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49章 提剑跨骑挥鬼雨
    “死刑!”

    “绝对死刑!”

    “死刑+65535!”

    “四姨太是什么鬼?”

    “居然敢在剧本世界里到处散布殇殇痴缠于你的谣言?”

    “烧死这个人渣!”

    “疯不觉必须死!”

    “絮怀殇官方粉丝团表示疯不觉的人头我们已经承包了!”

    “殇の亲卫队参上!对疯某立斩不赦!”

    由于半决赛是分时段播出的,所有关注巅峰争霸s2的观众,此刻全部都在观看着同一场比赛。

    ..

    而他们看到这一幕时的心情……基本上也都反应在以上这些弹幕和评论中了。

    当然了,大部分人只是在吐槽而已。大家也都明白,曹公公的结论肯定也是在某个剧本里被忽悠以后所得出的。

    一个在游戏世界里的误会,本就没人会去当真。

    但……纵是如此,疯不觉的行为还是不可原谅的,絮女神的粉丝们一致认为还是让他去死一死比较好。

    …………

    说完了场外的事儿,视线还是回到剧本当中。

    在一阵颇为尴尬的沉默过后,曹钦再度开口了:“对了,封寮主……我确实有一事想问你……”他看向觉哥,用一种不置可否的语气随口问道,“当年在紫禁之巅,你和那位絮姑娘先后化作白光散去……用的又是哪一路的术法?”

    “哦……那个啊……”封不觉回答起这类问题来可是经验丰富,“曹公公早已以武入道,难道您真的看不出来吗?”

    他这话似是而非,好像是讲了些什么的样子,但等于又把问题给抛了回去。

    曹钦闻言微笑,接道:“呵……封寮主还是老样子啊……行了,不说便不说吧,我不会强求的。”

    和上次见到觉哥时相比,曹钦的心性显然又有所变化。

    十多年前的他,身上还是有着几分戾气的。从他对那三名武林侠客的态度便可看出……他虽不嗜杀,但也不厌杀。他可以慈悲,但还称不上慈悲。他看淡了名利,但还是执着于尊重。

    然而。十余年的时光过去……

    如今的曹钦,容颜、体态都已恢复到了四十岁不到的模样,看上去甚至比在苍灵镇时更加年轻。

    而他的一言一行之中……总是流露出一分淡然、一分洒脱、还有半分与年龄不符的玩世不恭。

    那些江湖的事、武学的事、人与人之间的事……他且听、且问,却已不会在乎、不去执着。

    以曹钦现在的境界,他更多地是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去看待世人”……至于世人如何看待他。他都可一笑置之。

    “如此……甚好。”封不觉回了一句,并顺势问道,“说起来……封某也有一事不明,想要向公公您请教……”他朝石潭瞥了一眼,“常言道……寡酒难饮。这大晚上的,曹公公一个人站在石潭边喝酒望泉,却是为何呢?”

    觉哥并没有问曹钦为什么会出现在葬心谷中,因为那种事他靠推理就知道了无非就是和片头那群朝廷兵马一起进谷来的。而觉哥所无法推测出的内容,就是眼前的这个问题了……

    “哦……这个嘛……”曹钦轻笑一声,“一个时辰前。我驻足此地,忽然参悟到了一套新的武学,眼下正在进行完善。”

    “哈?”小叹听了这话,一脸好奇地问道,“站着喝酒呆就能完善武学?”

    “哈哈哈……”曹钦听了这话,大笑起来,“这位小哥,那你说……我当如何?在这石潭边摆好了架势,演练拳脚招式吗?”

    “嗯……”小叹本想回答“是啊”,但他总感觉对方的语气好像不是在说疑问句。

    “呵呵……让曹公公见笑了。”封不觉赶紧插嘴道。“我这个徒弟是所有寮客中资质最差的,当年我看他长得眉清目秀,本以为是个聪明孩子,没想到收入门下才现是个呆子。你瞧……这都跟了我几十年了……武学境界还是十分拙浅。”

    “哦……”曹钦点头。“封寮主也是挺不容易的啊。”

    他俩这话一来一回,口气像是两个成年人在讨论小屁孩,甚是让人恼火。好在小叹的脾气极好,或者说他天生就有很好的心性,基本没让这话往心里去。

    “话说……”攀谈了几句后,封不觉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将话题引向了剧情方面,“我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次曹公公来这葬心谷中……可是为了替皇上来取那‘长生之术’?”

    “哼……封寮主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曹钦的回应等于是默认了觉哥的说法。

    “曹公公您说笑了……”封不觉笑道,“……这难道不是公开的秘密了吗?”

    这个问题,同样是一次试探。

    “呵……这倒也对。”曹钦接道,“葬心谷‘阎王’拥有‘长生之术’一事,江湖素有传闻。而皇帝病危的消息……也是瞒不住的。在这种时期,锦衣卫指挥、大都督府副使、以及本座三人一同赶赴此地,其目的自是昭然若揭。”

    “嗯……”两秒后,觉哥便点点头,顺着对方的话道,“那些江湖中人也是知晓了这些以后才闻风而动的吧……”

    “唉……人啊,就是有这毛病。”曹钦摇头轻叹,“阎王的传说在江湖上已流传了数十年,知道的人很多,但信的人极少,至于敢来这儿一探究竟之人……更是屈指可数。”他停顿数秒,又喝了口酒,“可如今,皇帝的密诏一出,朝廷的兵马一动,这些人就坐不住了……突然之间,他们就都信了、也都来了。”他笑了笑,“但实际上呢?哼……关于那‘长生之术’,皇帝本人也只信三分罢了。说句难听的,他也是自知死到临头、想着死马当活马医,才会下那密诏的。”

    “曹公公……”封不觉听到这儿,戏谑地笑道,“你这可是大逆不道之言啊,要诛九族的哦~”

    “哈!”曹钦大袖一摆,“我还在乎那个?”他仰头望天。“若不是为了报答先帝的赏识和恩德,我早已拂袖离朝。普天之下……谁能拦我?”他又是一口烈酒下肚,“至于诛九族……我一个太监,幼时入宫便已是孤家寡人了。入宫后更是不可能有什么后人。要诛就去诛那些认我当干爹、干爷爷的人去吧,多半也是些趋炎附势的奸党,少一个是一个。”

    “那么……”封不觉听到这儿,大概也明白了曹钦的立场,随即又问道。“曹公公对于眼下谷中的局势,又有何看法和谋划呢?”

    “谋划?呵……我有什么好谋划的?”曹钦反问道,“我要是有谋划,还会独自来此饮酒赏泉么?”

    “袁盟主和那班武林人士可是奔着杀人夺术而来……”花间这时开口提醒道,“难道公公不怕朝廷的兵马被他们杀光吗?”

    曹钦闻言,看了花间一眼,随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姑娘……你似乎把一个人给想简单了。”

    “哦?”花间疑道,“谁?”

    曹钦的回答十分出人意料:“袁圻。”

    “袁盟主?”花间又问道,她也是刚刚知晓那武林盟主的全名。

    “正是。”曹钦回道。

    “听起来……曹公公您好像知道些什么啊?”封不觉则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更多信息。

    “是啊……我知道得可多了。”曹钦回道。

    “公公,那您让我们也知道知道呗?”封不觉笑着接道。

    “嗯……”曹钦沉吟道。“就这么说出来,未免太无趣了吧……”言毕,他从石潭边走下,“各位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看场好戏。”

    …………

    同一时刻,葬心谷另一处。

    此时,袁盟主已率领着武林同道们沿着大路行了许久。

    这一路上,他们先后遭遇了十余名“小鬼”的阻击。虽然有袁圻这等神人坐镇,但人员的伤亡仍是不可避免的。

    毕竟他们是数百人一起行动,而且葬心谷的地形十分复杂,山、石、林、峡、水……一样不缺。还有光雾笼罩……谷中的“小鬼”们想要打个埋伏什么的,简直是易如反掌。

    再者,这些葬心谷里的居民基本上全是“硬手”,很多人在入谷之前就是江湖上的一流人物。入谷后武功更是有进无退;像宋无奇那样的家伙,在谷里基本算排不上号儿的杂兵,比他厉害的人可是一抓一大把。

    被这样一群人反复偷袭……不死个把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盟主……各门各派的死伤人数相加……已逾百人……这样下去,我怕……”此刻说话的这个人名叫季能,乃是当年“八方楼”楼主季通的后人,也是八方楼的现任楼主。其“八方至尊心法”的功力比起祖上的几位前楼主来要差了好几分。但论武功,他仍可算是周围这些掌门级高手中的翘楚。

    此处,是个趁势说明世界观的好机会,我就简单介绍一下……

    “苍灵论剑”之后,这个世界的武林格局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原本那“一府二楼三派四门”的排行被彻底颠覆。

    叶府在那次事件后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至少在最近这几十年中,叶府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能和当年的家主叶承相提并论的高手,就是达到“花影六剑”那个水准的人也挑不出来。

    于是,万霞楼和八方楼顺势上位,成了武林中最强的双雄。

    至于那“三派四门”,基本还是可以用“在传承中没落,在没落中传承”来总结。就像当年指点过袁圻的瞎子所说……很多人会教不会学,还有些人会学不会教。大门大派中论字排辈的模式根深蒂固,也不乏一些同辈间勾心斗角的破事儿……这就造成了历代掌门通常都不是门派中天资或武功最高的人来担当。当然了,也不是说天资最高的人就一定适合当掌门……但传承武功的事情,的确是讲究这个的。除非某一代出个能重振宗派的旷世奇才……否则,这样往下传,必然是武功一代不如一代的节奏。

    总之,这样的格局,保持了二十多年……

    直到十五年前,练了五年命辰玄功的袁圻在江湖上闯出了威名,至此,武林的局势再次开始变化……

    又过了五年,袁圻已成了凌驾于所有门派之上的盖世豪侠。人品方面,他算得无可挑剔;在对抗邪道时,也是一己之力可敌千军;最重要的是……他当时的武功已天下无敌(这儿的“天下”自然只限江湖,不包括朝廷)。

    于是乎,袁圻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武林盟主……

    以上,便是这几十年来这个剧本世界的大致变化了。

    “季楼主……”袁圻听了季能的话,沉声回道,“难道你是怯战了?”

    “不不不……这话从何说起……”季能嘴上否认,心里可是着急的很。因为他们八方楼冲得比较靠前,按比例来说,死伤的弟子已经相当多了,“只是……季某以为,如今这样行动,似乎有些欠妥……”

    “季楼主所言极是,我等也这样认为。”下一秒,立刻就有几名掌门聚到了季能的身旁附和道。

    看起来……若雨先前的推理果真是一语中的,这些家伙在情势有变时……就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始党同伐异了。

    “依在下愚见,应该在各路英雄中挑选几位武功恰当之人……分散到前路担任斥候,以试探敌情。”

    “不错,这样一来,我方也不至一味地遭遇偷袭了。”

    “是啊,袁盟主,眼下这敌暗我明的情形……”

    “好了,不必多说了。”袁圻又怎会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他可不是二十年前那个三流人物了,他的心机城府比身边这些人要深沉得多,“既然各位掌门皆有此意,那就这么办吧。”

    袁圻说罢,略微想了片刻,便准备转身传话。

    不料,就在此时……

    “哈哈哈哈……一群蛇鼠之辈,驱之不退,如今还要窝里斗,真是可笑之极!”

    一个高亢的声音突然响起,以内力传音之法,对这数百人的武林豪杰们来了一番嘲讽。

    他的这段话,除了字面上的意思,还传递出了两个信息:其一,我,不是来偷袭你们的,我是来肛正面的;其二,袁圻,连你和你身边那几人的对话我都听得到,我的功力……你自己掂量掂量。

    其话音落时,但见……

    笼罩于众人头顶的光雾竟是急朝半空涌去,好似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上去了一般。

    顷刻间,那些江湖人士们的视野就开阔了数倍。他们很快现……自己此刻所站之处,乃是一个三面环山的险峡。

    “哼……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数息过后,又有第二个声音用内力言道,“既然走到这‘断魂峡’里,就都留下吧!”

    伴随着这类似“死亡通告”的豪言,三面的山道和石隘间6续涌现了大量的人影……粗略目测也有百余人。

    这些人站在高处的阴影之中,远远围观着峡中的人群,好似一群盯上了猎物的恶鬼,蠢蠢欲动……

    “这次来得很多啊……”袁圻见状,竟是面不改色,“……来得好啊。”

    话至此处,他的右手……动了。

    接着,一把软剑,便从其腰间的束带中被抽出,从其手中垂下。

    “我倒要看看……”袁圻用冷然的目光、杀气逼人的语调,对高处的“群鬼”们喝道,“今夜这‘断魂峡’中,留下的是人……还是鬼……”(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