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64章 十二绝学(下)
    “可以……”曹钦一边说着,一边又是箭步欺近,“不过说之前……你先接上几拳如何?”

    封不觉闻言,还真就不再闪避,而是祭出了南斗飞龙拳来应招。

    那一瞬,两人齐声轻喝,同出拳招;汹涌斗气,于焉爆。

    这一轮对攻,乃是封不觉与曹钦次近身肢接。

    但见,两人拳锋相击,绽开漫天拳影。

    他们的四只手在空中爆出机关枪对冲般的急爆响,这俨然已不是人类该有的打斗度。

    “其实还行啊……这不是和南斗飞龙拳差不多吗……”对拳的过程中,封不觉已在心中评估了一下对方那拳招的威力。

    没错,在最初的几秒,情况的确是这样的……

    然,数息过后,封不觉技能之力已尽,但曹钦的拳头仍是雄势不减。

    到这时,觉哥便意识到那绝学绝在哪里了……

    “好……算你狠!”这已是觉哥第二次用这三个字评论曹公公了,足可见这老太监的修为确实令人钦佩。

    话音落,身形动。

    眼瞅着对面的拳芒沉沉压了过来,封不觉在南斗飞龙拳余势未尽之时腾身一闪,脚下一踏便闪出了数丈。

    “这套横竖拳……”曹钦见对方退去,也没有追进的意思,只是用他一贯的淡然口吻开始了说明,“……乃是西域禅宗的根基武学,他们那边的禅宗弟子拜入师门后所学的第一套武学便是这种拳法。”

    “嚯~”封不觉一挑眉毛,“那他们这个门派相当强啊,门内想必是高手如屎吧?”

    “呃……”纵是曹钦心性过人,听到这种词儿也忍不住要跟一句,“应该说‘高手如云’才对吧……”

    “天上的云有地上的屎多么?”封不觉几乎不假思索地顶了一句回去。

    曹钦的脸色僵住,嘴角微微抽了两下,然后沉默了两秒,决定不再就这个问题和封寮主讨论下去:“总之……横竖拳是一门很容易就能学到的功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凭借它独步武林。”

    “我知道……”封不觉其实从一开始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只是故意吐槽而已,“想必……这种武功易学难精。越到后面就越难练,以至于大部分人远未练到公公您这种层次……就早已归西了。”

    “呵……封寮主果然是才思敏捷。”曹钦笑道,“没错,横竖拳这门功夫的心法很粗浅,纵是资质愚钝、毫无武学基础之人……亦可学会。但修炼这门武功,却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无论修炼者的资质高低……想要精进。就只能靠一个‘勤’字。可偏偏这武功的进境还十分缓慢,也不像其他绝世神功那样以‘层’来分境界……横竖拳从头到尾只有一重境界,练得越久,拳就越快、越猛,永无止境。”

    “但人的寿命是有限的,而且……人心浮躁……”封不觉接道,“比起苦练个三四十年才能挥出威力的绝世武功,他们更愿意把时间花在一些练个五到十年就能让他们成为二流高手的功夫。”他耸肩笑了笑,“呵……也难怪这是门禅宗的武学了……”

    “唉……”曹钦叹息着接道。“封寮主所言极是啊……如今就是在禅宗里,也没几个人能耐住性子练这个了。”他摇了摇头,“很多好功夫啊……都是这样没落和失传的。”

    说罢。曹钦脚下轻点,身影忽逝。

    “居然能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电光火石间。封不觉心中疑道,“什么名堂?”

    一念未定,掌风已至。

    封不觉感应到气流的波动,猛然回头,倏见曹钦已挟掌袭近。

    “想阴我?”觉哥瞪着曹钦,用反问的语气喝出了这一声。他那神态仿佛在说……从来就只有我阴别人,绝没有别人来阴我这种故事。

    面对疾冲而至的敌人,封不觉用更快的手掏出了菜刀,挥刀而迎。

    乒!

    下一秒。两人之间响起一声金鸣。

    身影相错后,一个黑黝黝的东西飞上了天空。并呈抛物线状落到了远处。

    “你一定觉得,我用徒手是拼不过你的兵刃的……”冲袭到觉哥后方的曹钦,背对着封不觉、闭着眼睛、自信言道,“但我这‘搬山铁手’,却是一门可以破尽天下兵刃的徒手功夫;铁手功大成者,功时双手硬如玄铁,沉如泰山……别说是一把菜刀了,就算你拿着一把百斤重的大铁锤,一样会被震得脱手而飞。”

    “呵呵……”另一边,封不觉也是背对对手,阴恻恻地一笑,“你说的……”他缓缓举起了仍在自己右手上的菜刀,“……是这把菜刀吗?”

    “什么!”曹钦惊了,打到现在,他第一次惊了。

    愣了两秒后,他低头一看……才现自己的右手已经不见了。

    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飞出去的黑影,并不是对方的武器,而是自己的手……

    “怎么可能!”曹钦赶紧用左手点了自己右肩的两个穴道,止住了血流,并转身惊道。

    这出乎意料的结果,无疑让他刚才那“自信闭眼”的举动显得十分羞耻……

    “公公,你该不会以为……我封不觉~用的兵器,只是把普通的菜刀吧?”封不觉扬了扬必须破防之刃,笑道,“呵……我不妨告诉你好了。越是坚硬的东西,在我这把刀面前就越是脆弱。”

    曹钦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两下,接着,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嗯……是我大意了。”

    说话间,他暗催真元,运起了另一门绝学。

    “不过……这也是个好机会。”曹钦举起了他那血淋淋的右腕,“正好可以让你看一门‘生残补缺’的奇功……”他的话说到一半时,便有许多如同活物般的肉芽从其手腕处长了出来,那些肉芽上还不断分泌出一种红色胶质物,这些东西以极快的度增衍成形,演变成了骨髓、血管、肌肉……最终是皮肤……

    不多时,曹钦的手已重新“长”了出来,那新生的右手肤色如婴儿般白嫩。和手腕以下的部分明显不同。

    “公公……”看到这一幕的封不觉,第一反应不是问他这门武功的名称是啥。而是问道,“既然你展现了这样一门武功,那我就不得不问了……你真的还是个公公吗?”

    听到这话,曹钦笑了:“封寮主所关注的重点还真是颇为奇特呢……”他神色微变,“不过……告诉你也无妨……”他顿了顿,“我呢……自幼便已净身,而练成这‘罗摩心法’。则是六十岁之后的事了。生残补缺也是有时限的,隔了多年、身体已经适应了变化,纵是神功也无能为力了。”

    “好吧……公公您要节哀啊……”封不觉竟是同情地看了对方一眼。

    “没什么可哀的,这都是命。”曹钦却是一脸无所谓地回道,“我若真有那个心,寻个菜户(明之宫人无子者,各择内监为侣,谓之对食,亦谓之菜户)便是了。这些年来主动找上我的女子也不在少数……但男女之情,于我看来实在是太肤浅。莫说是骨肉亲情,便是金兰之谊。亦比那来得长久和牢固。”

    “嗯……‘基情’吗……原来你好这口……”封不觉斜视着曹钦接道。

    “行了,扯远了。”曹钦没听懂觉哥说了什么。只是接道,“咱们还是来聊武学吧……”

    话刚说完,他又动了。

    天绝步踏起,身形忽隐、忽现……

    那轻功快至极峰、妙到巅毫。

    眨眼间,曹钦又一次杀到了觉哥身畔。

    “刚才的搬山铁手,乃是前朝的一名盗墓贼所创。此人生平有三门绝学,分别是‘搬山铁手’、‘缩骨功’和“龟息法”,凭这三样技艺,他入墓盗宝便如探囊取物。”曹钦说这话时。已是真元再运,霎时。忽有七八颗紫色的光珠在其周身赫然浮现,环旋盘身。

    “而那罗摩心法,据传是罗摩渡江后于九华山面壁十九年后所创,功成者内息精妙无双,可再生造化。”曹公公打归打、讲归讲……出手风雷、毫不留情,说话的语气则是四平八稳、游刃有余。

    而封不觉这边,倒是显得有点狼狈了,他只能一味地躲闪和招架。不过……对方所说的内容,他可是一字不差地记住了,而且还在即时进行着思考和分析。

    “至于我现在所使的紫耀神功……是十五年前由我自己创的。”曹钦操控着光珠、配合自己的拳法形成密集的包围攻势,在攻击中不断压缩着封不觉的活动空间,渐渐将后者逼入了绝境,“目前我所练就的‘紫耀出窍’之境,如你所见……可以让真气化实、凝于半空,随心所欲地协助我去攻击或防守。”

    封不觉听到这里,迅从行囊里取出了一把水枪,也就是恒星冷却炮(才怪)……随即就对着近在咫尺的曹公公射击了。

    曹钦在见识过“弹弓”、领教过“菜刀”之后,对封不觉拿出来的古怪玩意儿可是丝毫不敢托大……

    那玩具水枪一出,曹公公就赶紧操控着紫色光珠加强压制,自己则是大袖一摆,运上“玄武劲”(曹钦可以在移动中使用这招,不过释放时会影响自己的度),以防万一。

    逼u逼u逼u

    结果……那枪口喷出的只是水而已,这让曹钦感到颇为莫名。

    “怎么?”他甩了甩衣袖,一边追击一边问道,“封寮主难道要用毒水之类的手段么?”

    “是又如何呢?”封不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用问题去回答问题,以此试探更多的情报。

    “若真是如此,那我倒是不必再挡了。”曹钦说罢,顺势就停止了防守,“多年前我曾得先皇赏赐一只千年雪蛤,借此练成了‘毒典’中最强的武学‘毒茧躯’。如今的我……非但百毒不侵,且可以纳毒回元;你手上的暗器里喷的若真是毒水,那就直接朝我身上来吧。”

    “这样啊……”封不觉装模作样地念道,“呼……还好我用的不是毒呢……”

    “哦?”曹钦疑道,“那是什么?”

    “只是一种可以让你‘变慢一点’的东西。”封不觉回道。

    “嗯……”曹钦顿时沉吟了一声,因为这一刻,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变慢了,“呵……封寮主,你的手段……当真每一回都能让我大开眼界。”

    “过奖了。”觉哥借助物品效果暂时与对方拉开了几分距离,又一次化解了濒败的危机,“和曹公公的能耐相比,我那些奇技淫巧又算得了什么呢?”他用左手持水枪攻击,右手的菜刀则用来防守那些紫色光球,“说起来……我要是没算错的话,目前公公你已经向我展示了命辰玄功、无息功、女人心、横竖拳、四象神功、天绝步、搬山铁手、罗摩心法、紫耀神功、和毒茧躯这十门绝世武学了吧?”

    “记性不错。”曹钦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应。

    “那还有两门是……”封不觉接道。

    “剩下的两门……”曹钦神情微变,“皆是‘不传之功’了。”

    “哦?”封不觉饶有兴致地问道,“那是……”

    一声枪鸣,打断了觉哥的话语。

    将注意力集中在战斗和思考上的封不觉,并没能注意到已有三名敌人来到了他的侧后方……

    所以,他中枪了。

    那是狙击枪的子弹,而且是特种弹药。即使封不觉的防御力很高,还有13/2o的刻薄战甲的特效帮忙,这一枪……也让他非常、非常得伤。

    不幸中的万幸是,由于铁海棠的射击专精没练满,所以这一枪并没有打中头部……假如是爆头的话,那什么都不用说了,总归是个死。

    当然了,“死”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早在剧本开始后不久,即进入葬心谷之前,花间就已经对封不觉释放了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的特效“不朽之力”,也就是说……觉哥其实还有一条命。

    “背后中枪……肺部受损……腐蚀性特种弹……子弹未贯穿离体……内出血……内脏持续破坏……伤势急恶化……生存值15%……13%……1o%……”在那半秒不到的时间里,一段段信息从封不觉脑海中飞闪过,“无法呼吸……失血过快……四秒内死亡……生存值补充剂……两秒内饮用……继续失血……无治愈伤口手段……曹钦动向无法判断……枪手后续攻击……”

    现象、推理、结论、策略……封不觉的头脑在短时间内处理的信息量甚至已越了衍生者的战术制御分析程序。

    “选择一,放弃挣扎,利用复活之后敌队成员和曹钦的惊讶抢占先机……”很快,他就得出了两套方案,“选择二……re日te!”(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