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48章 不胜人生一场醉
    一个人在江湖中待得久了,便能学会如何与死人交流。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但他们依然能告诉活人很多事。

    而且,死人往往比活人更诚实……

    此刻,宋无奇已是个死人了,而站在他尸体周围的,都是活人。

    这些活人是在请示了袁盟主的意思后过来检查尸体的。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这方面的行家。

    仅用了几分钟,这些人就从那断成两截的死尸上知晓了许多事。

    “没记错的话……十五年前,宋无奇已经三十七岁了。”

    “是的,已经三十七岁了。”

    “他练的是暗器。”

    “他只练暗器。”

    “暗器功夫易学难精。”

    “暗器功夫极境难求。”

    “练暗器功夫的人,四十岁后,外功和境界通常都不会再有进步了。”

    “但如今这个五十二岁的宋无奇,外功却更胜从前……”

    “内功……亦然。”

    那些人看完尸体后,便在袁盟主面前七嘴八舌地交谈了起来。

    他们的结论呼之欲出这十五年间,宋无奇一定得到过高人指点,故而才能在一个体力和精力都已错过巅峰的年纪,还将武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当然了……就算宋无奇从一个准一流高手变成了一流高手,还是难逃被袁圻秒杀的命运。

    “各位英雄!”不多时,袁盟主便组织好了语言,再运内力,高声对江湖同道们言道,“各位也都看见了……”他的语气带有明显的煽动性,“且不说那‘阎王’多年来包庇了多少的武林败类、衣冠禽兽。就说眼前这个宋无奇……他入谷十五年后,武学竟然大有长进!”

    言至此处,人群中已开始议论纷纷。

    “如此看来……这葬心谷根本就是个藏污纳垢、栽恶培凶之地!”袁圻已经当了十年的武林盟主。根据他的经验,有些话必须挑明了说出来;因为确实有很多人蠢到了你不点破他就不明白的地步。“想必其他逃入谷中的败类也都和这宋无奇一样……已然得到了那‘阎王’的指点、功力大增。诸位英雄……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自然是所有人都听得懂了。

    “多谢盟主提醒!”

    “盟主深谋远虑,在下佩服!”

    还有不少人听完以后见缝插针地拍了几句马屁。

    而地狱前线一行人……

    “我们走吧。”封不觉这时忽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诶?不跟着他们了吗?”花间疑道,“这么多免费炮灰呢。”

    “这些人根本靠不住。”觉哥摇着头,懒洋洋地回道,“他们聚集于此,有些是为了‘长生之术’,这是为‘利’;还有些是为了在这次行动中崭露头角。也就是为‘名’。”他顿了顿,“无论是为名还是为利,归根结底都是在追逐**、而非信念。人到了生死关头,信念都未必靠得住,**就更别提了……简单地说,如果情况开始变糟,与这些人待在一起……反而会是一种隐忧。”

    队友们听了他的话,沉思片刻。

    数秒后,若雨最先开口道:“有道理……这些帮派所结成的同盟本就很脆弱。每个门派、每个人都有私心。现在他们觉得情势有利,便跟在袁盟主后面耀武扬威。想着事后能分一杯羹……而一旦情势有所变化,这些人就会露出狐狸尾巴。”她微顿半秒,看着小叹和花间接道。“比方说……关系比较好的几个门派,到时候可能会联合起来陷害一些与他们交恶的门派,或是拿势单力薄的小派开刀……强行让对方去当炮灰。”

    “呃……”小叹闻言,表情微变,“‘势单力薄的小派’吗……那非破剑茶寮莫属了啊……”

    “破剑茶寮是什么?”花间疑道。

    “嘿嘿……我们就是破剑茶寮。”封不觉笑着回道。

    “哈?”花间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先前若雨所说的……关于以前来过这个世界的事,她随即就道,“哦……是你们上次来这个世界时所用的身份吗?”

    “没错,我是寮主。你们都是我的徒弟。”封不觉说着,还抬手朝若雨示意了一下。“这位是寮主夫人。”

    “寮主夫人之类的设定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吧?”若雨道。

    的确,在苍灵镇时。若雨是为了配合封不觉制造杀人的借口才默认了的。

    “不要在意那种细节嘛~”封不觉摊开双手,用一个足以让贱力值上升十个百分点的表情应道。

    “行了,你不是要我们脱离大部队吗?那就赶紧带路。”若雨不想就这个话题和他扯下去,故而将话题带了回去,“想必你已经想好了要往哪儿去才会提出这个建议的吧?”

    “哼……那当然了。”封不觉歪了下头,用眼神朝众人左侧的一片树林瞥了一眼,“宋无奇应该就是从这边来的。”

    队友们一齐朝那边看去,只看到了纷杂的林木、并没有明显的路径。

    然,过了几秒后,小叹睁大了双眼道:“哦!确实有留下痕迹诶!”

    “嚷什么嚷!”封不觉赶紧上前一步捂住了他的嘴,“生怕别人没注意到我们么?”

    说实在的……确实没人去注意他们。前方那些江湖大佬们,不是单枪匹马行走江湖的高手名宿,就是执掌高门大派的掌门级高手,他们带在身边的跟班们也都是派中辈分和武功最高的弟子或亲信。可以说……今天聚集在这儿的,都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这样一群人,哪儿有功夫去理会和关注你们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鬼才知道你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山野小派……人家争着在盟主面前露脸邀功还来不及呢,你们这些鸟人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于是乎……

    在短暂的迂回和观察后,封不觉他们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了那几百人的大队,也离开了贯穿山谷的那条大路。拐进了山林之中。

    …………

    和大多数擅使暗器的高手一样,宋无奇的轻功不差。在山林这种复杂的地形,想要追寻他所留下的痕迹很难。虽然袁圻可以用内力探知对方的实时位置。但他并不能找出对方先前所走的路线。

    不过……这事儿对于封不觉和王叹之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他们一个有数据视角,另一个有鹰眼视觉。对他们来说,越是在复杂的地形中,追踪的难度反而越低。

    长话短说,经过了二十多分钟的跋涉,地狱前线的四人总算从茂密的林中行出,来到了一处相对宽阔的山坳间。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失去了日光照射的光雾呈现出了一种近似月光的、柔和的冷色调。

    这雾光是凄冷的,幽美的。

    玩家们的心似乎也随着周遭色调的变化沉静了下来。

    “切……消失了吗……”

    最终。在一条小河旁边,宋无奇留下的痕迹消失了,觉哥当即不快地啐了一声。

    “我倒觉得无所谓。”花间这时接道,“这谷中常年有人居住,那些人的生活必然离不开水源。我们只要沿河朝上游走,应该有很高的几率能抵达片头g中的山庄。

    “说得对。”若雨也同意她的推断,“也许宋无奇的踪迹到此消失,正是在暗示……他是沿河而来的。”

    “有道理啊!”小叹也接道,“没准他有那种可以蜻蜓点水、一苇渡江的武功,一路水上漂就过来了。”

    封不觉听了这句。当即虚着眼看向小叹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当不了侦探。”

    “诶?”小叹回道,“为什么啊?”

    “因为稍微有点推理才能的人,在想到一苇渡江这种事之前。都会先考虑一下……对方会不会是乘着竹筏或小船来的。”封不觉的回答一针见血。

    “不对啊。”小叹又问道,“要是宋无奇是乘船来的,那……船呢?”

    “被人划走了呗。”封不觉回道,“谁规定宋无奇非得一个人划船下来的?船上还有别人也很正常吧?”

    “嗯……”小叹尴尬地笑了笑,“嘿嘿……也对啊。”

    吐槽完了队友,觉哥便带领着队伍顺流而上。

    在这残秋的夜晚,于潮湿的雾中前行,玩家们的头、脸和衣服自然都渐渐蒙上了一层霜水。

    这些水分也很快化作了丝丝寒意,让他们的精神更为抖擞了一些。

    由于河边的地势较为平缓。四人的行进度比起在林中要快了不少,半小时不到就走了好几公里的距离。

    随后。他们的前方,便出现了一汪清泉。

    那是一个由各种奇诡山石围绕的小潭。河流从石潭两端穿过,上游处地势陡然增高,下游则渐趋平缓。

    此刻,在那石潭边上,竟是有一道人影……孑然而立。

    那是个清瘦的身影,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衫。

    他的左手置于背后、握拳垫腰,右手……拿着一个酒壶。

    他默默地望着眼前的石潭,时不时拿起酒壶饮上一口。

    石潭的当中,只有水,水中也没有月亮。没人知道他在看些什么,也没有人觉得这儿能有什么好看的。

    但……他已经饶有兴致地在这里站了许久,而且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嗯?”在相距还有百米的时候,那人就察觉到了玩家们的存在。

    但直到封不觉他们靠近到十米之内时,他才缓缓偏过头,开口道:“这还真是……人间处处有相逢啊。”

    对方还没开口时,觉哥就已经把他给认出来了,所以这会儿觉哥很淡定地抱拳拱手道:“封某,见过曹公公。”

    没错,那个立于石潭边喝酒的人,正是曹钦。

    “紫禁城一别,又过去十多年了吧……”曹钦言道,“封寮主不愧是当世奇人,能够在世间隐姓埋名、动辄便是数十年杳无音讯……且每次现身时,还是这青春不改的模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

    然,下一秒,曹钦竟是神情一变,并轻轻“咦?”了一声。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他知道对方是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也没变老才会疑惑,于是顺势就解释道,“曹公公猜得没错……我破剑茶寮一脉的武学,确有益寿延年之效,所以我的徒弟也和我一……”

    不料,他的话还没完,曹钦就打断道:“你妻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呃……”封不觉忽然想到,在紫禁城和絮怀殇单挑那次,为了刷时髦值,他确是说过“把我和妻子葬在一起”这样的台词,“……这个嘛,其实她并没有死。”

    “嗯?”曹钦又疑道,“那当年那位絮怀殇姑娘,是在明知你妻子没死的情况下痴缠于你咯?”

    此言一出,全世界……都安静了。

    大约五秒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像炸了的油锅一般,迎来了可能是游戏比赛直播史上最恐怖的一轮弹幕爆。

    “哦?”若雨面无表情地斜视过去,朝觉哥投去了一道饱含杀意的目光,“还有这事儿?”

    “是啊……”花间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他,“……还有这事儿?”

    “诶?”小叹则是好奇地接道,“还有这事儿?”

    “不……那个……其实……”封不觉吞吞吐吐地对曹钦道,“她并不知道她还没死。”

    “那你为何要隐瞒呢?”曹钦道,“如果你告诉那位絮姑娘……自己的妻子还没死,或许她就不会再来缠着你了。”他说到这儿,貌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慢着……莫非,你是欲擒故纵?有意不告诉她你的妻子还活着?”他顿了顿,“亦或者……絮姑娘早已跟你表露过她愿意做小?所以你反其道而行之?”

    “卧槽……”封不觉当时就惊了,他在心中暗骂道,“你这死太监少说两句会多长个器官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八卦兼狗血,而且记性好得一逼……这是要我狗命啊?”

    “嗯……”这时,若雨在旁若有所思地念道,“我好像忽然明白……为什么你在后宫城里会顺口叫她四姨太了。”

    其实,她心里也大概已猜到了此事不过是np的误会,但是……像这样当众调戏封不觉的机会着实难得,若雨可不想错过了。

    “那个……曹公公啊……”封不觉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咱能聊点儿别的吗?比方说天气什么的?”

    “天气?”曹钦闻言一怔,继而抬头看了看头顶那光的浓雾,然后“呵呵……”了两声,仰头喝了口酒。接着,他竟用吐槽般的口吻接道,“……我也是醉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