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50章 尸骨如山鸟惊飞
    光雾急升,杀意染尘。

    断魂峡中,血雨腥风

    峡上的“鬼”,峡中的“人”,在短暂的对峙后……便展开了厮杀。

    此时,武林豪杰们虽已伤亡过百,但还是有近三百人的战力。而葬心谷中的那些流亡者们,总共也只有一百多个。乍看之下……似乎还是前者比较有利。

    但……人数并不是决定胜负的最主要因素,因为这是一场“江湖争斗”,而不是军队间的较量。

    如果这是一场军队间的较量,那决定胜负的因素多半是人数、阵型、士兵素质、地形、以及弓弩和火器方面的运用度。

    可是在江湖群斗中……这些东西的参考价值并不大。

    那些各门各派的掌门和弟子们可不是什么训练有素的士兵,虽然以单兵作战能力而言,他们肯定要比一般的士兵厉害得多,但他们内部分为了几十股势力各自为战,而且彼此间几乎没有任何协调作战的能力……别说是不同门派的人了,即使是同门之内,都未必有几个人能配合起来的。

    简单地说,就是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狼上狗不上……

    而另一边……那些阎王麾下的“小鬼”们虽也不怎么配合,但他们在地形上占了很大优势;由上而下、又是包围之势,打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再加上他们的武功也都属一流行列,取得优势也是顺理成章。

    很快,各大门派就有几十个炮灰在敌人剿杀中毙命了;而葬心谷的那些高手们,则只有寥寥几人受了轻伤而已……

    然,这种情势,在袁圻出手后……就瞬间改变了。

    但见,袁盟主身影疾出,手腕一抖,其手中之剑立刻似活物般狂卷而出。

    此剑,是一把软剑,确切地说……是一把“布剑”。

    布。是普通的布。

    人,是不凡的人。

    三十岁以前。袁圻是不会用剑的。事实上,当时的他不会用任何兵刃。

    但三十岁之后,他体内有了玄功之力,有了这种近乎完美的内力做基础,无论修炼任何兵刃、招式……皆是信手拈来、一日千里。

    所以,三十岁后的袁圻,6续学会了很多武功。逐渐到了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的境界。有些功夫……他只是看上一遍,就能使得比练了多年的人更强。

    而到了四十岁后,袁盟主就很少再用兵刃了,常伴他身边的武器,也只剩下了这把嵌在腰带中的布剑……

    有道是“利剑无意,软剑无常”,在袁圻那深不可测的内力催动下……那软剑时而刚猛如龙,时而阴诡如蛇,时而狠辣如蛟。时而虬劲如蟒。

    弹指间,已有近十人死在了他的剑下,且每一个都是被一剑命中颈部……身异处。

    “哼……”就在此时。一声冷哼传来,带出一条魁伟身影。“素问袁盟主内力深不可测,今日一观,果然是不同凡响。”

    说话者,是一名虬髯大汉。其身形体貌宛若罗汉金刚,手中还端着一把八环大刀,听他的声音……无疑就是不久前那第一个通过内力喊话之人。

    “大漠刀王……狄侯。”袁圻凝视对方,沉声言道。

    “哦?”狄侯笑道,“袁盟主竟能认得我?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其实,袁圻认得狄侯的理由很简单……由于他们俩年龄相仿、属于江湖中的同辈。所以过去曾在一些武林中的大小事件中有过数面之缘。不过……当时的狄侯已是名动江湖的大漠刀王了,而袁圻还是个无名小卒而已。于是。后者记住了前者,而前者甚至都不知道后者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袁圻听了狄侯的话,大笑出声。

    狄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的人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只有袁圻自己的明白,对方的这句话是多麽讽刺、多麽可笑……

    “狄刀王……”笑了一阵后,袁圻的表情冷了下来,“我记得……你在逃入葬心谷前,曾是大漠八刀会的统领?”

    “不错,我是。”狄侯回应这个问题时,心中颇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在这种时刻跟自己扯些无谓的往事。

    “你可记得,你的门下有多少弟子门人?”袁圻接着问道。

    “五六百人吧……”狄侯随口应道,“你问这个作甚?”

    “你能报出其中二十个人的名字吗?”袁圻又问道。

    “袁盟主……你这是何意?”狄侯已决定不再回答这些奇怪的问题。

    “报不出来吧。”袁圻冷冷道,“但是……你却能报得出我的名字。”他用眼神朝周围示意了了一下,“还有在场所有一流高手的名字。”

    狄侯沉默着,他想听听袁圻到底要说什么。

    “世人皆是如此,你们从来不记得那些平庸的人,因为你们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名声、武功、相貌……”袁圻说这话时,显得略有些激动,“你们的眼睛只能看到那些,以至于你们反而忽略了‘人’的本身。”他顿了顿,“所以我才笑,我笑你们就像一群瞎子……比真正的瞎子还瞎。”

    “袁盟主,恕狄某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狄侯说着,举起了大刀,“我也不是来听你故弄玄虚的!”

    “也对……”袁圻闭上了眼睛,“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他也举起了手中的布剑,“你就是个来领死的人而已,要来就来吧!”

    不用他说,狄侯也来了。

    大漠大王,绝非浪得虚名。其手中八环大刀乃是独门兵器,由当世名匠为狄侯量身打造。

    此刀重四十余斤,刀背共嵌八环,刀刃如鲨齿一般,吹毛断。

    过去曾有无数江湖名宿在此刀之下死无全尸,足可谓惊世凶兵。

    而狄侯这个人……也属刀门奇才。他自幼天生神力,十二岁便可舞起重八十斤的大关刀;对于刀法的悟性也是极高,年纪轻轻便将各家所长融会贯通、自成一路。十五岁时,狄侯便成为了大漠八刀会最年轻的执刀(类似于不良少年中“干部”的职位,具体阶级各位可自行脑补)。二十八岁就当上了八部总统领,风头一时无两。

    只是。三十岁后,其刀法境界遭遇瓶颈,躁练之下,走火入魔……接着他开始到处滥杀无辜、以高手之血祭刀,不久后便成了武林公敌,被迫遁入这葬心谷中。

    近二十年过去,作为目前谷中最资深的逃亡者之一。狄侯自然早已突破了当年的瓶颈。他如今的武学境界,比起并称武林双雄的万霞楼和八方楼二位楼主来也是不遑多让。

    “喝”

    说时迟,那时快,但闻狄侯一声暴喝,其身影已然闪至袁圻侧方,八环大刀也若奔雷般斩落。

    他的刀很重,但却很快,快到人的眼睛几乎看不见。

    但,袁圻看得见。

    非但看得见……还看得很清楚。

    “太慢。太拙。”这是袁圻送给对方的评价,也是狄侯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秒,狄侯的头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而他的刀……则斩到了空处。

    的确。狄侯是个一流高手,在场的人当中。能接住这一刀的人或许都不过十个。

    可是在袁圻的眼里,狄侯的刀法还远远不够火候……从武学境界的角度来讲,袁圻的布剑是在“招式的极致”之上再加以“变化的极致”。只要是还处于“有招”境界之下的人,哪怕将内力练到和他一样的程度,也最多能和他战得旗鼓相当。像狄侯这种内外功都和他差了许多的人,根本就称不上什么对手……

    “袁盟主神功盖世!”

    “大家跟着盟主杀呀!”

    附近的人看到了袁圻秒杀狄侯的一幕,顺势就喊出声来,算是为武林阵营壮了几分声势。

    袁圻也没有令同道们失望,他随即便施展高绝之轻功。似游龙般飞掠而出,所过之处……留下的皆是谷中人的尸体。

    “在哪里……”混乱的战局中。袁圻心如止水,他一边进行杀戮,一边在思考着,“这些人是不可能把雾给升上去的……他们之中一定有个‘特殊的人’,是那个人的功力已经强到可以引导气流的程度,必须把他从暗处找出来……”

    思索之际,他已杀掉了数十人,比其他帮派杀敌的总数还多。在人数的差距被拉大后,双方对抗的形势便逆转过来了。

    武林人士们现在尚有二百多人可战,而葬心谷高手们只剩了三十余人,这样一来,无论地形怎么有优势,也都没用了。

    包围……演变成了反包围。就算谷中人的武功高强,但一个人被五六个人围着打……其结果也是不言自明的。

    才一盏茶的功夫,断魂峡中已是尸横遍地。

    鲜血如雨落,如雾散,带走了一条条亡魂……

    眼瞅着谷中的“鬼”们就要被赶尽杀绝了,终于,那个把光雾“升起”的人……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真没想到……”这人一开口,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除了阎王之外,世上还有武功如此高绝之人。”

    同样是内力传音,根据说话者的功力不同,呈现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比如此前的狄侯和冯二(就是开打前第二个说话的,此刻也已经领便当了),他们用内力传音时,说话的调比较高,本人用的声音也较大,这样“气”才能把话给送出去,让远处的人听到。

    然,眼下这个说话的人,他的语调和声音听上去竟是轻描淡写般的感觉;在场的武林人士中,能做到这点的只有袁圻一个,那说话者内功修为可见一斑。

    “终于肯现身了吗?”袁圻抬头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百米外的一处山岩之上。

    此刻,一个农夫打扮、相貌平凡的老人,正背着双手站在了那里。

    不多时,人群中已有一些人认出了他,由此引出一片惊惶之声。

    “魔……魔魔……”

    “居然是他!他居然还没死?”

    “魔教前教主……杜赢……”

    这个名字,袁圻知道,但他没有见过这个人。

    十二年前,袁圻确也见过一位魔教教主,但不是眼前的杜赢。

    那一年,魔教教主柳相如自认神功大成、天下无敌……遂大举进犯武林各派。

    众所周知,武侠世界的“正道中人”都有个习惯,那就是……在情势不利的情况下,他们总能找到理由,名正言顺地人多打人少,至于理由,大家也都清楚……

    当然了,在这里把这句经典台词再说一遍也无妨对付这些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总之,那一年……魔教被剿灭了。而这个事件中最大的功臣,你们猜的没错……就是袁圻。

    柳相如到死也没明白,这个姓袁的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虽然当时的袁圻也已经是公认的一流高手了,但由于他过去太过默默无名,谁也不知道他的武功的极限到底有多高。直到他单枪匹马干掉了柳相如……武林各派才意识到此人过去似乎被严重地低估了……

    而那件事,日后便成了袁圻当上武林盟主的关键性资本。

    不过,眼前的杜赢,和柳相如比较的话……那又是一番云泥之别了。

    按照辈分来说,杜赢是柳相如的师叔,而且他的年级反而比柳相如要小上几岁,到今年也不过六十出头。

    柳相如练到四十八岁才练成的那门功夫,杜赢在三十岁时已练成了……此后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就连魔教中的几名护法长老都不知道。

    值得庆幸的是,杜赢这个人虽是练武奇才,但他并不喜欢争斗,所以他当魔教教主的那些年,魔教始终保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作风。

    直到四十三岁那年,杜赢因厌倦了教内纷争,愤然将教主之位传给了野心勃勃的柳相如。随即便拂袖而去,从此再无人能觅得其踪。

    万万没想到……今时今日,这个杜赢,竟然出现在了葬心谷中。

    “盟主……他……”季能是认得此人的,他赶紧上前几步,想提醒袁圻一句。

    但袁圻摆了摆手,打断了季楼主的话。

    数秒后,袁圻抬头,用与杜赢完全相同的手法,以内力传音回道:“杜赢,我听说过你,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