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61章 刀剑决(中)
    血,随风飘落。

    若雨的伤口不深,伤在左手。

    絮怀殇的伤口也不深,伤在左肋。

    方才那短兵相接的一瞬,前者的两套剑招掩出两股迥然不同的剑气激流,后者则是以双刀使出一记长柄武器式的旋天圆斩。

    前者形随意,后者借意化形,双方对兵器的使用以及对武技的理解都已臻极境,难分伯仲。

    然,招式和兵器形状的差异,还是对这轮交锋的结果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这世上没有毫无破绽的防守架势,也没有攻无不克的攻击模式,更没有实力完全一样的两个人。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只要战斗的双方是人,就一定能在细微处分出胜负。

    如果非要说适才那一招是谁占了便宜,那应该是……絮怀殇。

    虽然她是躯干受伤,但这点疼痛并不算什么,伤口的深度也不至于影响到肌肉的反应。

    而若雨的伤……就比较麻烦了,左腕上传来的刺痛,会直接对她挥动武器产生影响,而且……伤口会随着她不断使出高的剑式而豁开。

    “看来你的运气不好。”拼招后的对峙中,絮怀殇望着若雨的手,如是说道。

    “不,这不是运气的问题。”若雨平静地回道,“是我的剑法还不够火候。”

    “无论如何……我可不会因此手下留情的。”絮怀殇又道。

    “我知道。”若雨应道,“那样最好……”

    沉默,再次降临,一种山雨欲来气氛,在两人之间隐隐升腾……

    …………

    同一时刻,在那两位女侠的刀剑杀阵之外,各路人马也是密切关注着战局的变化,随时准备见机行事。

    “这……我们要帮忙吗?”铁海棠的射击专精还不错,此刻她应该是插得上手的,不过她还是先问了一下血蔷薇的意见。

    “你有把握在她们缠斗时命中目标吗?”血蔷薇没有直接给出答复。而是反过来问了个问题。

    “呵……”铁海棠苦笑一声,“那怎么可能呢,她们快对攻时,我连残影都看不到……”她用眼神朝若雨那边示意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像现在这样,当对方处于静止状态时,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插手?”

    “其实那并没有什么区别。”血蔷薇沉声接道,“不信……你现在对她开一枪试试。”

    她的话稍稍有点故弄玄虚的味道,但铁海棠属于行动快于思考的类型。所以她决定试了再说。

    枪响,一步枪的子弹猛然出膛,冲向了在远处站立的若雨。

    那一秒,若雨的视线依然停留在絮怀殇的身上,她的身形好似也纹丝未动。

    然,子弹却没有命中她,而是与其擦身而过。

    “诶?”见此情景,铁海棠愣了一下,“我打偏了?不可能啊……”

    这的确不可能,在这个距离上。打一个不动的目标,她是不会失手的。

    “不是你打偏了,是她避开了……”血蔷薇接道,“只不过……正如你所说,她快到咱们连残影都看不到,故而在视觉上对我们造成了一种‘她根本没动’的错觉。”

    “喂……这也太夸张了吧。”铁海棠用将信将疑的语气回道。

    “事实上……这才正常。”血蔷薇回道,“对方的度明摆在那里……子弹的度和她们刚才的打斗节奏相比反而是慢了。除非你能在她们缠斗的过程中准确地插手、在保证不误伤自己的人的情况下做出攻击……否则,类似的射击全都是徒劳的。”

    “呵呵……那倒也未必……”此时,一旁的风信子忽地干笑两声,接道。“刚才的那一枪打响后……”说这话时,她的目光已从战局中移开,望向了别处,“那位枉叹之小哥……就突然不见了。”

    “什么?”血蔷薇和铁海棠闻言皆是一惊。

    两人急忙忙转头望去。赫然现,原本与袁圻等npc站在同一侧的两名地狱前线队员……这会儿只剩下了石上花间一人。

    “他是什么时候……”血蔷薇还想追问一句。

    “我没看见……”风信子还没等她问完就接道,“我在枪响前看了对面一眼,他还在;枪响时,我和你们一样看向了似雨;而枪响后……我再看过去时,那小子的身影便已消失了。”

    作为队伍中的医疗专精玩家。风信子始终担当着支援和辅助的角色,因此她经常会去关注一些队友们不太留意的盲点。眼下,她就及时现了一件可能会带来巨大威胁的事……

    “切……大意了。”铁海棠不快地念道,“偏偏让对方的刺客消失在了视野中……”

    “事已至此,我们也得做出相应的对策才行。”血蔷薇说着,微蹙秀眉、思绪连动;片刻后,她再度开口道,“既然我们暂时无法对队长那边的战斗做出有效支援,不妨就干点儿别的……”他微顿半秒,接道,“我有两个想法……其一,我们干脆离开此地,去追袭封不觉;其二,反过来利用枉叹之失踪这点……趁现在快绕过战圈,试着在那帮npc反应过来之前把花间给击杀掉。”

    “嗯……”略一犹豫后,风信子接道,“我觉得第二套方案比较好……我们三个在旁边引战斗,不管成功与否,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似雨分心。”

    “呵……”铁海棠笑了笑,“我怎么觉得……我们三个去追击疯不觉,才更容易让她分心呢……”她这类行动派的人……直觉还真是异常得准。

    “嗯……其实我也觉得追击比较好。”血蔷薇想了想,“就算那帮npc的实力一般,但那个袁盟主无疑是波ss级的存在,而且疯不觉临走前还特意叮嘱过他要帮忙。我们现在杀过去……固然是会给似雨制造压力,也有击杀花间的机会,但十有八九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这样一来……咱们队长一样也会分心。”

    “那就用第一套方案吧。”风信子听了这番分析后,也没什么意见,“事不宜迟,在原地待越久就越不利……别忘了对方还有个不知在何处的枉叹之呢。”

    如此商定之后,三人就戒备地转过身……快朝山庄深处行去了。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花间。竟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并轻声自语道:“嗯……果然中计了啊……”

    …………

    大约两分钟的对峙后,一声斗气爆冲的轰鸣,再次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只见……刀剑杀阵中的若雨和絮怀殇各自又将气势提升了几分。

    至此。战斗进入了一个更令人窒息的阶段……

    “月隐。”

    招式名出口的那一瞬,絮怀殇浑身绽出蓝色的冰芒,身形化水,无声地沉入了地面。

    半秒后,便有一道蓝色的光能如水波般自若雨身后泼散而出。带出了絮怀殇的身影。

    很显然……这月隐是一个瞬身走位技。在“异界剑豪们的招式”中,除了各种由冷兵器动的攻击型招式外,自然也包含了很多其他的高端武技,而这……正是其中之一。

    要论技能效果,这招可比七杀的暗影步还要优越;七杀那个技能在瞬移后是固定出现于敌人身后的,但月隐却可以根据释放者的意愿来调整距离,出现在敌人周围的任何一点上;另外,月隐的现身阶段,还附带波浪状的蓝光特效来阻碍敌人的视野。

    当然了,月隐的缺点也很明显。论技能的生效度。无疑还是暗影步更快一线,因为前者那“化水沉地”的前置特效浪费了一点点时间;而且这个特效看着非常明显,只要对手看过一次之后,就会有所防备,下次一见你全身出蓝光就知道你要干嘛了。

    不过,这种关于“预判”的假设,在这场战斗中的意义不大……

    不管有没有看过这招,若雨都是来得及对此做出应对的。

    “绯刀流.禁手.雨滚裂杀阵!”

    “风过.留痕。”

    近在咫尺的两人,杀意与斗技骤然碰撞。

    刀光颤动,似夺魂的烈舞。

    剑气疾走。若破风的悲歌。

    刀剑交锋中、斗气迸间,二人仍在随势而动,寻找变招的机会和突破的空隙。

    她们的身法皆是轻灵迅快,游走时宛如仙子凌波、飞鸿妙舞。但出手却又似风雷点火、震人心悸。

    在场的武林群豪们可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对决,个个儿看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甚至有些人感觉自己练的几十年武功都成了笑话,动了退出江湖的念头……

    “影缝!”说时迟,那时快,又一轮连斩对招后,絮怀殇抛起落花。又出奇招。

    却见那快刀飞向半空,忽地进入了一个极小的空间裂隙中,半秒后,同样的裂隙又出现在了若雨的侧后方的高处,而落花就从那个避无可避的角度上自行旋飞了过来。

    “剑.魔流……”若雨冷静如故,左手将原水神剑扬起,施出魔流剑剑式,对上那袭来的快刀;同时,其右手再动,“傲啸狂风!”

    这两招一迎,仅剩单刀在手的絮怀殇应是会被逼退几分的,但没想到……

    就在此刻,絮怀殇竟是把右手的刀也抛飞而起,并将双手疾挥向前,玉指微张:“戒烈掌,瘴气断!”

    若雨确是没有想到,惯用双刀的絮怀殇……居然会在这种时刻弃刀用掌。

    非但是弃刀用掌,而且……她竟学着若雨,分别用左手和右手施放了两个不同的技能。

    “好!”在这堪称极限的境地中,若雨却是不由自主地为对方叫了声好。她那冰冷的外表之下……一丝狂热的、好战的本性已被激了出来。

    叱嘤

    一声异鸣过后,凭借瘴气断的威力,絮怀殇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竟是牢牢抓住了轩辕剑。

    而她的另一手……已朝着若雨当胸拍去。

    恰在此时,若雨左手的伤口也终于在不断积累的压力下豁开,电流般的刺痛让她无法及时扭转剑势到身前防御。

    于是……戒烈掌的掌力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她的胸口。

    霎时间,若雨只觉头晕目眩、胸中气血全然凝滞。

    提不上气,自然也就使不上力……絮怀殇的下一招,也就顺理成章地连了上来……

    “仁王……爆阵杀!”絮怀殇认为,这应该是自己使出的最后一招了。

    正在旁边观战、以及观看直播的人们,也都认为这应该是决定胜负的一招了。

    但若雨……不这么想。

    “本想留到决赛再用的……”当若雨被絮怀殇抓取到空中时,稍稍提上一口气的她,喃喃念道,“……但用在你身上,也值了。”

    絮怀殇不知道对方要“用”的是什么,但她闻言之际,心中已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魂临的时间是有限的,而且已经不剩多少了,絮怀殇不断变招抢攻,也是为了避免战斗被拖到五分钟之后。但如今若雨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那情况可就不容乐观了……若雨可不是封不觉那种特喜欢虚张声势的类型,既然她已说了这话,那必然就是真有底牌未用。

    不过,纵是心中不安,絮怀殇的招式也已到一半……再过两秒不到,若雨就会被其摁到地上、承受这一招的全部伤害。刚才的戒烈掌已经打掉了若雨一半以上的生存值,她不可能再承受下仁王爆阵杀的伤害而不死。

    无论如何……絮怀殇都没有理由将技能停止。

    然,就在那两秒之间。

    咯咯咕咯咯

    一阵诡异的、如同骨骼摩擦滋长般的声音从若雨的头骨中了出来。

    同时,一种白色的、似石膏状的物质从若雨脸上的皮肤中渗出,迅覆盖了她的大半个头颅……并凝固成了一张面目凶厉、且附有翼状花纹的面具。

    就在这异变生之时,絮怀殇的攻击生效了。

    金光熠熠的仁王虚影乍现,在地面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在技能的反作用力下,絮怀殇后仰、空翻,离开了爆阵的中心,落花和飞絮也在这时飞回了她的手中。

    看起来……她应该是赢了。

    但,她的双眼……仍是用一种灼灼的目光,盯着前方那未散的烟尘。(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