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26章 降妖别动队(十)
    还是下午三点,社区购物中心外的停车场上。

    此时,正是购物的高峰时段,停车场上的车子颇多,进出购物中心的人也不少。

    而在这人群之中,有一位一米七左右,面容刚毅的“儿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奇怪……人呢?”龙哥按时来到了接头地点,但他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七杀的身影,“难道是因为他个子太矮……被我看漏了?”

    他一边念叨,一边在停车场上游来荡去、东张西望。

    忽然……

    “嘿!我们在这儿!”有人压着嗓子冲龙傲旻喊了一声。

    “嗯?”龙哥听出了这是队友的声音,但他转头望去,却没看见说话之人。

    “这儿呢!”那声音又急切地重复了一遍。

    龙哥这才现,说话声是从一辆车的车底传出来的。

    于是,龙傲旻来到那辆车边蹲下,往里一看:“我说……你俩这是在玩儿捉迷藏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七杀虚着眼回道,“没错……”

    趴在他身旁的贪狼也道:“当然了……假如我们真的是在玩捉迷藏,以你现在的体格,肯定是把把当鬼。”

    “虽然你们很有诚意地趴在那儿跟我扯淡,但我完全没有兴趣下来陪你们。”龙哥嘴角抽动着回道,“所以……你们能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么?”

    “情况不是很明显了吗……”贪狼刚要开始叙述,却听得……

    【支线任务进度更新】系统提示响了起来。

    下一秒,三人皆是本能地打开了游戏菜单,看了眼任务栏,现【设法与你的队友们会合】这条任务被横线划去了,下方出现了一条后续:【进入德古拉的城堡】。

    “也罢……”两秒后,贪狼念道,“虽说咱们的队长挂了。但地狱前线也消耗了血尸神这个强的召唤生物;再者……我们这个支线任务的难度也随着人数减少而降低了,不亏……”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龙哥望着他道,“你能从车底下出来,从头开始讲么?”

    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贪狼、七杀和龙傲旻就蹲在这辆汽车的旁边,鬼鬼祟祟地交流着。

    贪狼将先前他和破军的遭遇讲了一下,那之后……七杀便循着爆炸声来到了篮球场中,遇见了死了逃生的贪狼。

    “综上所述……”贪狼说了一大段后,总结道,“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个剧本里。即使是召唤和器械系的能力也会受到影响。那些召唤生物看似没有被削弱,但它们的持续时间至少缩短了一半;另外……我们的武器、防具、物品等等,产生的效果也会打折扣……”

    “嗯……召唤生物这点我明白……”龙哥听到这儿,若有所思地接道,“若不是血尸神的存在时限大幅缩短,你应该也已经挂了……”他顿了顿,“不过,器械系的能力、以及物品特效会被削弱……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遭遇血尸神之前,我喝了瓶大剂量的生存值补充剂。那时。我的血照常回满了,因此我没在意。”贪狼几乎不假思索地解释道,“但是,破军扔【奇点手雷】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了……手雷的作用半径明显比往常小了一些。只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我去细琢磨这事儿。”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上斜跨的行囊,“而当战斗过后,当我使用特殊道具来恢复灵力时,我就确认了……就连物品的效果。也受到了剧本设定的影响。”

    “哦……原来如此。”龙傲旻点点头,沉默了片刻,重新整理和消化了一下已知的情报。

    就在这时……

    “嘿。小鬼们,你们在我的车旁边干什么呢?”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响起,“想恶作剧吗?”

    三人循声转头,看到了一名三十五岁左右、西装革履、捧着购物袋的男子。

    “快点儿滚开,小混蛋。”西装男将手中的购物袋放进车后座时,已在用脏话驱赶着刀锋的三人了。

    “先生,这里好像是残疾人专用车位。”贪狼抬头打量着对方,试探着道了一句。

    “那又怎么样?”西装男上前两步,用嫌弃的眼神、赶苍蝇般的手势呼喝着他们,“少他妈给我多管闲事,老子就停这儿,你们能怎样?”

    他话音未落,龙傲旻……站起来了。

    虽然西装男的身高也有个一米七出头、比目前的龙哥要高一些,但龙哥那张脸的威慑力足以弥补十五公分左右的身高差距。

    “干什么?小子,我劝你别自找麻烦!”西装男还在那儿狐假虎威,吹鼻子瞪眼地威吓着眼前的三个“孩子”。

    “自找麻烦?”龙傲旻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随即出一声冷笑,“哼……对不起,我是警察。”

    十五分钟后……

    某条通往暗溪路的公路上。

    一辆还有十几年贷款没还清的沃尔沃在这条路上行驶着。

    贪狼和七杀坐在车的后座上,惬意地吹着空调,吃着不久前还摆在购物中心货架上的零食。

    而龙傲旻,正坐在副驾驶席上,双手抱胸,一脸严肃地目视前方。

    “我警告你们,我的表姨夫可是律师……”驾驶座上的西装男一边开车,一边还在尝试用语言去控制局面,“你们要是现在下车,我可以当什么都没生过,要不然……”

    “听着,你这人渣。”龙傲旻甩手一个耳光过去,头也不回地打断了对方,“我也警告你……我们哥儿几个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败坏社会风气的渣滓。你要是再不闭嘴,我就让你下辈子可以名正言顺地使用残疾人停车位。”

    …………

    下午四点,社区某处。

    “哈!可算遇上你们了!”正和四个小男孩儿一同走在街上的小叹,恰好与小灵、若雨二人相见了。

    那四位小朋友,全都是“怪物俱乐部”的成员,除了肖恩和霍瑞斯之外,另外两人也都是十多岁的孩子。

    “喔~喔~喔~”两名玩家还没回话呢。肖恩他们就齐齐转过头去,给小叹来了连续三声语气助词,“伙计……你没搞错吧?你要和女生们一起玩吗?”

    “呃……”小叹是个老实人,他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故而回道,“是啊,我们经常一起玩啊。”

    “什么?”男孩子们顿时大惊。

    “好吧,看来这儿有个天大的误会……”

    “ang,我很抱歉,我想你得离开我们的俱乐部了。”

    “我们可不和女生打交道。也不跟那些和女生打交道的孩子玩儿。”

    “难道你就没注意到树屋的入口那儿写着‘no_gir1s’的字样吗?”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并后退着远离了小叹。

    “哈?”小叹见状,还是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又道了声,“哈?”

    “别‘哈哈’的了,连我都知道……绝大多数男生在初中前对女生的态度都是很不友善的。”这时,小灵已走到了小叹的旁边,摇着头念叨了一句。

    “有这种事吗?”小叹一脸莫名地接道。

    “你真不知道?”小灵疑道。

    “嗯……”小叹应道。“其实……我小时候和男女生的关系都不太好……唯一和我混得比较好的是……”

    “你交友不慎,童年已毁,节哀吧。”站在另一边的若雨都不用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经给出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结论。

    “ang。看来你和女孩子们还有很多话要聊,我们就不奉陪了。”已经退到几米外的肖恩说道。

    “等你和姑娘们撇清关系,也许还能加入我们的俱乐部。”霍瑞斯接道。

    那几位说叨着,便绕过三名玩家。自顾自地离开了。

    待他们走远,小灵开口问道:“好了……言归正传。这将近六个小时的时间,你有什么成果吗?”

    “有啊。”小叹当即回道。“我找人翻译了范海辛的日记……”说着,他就从行囊里取出了一张纸,“我还把‘咒文’的部分给抄下来了,带音标的那种哦。”他的神态显得颇为得意,“接下来,我们只要找个处女,就能完成片头g里那个仪式了。”说到这儿,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诶?对了,你现在算不算啊?”他摸着下巴念道,“按理说遇见我以前你是……但后来就不是了……可再缩小到十岁的话……”

    一声枪响,白光即起。

    小灵拔枪、瞄准、射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秒之间,手枪的子弹就非常利落地贯穿了小叹的太阳穴,一枪爆头。

    “啊~啊~拿到咒文了呢……”小灵用一脸腹黑的表情,抽走了尸体手上的纸,“还顺手为世界清除了一个白痴,真是令人愉悦啊。”

    这一情景,让所有正在观看比赛的观众都陷入了脑经短路的状态。

    毫无疑问的,这是巅峰争霸s2开赛至今,第一起蓄意杀害队友的事件……

    虽说此前也有过误伤乃至误杀的事例(多为无差别技能造成),但这种故意动手的情形……且不说行凶者的动机是什么……换成别人,就算想做也是做不到的。

    技术上来说,小灵应该是不能对队友动蓄意攻击的才对,但是……此刻她切切实实地做到了。

    那么……根据既定事实,能做出的假设也只有两种:其一,这个开枪的人不是小灵,而是别人冒充的;其二,小灵以某种方法突破到了【限界】领域,从而实现了这次击杀……

    …………

    与此同时,怪物俱乐部的树屋之中。

    “那该死的小杂种,等我把这芯片弄出来,我一定要你好看……”流浪汉希尔一边用手肘锤击着树屋的入口,一边还在骂骂咧咧地诅咒着觉哥。

    当然了,说归说,对眼前的事情他可一点都不敢怠慢,因为在他离开暗溪路的老屋前,封不觉对他说了十几个“延迟触词”。

    什么是“延迟触词”呢?觉哥的解释是你听到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反应,但过了一段特定的时间后就会触芯片效果的词汇。

    起初希尔还不信会有这么扯淡的“高科技”,但是封不觉立刻表示:“其实在二十分钟前,我就已经对你说过一个延迟词汇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出效果了。”

    结果他话刚说完,希尔就如遭电击、痛苦倒地……

    从地上起来后,希尔也就不得不信了……

    再后来,封不觉就给了希尔一些具体的线索,让其去寻找范海辛日记的所在,并告诉他:“如果你在四个小时内没有返回,以下这些延迟词汇会把你折磨至休克。”说罢,他就连着说了十几声“皮炎”,随后再道,“如果你顺利带着日记回来了,我立刻帮你把芯片解除。”

    于是乎……我们就看到了现在的这一幕。

    “该死!该死!”希尔恶狠狠地肘击着树屋入口处的木板,好似那块板就是封不觉的脸一样。

    当他的手臂开始麻时,入口的锁终于被崩坏了。

    “切……小屁孩的树屋……还锁那么严实……”希尔甩了甩胳膊,抱怨了一句,随即就探头爬进了树屋中。

    他的运气很不错,眼下,范海辛的日记就在此处。

    由于这本书本身比较巨大厚重、而且上面的德文孩子们也无法直接看懂,所以他们并没有将其随身带着,还是安放在了树屋里。

    根据觉哥给出的描述,希尔很快就在树屋角落的一张矮桌上找到了那本日记。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出于好奇,希尔将其打开看了看。

    可惜……他连小孩子都不如,连日记里的文字究竟是哪国的都看不出来……能看懂的也只有一些插图了。

    “乱七八糟的……”希尔很快就失去了耐心,他轻声嘀咕一句,便准备离开树屋。

    然,正当他的转身之际,一个“狡猾”的念头闪过了他的脑海,使其心生一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