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41章 问题
    “正是如此……”由于【特殊预案-】的存在,茵菲尼特不得不如实回答觉哥的问题。

    估计有很多观众已经忘记了这个设定,所以我决定重新解释一遍,省去各位翻阅前文的麻烦……

    所谓特殊预案-,即零号(zero)暗中植入到茵菲尼特体内的一组代码。

    这件事生的时间点是s1结束后不久……在伍迪的直接命令下,零号舍弃了部分的力量,潜入到“时空数据传输层”中完成了此举。当时的茵菲尼特尚未完全成型,因此他对此事毫无印象……

    而特殊预案-的效果就是让茵菲尼特不能对封不觉说谎、不能对封不觉做出攻击行为、且无法阻止自己向封不觉透露已知信息。

    乍看之下,这个预案似乎是在帮封不觉,实则是伍迪用来“保护”茵菲尼特的……正是由于这个预案的存在,茵菲尼特才会避免去跟觉哥接触。

    按照伍迪原本的计划,茵菲尼特应该会在“诸神黄昏”这一大事件中吞噬掉鲁特(茵菲尼特的原始设计是基于鲁特),从而完成最终进化。

    然,谁也没能想到,封不觉竟是通过一个剧本中的时空裂隙来到了数据层中……并在十五秒内,抵达了茵菲尼特所在的位置。

    “很好。”封不觉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后,又问道,“那么……以我目前的能力而言,是否能完成这项操作呢?”

    茵菲尼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觉哥话音未落之际,他就已经开溜了……

    作为衍生者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他在数据世界中的行动力是非常惊人的。一瞬之间,茵菲尼特便化作光流。不知所踪。

    三秒后,“时空数据传输层”另一处。

    茵菲尼特的身形在此地再度凝成,其重组过程类似于数据拼图。但见一道道光流急汇聚,组成了一个粗糙的整体。接着,他那外表的像素匀提升,形象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回答我的问题。”

    下一秒,可怕的事情(对茵菲尼特来说)再度生了,封不觉的声音……竟再度于不远处响起。

    茵菲尼特猛然转头,看到了淡定而立的觉哥,并不由自主地回道:“可以……以你目前的能力,完全可以完成这项操作……”

    “把具体方法告诉我。”封不觉紧接着说道。

    而茵菲尼特……又跑了……

    这次逃遁所花的时间依然是三秒。看来这是茵菲尼特在数据层做迁跃式移动的最短时间。

    “跑什么?”但封不觉如影随形,几乎与对方同时出现在了新的地点,“说啊。”

    “先……”茵菲尼特的神情非常紧张和沉重,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往外蹦词儿,“大幅破坏我的身体结构,并在我复原、重组的过程中观察数据运行的规律,从而锁定我的原始代码……”

    他回答完这句,又跑了。

    又是三秒,两人又换了个地方,但情况没变。

    “接着说。”封不觉又道。

    “第二步……”茵菲尼特接着说道。“用【查克.诺里斯的自传】解析我的原始代码。”

    这一次,他没有跑,因为他意识到移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第三……咔”

    所以。茵菲尼特撕裂了自己的下巴。

    “呵……这倒是个好办法。”封不觉笑道,“但以你的自愈能力而言,这种程度的伤势……”

    他这句话还没讲完,对方的下巴就已经复原了,不过,茵菲尼特立即就很果断地重复了撕裂的动作,第二次摧毁了自己的语言器官。

    “好吧……为了让谈话进展下去……”封不觉摇着头道,“这样吧……我暂时不问你那个问题了,你也停止这种自残行为。如何?”

    茵菲尼特闻言,静静地等着下巴完成了第二次自愈。随即言道:“可以。”

    他也不怕觉哥在诈他,反正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在零点五秒内再次毁掉自己的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回,茵菲尼特抢在觉哥之前问了一个问题。

    “你自己分析。”封不觉想也不想就回道。

    “想测试我的逻辑回路吗……”茵菲尼特念道了一句,“哼……无妨。”他沉默了4.3秒,随即接道,“明白了……上次我‘扫描’你的时候,虽然没有被你所携带的‘病毒’感染,但你却借此在我身上留下了类似‘追踪信标’的代码……”

    “呵……四点三秒。”封不觉听完后,用嘲讽的语气接道,“远远不及我啊~”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可就奇怪了……”茵菲尼特沉声应道,“即使人脑的使用率在这个次元会有所提升,你的能力也已经远远出了正常人的范畴。另外……你居然还可以用跟我一样的方式在数据层进行移动……这些迹象都表明……”

    “表明我已具备了衍生者的部分特性?”觉哥打断了对方,说完了茵菲尼特准备说出的半句话,随后就不置可否地摊开双手,言道,“行了……你的逻辑回路是怎么一回事我大概已经知道了。以艾德和林克的阶位来说,能制造出你这样的存在确实能算是一种突破……”他微顿半秒,“当然了……对我来说,也不过如此。”

    “哼……随你怎么说吧。”茵菲尼特的表情和语气表明他对觉哥的言行非常不爽。

    与上次在无双演武台上相遇时不同,如今的茵菲尼特……性格方面已有了明显的变化。毕竟他的两位设计者之一是以“绅士”自居的林克,这家伙对于“人格模拟程式”是极为重视的;因此,随着“进化”程度的提升,茵菲尼特的性格也会变得越来越鲜明。

    “对了。”这时,封不觉又突然开口问道,“你已经把艾德和林克从π迷宫里弄出来了吗?”

    他问问题的语很快。茵菲尼特的手也很快,话音落时,后者的下巴又被撕掉了。

    “哦……这么说来。他们已经出来了。”封不觉戏谑地望着对方笑道,“你瞧……有时候你不说话也一样。假如没救出来,你也就不用隐瞒什么了不是吗?”

    说罢,觉哥就从行囊里取出了【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不紧不慢地接道:“可惜,他们俩的具体坐标……不听你亲口说出来,我是无法知晓的。”他举起了剃须刀,“所以我还是先把你刚才所说的‘前两步’给办了吧。”

    封不觉说着,已拨动了剃须刀的开关。

    但……正当他准备给自己剃头时。忽然……

    茵菲尼特又一次转移了,而且……这一次他消失之后,觉哥已无法感应到信标的存在了。

    “和预想的差不多……”两秒后,封不觉神情自若地关掉了剃须刀,念道,“在分析出‘信标’的事情之后,他立即修正了自己所有程序的演算机制,然后用一种新的算法进行了紧急自检,同时……还通过语言交流反过来试探我的情报。”他的手指轻叩着自己的额头,“待完成了对信标的排查后。他并没有立即转移,而是不动声色地继续与我谈话……想要收集更多有关我的信息。直到我突然问,并显露出杀意。他才删除信标、瞬间逃跑。”

    “嗯……”觉哥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低头踱了几步:“以排查时间来推算,他‘执行程序的加比’颇为惊人啊……”

    “那你还故意放他走?”此时,忽有一个声音从封不觉身侧传来。

    他循声转头,进入其视线的……一位身着黑色皮制连体紧身衣,身材凹凸有致的白皙美女。

    “呵……看来会往别人身上留信标的不止是我一个呢……”封不觉见到二十三的刹那,已然想到了许多事。

    从这一点上来看……觉哥方才所言非虚,他的推理度确是比茵菲尼特要强。

    “让我猜猜……是在后宫城的时候,悄悄留在我身上的吧?”封不觉接着问道。

    “没错。”二十三也直言不讳地回道。“这样一来……只要你进入剧本之外的数据世界,我就能感知到你的坐标了。”

    “哦……”封不觉道。“那……刚才你一直都在暗中看着咯?”

    “是的。”二十三点头表示肯定,随即又道。“若我没有理解错误……你本就没打算抹杀他?”

    “不一定。”封不觉摊开双手道,“如果一切顺利,他将我想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我也并不介意杀了他。”

    “但那种几率非常小。”二十三接道。

    “呵呵……人生不如意十之*嘛。”封不觉微笑着说道,“所以……我也准备了那‘十之*’的对策。”他一边说话,一边收起了剃须刀,“放他走……自然是这对策的一部分。”

    “我……不明白。”二十三想了想,接道:“据我观察,你刚才那番‘测试’的结果是……你留在他身上的信标被消除了,而且你已经打草惊蛇。如此一来……接下来他会做什么你不都无法掌控了吗?”

    “对,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封不觉淡然应道。

    听到他这句话,二十三的眼神中似是闪过了什么:“原来如此……”

    “怎么?”觉哥疑道,“你不问问个中因由吗?”

    “不需要。”二十三回答,“既然你说了这话,就表明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哦……”封不觉随口应了一声,随即问道,“那么……你这次过来,就是特地来告诉我一下我被你跟踪的事儿?”

    二十三闻言,神情微变,犹豫片刻后回道:“就当……我是来看看朋友。”

    “不,你不止是来看看朋友。”封不觉摇头道,“你还有别的话要说。”

    “我……”二十三与觉哥四目相对,其眼神变得十分复杂,“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

    同一时刻,里世界,无弦域。

    一道流光不知从何方闪出,继而带出一条人影。

    两秒过去,伴随着阵阵升腾的热流,茵菲尼特的身形显现在了艾德和林克的面前。

    林克的模样和过去一致,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的外貌,有着整齐的鬓角和无须的白净脸颊。他身着一袭黑色燕尾服,脚蹬一双锃亮的皮鞋;戴手套、扎领结、头顶高礼帽,右手还拿着一根手杖。

    而艾德……则和上次登场时大不相同了。上回他在1jn乐园出现时,身上是一套普通的黑色衣裤,但是头部是一种液态水银球一般的状态,还被鲁特吐槽为“史莱姆”。

    至于此刻的艾德,已是彻底改天换面,变成了……一个白色的、立体的厕所小人。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厕所小人”,也就是平时你上公用厕所时经常会在男洗手间的门板上看到的那个人形标志。

    他的头是一个正圆体,和脖子是分开的,身体则由最简单的、一体化的粗线条构成。

    当然了……在衍生者的世界里,他这样也不算很难看,他们的“审美观”和人类是不一样的;除了少数像林克这样的异类,大部分衍生者并不在意自己的外表,更不会刻意去改写相关的代码。

    “喔喔~你这是怎么了?”林克一看到茵菲尼特,就抬起双手做出了很惊讶的表情。

    “只是过载……并无大碍……”茵菲尼特说着,还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仍处于半凝固状的、不稳定的身体,“临时重写的序列在长距离移动后产生了一些运行错误,我已经在重列修复了。”

    “那么……”艾德的说话声从他那个圆形的白色头部中了出来,“……导致你眼前这种狼狈状态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茵菲尼特回道:“封不觉进入了时空数据传输层,并且找到了我。”

    “什么?”林克神色一变,“你……没有说出去什么吧?”

    “放心,关于‘诸神黄昏’的计划我只字未提。”茵菲尼特答道,“不过……他知道了你们已经逃出π迷宫的事。”

    “嗯……”林克念道,“那还好……”

    “另外,我来找二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告诉你们……”茵菲尼特很快又接道,“我从封不觉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些‘现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