薇召唤出了另一种比较适合地形的生物剑齿虎,骑在虎背上疾驰而去。

    毫无疑问,她们的偷袭、追袭……都可说是效率极高、不留余地的。

    无论怎么看,封不觉都已陷九死一生之境。

    然,胜负……却往往会在这种极限的边缘逆转。

    蹴蹴蹴蹴……

    突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自铁海棠和风信子的侧方传来。

    闻声,铁海棠不由得微微一滞,但是她并没有回头去看那边,而是接着装弹和瞄准;因为她很信任自己的队友,所以她确信……真要有什么情况,风信子一定会自行处理、或者对她下达指示的。

    而风信子……自然是循声去看了。

    她转过头去,竟是看到了一条杜宾犬正快跑着朝自己这边扑来。

    同一瞬,一种不祥的、异样的感觉突兀地在其心中萌。

    “这狗……是枉叹之的召唤物吧……”作为职业玩家,赛前的情报准备工作是不会落下的。风信子迅便意识到了那条狗的出处,但……像画个叉叉诅咒你这种技能,红樱的分析团队可看不出来,所以……对于那份“心中的异样”。风信子将其归结为了自己的直觉。

    “这是想干什么……”风信子脑中思绪连闪,“枉叹之的这个召唤技能应该只能弄出一些普通的犬科动物来充当炮灰罢了,根本构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想归想,她还是拿出了一把冲锋枪,对准了那条正在快奔来的杜宾犬。“但我为什么会感到不安呢……莫非是……”

    念及此处,风信子扣动了扳机,枪口中倾泻而出的普通弹药便将那条狗给扫倒在地。

    下一秒,风信子猛然转头,开启了一个侦查技能猫头鹰的凝视,用一种独特的“视线波”朝周围扫视了三百六十度(铁海棠这时保持着单膝跪地的瞄准姿势,不会阻挡队友的视线)。

    可是,她什么都没现……

    “躲在某棵树的后面吗?还是……”正当风信子抬头看天之时,异变陡生!

    虽然两秒前被冲锋枪击毙的那个召唤物化为了白光,但它倒地的地方却忽地响起了一声爆响。

    接着。便有一团浓厚的白色雾尘爆开,顺着风……朝红樱的二人飘笼了过来。

    “糟了!”风信子的反应不慢,她很快就明白了对方耍的诡计,“他让狗叼着烟雾弹,从上风处跑过来……召唤生物一死,嘴里的弦就会动,然后烟雾弹就会爆开……”

    不过,在那烟雾尚未飘至以前,铁海棠的第二枪,也已出……

    她们所在的地方。与封不觉的距离大约是五十米,再远……就无法在树木中找到攻击的缝隙,再近……就有可能被对方现。

    和第一枪相比,这第二枪的把握应该更大了。因为此刻的封不觉是中枪后orz的状态。

    按理说,他一个被特种腐蚀弹打中躯干的人,没有当场毙命已经属于难得了,以这种身体状况还想避开第二枪,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是,封不觉却是做到了……他用一个海狮顶球般的动作、原地扑腾了一下……这小小一“扑腾”。愣是让第二子弹从其腹前擦过,没有命中……

    …………

    同一时刻,秩序一队会议室中。

    “喂喂……这都行啊?”醉卧怅然望着直播屏幕吐槽道。

    “两枪之间的间隔不到六秒,他是怎么办到的……”悟死参玄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即使是我,靠着‘天听’在这种距离上做出反应、并成功躲开子弹的几率也不到六成,而且……疯不觉刚才还中枪了呢。”生鱼片绷着脸念道。

    “呵呵……”梦惊禅的态度和他们不太一样,他抽着烟,喝着酒,笑着看向了会议桌的另一端,“这种看不懂的情况,直接问鬼骁不就得了。”

    此时,吞天鬼骁也是一改剧本中的狂傲姿态,一脸认真地望着屏幕。

    听到禅哥的话后,鬼骁略一思索,便开口应道:“他能躲开那一枪,主要原因有三。”他伸出三根手指,接道,“其一,铁海棠听到召唤物的脚步声后,手上的动作稍稍迟疑了零点八秒左右,虽然这个时间不长……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确是对射击的结果产生了影响。”他放下一根手指,又道,“其二,封不觉在中了第一枪后,本来已经是濒死状态了,但他在中枪后的1.4-1.6秒间便用某种方法使自己的伤势消失了,就仿佛他的身体‘回档’到了数秒之前的状态。”

    说到这里,醉生梦死四人的神情都生了微妙的改变,不过他们并没有打断鬼骁,而是等他继续说下去。

    “其三……”鬼骁又放下了一根手指,竖着最后一指言道,“在中了第一枪后,封不觉必然已根据身体的感觉得知了子弹的射入角度、度、威力。还有弹药的类型、射击者所用的枪械、所处位置、距离等等信息;有了这些数据作‘零时差演算’的基础,再加上他的身体已经复原了……想做出那种规避动作来也不难。”

    听完这段,鬼骁的三名队友都显露出了凝重之色。

    只有梦惊禅保持着一贯的表情,并叹了口气道:“唉……有些事。果然还是不去深究比较好啊……”

    …………

    视线回到比赛中……

    “嗯……好险……”封不觉扑腾完了,便顺势旋身而起。

    躲过了子弹,并不代表他就脱险了。

    事实上,危险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骑着剑齿虎的血蔷薇此时已经冲到了觉哥的身旁,欲杀他一个立足未稳。

    说时迟。那时快,但闻一声虎啸,剑齿虎血口一张,便呼出一道黄色气浪。

    这波范围攻击来得快、宽、猛……封不觉又恰是半空横身之姿,避无可避,只得蜷身硬扛。

    如此一来,他那刚被re日te改写回来的生存值又被损去了几成。

    而且,封不觉还因气浪的推送不由自主地朝后飞出,仍陷于一种横体浮空的不利姿态……

    “嗯……那边的两个已经转移了……”虽是身陷险境,但觉哥的内心还是冷静、理智地思考着。他的五感也在不断收集着周遭的信息,“……刚才好像有看到狗和烟雾……那想必是小叹玩了什么花招,让她们不得不做出应对。”他又将注意力移到了一旁的曹钦身上,“至于曹公公……这老太监还真是个绅士啊……”

    的确,曹钦在看到觉哥胸前的伤口时,便已停止了行动。

    从他此前形容袁圻的话也不难看出……至少在“论武”这方面,曹钦是很不喜欢以多欺少的。

    所以,这会儿他决定静观其变,先看看情况再作计较。

    “总之……短时间内,我应该只需要对付血蔷薇一人即可。”封不觉环顾左右之后。终于将注意力放到了正在逼杀自己的对手身上。顺带一提……他那番左思右想,其实总共也就花了零点三秒左右。

    “血蔷薇是吧?我看过你在论坛的帖子。”分析完了状况后,封不觉的作战便开始了。

    大家都知道……觉哥打架,和对手扯皮什么的是免不了的。因为语言也是他的武器之一。

    “哦?”血蔷薇一边甩手朝觉哥掷出五颗电网手雷,一边反问道,“那又如何?”

    “呵……你很有想法……”封不觉笑道,“跟嗯嗯我哦哦学诶诶做哦哦菜哎哎吧啊啊啊……”

    他在说前半句话的时候,瞬开了灵识聚身术-改,随后就横着身子在半空猛踏了一脚月步。横冲了出去……

    于是,到他说后半句话时,他便撞上了一枚绽开的电网手雷,并且被一个蛛网型的电网罩在身上连续电了几秒。

    “明明遭到了那种程度的电击居然还拼了命把垃圾话说完吗……”血蔷薇见此情景,不禁心生几分敬佩。

    当然了,她也不至于单纯因觉哥说垃圾话的毅力而产生敬佩之情。

    封不觉真正让对方感到佩服的地方是……当他面对电网手雷的包围时,仅在一瞬之间就洞悉了形势,并果断地实施了最正确的对策弃卒保车。

    刚才……封不觉在失去体势的状态下被五枚张开的电网手雷包围,这种情况下,若是犹豫不决、患得患失……必然是五张电网全中的结局。

    但觉哥……却是毫不犹豫地做了一次直线冲刺,以披上一张电网为代价……让身体在几乎没有做出大幅动作的前提下以最快的度冲出了包围网。

    “这下是不喝不行了啊……”两秒后,封不觉总算是在距离对手十米左右的距离上立稳了身形、摘掉了身上那层电力已尽的电网,并给自己灌下了一瓶大瓶装的生存值补充剂。

    突突突突

    他嘴还没擦干净呢,血蔷薇已掏出了一把完美级(成长型装备)的枪械武器对着他一通扫射,打得他连滚带窜。

    “不好办啊……”封不觉边逃边在心里念道,“疯魔扑克的‘疯杀’果然是用早了啊……数据显示这家伙有‘那个召唤物’当底牌,我要是贸然攻过去八成得捐一条命……”他又抽空瞥了眼曹钦,“唉……曹公公要是脸皮厚一点,跟她一起围攻我,那我反倒可以借用‘狂乱’来翻盘了,可惜这家伙是真不想动手的样子……”

    思索一番后,封不觉下定决心:“没办法了……还是叫那家伙出来帮忙吧。”

    …………

    话分两头,先不说觉哥把血尸神叫出来的事儿。

    且说樱树园另一边……

    一分钟前,铁海棠开完第二枪后,风信子就示意她该起来转移了。

    那条“烟雾狗”的出现……表明王叹之就在附近,他很可能就躲在某棵树的树干后或树冠里。

    海棠和风信虽是以二对一,但让她们两个格斗专精只有c的人在烟雾中迎击一个刺客……这就有点作死的意味了。

    因此,两人在离开最初的射击地点后,便绕过烟雾,朝着上风处(既然狗是从上风处来的,召唤者多半也在那里)快行去。

    但……就在海棠和风信奔跑的过程中,突然!

    一声枪响,自二人正前方数十米外传来。

    以射击和器械为主要专精的铁海棠立刻就听出……那不是现代化枪械的枪声,而是燧枪的声音。

    “奇怪了……”三秒后,海棠神情一变,转头对队友道,“这一枪……好像是朝着天上开的……”

    “对,就是朝天上开的。”

    风信子还没接话,另一个声音便回应了海棠。

    那一瞬,黎若雨的身形骤然出现在了她们前方十米远的地方。

    “你怎么……怎么会……”风信子骇然惊道。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另一个声音接过了她的话头,从树影间行来,而那个接话的人……正是花间,“呵……反正你们看录像时也能知道,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

    她们说话间,小叹也从枪声响起的方向出现了,而他的手上……正拿着一把还在冒烟的、黑色的燧枪。(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