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51章 尘事如潮人如水
    “杜赢练的功夫,乃是魔教教主代代相传的神功无息功。(.)”曹钦远远望着断魂峡中的战局,淡然地对身边的四名玩家解释道,“这门的武功的名字听上去甚是平凡,实则是极为精深的上乘武学。若将此功练到大成境界,内力便似滔滔江水、无穷无尽,修习者仅凭一口丹田之气即可活动三天三夜。”

    “嗯……听起来……有点儿像武当的玄武定(即龟息功)啊……”封不觉在旁接了一句。

    “不,差得远了。”曹钦否定道,“玄武定讲究的是‘定’,潜息如龟,宁心静气,识念沉凝……一看就是道家内功。”他说着,抬手指了指远处的杜赢,“而杜赢所练的无息功,乃是地地道道的魔教功法;这种武功需要修习者逆行经脉,神识出离……以夺天地之造化,将身外之气为己所用。”

    听到这儿,对武侠领域颇为了解的花间疑惑道:“逆行经脉……难道不会有什么危险吗?”

    “呵……当然有。”曹钦笑道,“按常理来说,逆行经脉者……轻则内外俱损,中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

    “居……居然会爆……”小叹瞪大了眼睛接道。

    曹钦没去接他的话,只是继续说道:“魔教武功,其路数多半都是偏离正统一脉的,甚至有很多是与传统的武学之理背道而驰的……故而被正道中人认为是‘邪功’、‘魔功’,并加以污蔑和唾弃。”他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哼……但实际上,能创出这类‘邪道’功法之人,才是真正的旷世鬼才。”

    “嗯,这点我十分同意。”封不觉接道。

    曹钦闻言,转头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封寮主这是在自夸么?”

    两秒后,曹公公接着说道:“假如一种武功只能让练的人走火入魔或者爆体而亡,那谁还会去练呢?这事儿说白了……还是人的问题。因为创下那些武功的人天分都太高了。所以他们创出的奇功也只有天分很高的人才练得成;然而,这世上终究是资质平平的人居多。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十之**都是迂腐愚钝之辈,还特别喜欢固步自封……无息功这样的功夫若是到了他们的手里。那自然就是练了只会走火入魔的玩意儿。”

    “那么……”若雨这时问了一句,“杜赢的无息功,现已到了什么境界呢?”

    曹钦把悬于腰际的酒壶拿了起来,浅酌一口,回道:“大约三十年前。杜赢就把这功夫练到了第八重境界。单论内力的话……当时的武林中就只有一人可以比拟。”

    “哈!”小叹立即接道,“那个人……想必就是曹公公您了吧?”

    “当然不是。”曹钦回道,“我说了,是‘武林中’只有一人可以比拟,官门中人和大内高手我可没算进去。”

    “那……”花间追问道,“那个人是谁?是袁圻吗?”

    “哈……”曹钦笑了,“那时候的袁圻还是个喽啰而已,怎么可能和魔教教主相提并论。”他也不等对方再问了,微顿一秒后直接言道,“三十年前的武林中。能在内力方面胜过杜赢的人,只有‘阎王’。”

    “说起来……这‘阎王’到底是何许人也?”封不觉顺势问了下去。

    “这个嘛……等见到她了我再跟你们说吧。”曹钦没有回应,看来是提问的时机未到,“你们别打岔,我这儿说了一半呢……”他摇头晃脑地接道,“传说……无息功共有十重境界,但那第十重‘天地无息’没有文字记载,而且只有创出这套武功的魔教初代教主一人练成,他死去之后,无息功的心法总共就只传下了九重。后来的那些年里……魔教也出过一些人才。但他们皆是止步于第八重‘山水无息’;于是,久而久之,他们就认为练到第八重即可算是‘完功’了。”

    “听曹公公的口气……”封不觉表情微变,“杜赢怕是已经越那个境界了吧?”

    “然也。”曹钦应道。“当今世上,有三个人将无息功练到了第九重‘鬼神无息’,而杜赢……就是其中之一。”

    “我去……说好了很多年都没人练得上去呢……结果当世就有三个人练成了啊?”小叹惊道。

    “呵呵……”封不觉这时却是笑了,“既然曹公公说了‘当今世上’,而非‘当今武林’,想必这三个人里……也有曹公公您的一席之地吧?”

    “封寮主……当真是机敏过人。”曹钦夸了觉哥一句。算是默认了。两秒后,他又不紧不慢地说道,“十五年前,魔教与中原武林大战,最后一任教主柳相如被袁圻所杀,魔教中人几被赶尽杀绝。索性……还是有一些人活了下来。由于江湖中已无他们的立足之地,他们便决定投靠朝廷。而那《无息功》的心法,便是他们献给锦衣卫的见面礼。”

    “诶?”小叹听到这儿,忍不住打断道,“献给锦衣卫的东西,怎么让公公您给得到了呢?”

    “呵……”曹钦回道,“起初,东西确是落到了锦衣卫的手里,而且上官汜(锦衣卫指挥使)还悄悄地练了几个月。直到有一天我在宫外见着他……隐隐觉得他体内的真气似有乱象,再探之下,现他已濒临走火入魔,于是我就点播了他几句。三天后,他便主动把《无息功》献上,并坦言自己资质有限,请我‘笑纳’神功。”

    “哦……这位上官大人玩儿得也是遛啊。”封不觉吐槽道,“现自己没办法练下去,就来个借花献佛。”

    “他是个聪明人……”曹钦道,“他很清楚……有些东西,即使没什么用也可以留着;但还有些东西,如果不能带来利益就得尽快出手,否则便会招来灾祸。”

    话到此处,曹钦将目光投向了袁圻:“对了……说到聪明人,这里还有一个。”

    “袁盟主?”花间问道。

    “是的。”曹钦回道,“袁圻,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去敬佩的人。”

    “ho~”封不觉语气一变,“竟然能得到曹公公这番评价?看来那袁圻一定是天赋异禀啊。”

    “天赋异禀?”曹钦笑了。“呵……不,他很平庸。但也正因如此……他才值得敬佩。”

    …………

    就在地狱前线向npc套取各种情报之时,断魂峡中的战局……也有了新的变化。

    短暂的对峙过后,杜赢便从高处飘然跃下。

    而那些陷入颓势的谷中人。也都趁着这当口逃出了重围,退到了杜赢所在的那个方向。

    数息过后,杜赢倏然落地,其所立之处,竟是连一丝尘埃都没有扬起。

    此等天人修为。让许多门派的掌门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袁盟主。”杜赢落地后,完全无视周围的人,只看着袁圻,说道,“久仰了。”

    纵然杜赢现在的打扮和一般的农夫无异,但他身上的那番高人气度却比当年更盛。其举手投足间所流露的气势皆似渊渟岳峙;简单的一句话、六个字,从他口中说出……便仿佛有千斤的分量。

    “杜先生。”袁圻没有称杜赢为“教主”,也没有再去直呼其名,而是找个折中的、较为礼貌的称呼,“按理说。我该称你一声‘前辈’……”说是这么说了,但袁圻并没有做出一个后辈应有的姿态,他仍是一手持剑,一手放在背后这样讲话。

    “袁盟主客气了。”杜赢的声音显得冷淡、无力,“老朽一介山野村夫,你称我一声先生已是在抬举我了。”

    “那好吧……”袁圻还真就不再跟对方客气了,“杜赢,我们闲话少说……”他顺势问道,“你是来拦我们的?”

    “不是。”杜赢回道,“我是来杀你们的。”

    “哼……”袁圻冷哼一声。

    “葬心谷有葬心谷的规矩。”杜赢接道。“阎王让你进来,你才能进来;阎王不让你进来,你就得离开;而若是阎王让你三更死……”

    “废话!”袁圻打断了对方,“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且不打算离开,更不打算死。”

    “我知道。”杜赢道,“所以我来送你们一程。”

    “你若觉得可以……那就试试。”袁圻也不怵对方,他把软剑重新收回腰间,接道,“我说过了……你还活着。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我已多年没有遇上像你这样的对手了。”

    他说这话,倒也不怕得罪人,因为背后那些武林人士早已公认他是天下第一。

    “好!”这一瞬,杜赢的神态变了,他那内敛的气势也在顷刻间爆了出来,伴随着一股怒涛般的气流朝前方席卷而出。

    袁圻背着双手,傲然而立,完全你不为所动。

    但他身后那些人可就遭殃了,掌门级别的倒还可以,无非就是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基本还是可以立稳身形的。但那些门徒级别的、还有些江湖上的二流人物,就有不少被震得单膝跪地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霸王色霸气。”

    “嗯……也可能是灵压。”

    见此情景,在远处山上观望的封不觉和王叹之,先后都一脸中二地吐了个槽。

    而他们的行为……换来的无非是黎若雨和安月琴的鄙视目光。

    “不差。”曹钦看到这一幕后,仍是一脸淡定地评价着,“隔空施力,如潮似涛,这便是第九重和第八重的最大区别。若是第八重境界的话,就只能对正前方一线施展。”他说着,又喝了口酒,“但……他还是赢不了袁圻。”

    听到这句话,除了封不觉以外,地狱前线的其他三人以及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们全都感到了疑惑。

    从场面上来看,杜赢似乎要比袁圻厉害才对,毕竟他的内力都可以影响到雾气了。而袁圻在实战中表现出的也不过就是度和力量而已,感觉逼格并没有这个前任魔教教主来得高。

    没想到,战斗伊始,曹公公却说出了这种仿佛是盖棺定论般的言论……

    也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袁圻……出手了。

    在杜赢那庞然的内力前,快和巧都是没用的。

    所以袁圻出手的动作并不快,他也没有使出招至极致的软剑。

    他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单刀直入地冲到杜赢身前,一指点向了杜赢的丹田。

    指尖未至,其威势似已蓄然无穷。

    那一刻,杜赢的脸上忽现震惊之色。

    他以为没有人会这样正面去对抗第九重无息功,因为这种行为就好似在用拳头击打大海……再强的拳头也只能破一时的风浪,但海的力量是延绵不绝的,拳头很快就会被淹没。

    然,袁圻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种看似最愚蠢的做法……

    因为他一眼就看穿了对方这套看似毫无破绽的功法,唯一的弱点……正是其最强之处。

    “岂有此理!”震惊之后,杜赢心中升起的竟是愤怒。

    一个本来就不喜争斗的人,又逾花甲之年,按理说不太会有这种情绪了。一般人尚且如此,杜赢这样的人物更应如此。

    但此刻的杜赢……却是怒了,当一个习武之人现自己穷毕生之力所达到的境界竟被另一个初次见面的后辈瞬间破解时,他自然会怒……

    无息功,的确是一种很强的武功,命辰玄功也是。

    长远来讲,只要修炼的年份够长,修习命辰玄功者的内力是一定会过无息功的。但实际情况中……至少在三十年以内,第九重无息功肯定比命辰玄功要强。

    可是……功法强,不代表就会赢。

    人,才是胜负的关键。

    杜赢的天资是很高,他的无息功功力也在袁圻之上,但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实战了。

    纵然是在他尚未退出江湖的那些年,他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打斗,因为敌人往往还没出手……就被他直接用内力压垮了。

    而袁圻……他的战斗经验,是在场任何的一个人都无法比拟的。他初入江湖那几年,三五个土匪蟊贼都可能要了他的命,三十岁前,经历大大小小数百场生死之斗(因为不是很强的对手都可能让他死);后来他的武功逐步提升,遇到的对手才越来越强……

    要比喻的话,袁圻简直就是个从街头械斗一路战斗到世界拳王的人物。说得直白点……论“打架”的才能,杜赢比起他来差得远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