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46章 一入江湖岁月催
    从开赛后五分钟的情况来看,这个剧本的开场,应该是分为两段式的。

    第一段,就是片头g和旁白的剧情简介,这个部分两队是一起观看的;而第二段,则有所不同。

    地狱前线的四人被传送到了江湖势力的所在,在系统保护下看了一出“武林大会”的戏码。

    而红樱那边,则是被传送到了葬心谷中,直接见到了……“阎王”。

    阎王是一个令人心生寒意的称谓,因为人们提到这个称谓时往往会联想到死亡。

    或许这世上确有不怕死的人,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死亡是可怕的。

    所以,阎王也是可怕的。

    但,葬心谷中的阎王,一点也不可怕。

    非但不可怕,还很迷人。

    因为,阎王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的美足以令人窒息,让人**荡魄、魂牵梦萦。

    而且……多年以来,阎王的容貌、体态始终如十八九岁的少女一般,毫无变化。

    岁月,似乎无法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因此,没有人知道阎王究竟年方几许……有人说四十岁,也有人说五十岁;还有人说“阎王”其实不止一个,现在的这个已是阎王的女儿。

    当然了,最后那种推测显然是不可能的。阎王每个月至少都会与谷中的“鬼”们见上一次,假如她有过身孕,自是瞒不过去的。

    于是,就有了“长生之术”的说法……

    “嗯?”虽然红樱的四名玩家突然出现在了眼前,但阎王的神色却并没有起太大的变化,其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平静。“今天倒是遇上了一件稀罕事……”此时,她正用单手枕着额头,侧卧在一张宽大的玉榻之上;一身轻纱薄衣之下。玲珑有致的**和若隐若现的白腻肌肤引人浮想联翩,“……竟有人能无声无息地闯入我这‘葬心谷’。并来到我的山庄之中。”

    说到这儿,阎王盘腿坐了起来,扫视了四名玩家一眼:“而且……来得还是四位姑娘。”

    “这位……”【血蔷薇】抱拳拱手,想了好几秒才决定用什么称呼,“……前辈,今日我等误闯此地,多有得罪,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血蔷薇是红樱的副队长。也算是团队的智囊,与np的交涉工作大部分由她来进行。

    既然是负责这一块工作的,那基本的原则她肯定也都了解。比方说……在任何时候,尤其是刚进剧本时,对于那些没有直接动攻击的、或是敌意不明显的np,完全可以客气一点,这样没准就能接到任务、得到信息、或是直接获取利益。

    “呵呵……”阎王笑了笑,干脆站了起来,“你们闯进别人的家,然后还让别人自报家门?”

    闻得此言。絮怀殇反应最快,她赶紧上前半步,作揖言道:“是我等礼数不周。望前辈见谅,在下絮……”

    “慢着。”没想到,阎王忽然打断了絮女神的话,并缓步走向了后者。

    顷刻间,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红樱全员的心里都明白……通过刚才那两句“我这葬心谷”和“我的山庄”来判断,眼前这位美女极有可能就是简介中提到的“阎王”。再加上……她面对突然出现的、身携武器的四个陌生人,依然能保持着这种淡定的态度……这个推论是**不离十了。

    咚,咚……

    阎王赤着双脚。走过木质的地板,出了轻轻的踩踏声。

    她的脚也很美。纤美的曲线和光滑紧致的皮肤几乎能让人忘了这本应是人身上比较粗糙的一个部分。

    阎王就这么走到了絮怀殇面前,静静地站住了。两秒后,她慢慢抬起右手,轻出柔荑,用食指和拇指扶住了絮怀殇的下巴,把她的脸微微抬起。

    那一刻,两张绝美的面容近在咫尺、四目相对。

    时间。恍如静止。

    好似就连时间也想在此刻停留。

    紧绷的气氛一下子变了,竟变得有些暧昧……

    正在观看比赛的观众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无论男女)在看到这个场景时吞了口唾沫,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接着说。”阎王用妩媚的眼神望着絮怀殇,“……你叫什么?”

    “在下……絮怀殇。”絮女神表面上还是比较冷静地回应了对方,但她心里已经在吐槽了,“什么情况……又一个姬沨珑(后宫城主)?”

    阎王听罢,笑了笑:然后就转过身去,走向原来所站之处,且边走边道:“好……你们闯进来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

    “喂喂……这样都行啊……”

    “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殇殇万岁!”

    “哦哦!阎王的百合魂觉醒了啊!”

    “决定了,刚才那一幕我要截图当桌面。”

    …………

    不但是观众们很自然地接受了这种设定,就连红樱的队员们也……

    “干得好,队长。”血蔷薇转过头,悄声对絮怀殇道了一句。

    “不愧是队长……连np都无法抗拒你的魅力……”一旁的【风信子】也接了一句。

    【铁海棠】也接道:“看起来……剧本波ss基本已经站到我们这边了。”

    “呼……”絮怀殇本人则是长吁一口气,摇头念道,“真不知道该不该为这种事高兴……”

    …………

    话分两头,再看地狱前线队这边。

    在沙漠中稍作准备后,他们便迅追上了前面那群“武林豪杰”们,随之一起进了山谷。

    虽说觉哥他们并不屑于和这些家伙一起行动,不过有免费炮灰带路没理由不利用一下。

    “呵……不出所料啊……”进谷两分钟不到,封不觉就停下脚步,转头对队友们说道。“中毒了……”

    之所以说“不出所料”,是因为觉哥早已揣测过这个地方的防御模式了,他的结论是毒气是个好办法。

    经他一提醒。若雨、小叹和花间立刻打开游戏菜单查看,现状态栏里确实出现了【中毒】的字样。

    “是这雾造成的吗?”若雨的第一反应很快、也很准确。

    “想必是的。”觉哥回道。

    “既然是雾造成的……”花间接道。“那我用技能给你们解毒也没有意义,解完了马上就会再中。”

    “是啊……得搞清楚中毒的原理才行啊……”小叹这时摸着下巴念道,“据我推测……这种能‘光’的雾,八成是谷中某些特定的植物与周围环境产生化学变化所生成的,根据自然界相生相克的法则,能解除这种毒性的天然解药肯定也能在谷里找到……”

    “对,就在那边。”下一秒,封不觉就懒洋洋地指了指离众人不远的一片树丛。

    “哈?”小叹当时就愣了。

    说句实话。小叹也是难得装个逼。要不是因为他是学医的,对这方面知识略有涉猎,他也不会表什么意见。可是……他刚把理论说完,觉哥这门外汉居然就直接给出了答案,这未免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你的理论无疑是正确的,不过……绕开专业知识,从单纯的逻辑推理角度出……这事儿也能被推理出来。”封不觉对小叹很了解,光看表情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了什么,所以他马上就解释道,“从片头g可知。这谷里是住着人的,他们每天都呼吸着谷里的空气,那就势必得常年服用解药。而解药这东西……不管是水源也好、植物也好、动物也好……总之其出处必然是在这谷中。”他摊开双手。笑道,“这年头,飞机空投物资是不可能了,葬心谷周围又全是沙漠,若是解药得去谷外取,那得多麻烦?”

    “是啊……再说阎王本就不许谷里的人离开吧?”小叹应道。

    花间也如有所思地点头说道:“就算阎王允许了,去谷外取解药这事儿也存在着过多的变数。万一去取药的人因种种原因一去不回了,谷里的人岂不是全得等死吗?”

    “所以说……解药……或者说制作解药所需的原材料,肯定只能在这葬心谷中找到。”封不觉说这话的同时。向队友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着自己走。

    四人很快就行到了先前觉哥所指的那片树丛旁。并在几棵树后现了一些已被采摘过的根茎类植物。

    “即使隔着些树木,我也注意到了这里有大片泥土被翻动过的痕迹。”封不觉道。“起先我也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不过在看了状态栏后我就意识到了……这显然是朝廷的人马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雾毒;由于他们人数很多,所以挖了一大堆。”

    “诶?”小叹闻言,忽然想到了什么,“奇怪了,朝廷的人马……才走到这里就现自己中毒了?”

    这确是个值得推敲问题……因为目前为止,走在玩家们前面的那些江湖人士们还没有一个人现自己中毒的事,这说明谷中的雾毒至少在刚中时是没有什么显著体感的。

    游戏玩家可以通过状态栏直观地看到自身的异常状态,但……朝廷的人又是怎么察觉的呢?

    “诸位且慢!”

    就在小叹提出疑问之际,从前方百余米外响起了袁盟主的声音。

    “这雾里有毒!”

    几秒后,袁盟主就讲出了一个比较恶劣的事实,引得人群一阵骚动。

    “各位不要惊慌!用内力护住心脉,可让毒性暂缓。”

    姓袁的毕竟是武林盟主,老辣得很,他也很快讲出了一套类似于小叹和觉哥的理论,然后让各路人马中通晓医术之人尽快去周围找找有没有能解毒的东西。

    而此时……地狱前线这四位都已经把毒给解了,而且各自留了一些解药到行囊里。

    “我大概明白了……”封不觉想了几分钟后,言道,“内力修为比较高深的人,应该能比常人更快、更敏锐地察觉到自身已中毒。”他顿了顿,“所以,那位袁盟主最先现了这件事。”他眼神微变,沉吟道,“嗯……由此,又能获知一些额外的信息……”

    若雨的思路紧跟着觉哥,听到此处,她便接道:“朝廷的人马中,至少有一个内力修为不在武林盟主之下的人,和一个精通医术、能迅识别出解药之人。”

    “没错,”觉哥接道,“当然了,你所说的那两个也可能是同一个人。”

    他们几位悠哉地聊着天,就是不告诉那帮np解药在哪儿……

    好在……那些武林豪杰中确也有一些在中草药和医学上比较有建树的家伙,他们花了十几分钟,便在别处找到了这种能解雾毒的根茎。

    长话短说,近三十分钟后,那几百人总算都吞下了解药,调息完毕,准备重新上路了。

    不料,就在此时,又生异变。

    叱叱叱叱叱

    破风声,从半空传来。

    这声音乍听之下很平常,在场之人,任谁都听过这种暗器的响动。

    但当掀起风声的东西靠近时,人们便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阴森的杀意。

    许多兵刃出鞘的声音紧随着破风声响起,此起彼伏……

    然,却未曾有一次金铁交加之响。

    这意味着……刚才那些暗器,没有一,是被挡下了的。

    于是……数息过后,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还活着。

    死了的人倒到地上,活着的人惊呼喊叫。

    而那个掷出暗器的人,则用内力将话语传入了人们的耳中:“再往前,死得就不止这几个了。”

    与此同时,袁盟主已快步行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前,看了一眼伤口上的暗器。那一瞬,他神情陡变:“这是……引月飞星镖!”他念叨了一句,随即运起内力,高声接道,“哼!我道是谁……原来是‘星月神镖宋无奇’啊……”

    他的语气中明显带上了几分鄙夷的意味:“十五年前,阁下勾结土匪杀害自己的义兄,淫人妻女,杀人全家……这番兽行……武林同道们还没有忘记呢!”袁盟主大义凛然,舌绽春雷,“如今你竟还敢在各路英豪面前充当拦路之犬,当真是不知死活!”

    话音落,单掌扬。

    袁盟主通过这内力传声作试探,已然确定了宋无奇藏身之处,因此,说完这话……他就运起七成功力,隔空一掌轰了过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