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21章 降妖别动队(五)
    “噢,看起来大家都不在啊。”霍瑞斯将脑袋探进树屋后,现这会儿屋里没人。

    不过他还是领着小叹从入口爬了进来,并招呼对方自己找地儿坐下。

    “现在还早,我想大伙儿下午就会过来了。”霍瑞斯说着,已走到树屋一端的桌边,随手拿起了一本怪物杂志。他向小叹展示了一下封面,说道,“只要你通过了我们的‘怪物测试’,就可以加入俱乐部了。”

    “怪物……测试?”小叹一边观察周围的事物,一边回应着霍瑞斯的话。

    “你知道的……”霍瑞斯耸肩接道,“就是考你一些有关怪物的知识,看你够不够资格加入我们的俱乐部。”

    “比如?”小叹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比如……”霍瑞斯琢磨了一下,“嗯……杀死吸血鬼的方法。”

    “哦……”小叹应了一声,随后几乎是脱口而出,“最彻底的方法是暴晒于阳光下吧。”

    “对对。”霍瑞斯点头,“还有呢?”

    “嗯……木桩穿心算是经典手段……”小叹略一思考,又道,“还有些世界观里,得砍掉他们的头。”他顿了顿,“当然了……我有个朋友认为,把他们整个扔进割干草的机器里也不错……”

    “哇喔!原来你知道那么多啊。”霍瑞斯惊叹道。

    “呵呵……还好吧。”小叹干笑两声,其实他以前知道得也有限,但玩了半年的惊悚乐园后,他对于各种经典妖魔鬼怪的相关知识都已了如指掌。

    就在他俩对话之际,忽然,树屋的入口又被人掀开了,从地板上(树屋入口一般在地板那一面)又探出一个小脑瓜来。

    “嘿,霍瑞斯,你来啦。”那个栗色头、穿着红色t恤的小男孩儿跟霍瑞斯打了声招呼,随即就看向了小叹。“这孩子是谁?”

    “他是ang,新搬来的孩子。”霍瑞斯回道。然后又对小叹道,“ang,这是肖恩,他是俱乐部的创建者,树屋是他的爸爸帮着我们建的。”

    他说这话时,肖恩也爬进了树屋,并顺手关好了入口。

    “你好。”小叹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嘿。你好。”肖恩也礼貌地接道。

    “肖恩,我想让ang加入我们的俱乐部。”霍瑞斯摆出了一个古怪的“武术”架势,眉飞色舞地说道,“他厉害的,今天他用中国功夫帮我打跑了e.j和德瑞克。”

    “可我们这儿是怪物俱乐部,不是功夫研讨会。”肖恩调侃道。

    “ang对妖怪也很了解,不信你可以考考他。”霍瑞斯立即回道。

    “还好吧……”小叹道,“……不过我确实知道一些。”

    “哦?”肖恩一下也来了精神,“那么……试试我们的‘怪物测试’吧。你能答对一半以上的问题就让你加入。”

    …………

    另一方面,市区,警察局接待大厅。

    和平时一样。这地方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今天,这里来了一名奇怪的男子……

    “警官。拜托了!请把我关起来!”他身着绿色连帽夹克和牛仔裤,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年纪,不断对着几名警员叫嚷着,“我是个狼人!狼人!”

    而那几名被他纠缠的警察也很苦恼,说实话……他们很少会听到主动入狱的要求,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我是狼人”这种理由。

    “就一个晚上,拜托了,今天晚上是满月!”

    “别激动,先生。请你冷静一点儿。”

    “你们没明白!你们得把我铐起来!把我关进笼子里去!”

    对话进行到这里。那名自称狼人的男子已经激动地用双手抓住了其中一名警员的双肩,不管对方怎么挣扎他都不放手。

    “噢!是吗。伙计!既然你这么想被抓,那再好不过了!”警员们终于被他给惹毛了。

    两秒后,两名巡警和一名警探就一同上前,三人协力将这名男子反手一拧,准备给他上铐。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还是联系精神病院吧。”

    听到了警员们的对话后,那名男子变得更加激动了:“哦,天呐!你们还是没明白……你们得……”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在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下一秒,这男子就瞅准机会,拔出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警员腰间的配枪,并用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蛮力将周围的三人推开。

    砰砰

    他举起手枪,二话不说就朝天花板连开两枪,随后大吼道:“把我关起来!”

    砰砰砰

    其话音未落,又有三声枪响传来。

    但这次,不是他开的枪,而是一名听到枪声后从隔壁赶来的巡警开的。

    枪声过后,那名自称是狼人的男子,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倒了下去……

    在旁人看来,这名“袭警夺枪的精神病人”,似乎就这样被“击毙”了……

    …………

    同一时刻,市中心,某博物馆。

    “好吧,我再跟你确认一遍……”一名身着风衣的黑人警探用一种无奈的口吻对着一位看上去已接近退休年龄的博物馆保安道,“这里……原本有个2ooo年的木乃伊对吧?”

    “是的,警官。”保安回道。

    “但他现在不在了,不见了,消失了,成为历史了。”警探用自带的rap式口语接道。

    “是的,警官。”保安用一个相同的回答表示了肯定。

    “而你……”警探绕着对方边走边道,“……说自己没听见任何人进来……或是离开这里,对吗?”

    “嗯哼。”保安点头应道。

    “此刻你听得到我说话吗?he11o?”警探恼火地提高了声音。

    “当然,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警官。”保安大爷的回应还是那么淡定。

    “所以……你的意思是没人进去偷过那个木乃伊?”警探接道。

    “有的话我肯定会听见的,警官。”保安回道。

    “呵呵……是啊,你当然会听见,我真是问了个愚蠢的问题。”警探摇着头念叨了一句,随即又猛然回头,望向保安道。“那是不是你拿的?”

    “不是,警官。”保安大爷从头到尾的应答都冷静、明确、但又对案情毫无帮助。这让警探异常窝火。

    “好吧,我也就是问问。”黑人警探高举双手,转头看向自己的白人搭档,“行了,我尽力了,这案子实在太难了,伙计。我觉得我们还是改行去做消防员吧。”

    “我很高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里奇。”那名白人警探绷着脸接了一句,然后朝着失窃木乃伊所在的展厅踱了两步,念道,“问题在于……一具放了两千年的干尸,是不会自己站起来走掉的。”

    …………

    “啊”一声**过后,那个被封不觉打晕的流浪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时,现自己正置身在一间破败的屋子里,身下是一张脏不拉几的床垫。

    “醒得挺快啊。”儿童版封不觉那未变声的童音很快传入了流浪汉的耳中。

    “嗯?”流浪汉猛然转头,现觉哥正坐在房间另一端的一张小凳子上。悠然地望向这边。

    “你!你这小杂种……”他骂骂咧咧地起身,欲上前抓人。

    而封不觉,只是淡定地坐在原地。说了个莫名其妙的单词:“芋头。”

    没想到,这个词儿一出口。那流浪汉就惨叫一声,翻身栽倒在地,身体还在数秒内生了痉挛般的颤动。

    “噢!我的背!”流浪汉倒地后打了个滚,想伸手去够自己的后背,但看上去……这个动作对他来说非常困难。

    “别试了,你是不可能靠自己把芯片取出来的。”封不觉说道。

    “什……什么芯片?”流浪汉回道,“你在说什么,你这小……”

    “芋头。”封不觉在对方的下一句脏话出口前,直接打断道。

    “啊!”流浪汉又一次大叫起来。不过这疼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很快又喘上气儿来。问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只是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将一块芯片置入了你的背部。”封不觉道,“这块芯片所蕴含的科技水平远远过你的理解乃至想象范畴,我就不做具体介绍了,你需要知道的就是,由此刻起,只要我一说……”他顿了顿,“你懂的……就是那个词……”他指得无疑是“芋头”这个单词,“……你就会变成刚才那样。”

    “一派胡言……这怎么可能?”流浪汉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这话。

    “还不信吗?”封不觉道,“那我再说一遍好了,芋……”

    “不……别!”这下,流浪汉就怂了,“别……别再说了……”

    “呵……”封不觉笑了,“你应该庆幸,希尔先生。长期酗酒和各种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已经让你的神经变得迟钝、麻木……要不然你会感受到更加鲜明的痛苦。”

    “你到底是……什么人?”此时,流浪汉希尔显然已不再把封不觉当成一般小孩来看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那件上衣的口袋里……唯一有点价值的东西就是你的驾照了,希尔先生。”封不觉回道,“至于我的身份,你不用深究。你可以叫我……f先生。”

    “好吧……f小子。”希尔问道,“你为什么要给我整上那个……呃……芯片?”

    “这不明摆着么……当然是为了让你替我去办事了。”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很多事由大人出面更好办一些,退一万步讲……你至少能给我当司机。”

    “可……为什么偏偏要选我呢?”希尔问道。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希尔先生。”封不觉回道,“你试图打劫我,记得吗?”他摊开双手道,“你的这种行为消除了我对你的全部负罪感,就冲你这人品,我可以说上一整天的芋头。”

    “啊”希尔莫名又躺枪了一次。

    “其次,有鉴于你的生活状态,我觉得……你就算‘突然间永久性失踪’,也不会对社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封不觉这句话中所指的“失踪”,明显是在暗示“死亡”了,“反正……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现的,这同样是个很合适的条件。”

    “其三嘛……”觉哥停顿两秒,又补充道,“和第二点类似,由于你是个酒鬼兼流浪汉,你的诚信必然会受到世俗眼光的质疑。举例来说吧……不管我胁迫你去干什么违法行为,甚至在实施过程中与你一同被捕,我照样很安全。届时,我只要假装哭一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而你……你可以尝试跟警方说自己被一个小孩用科技的芯片所控制,被迫去犯罪的故事,看看会是个什么结果。”

    话说到这儿,希尔已是僵坐在地,呆若木鸡。

    “现在,希尔先生。你要是不想再听到那个单词了,就快点儿给我起来,换套衣服。”封不觉说着,指了指床垫边上的一套干净衣物,“日落前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

    与此同时,城市边缘,一条并不算崎岖的山路上。

    一辆造型十分朴实的家用两厢车缓缓驶到了路边,在栅栏旁停了下来。

    接着,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驾驶座侧面的车窗内,透过车窗玻璃和隔光膜……朝远处的那座城市眺望了一眼。

    没人知道德古拉是从哪里搞到这辆车的,也没人知道他变成蝙蝠离开飞机后为什么没被太阳晒死。

    更没人知道……作为一个已经离开人间一百年的吸血鬼,他是从哪儿学会开车的……

    总之,在《降妖别动队》这个世界观中的德古拉,是一个充满谜团的男人。

    “让一切开始吧……”

    对着车窗外的城市凝望片刻后,德古拉用十分中二的语气自言自语地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露出了一种便秘许久后终于畅通的表情,并夹杂着几许兴奋的微笑。

    而在使完这番恐怖片反派常用的颜艺后……他还是重新动汽车,开车下山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