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58章 葬心
    封不觉的度是很惊人的,放眼整个惊悚乐园,能在度上与其对等乃至越他的玩家恐怕不过十个。

    但在np之中,能达到这种度的……还真是不少。

    林颜,就是其中之一。

    暗器和轻功本就是很适合女子去修炼的武功,林颜在这两门功夫上的造诣也可想而知。

    当然了,暗器方面,她已经丢下很多年了……因为根本用不到。

    早在二十岁时,她就能将草木沙石之类的东西掷出暗器般的威力;而到了三十岁时,她只要凌空弹指,便可取人性命。

    而且,她所用的外功招式,也皆是上乘武学的路数……在这一点上,她和袁圻可是天壤之别。

    以袁盟主击杀宋无奇来举例:当时袁圻隔空断树的那一掌,其实就是很普通的推掌功夫,只不过其内力雄浑无比,故而才有那样的威力。

    但林颜杀死鲍奇时所用的招式,却是极为复杂玄奥的;那轻轻的一弹,所需的内力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其出手时的威力就如微风一般。但……仅仅过了瞬间,那股“微风”就转化为了暴虐的狂岚,造成的伤害比起袁盟主的掌风更甚。

    这……就是上乘武学的厉害之处。

    虽然袁圻的命辰玄功也是上乘武学,但他学过的“神功”也就只有这一门而已了,他身上的其他武功……尤其是外家功夫……绝大多数都是些杂七杂八的野路子和烂大街的功法。好在袁盟主的战斗经验丰富、脑子也不笨……这些年来,他已经把这些坑爹的武功融汇起来变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战斗路数,威力倒也不俗。

    而林颜就不同了……从六岁起,曹钦就亲自教导她武学理论以及各种绝世功法。因此,无论是内功、外功,心法、招式……林颜最初学到的,就全都是最高明、最完美的武学。

    就比如她现在所用的轻功“逍遥踆”,施展时不着半点痕迹、不多花一丝的力气。不但轻灵迅快,且能给对手制造“忽隐忽现”的错觉。

    面对这等快到极致,又自带闪现效果的突袭,封不觉自是避不开了……

    觉哥也是果断,他当机立断地动了早已藏在外衣口袋里的【不动如山】,欲用宝珠的效果来扛下这一击。

    然……

    林颜,竟是洞悉了宝珠的律动!

    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林颜手腕一翻,玉指一弹,朝封不觉放出了一道试探性的气劲。

    半秒后。那道气劲就撞上了山影形的防御壁。

    林颜见状,冷哼一声,其右腿立刻一点一滞,止住了身体的进势,并暂退了数丈。

    于是乎……宝珠那“五秒内抵挡一切外来攻击”的效果就这么白白消耗掉了。

    “嗯……果然厉害……”封不觉心中念道,“预敌先机,不露破绽……那么……五秒后我该怎么办呢……”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单挑中,疯魔扑克的“狂乱”特效是无用的,这招只有在受到两股力量以上的攻击时才能把伤害交错反弹出去;所以……【不动如山】就是觉哥唯一的“硬防御”手段了。

    但如今。这个手段已被消耗……接下来,封不觉若是再受到无法躲闪的攻击,那他就得用纯粹的防御力来硬顶。

    有鉴于林颜的度比他要快,“无法躲闪”的情况恐怕会频频出现。而被这种级别的np不断攻击到。后果也是不言自明……

    “好吧……看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还不到五秒,封不觉就得出了结论。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封不觉不想在决赛前就显露【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但他也不想在这里被杀。所以……在山之宝珠的力场消失之前。他便下定了决心……唤出【疯魔扑克】,动了在每个剧本(自由探索模式中的冷却时间为二十四小时)中只能使用一次的“疯杀”。

    霎时间,黑色的扑克似虫群般汹涌而出。若海潮般扑向了林颜。

    “妖法吗……”没想到,林颜在见到了觉哥这一杀手锏后,竟还是没有放弃,“……就算是妖法,我也不怕!”

    说罢,她挺胸直背,双目微闭。由丹田处饱提一口真气,同时将双掌朝身体两侧一擎。

    那一瞬,林颜外放的真气竟是出了鸣响,宛如鹤唳长空。

    一息之间,但见两道墨绿色的异芒自其掌中游出,盘旋灵动,将其身体护在了一个圆融厚实的真气护罩之中。

    叱叱叱叱叱

    黑色的疯魔扑克似暴雨般冲向了林颜,但尽数被那气罩所化,难近其身。

    “呵……很好。”就在这攻防僵持的时刻,曹钦的声音却是自战圈外响了起来。

    不知何时,他已跟到了此处,来到了解说……哦不……是来到了观战的位置上。

    “这‘玄武劲’……已有本座的七成功力,要防下这术法绰绰有余啊。”曹钦的点评让林颜心中一定。

    “曹公公……”封不觉倒是还能抽空跟他说话,“……你口中的‘玄武劲’,也是那‘十二门可称霸武林的武功’之一吧?”

    “非也~非也~”曹钦回道,“这玄武劲乃是‘四象神功’的四种心诀之一,严格来说不算一门武功,而是四分之一门武功。”

    “切……算你狠。”封不觉啐了一声,随即又道,“话说……公公你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想要助林姑娘一臂之力么?”

    “不,我谁也不帮。”曹钦淡然回道,“我会过来是因为……那边的战斗固然好看,但我还是对自己的弟子和封寮主你的胜负更有兴趣。”

    “即使你的徒弟被我杀死,你也要袖手旁观吗?”封不觉神情渐冷,侧目问道。

    “哼……”曹钦冷哼一声,“如果林颜真的死在了这里,那也只能说明……她不过如此。”

    “这可是你布置了数十年的计划……她可是一手扶起的‘武林至尊’!”封不觉又用肃然的语气提醒道。

    曹钦却是摇了摇头,沉声回道:“封寮主。你以为武林至尊是什么?和别人一对一还要帮忙的话……那干脆就别动手了。像袁圻那样叫上几百号人来壮声势……跟地痞流︶氓有何区别?”他微顿半秒,接道,“再者……今日之战,既是林颜的复仇之战,也是她成为武林至尊的最终考验……就算我想出手相助,林颜自己也不会答应。”

    “不错!”此时,被包围在黑色能量漩涡中的林颜也接道,“封不觉,你还真以为能杀得了我吗?”

    “你们……好像都没搞清楚状况啊……”两秒后,封不觉摇头念道。“曹公公,我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也没听懂吗?”

    此言一出,曹钦神情一变,他忽然意识到,封不觉刚才那两句话并不是在试探什么,而是在表达我已经可以杀死她了,你对此真的无动于衷吗?

    “不……”但,曹钦还是不信。林颜是他一手栽培的,岂会如此轻易落败,“……这不可能,你在虚张声势!”

    “我也是再三斟酌……”说话间。封不觉已从行囊中取出了【燚】,并且把刚刚进入冷却的【不动如山】,搭到了那弹弓的皮兜中,“才下定决心的……”

    “弹弓?”曹钦见状。面露狐疑,虽然他不相信对方能用这种东西杀死林颜,但他心中仍是本能地感到了不安。

    “就让我……”封不觉很快便瞄准了目标。他手上的疯魔扑克在他搭弓时已然消散,这一刻,黑芒散尽……林颜直接暴露在了燚的准星前,“……送你走完这最后一程吧。”

    …………

    秋。

    残秋。

    四十年多前,一个同样的残秋。

    夜。

    长夜。

    苍灵论剑后五年,一个凄冷的长夜。

    那夜,秋风如剪,云层厚重。

    一伙持着刀剑的人影,趁夜闯入了一间民宅中。

    那是一间破败的小屋,屋里只有一个妇人、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那个妇人,是林常的妻子。五年前,她正是带着这个头衔被赶出了叶府……

    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当时自己怀了林常的遗腹子。

    因为她怕,她怕说出去以后……会给这孩子带来更加巨大的不幸。

    她本就是一个苦命的人,和林常一样,她的父母早亡,除了丈夫,她在这世上再无别的亲人。

    林常待她很好,即使是在被心魔控制以后,林常对妻子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

    或许……这个平凡的女人,才是林常心灵最后的港湾。

    而对她来说,丈夫就是她的全部,她只为他活着,愿为他付出所有。

    但有一天……林常离开了家,却再也没能回来。

    她痴痴地等,等到的却是丈夫的死讯和世人的仇恨。

    她本不是江湖中人,也没有娘家可回,若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早已随丈夫共赴黄泉。

    但为了孩子,她决定活下去。

    她必须活下去……

    被赶出叶府时,叶府的一些下人看她可怜,给了她一些散碎银两。

    她流落到了一个偏远的小镇,隐姓埋名,用那些银子安顿下来,靠着给人缝补、洗衣……勉强糊口度日。

    她带着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遭人冷眼、受人鄙夷……年复一年……

    但她都忍下来了。

    看着小林颜健康地长大,她觉得这些苦都不算什么。

    可惜,五年后,连这种日子也已到头了。

    终于,武林中有人探听到了“林常遗孀”的消息。

    他们以报仇为名,夜闯民宅,想逼迫这个女人交出“林常那绝世武学的秘笈”。

    但,林常根本没有留下什么秘笈……

    妇人什么都交不出来,但那些人不信……

    他们殴打她、折磨她,却毫无结果。

    这让他们更加暴怒,于是,他们抓起了那个在旁痛哭的孩子,把钢刀架在了她那稚嫩的脖子上。

    妇人声嘶力竭地求他们放过这个孩子,本已遍体鳞伤的她,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哀求。

    但她却没有引起他们半分的怜悯……

    终于,她磕破了头、倒在了血泊中,不再动弹。

    那些人也终于相信了,在这里确实找不到什么绝世武功的秘笈。

    正当他们准备将那孩子也斩草除根之际,一道人影闪了进来,只花了一秒钟……就结束了这些人的性命。

    …………

    樱树下,鲜血染红了美人的衣襟。

    “呵……”林颜笑了,当她低头看到自己胸前的血洞时,她露出了凄美的笑容。

    在她倒下的瞬间,封不觉上前揽住了她。

    他知道,她还有话要说。

    “我……爹……是……是个……怎样的……人……”她望着封不觉,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他是个英雄,是武林至尊。”封不觉回道。

    “太……太好了……”林颜的嘴角在淌血,但她的眼中流露出的却是欣慰,“娘亲……没有……骗我……”

    在说这几句话的同时,林颜的头迅变白,她那少女般的容貌也在以肉眼可见的度衰老着。

    “封……不觉……”她的声音也很快变得苍老,“其实……我……不想……当……武林……至尊……”说话也已断断续续,“我……只想……和我的爹娘……在一起……”

    她吐字越来越艰难,有些词的音已含混不清:“我小时候……有时会看到……娘亲一个人……偷偷地……偷偷地哭……我就想……如果我爹还在……就……就好……呜……”她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封不觉可以切实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

    “我恨你……”林颜流泪了,眼泪滑过了那满是皱纹的脸颊,此刻的她看上去竟比实际年龄还要衰老,“也恨那班所谓的……武林正道……是你们……害……害死我的爹娘……呜呜……可我……呜……我报不了仇……”

    封不觉望着她,听着她的哭诉,竟是无言以对。

    直到最后,他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你累了,睡吧……睡醒了,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真……真的吗?”林颜似乎已有些神志不清了,在听到这句话后,她那濒死的脸上竟是泛起了一丝期待。

    “真的,我保证。”封不觉回道。

    “那……真是……太……好……”林颜没能说完这句话,其双眼便失去了焦点。

    封不觉沉默良久,才合上了怀中这位老人的双眼。

    他将她的尸身平放在了地上,让她长眠在了这片樱花纷落的葬心之地。(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