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31章 刀锋闯魔城(五)
    晚八点,恶魔城藏书库中。

    “总觉得这个设置有阴谋啊……”龙傲旻一边后退,一边转头冲贪狼说道。

    “行了,都叫你别回头了。”贪狼回道,“你瞧……又关上了。”

    此刻,刀锋的三名队员正站在一条由翡翠色的墙壁所砌成的通道内。他们来的那条路没什么好多说的,无非就是沿途有些挡路的怪物而已,但他们意图前往的那一侧,却被一张巨大的“石脸”给封住了。

    那张脸整体呈橘红色,有一对碧绿光的眼珠,长了一个大鼻子和一嘴外突的獠牙……总体来看像是张恶魔或是恶鬼的脸。

    五分钟前,三人便来到了这扇“脸门”的前方,他们查探片刻后,却没有现丝毫开门的线索。正当他们准备回头折返时,却听得“呼噜噜……”一阵砖石滚动之声。

    三人猛然回头,恰好瞥见那张脸的嘴部闭合起来……

    接着,经过了几番试探,他们终于现了这扇门的规律当有人接近到一定的距离,并背对它时,它就会“张开嘴部”,变成可以通过的状态。

    于是,贪狼就想出了“三人一起后退着走入门中”这个方案。

    然而,这样做无疑是比较危险的……万一门的后面有什么陷阱,他们这样倒着进去八成就会中招。

    “我也觉得不妥……”七杀接道,“怪物和陷阱我倒不怕……我就怕封不觉正站在门后等着我们。”

    “那是不可能的。”贪狼摇头回道。

    “你就这么肯定?”龙傲旻疑道。

    “我早就已经看出来了,这家伙正在跟我们耗时间。”贪狼回道,“他并没有打算尽快地消灭我们,而是在等待着什么……”

    “哦?此话怎讲?”七杀也转头问道。

    “这个嘛……”贪狼想了数秒,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还记得此前他通过怪物之口和我们做的交流吧?”

    “啊,当然记得。”七杀摆出一副蛋疼的表情应了一句。

    “你们仔细琢磨一下吧……”贪狼的神情却很严肃,“那绝非是心血来潮。而是一次十分高明的心理诱导……”他说到这儿停顿了几秒,给了两名队友一定的思考时间,随即再道,“先。封不觉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了解到了‘我们始终在他的监视之下’;进而便引申为‘他随时可以对我们进行偷袭’……”

    龙哥和七杀闻言都点点头,表示他们仍紧跟着参谋的思路。

    “随后,他借着和七杀的口舌之争……即兴挥,不露声色地透露了一些信息给我们。并顺势嘲弄了我们一番。”贪狼接着道,“虽然他的言辞虚中藏实……但我想你们和我一样,在那个时刻便已洞悉到了……那番话是想激怒我们、给我们制造心理压力、让我们在焦急之中加快探索的度。”

    “对啊,难道不是这样的吗?”龙哥接道。

    “不是。”贪狼摇头。

    七杀和龙哥当即神色一变。

    “双重陷阱……”贪狼接了一句,并分别朝两名队友的脸上看了一眼,“明白吗?”

    “你的意思是……”七杀若有所思地接道,“他真正的意图……其实正好相反?”

    “没错。”贪狼点头应道,“我们不妨透过表象重新思考一遍……假设封不觉真的想让我们加快行动节奏,那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无非是为了让我们在匆忙中消耗更多的体能和生命,变得更容易击杀。”他微顿半秒。话锋一转,“但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从我们进城到现在,尚未遇到过任何特别危险的阻滞……”

    贪狼抬头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既然我们的行动始终在他的监视之下,那他为什么不做点儿什么呢?以他的能耐,就算不现身、不做正面冲突,也能有无数种手段来对付我们……可是他却只是对我们进行了一次语言上的施压而已,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嗯……”听到此处,龙哥摸着下巴沉吟道,“照你这意思……难道他不想杀我们?”

    “想。但不是现在就杀。”贪狼神色一沉,接道,“据我观察……封不觉和吞天鬼骁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无论在战略上如何安排。从心理上来讲……他们从未把敌人放在和自己同样的层次上看待。简单地说……他们都极度得目中无人。”他冷哼一声,“哼……所以他们都有一种习惯,就是喜欢把‘击败敌人’的优先级后置,给‘探索剧本’让路。”

    贪狼一边说着,一边给两名队友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把头转过去。接着后退。

    交谈至此,虽然贪狼还没把全部的事情交代完,但七杀和龙傲旻都已感觉到了他那份胸有成竹的底气,故而没有再去质疑“倒退进门”的决定。

    三人大踏步地后退,不多时就穿过了石脸的嘴部,从翡翠色的通道到了另一个黑褐色的空间。

    结果……真的没有任何陷阱被触。他们再度转了个身,那石脸的嘴也没有闭合起来。

    “以眼下这个剧本来说,封不觉明显又在玩这一套……”数秒后,贪狼接着方才的话道,“其实他并不想那么快就和我们对上,不管他嘴上说了什么,他实际在做的事情是……避免和我们正面接触、拖延时间。”他顿了顿,“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需要我们的配合,于是……他就玩了这手‘双重陷阱’。”

    “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算到了我们能看穿他那言辞里的意图。”七杀边想边接道,“所以他故意在话里传达与自己真正意图相反的信息?”

    “正是。”贪狼回道,然后叹了口气,接道,“唉……说实话,这家伙在心理诱导方面的才能简直让我这个正经学过心理学的人感到自卑啊……”他借机装了个逼,再道,“他对我们进行催促、激怒和施压时,就知道我们会识破他的意图,然后反其道而行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而一旦我们这样做了。反倒正中他的下怀。”

    “我差不多也被你们绕晕了……”龙哥这时挠着头接道,“总之……我们现在还是得快对吧?”

    “对,越快越好。”贪狼道,“不用担心会有什么特别险恶的状况出现。就当是在玩普通剧本好了。”他眼神微变,念道,“如果我没猜错……封不觉现在八成在忙着别的什么事情,只要我们加快脚步,就有机会打乱他的布局和节奏。甚至是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

    黑云之上,夜幕已临。

    一场百年难遇的大规模雷暴已盘踞在了这座城市的上空,绝大多数平民都选择了留在家中、避免外出。

    但是,警察、消防员、医护人员、军队等群体还是得照常出勤的……

    此时,在暗溪路与市区之间的一条公路上,一辆汽车正在匀地行驶着。车上坐着两个人,驾驶席上是流浪汉希尔,而副驾驶座上,是十岁版的封不觉。

    就在他们开到半道儿时,前方较远处……出现了一列整齐的车灯。俨然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驶来。

    “终究是来了啊……”封不觉见状念叨了一句,随即抬头看向旁边的希尔道,“我教你的台词……都记住了吗?”

    “是……记住了。”希尔有些紧张地回道。

    “放松点儿。”封不觉用一种懒洋洋的语气接道,“按我说的做,绝对不会有事的,你越是紧张……越显得可疑。”

    “好……我尽力。”希尔说罢,深呼吸了几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

    大约一分钟后,他们便和那队车子相遇了。来到近前便可看清,那些车……基本全是军用吉普和警车。当中甚至还跟了几辆装甲车。

    很显然,那条冲天的黑色光柱引起了当地政府相当程度的重视。不过在这类由电影改编的剧本里,警察或军队往往会来得比较晚……所以,直到几个小时以后。这些部队才集结完毕,开到了目前这个位置。

    封不觉自然是提前预见到了这种情况的,还没出城堡时,他就已经和希尔对完了口供,万一遇到车子被拦下来盘查,他们就可以忽悠过去了。

    果然。在觉哥他们的车和那些军警部门的车交汇之前,就有一辆警车从车队中开了出来,挡在了逆向的车道上。车上直接走下来两名警察,朝着觉哥他们举手示意。

    希尔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缓缓将车停下、熄火,然后直接摇下自己这一侧的车窗,转头看向了走过来的警员。

    “这是什么情况?警官。”还没等对方开口,希尔就先抛出去一个问题。

    “这情况的名字叫做‘少管闲事’。”那名负责盘问的警官俯身在驾驶座旁的车窗前,应道,“你自己看……这像是你能过问的事儿吗?”说话间,他还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正从自己身后经过的装甲车。

    “我说……该不会是和那黑色的光柱有关吧?”希尔装出一脸好奇的样子。

    “怎么?你有看到什么吗?先生。”那警员的表情立即严肃了起来。

    “呃……那倒没有。”希尔耸耸肩,用颇为诚恳的神态回道,“我和侄子下午在河边露营,正钓着鱼呢……结果就看到天上出现了光柱……”他压低了声音,“说实话……我当时以为是军方在搞什么实验……吓得我拉上侄子赶紧跑,连露营的东西都没收拾。可没想到……我侄子一不小心掉进了河里,这小子不会游泳,我可花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救上来……差点儿就淹……”

    “行了行了……”那警员听他说了这一大堆,当即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粗暴地打断道,“你先把驾照拿出来给我看看。”

    “哦,好的。”希尔闻言,点了点头,并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驾照。

    那名警员接过驾照后,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将希尔的脸和驾照上的照片对比了一下。

    由于这是一张真的证件、持有者也是希尔本人,因此是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来的……

    “你侄子怎么传成这样?”警员将驾照递还给希尔时,瞥了一眼车内,望着封不觉问道。

    “我不是说了嘛……他掉河里了……”希尔对答如流,神情也很自然,“一时间又找不到干的衣服换,我的车里正好有他今晚参加派对的衣服,就让他先换上了。”

    “派对?”警员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万圣节派对啊,警官。”封不觉这时也转头说话了,他撅着嘴,用十岁小孩置气时的表情接道,“但我听说那已经取消了,真是讨厌!”

    希尔回头看了觉哥一眼,对其精湛的演技投去了一道敬佩的目光,随即又转过脸看向警察道:“刚才我们听到广播……说是因为雷暴取消了所有庆祝活动,这孩子可失望透了,要知道他那套衣服是他妈妈……”

    “好了,可以了……先生。”那警员已经把希尔当成了一个话唠,他趁着后者没有再度扯起来之前就抢先言道,“你们快点儿过去吧……记住,尽快离开这个区域,然后去室内待着。”

    “呃……好的,警官。”希尔还很殷勤地把头伸出车窗跟对方打了声招呼,看来是入戏了。

    两秒后,那个警员已转身走出了几米距离,并摊开双手朝他的搭档摇了摇头。

    看起来……希尔和觉哥的表演十分成功。

    这时,那浩浩荡荡的车队也已从觉哥他们旁边开过去了,就只有那辆停下来负责盘问他们的警车还没跟上。

    十几秒后,希尔重新动了车子,从那辆警车旁驶过;那两名警员这会儿也已回到车上去,准备调头跟上车队。

    就在双方都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没想到……

    赶巧不巧的,那名负责盘问的警员瞥见了觉哥他们那辆车的车牌(这个州并不强制要求车前也挂车牌,可以只挂后面)。

    “嘿!等等!那个车牌号……不是今天早上有人报失的车吗?”

    “该死!他们要跑了,快追!”

    下一秒,两名警员便用对讲机跟同事们报告了情况,并鸣响了警笛,朝觉哥他们追了过去。(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