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38章 必胜之局
    听了德古拉的恐吓,龙傲旻毫不畏怯,冷笑着讽道:“我可没时间照顾你的情绪……”

    说罢,他就脚下一踏,猛然跃起.

    那起跳时的撼然之力愣是把站在不远处的贪狼震得重新坐倒在地。

    下一秒,伴随着又一声轰鸣,一阵汹涌的烈风从龙傲旻身前放出,冲向了德古拉。

    此乃龙骑士技能之三龙腾翼斩:于跳跃中动巨龙展翼般的风袭,攻击前方一直线上的所有目标(含友军伤害)。

    “哼……雕虫小技……”德古拉冷哼一声,顷刻间又由蝙蝠重新化为人形,并将背后的披风一甩。

    就在龙腾翼斩即将命中他的刹那,一道与地面垂直的黑色光柱瞬间出现,把德古拉的身形笼罩其中。

    紧接着,烈风便“穿光而过”,斜着轰穿了大殿上方的天花板。而那光柱却是迅收拢,与德古拉一同消失在了玩家们的视线中。

    两秒后,相同的光柱又出现在了十余米外的另一处,将德古拉送了回来。

    “相位移动?”目睹了这一招的贪狼立即道出了伯爵所使用的手段。

    的确,伯爵用的是类似相位移动的技巧,而且他这招的“无敌判定”时间非常久……只要光柱出现,即使没有完全覆盖住他的身体,他也会被视为“进入了相位空间”中,此时任何不具备空间破坏力的攻击对他都是没用的。同理,当他通过光柱移动到另一个坐标时,在光柱完全消失以前,他一样是无敌状态。

    顺带一提,伯爵这个技能的冷却时间……只有六秒钟。

    像这种无敌加位移的技能,如果转化成玩家可学的技能卡,那冷却时间没个半小时是不可能的,但波ss就是有特权,就是这么不讲理。

    当然了。这招也是有弱点的,只要了解了该技能的规律,就能看出两个可抓的破绽:一,每次移动可达到的最远距离只有二十米。且伯爵出现时的水平高度不变;二,光柱出现和消失的时间、以及移动所花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且伯爵本人在完全脱离光柱前无法移动。

    但是……龙傲旻和贪狼并不具备封不觉那种“观察数据”的能力,他们不可能只看一次就掌握该技能的规律;事实上,就算他们看了四五次。也无法百分之百去确定自己所洞察到的“规律”究竟是一种必然还是波ss有意为之。因此,一时间他们根本无从破解此招。

    “身为魔王……”龙傲旻从半空落地后,昂然一立,望着德古拉道,“……被我打得落荒而逃,未免太难看了吧?”

    龙哥现在很亢奋,但并没有失去理智。他也看出来了,论机动性,德古拉比自己强得多,若是对方全力逃遁。哪怕龙骑士形态的攻防再强也无用武之地。所以……他用了个很简单却往往很有效的法子激将法。

    然而,德古拉的反应却是……

    “你的挑衅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伯爵的语气波澜不惊,神态自若;此前被神龙摆尾击碎的身体,也在他从蝙蝠重新变身回来之时便完全恢复了,“相反,你的这种行为还暴露出了许多对你不利的信息……”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提高了悬浮的高度,远离了龙哥几分,“其一,你的度追不上我。故而只能通过挑衅诱我主动迎战;其二,你方才释放的龙息和风压……即你的远程打击能力,是无法在短时间内重复动的;其三,你此刻的这种力量……想必是有时间限制的吧?”

    德古拉这番话说完。龙哥还有没回应,一旁的贪狼已经在心里骂上了:“这波ss的智能还敢更高点么?这分析能力已经比大部分玩家都要厉害了吧?这能玩儿?”

    “呼”数秒后,龙傲旻长吁一口气,“真没办法……是在下输了。”

    眨眼间,他身上的战意便消散了大半,斗气亦是锐减了九成。

    “什么?”贪狼都惊了。他和所有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一起惊了。

    “喂!时隔几百章好不容易又有了戏份顺带还爆了个种,结果你就这样收场吗?”

    好吧,以上那句话不是贪狼说的,而是我代替大家说的。

    “我的情况都已被对方看穿了,而且这家伙也不是那种会作死的类型……我还能怎么样?”龙傲旻转头看向贪狼,耸肩道,“难道我还能飞天不成?”

    “嗯,很正确的判断。”浮在高处的德古拉闻言后也点头接道,“比起做些徒劳的尝试,不如……”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那一瞬,吸血鬼的本能让他捕捉到了一丝致命的气息……

    那一秒,又是一声龙吟骤然响起。

    激荡的能量炸裂般绽开,让整个空间的空气都为之一滞。

    很显然,龙傲旻收敛了气势,并非是真的“认输”了;他所说的话,也只是为了让敌人放松警惕而已。

    此刻他使出的招式,是须要屏息凝神、瞬间将龙之斗气迸出来才能催动的飞龙在天。

    但见,一道龙影乍现,龙哥也如升天之龙般飞天而起,他将奥利哈刚之盾架在身前,整个人如同一枚导弹般冲向了德古拉。

    此招度之快、爆力之强,绝对不逊于任何一个s级的必杀技。就是去直面湿婆的魂意毁灭之眼……胜负也未尝可知。

    简单地说……这招,以德古拉这个波ss的强度而言,不能接。

    伯爵确也不是那种会去硬扛必死之击的人,但是他很清楚,这次冲击用相位移动是躲不开的,因为飞龙在天的能量显示它肯定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相位空间中的物质。

    “居然把我逼到了这种地步……”那电光火石之间,德古拉心中暗道,“只能显露出‘那个形态’了吗……”

    不料!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却见一道巨影……不知从何处杀出,它竟用着与龙傲旻相近的度冲跃到了德古拉的身前……奋力一挡。

    半秒后,但闻一声巨响。

    奥利哈刚之盾撞在了那道巨影之上,将其撞得分崩离析。

    撞击的气流似风暴般席卷了整个大殿。龙傲旻因一股反冲之力坠落而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落地后,龙骑士的变身效果迅从他身上褪去,他的生存值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而德古拉……在那巨影的保护下。却是毫未伤。

    贪狼这会儿已基本从苟延残喘的负面效果中脱离出来了,他不及多想,立刻冲上前去对龙哥施放了医疗技能。

    他很清楚……现在一秒都耽搁不起,只要龙哥在那儿躺个十秒左右,德古拉就能将他俩双双击毙。

    但……身在空中的伯爵。似乎并没有趁势追击的意思。

    他浮在半空,望着眼前那些被打碎的、翻飞掉落的碎片,静立了两秒。

    然后,伯爵略一移动,抬手抓住了其中的一块。而那一块……正是弗兰肯斯坦的头颅。

    “老朋友,你不必这么做的。”德古拉神情微动,用双手捧着弗兰肯斯坦的脸道。

    “我……同伴……做点什么……我……很高兴……”那科学怪人的头颅断断续续地从喉咙里挤出了几句话,随后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安息吧,老朋友,我想……我们很快又会再见了。”德古拉说着。低头望了地上的两名玩家一眼,接着,他竟然还是没有去动攻击,而是拿着同伴的头颅,默默地从天花板上的缺口飞走了……

    …………

    晚,十一点五十五分,忘却之庭院尽头。

    这里,是通往混沌之地,也是城堡出现时那道黑色光柱喷出的原点。

    从这里可以看到天空,但不是人间的天空。而是一片深蓝色的、点缀着各种奇诡异景的异域苍穹。

    广阔的空间,由紫色、蓝色和白色的砖石砌成,周遭还立着一些希腊式的立柱和雕像群,分别由玫瑰和荆棘丛簇拥着。也算颇为怪诞的组合。

    噗呋噗呋

    伴随着一阵翅膀扇动之声,一只蝙蝠从远处飞来。

    不多时,他便化作人形,倏然落地。

    “疯不觉呢?”德古拉看着眼前的两个小丫头,冷然问道。

    “他还有别的事要忙。”若雨神情冰冷地面对着眼前的魔王,平静地回应道。

    “那护身符呢?”德古拉又问道。

    “在我这里。”站在若雨身后的小灵回道。说这话时,她还拿起了那个物品,在伯爵面前展示了一下。

    伯爵的目光扫过她们的脸,沉默片刻后,再度开口道:“你们并不打算毁了它……是吗?”

    “对。”事到如今,玩家们已无需再隐瞒什么,若雨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你……”德古拉又看向小灵,“想要通过咒语动‘开启边狱之门’的仪式是吗?”

    “正是。”小灵也应道。

    “果然如此……”德古拉沉声念道。

    “很遗憾,我们无法让你如愿。”若雨淡然接道。

    “德古拉先生,如果你要责怪……就怪那个叫疯不觉的家伙吧。”小灵这时很调皮地跟伯爵开了个玩笑,“任何时候,当一件对你来说很糟糕的事情生后,你都可以将问题归结到三处一是世界的错、二是时臣的错、三就是疯不觉的错。”

    “很糟糕?”德古拉将这个词重复了一遍,并轻哼一声,“哼……看来你们是误会了啊……”

    此言一出,两名玩家皆是神情一变。

    “我早已察觉了你们的真正目的。”德古拉接着说道,“你们以为自己在城堡中的对话我真的听不见吗?”

    “不见得吧……”小灵不太相信对方的说辞,“如果你真的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为什么还要装作一无所知地来帮助我们呢?”

    “很简单。”德古拉摊开双手,“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摧毁护身符……”

    …………

    同一时刻,时计塔顶层。

    灰暗的天空与巨大的钟塔组成了这里的背景,一片开阔灰色石板地砖上,一个矮小的、身着紫色长西装的身影背着双手站立着。

    他的衣襟随风摆动,一头并不算长的、柔软的头也已在风中凌乱。

    “二位……来得正是时候。”听到脚步声的刹那,封不觉抬头望向高处的大钟,悠然言道。

    刚从台阶走上这层平台的贪狼和龙傲旻也立即认出了觉哥的背影。

    “特意拖到午夜将至之时,才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原因……”贪狼上前几步,问道,“……能解释一下吗?”

    “你赛后自己去看录像吧。”封不觉转过身来,淡淡地回道,“面对你们这样的对手,我必须谨慎一些才行……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透露情报给你们,会增加你们翻盘的几率。”

    “呵呵……真是个堪称残忍的谋士啊……”贪狼又道,“但……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二。”他停顿了两秒,接道,“眼下,你的队友们都不在这儿,这说明她们正在忙着别的事情;再结合你强行把比赛时间拖到午夜……我能否认为……你们队接到了一项与片头cg中的‘仪式’有关的任务?”

    “无可奉告。”封不觉不为所动,不紧不慢地用这四个字回应了对方。其语气、表情……完全不露破绽,让对手捕捉不到丝毫的心理活动。

    “封兄。”这时,龙哥也开口了,“我就不拐弯抹角地说那些了,我跟你说点实在的……”他一拍胸脯,“我俩的状态现在还不错,体能值虽然不满,技能也有所消耗,但至少还是具备七成战力的。”他举臂指向觉哥,“而你以逸待劳,就算不是满状态也差不了多少。”

    “呵……”龙哥豁达地笑了笑,“封兄你觉得……在这种局势下,以一敌二,你有几成把握能胜?”

    “问得好。”封不觉说着,单手一扬,一副闪光的扑克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贪狼和龙傲旻都知道这是死亡扑克,但此刻的死亡扑克与以往他们见过的很不一样,那原本出金光的扑克竟是成了“黑光”四溢的形态。

    “非要我说的话……”觉哥斩钉截铁地回道,“……十成。”(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