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53章 归者茕茕心已倦
    断魂峡中,战局一波三折。

    最初,是谷中人这边占据优势,对武林群豪形成围剿之势。然后,袁圻单枪匹马、力挽狂澜,生生将形势逆转。接着,杜赢的出现似乎又撑住了场面,但袁盟主很快又把局面给扳了过来。

    就在谷中人以为大势已去时,突又有四名身着血樱白袍的美女从天而降,用奇门暗器对武林势力动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并且成功压制住了袁圻。

    可以说,谷中人也好,武林人士们也罢他,他们的心情在这半个小时里简直就像在玩蹦极一样……

    而当封不觉现身的时刻,他们这段大起大落的心路历程也迎来了最高潮……

    “袁盟主,絮怀殇和天上那个我来对付,地上那两个交给你。”封不觉还没落地就想好了接下来的策略,他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就喊着向袁圻下达了一个指示。

    袁圻并不知道封不觉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从哪儿杀出来的,但刚才的几下【岚脚】他可都看见了。

    此刻,袁盟主心道:“既然这小子也是个高手,而且有意要给我助战,我自然是没有理由去拒绝的。反正我现在也是处于下风,不如就让他来试试……”

    “好!”两秒后,袁圻便高声应道,“这位少侠,你可要小心了!”他在脱战之前,还特意提醒了觉哥一声,因为他真心觉得絮怀殇这个对手非常棘手,万一那“少侠”一下来就被秒了可就太难看了。

    “袁盟主请放心,对付她……我自有办法……”封不觉回应他时,还顺脚对着远处的杜赢来了一波岚脚连击,惊得那老头儿连催内劲,边退边挡,“对了,还请袁盟主支会各路英雄一声……劳烦他们把杜赢和那些谷中人给压制住。”

    觉哥很清楚,这话由他来说未必管用,那帮武林人士很可能理都不理他。所以。他得借袁圻之口来进行调度指挥。

    而袁圻闻言后,立刻在心理小算了一笔账。并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个好主意。

    就在这一瞬,封不觉已从半空斜着杀入,抄起菜刀和军铲就朝着絮怀殇砍了过去。

    絮怀殇双刀一回,一式三变,绽出漫天倒影,不但挡下了觉哥的攻击,还将袁圻逼退了丈许。

    这一交一错之间。袁圻便顺利脱战。接着,他二话不说就照着封不觉的意思对众人下达了命令,并马不停蹄地冲向了风信子和铁海棠二人。

    以袁圻的修为,在他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自然是不会被子弹所伤的,这也是为什么封不觉会安排他去对付红樱那二人。

    当袁盟主杀到近处时,风信子和铁海棠就不得不改变战法来应付这个强的npc;这样一来,那些受到枪火蹂躏的武林人士们也就腾出了手。

    目前还没死的这群武林中人,基本都是武功达到掌门级或近掌门级的强手了。让他们去对付玩家……或许是有点强人所难,但让他们对付一个已经被破了气门的杜赢和三十余名谷中人,至少也是旗鼓相当。

    于是乎。在封不觉降临断魂峡后不到两分钟。

    战局又一次倾向了武林势力,新一轮的激烈厮杀也顺势上演了……

    “你的队友呢?”絮怀殇与觉哥过上招后。即刻问道。

    虽然她本人是非常期待与觉哥单挑的,但这毕竟是团队赛……作为红樱的队长,絮怀殇有义务去考虑其他的对战因素,以防中了对方的计策。

    “哼……”封不觉冷哼接道,“怎么了?看不到人……反而更不安是吧?”

    他没有回答对方的疑问,以此来制造更大的心理压力。

    “也罢……”絮怀殇神色一凌,“我本来也没觉得你会说……”

    言毕,絮怀殇身形疾动,飘忽之间。已使出【踏燕飞渡】之绝学,腾空而起。

    紧接着。但见她纤腰一扭,回身便接上了一招【北天十字凰】。

    那一瞬,凤鸣破天,斩波落地。

    冰冷的红炎从数米之外直袭而至,将封不觉全身上下都掩杀其中。

    然……

    “这种连招,我早就已经看穿了……”觉哥淡定地评论了一句,同时迎刀而起,奔着十字刀芒飞行的轨迹逆冲而去。

    下一秒,便见其整个人似一条在水中加冲刺的章鱼一般……将头伸在最前、拖动全身,而身体则保持放松、自然抻直、还带了一点点自转……

    封不觉就用这么个极为古怪的极限动作从十字刀芒其中一侧的夹角中“钻”了出来,与那斩波相错而过。

    这世上,恐怕再无第二人会用出这种破招的方式了……也只有具备零时差演算和怪异思维的他能想得出来、且能做得出来。

    “哈哈哈哈……”破招成功后的觉哥急杀到了收招未稳的絮怀殇身前,嚣张地大笑道,“十字型的斩击好难躲啊!就这么反杀过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呢!”

    乒哐

    瞬息过后,两记金铁交加之声响起。

    第一声,是絮怀殇用左刀挡下了【必须破防之刃】的声音;第二声,是絮怀殇用右刀挡下了【jq-3o8军铲】的声音。

    “哦?这倒是令人有些意外呢……”半秒后,反击未成的封不觉神情微冷,沉声念道,“我可是紧扣着你收招的间隙出手的,你居然也来得及防住?”

    “呵……装得还挺像……”絮怀殇眉宇间闪过一丝薄怒,厉声回道,“你不是‘早就已经看穿了’我们的‘这种连招’吗?”

    其话音落时,一道巨影已从空中直冲而下。

    那影子,无疑就是血蔷薇所骑乘的巨鹰。而这次冲击,便是这个召唤物自带的技能之一【寂静冲袭】。

    顾名思义,这招的特点就是动时不会出丝毫的动静,甚至连空气的震动和风压都不会产生,目标往往要等到巨鹰无比接近时才能察觉到攻击已至。

    在实际战斗中,只要和队友配合一下,血蔷薇经常可以靠这招将敌人一击带走。

    当然了,封不觉是不会被带走的。正如他先前所说……这种连招他早就已经看穿了。

    絮怀殇的【北天十字凰】凝而未之际。觉哥就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因为他始终有留意血蔷薇在空中的走位……

    从斩击的缝隙中钻出后。封不觉还故意用神态和语言进行诱导,想给对方制造出一种“我大意了”的错觉。

    不过,絮女神也不简单……基于多次和觉哥交手的经验,她在出十字刀芒时就留了个心眼儿,并没有以全力招。

    结果不出所料,对方用一种非常极限的方式穿过了攻击,抓到了反击的机会。

    这时。絮怀殇留手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没有全力放技能的她刚好能赶在对方的突袭到来前做出反应。

    可惜,在接下封不觉那一刀一铲的瞬间,絮怀殇意识到……对方还是没有露出破绽。

    对于絮怀殇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武器上传来的打击感已可以告诉她很多信息。所以在挡了封不觉那两下后,她就明白……这两下的目的并不是“杀伤”,而是想借助格挡的反作用力来“推”自己一把。

    也就是说……封不觉这一系列的举动,都是在看穿了对手的配合后才做出来的。他的每一步应对,看似惊险。实则游刃有余……

    不管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试探对手的底线还是在戏耍对手,这对絮怀殇来说都是一种不怎么愉快的战斗体验。

    “不错嘛……”封不觉向后反弹一丈,堪堪闪过了巨鹰的冲击。“不管我怎么引诱,就是不露破绽。”

    他说话之间。那巨鹰已然“冲入”了地面,就如同可以穿墙的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泥土中。

    召唤生物可以穿墙,但血蔷薇不能,因此,在【寂静冲袭】动时,她就已经离开了巨鹰的背部。此刻,血蔷薇还在天上,不过她所骑乘的东西已不再是巨鹰了。而是一只……

    “天上还那位把【化石翼龙】给召出来了,这是打算转头去攻击那些npc了吗……”封不觉说着。抬头看了看高空盘旋的龙影,“说起来……你们这会儿是在做支线任务吧?任务内容是什么呢?替阎王来肃清入侵者?”

    絮怀殇没有回应封不觉的问题,这数秒之间,她正在以称号技【子弹视界】观察着战场的形势。

    虽然只是数秒,但这已足够她把整个战场中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得仔细分明了……

    “蔷薇!”待觉哥把话说完时,絮怀殇当即朝天上的队友喊道,“掩护风信和海棠……撤!”

    这句话,是“队长的命令”,因此毋庸置疑。

    不管这决策是对是错,作为职业选手,红樱的队员们是不会在比赛过程中去质疑和争论的。她们要做的就是完美地执行,有什么问题等比赛结束后再说。

    于是,下一秒,血蔷薇就操控着化石翼龙,朝着袁圻掩杀而去。

    不久前遁入地面的巨鹰也反冲而起,突然出现在了袁圻和两名红樱的玩家之间。

    熊熊

    袁圻立足未稳,两团火光便从半空袭来。好在袁盟主轻功卓绝、妙到颠毫,他竟是用身法避过了无形的火柱,闪到了一旁。

    不过,风信子和铁海棠也趁此机会,跃上了巨鹰的背部,随其乘风高飞而去。

    “怎么?”封不觉见状,心知对方是决定撤退了,让他以一追四也不太现实,所以他干脆也不再动手,只是望着絮怀殇道,“你不是很期待和我交手吗?这就要走了?”

    “我们来这儿是做支线任务的。”絮怀殇回道,“既然现在已经做不成了,那就该尽快撤离,以免遭受更多损失……”她顿了顿,柔美的面容转向高处,瞥了一眼,“你的队友们在那边的山上吧?”

    “果然现了吗……”封不觉知道【子弹视界】的效用,所以他也没必要否认。

    “其实我看得不是很清楚,那个距离……对我来说太远了些。”絮怀殇微笑道,“不过……听到你亲口确认,我就放心了,看来我的决策没有错。”

    “哈?”封不觉闻言一愣,“嚯~你居然诈我?”他这句话后面还有句潜台词没说出来,那就是“而且还成功了?”

    “呵……”絮怀殇笑得更可爱了,但她没有正面回应觉哥的问题,而是接道,“你我间的这场胜负……已等了太久,我也不急于这一时。想打的话,你们就到‘葬心山庄’来打吧。”

    说罢,絮怀殇收刀转身,轻跃而起。凭着【踏燕飞渡】的绝技,她轻而易举地游壁而上,跳出了山峡。

    在其身影消失于山缘前,她还回眸一盼,深深望了觉哥一眼。那一刻,其衣袂在风中猎猎飞舞,秀亦是随风轻扬,远处瞧去,俨然一位出尘仙子、又兼具飒爽侠姿。就连不少npnetbsp;   “看什么看!”三秒后,封不觉暴喝出声,“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这回他也不等袁圻说话了,直接就用扛把子的语气对着武林群豪吼道,“杀人!洗地!”

    他的大喝将不少人从恍然中惊醒,虽然人们依然不知道这货到底是谁,但不得不承认……他骂得有理。

    …………

    五分钟后,断魂峡一役……宣告结束。

    由盟主袁圻率领的武林群豪死伤近两百,目前幸存者四十八名,其中十三人轻伤以上。

    葬心谷一方,全军覆没,仅一人生还……

    那个人,无疑是杜赢。

    这老小子玩儿得也是遛,当他听到絮怀殇说出那个“撤”字时,他就跑了……跑得比红樱的队员们还快。除了袁圻以外,其他的武林高手还真就拦不住他。

    不过……如今的杜赢,精神状态已如丧家之犬。此时,倍受打击的他正神情恍惚地往葬心山庄跑去,只因他心中有诸多的疑问……想要去问那“阎王”。

    另一方面,待一切尘埃落定后,袁圻终于来到了封不觉的面前,客客气气地作了一揖,言道:“袁圻代各路英雄多谢少侠出手相助。”他的目光朝觉哥身上一定,“不知少侠高姓大名,师出何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