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57章 别无选择
    娇嗔出口,掌力破空。(.)

    林颜使出的……是一种江湖中无人见过的掌法,其掌风如烟如霞,飘散笼来,使人无处可避。

    但,常人避不了的攻击,封不觉却可以避。

    他躲闪的方式也简单得很……只是顺势往后一倒,来了个自由落体……掉到了院墙的外面。

    “我去……原来放着大门不走,特意爬到墙上是有用意的吗?”

    “我还以为他跟天马行空一样,纯粹是为了在高处登场耍个帅呢……”

    “其实……也不一定吧,也许他的本意只是为了耍帅而已,这会儿只是随机应变……正好用到了地形。”

    “谁知道呢……你确定这些不在他的算计之内吗?他可是疯不觉啊……”

    “是啊……那可是疯不觉啊……”

    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们看来,觉哥显然已经有些妖魔化了;没人猜得透他在想什么,也没人说得清楚他的一举一动到底是随性而为还是早有算计……某种意义上来说,封不觉这样的玩家,简直就是那些职业分析团队的噩梦。

    “曹公公,这我可就不明白了~”数秒后,封不觉的声音又从大门外响起;这一次,他直接从门走了进来,边走边道,“当年对付林常,你可是也出力了啊……莫非……你向林姑娘隐瞒了这事儿吗?”

    “你觉得呢?”曹钦笑着反问道。

    “嗯……你好像没必要这么做啊……”封不觉若无其事地从那群正在打坐疗伤的武林高手中间走了过去,与曹钦继续交谈着。

    “说得对,没必要……”曹钦接道,“见到林颜的第一天,我就把当年苍灵镇上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包括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她父亲的为人。剩下的……就交给她自己判断。”

    “这就怪了……”封不觉这时行到了众人的前方,站在了队友们和袁圻的旁边,“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他看向林颜,问道,“为什么你不顺便找曹公公寻仇呢?”

    “义父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务。而且……他并没有对家父直接出手。”林颜回道,“动手的……是你们破剑茶寮。”说话间,她又将目光投向了袁圻、以及各帮各派的高手们,“而把我父亲、还有我全家逼上绝路的……就是这帮所谓的‘武林正道、英雄侠客’。”

    说这最后八个字时。林颜的语气明显带上了讽刺和怨毒的意味。她对封不觉的“恨”,是无比纯粹的,但她对这些人的仇恨……还带有一分强烈的鄙视。

    “哈!哈哈哈哈……”闻言后,封不觉略微沉默了半秒,随即……大笑。

    熟悉觉哥的朋友都知道。这种笑声八成是逻辑强暴即将到来的信号……

    “简直是笑话!”封不觉两手叉腰,对着林颜高声道,“按照你这个说法,我也没有对你爹直接出手啊~”他摊开双手,“你爹是被我的一位寮客用远程的暗器打死的,关我鸟事啊?”

    “你自己都说了是你的寮客打死的,怎么能不关你的事?”林颜质问道。

    “废话!她是她,我是我,谁杀的你找谁去~”封不觉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十分嘚瑟地应道。“这道理明摆着嘛……就比方说,朝廷就几十万兵马,其中有一个小兵作奸犯科了,那当然是去抓他本人咯。难道你因为一个小卒犯罪,就去拿大将军问罪吗?”

    “你……”林颜想要反驳,但她一时又无法在这话里找出什么漏洞来,故而只能喝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封不觉问道。

    “这……”林颜的脸憋得通红,越是急越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奈之下。她只能接道,“那你说……当年杀我爹的那个人呢?”

    “死了。”封不觉想都别想就回道,好似早已等着对方来问了,“都四十几年了。人早就死了。”

    “不可能!”林颜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破剑茶寮的武功有青春永驻之功效?”

    “是啊,有啊。”封不觉点头道,“但我也没说她是老死的吧?人家就不能有个意外啊?”

    “一派胡言!谁会信你!”林颜怒道。

    “你爱信不信。”封不觉说着,又看向了曹钦,“曹公公。你可以作证,我这次带的几位寮客之中,可有当初那位小灵姑娘?”

    “嗯……”曹钦的态度还是一贯的冷静客观,“的确没有。”

    “你瞧,没有吧。”封不觉道。

    “她不在这儿,不代表她就死了!”林颜又道。

    “行~”封不觉耸肩,“你非要说她还活着,那我也没什么好跟你争辩的了……这苍茫大地、天涯海角……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吧,要不要我给你画个像啊?”

    “岂有此理!”林颜怒不可遏,“你这无耻之徒,遇事就把责任往一个死人身上推……算什么好汉?”

    “咱们现在讲的是事实,不是讲我的人品。”封不觉道,“再说了,我也没说过自己是好汉啊~”他笑着对林颜说道,“没有人说过我是好汉啊~你自己不也说我是无耻之徒了吗?”他就是这样,人家说一句,他能立刻说出三句来,而且还能说得有理有据,“但就算我是无耻之徒,你也得搞清楚一点……你爹不是我杀的。”

    “可恶!”林颜又是一声娇喝,在言语上她实在是说不过觉哥,“不管是不是你杀的,我今天就是要你死!”

    当一个人的执念深到了一定的程度……对与错、真实与虚假……对她来说其实已不再重要了。

    四十多年的恨,四十多年的执着,那份对复仇的渴望,伴随了林颜一辈子。如今再去否定这一切,就等于是否定了她的整个人生。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是无法被说服的……

    封不觉,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他说这些话……其实也只是为了扰乱林颜的心绪,让这个他注定要面对的波ss变得更好对付一些而已。

    “袁盟主!”战斗将启之际,封不觉大声言道。“务必助我的寮客们一臂之力!阎王由我来对付!”

    说罢,觉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他的行动始终是那般出人意料,在这种情势下,他居然没有往山庄外的广大空间中逃跑。反倒是跑向了葬心山庄的内部。

    封不觉跑得是如此果断、如此潇洒……头都不回一下。

    而林颜……还真就去追他了。她就像一只扑向火焰的飞蛾,纵然知道对方在引自己去追,也是义无反顾。

    “哼……岂会让你得逞……”两秒后,絮怀殇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她当即转身一纵、箭步而出。欲去追那二人。

    然!

    那一瞬,一道身影似电光般闪出。

    一股冰冷的、如有实质的杀意即刻绽开,挡住了絮怀殇的去路。

    “抱歉。”若雨面沉似水,望着身前数米外的絮怀殇道,“我不能让你过去。”

    絮怀殇的脚步,也就此停下……

    仅需一瞬,她便知晓……眼前的人是不会让自己成功绕过去的。

    “这是我跟封不觉之间的事。”絮怀殇目视若雨,沉声言道。

    “我现在,就站在你们之间。”若雨的回答颇为微妙。

    “他欠我一场胜负。”絮怀殇又道。

    “我知道……”若雨说着,已将手放到了剑柄上。“……所以我来替他还上。”

    她们的交流很简短,甚至让旁人听得云里雾里,但两名当事人自己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下一秒,两股惊天的气场爆旋着绽出,形成对峙之势。

    剑意,冷、冽、沉。

    刀意,凌、厉、烈。

    当人们回过神来时,那二人周围十余米的范围都已被覆盖在了一股气场之中,就连一只苍蝇、一片落叶都无法进入这个范围。

    数息过后,一片倏然落下的枯叶。进入了这片刀剑杀阵,它被无形气场撕裂的声音,也拉开了这场刀剑之决的序幕……

    …………

    另一方面,葬心山庄深处。

    封不觉跑得可是相当快的。或许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我没忘,真的),踏虚的特效之一就是“极限奔跑度提升为两倍”。

    所以,只花了三分钟不到,他就七弯八绕地跑了几公里距离,来到了山庄的深处。

    葬心山庄的占地面积是相当大的。不算阎王本人……她的每一名侍女也都有自己的屋宅,另外还有许多功能性的建筑或地界,比如厨房、书屋、炼丹房、织布作坊、甚至是温泉……这些全都建在山庄的范围内。

    除此以外,这山庄中还有许多景色各异的庭院和花园(但没有农田和草场,因为葬心谷的农耕和畜牧工作都由那些住在村子里的人来完成,他们会定期把农作物和宰杀好的新鲜肉类送入山庄),且每一处院落的设计都堪称大师手笔,匠心独具。

    眼下,封不觉所到之处,便是一个樱花树园。

    “嗯……跑这么远了,应该差不多了吧。”终于,在那漫天粉白的樱蕊之下,封不觉停止了奔逃。

    林颜也在数秒间就追到了近处,并跃到了觉哥前方,与其对峙凝立。

    “怎么?把我引来这里……有什么用意吗?”林颜对封不觉的狡诈也是素有耳闻,故而张口便问道。

    “呵……”封不觉笑了笑,“放心,我没有什么阴谋。我会把你引来这儿,是因为……你武功虽高,但显然不像曹公公那样懂得分寸,要是我直接和你在那里打,难免会殃及周围的人。”

    “封寮主……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林颜一路追来,先前的怒火也平息了不少,此刻她冷冷地讽道,“但你现在再装出大仁大义的姿态,是否有些晚了呢?”

    “哈!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我有什么好装的。”封不觉摊开双手道,“装给你一个人看?我图什么?”

    “也许我会因你的‘仁义’而饶你一命呢?”林颜接道。

    “呵……这话你自己信吗?”封不觉笑着问道。

    “呵……”林颜也笑了,冷笑,“好吧……我不信。”

    “既然我没能用‘事实’说服你,用‘仁义’来感动你就更是个笑话了。”封不觉忽又面露肃然,接道,“我可以想象……在你的父亲死后,你的家庭会遭遇相当悲惨的变故。我也很清楚……绝望和悲伤会引出人心中的黑暗,而讽刺的是……那份栖息于内心的黑暗,往往能让人变得更强。”

    觉哥说这种似是而非的中二台词时是极富感染力的,他甚至能让那些并不符合其描述的人产生一种“诶?我好像就是这样的啊”的错觉。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杀死封不觉,为父报仇’认定为人生目标的。”停顿两秒后,封不觉接着说道,“但我想……当你认定了这一点后,你活得轻松多了。这个念头成为了你泄的途径、活下去的动力、以及强大的根源。”他淡然地望着林颜,与其四目相对,“时至今日,你已足够坚强、心智也已足够成熟,而且还身怀绝世武功……这样的你,自然也有了其他的憧憬。”他扬起一臂,做了个“请”的手势,“是时候把‘复仇’这两个字从你的心中抹去了……杀了我,你才能展开人生的下一阶段。”

    话至此处,林颜神情已是数变。

    沉默片刻后,她再度开口了:“如果你说这些是为了让我产生动摇……你成功了。”

    “呵……”封不觉笑而不语。

    “但……”林颜说着,眼神一凌,“就算你是对的,我也已经别无选择!”

    言毕,她身形一动,以突破音障的急,朝着封不觉直袭而来!

    林颜自幼便得曹钦真传,身负神功无数,再加上她本人的天资也是百年难得一遇,其武功修为之高,恐怕也只有曹钦能出其右了。

    这一次,她用尽全力攻来,度上……竟是比觉哥还要快上了三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