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20章 降妖别动队(四)
    飞行员被德古拉一拳打中鼻梁,闷哼一声,向后跌倒在地。

    而德古拉依然没有上去吸对方血的意思,只是紧盯着机舱中间的那个矩形箱子,并在其旁边慢慢蹲了下来。

    不多时,被揍了一拳的飞行员就缓过了气儿,他当即抬头望去,现德古拉正蹲在地上、深情款款地望着那个大木箱子呆。

    说来也巧,飞行员倒下的位置附近,正好有一根操作杆,而这根操作杆,可以用来打开机舱中间的地板。

    前文中提到过,这架飞机是二战时的轰炸机改造的,所以才会有这种设置……此时,机智的飞行员就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去、果断地拉动了那根操作杆。

    下一秒,只听得“咔嚓”一声。

    机舱的地板霍然开启,那个矩形木箱“嗖”一下就掉了下去。

    然,德古拉却没有随着箱子一同落下……他在地板打开的瞬间就浮空而立,望向了飞行员。

    这一场景,是《降妖别动队》原版电影的还原,但我个人认为……此处有一点极不合理,那就是飞机是一个整体都在运动的物体,当德古拉悬停在半空时,他的身体和飞机是没有任何接触的,因此,理论上来说,他应该很快就会被机舱末端的墙壁给撞上……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虽然我们可以强行解释说……德古拉靠着某种静电力场与周围环境产生了斥力或摩擦力,故而可以在身体毫无接触的前提下与飞机同向运行;不过我觉得……还是用一句“八十年代的片子别较真儿”来说明就好。

    言归正传,反正这个bug镜头也没有持续太久……

    德古拉浮空片刻,瞪了飞行员一会儿,然后就化身为蝙蝠,从地板的缺口中飞了出去,直追那坠落的大木箱。

    …………

    与此同时,剧本另一处。

    “哈啊……哈啊……这小子……跑得比狗还快……一个不留神就没影儿了……”

    “呼……算……算了……暂时别追了……这个身体状况下,体能值流失好快……”

    在跟着封不觉跑了n条街后,七杀和龙哥……居然把他给跟丢了。

    两人喘着粗气。脸上一副“煮熟的鸭子飞了”的表情,颇为郁闷。

    “哈啊……话……话说……你不是体校的吗?”七杀喘了一会儿后。转头对龙傲旻道,“而且个头儿比我们高那么多,那双大长腿应该跑得飞快才对啊?”

    “切……我在体校主要练的是羽毛球……又不是田径……”龙哥回道,“再说了……谁告诉你个子高就跑得快了?照你这么说打篮球的都该去改练长跑了。”

    “嗯……这倒也是……”七杀不禁笑了起来。

    “可不是吗。”龙哥也笑了。

    这两位的性格都比较直,又是战友关系,很快就能调整好情绪。

    其实事后想想……眼前的事情还真是挺好笑的,毕竟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儿童版的封不觉落荒而逃的场景。

    “对了。你接到支线任务了吗?”休息了大约一分钟后,龙哥的呼吸已经恢复平缓,于是他开口问道。

    “啊,接到了,和队友会合是吧?”七杀应道。

    “没错。”龙哥接道,“任务栏里显示是‘队友们’,看这意思……是得全员会合才行。”

    “那……要不我们还是分头去找?”七杀提议道,“然后约个地点会合?”

    “嗯……可以啊。”龙哥想了想,也同意了。“眼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去确定其他人的位置,分开行动的话……可以扩大搜索范围。”

    于是,两人迅商议好了会合的时间和地点。随即各奔东西。

    待他们俩走远后,距离他们方才所站之处仅五米的……一个立于巷口边的……垃圾桶的……盖子。被人从内部掀开了。接着,一个头顶香蕉皮、瞪着死鱼眼的孩子从里面缓缓站起。

    此时,刚好有一个推着手推车的流浪汉路过,想要去翻垃圾,没想到竟看到里面冒出了一个小男孩儿来。

    “嘿,你在我的冰箱里干嘛呢?小鬼。”那流浪汉显然是个酒鬼,大上午的就双颊通红,酒气冲天。

    “放心,我没动你的‘食物’。”封不觉一边回应。一边已从垃圾桶里跨了出来,并用手拍打着衣物上的脏东西。

    “你有零钱吗?小鬼。”流浪汉说着。从衣兜儿里掏出了一个小酒瓶,搁到嘴边咪了一口,同时用身子挡住了觉哥的去路。

    “零钱?”封不觉抬眼望了对方一眼,然后装模作样地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哦,有啊。”他回完这句,又明知故问道,“有什么事儿吗?先生。”

    “把钱给我。”那流浪汉说话时,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了一番,见附近路人不多,也没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他便露出了一个可怕的表情,又重复道,“快给我!”

    “好的,先生,别着急。”封不觉懒洋洋地回道,其双手也已朝自己的行囊中摸去。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那流浪汉不断地厉声催促着觉哥。他并没有太留意眼前这个“孩子”的动作,主要注意力都在观察附近的行人。

    “好了好了~这就给你……”数秒后,封不觉猛然从行囊里抽出了jq-3o8军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一铲子打了过去。

    酗酒者的反应度本就不如常人,封不觉可说是轻而易举的把那流浪汉给击晕了。

    接着,他就一脸淡定地将那流浪汉扔到了其自己的手推车上,默默地推入了小巷中……

    …………

    另一方面,社区某民宅后院。

    “真不敢相信我在比赛的剧本里做这种事……”此时,破军正拿着个大耙子,刮着地上的落叶。

    “变成小孩的设定你就顺势接受了是吧……”贪狼和他一样,也在做着清扫落叶的工作。

    刀锋的这两位正副队长,在剧本一开始时就会合了,因为在这个剧本的设定中,他们扮演的小孩是同一个家庭里的两兄弟。

    只是。他们那家的家长非常严格,居然在万圣节这样的日子里还让小孩去干家务。而且还是清扫落叶这种活。

    虽然两人不太情愿,但口头上肯定还是要先答应下来的。没想到……他们应了以后,【清扫后院中的落叶,直到落叶的覆盖面积小于5%】就以支线任务的形式被记录在任务栏里了。

    看在奖励的面子上,这两位……还真就忍了。

    “我倒是很期待这个任务完成以后会给我们什么报酬。”破军又念道。

    “我觉着吧……给我们装备或者技能的可能性不大。”贪狼分析道,“奖励八成是某种意想不到的,但是对在剧本中‘借势’有所助益的事物。”

    “嗯……”破军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又念道,“不知……这会儿龙哥和七杀怎么样了,他们会不会也接到了类似的任务。”

    “呵呵……”贪狼玩笑道,“没准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吧,可能比我们还惨呢,比方说在捡狗屎什么的。”

    …………

    “阿嚏!”同一时刻,七杀已回到了此前与封不觉相遇之处,并莫名打了个喷嚏。

    “好了,狗狗。咱接着跑。”他找到了被自己拴在篱笆上的那条狗,一边解绳子一边念道,“谁让我接了任务呢……”

    想必各位看到这里也都明白了……七杀会牵着狗出现。其实也是因为他从“家长”那里接到了相应的支线任务,而那任务的内容是【完成一次至少在两公里以上的遛狗行为。并将狗带回家】。

    “诶?什么味儿?”七杀解开绳子的时候,隐隐闻到了什么,结果他低头一看,“我去……这么大一坨……”

    这一秒,七杀的内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虽然任务中没有明确说处理狗屎是遛狗行为的一部分,但七杀牵狗出来的时候确实有从“爸爸”那里得到一把小铲子、一包纸巾、和一个纸袋……这三样东西此刻都在他的行囊里面。

    “不收拾一下的话……不但道德上有点说不过去,而且有可能导致任务失败呢……”七杀望着那一坨东西,“但这也太夸张了吧……这狗平日里吃的什么呀?婴儿么?”

    说归说,该干的事情还得干……

    观看这场比赛的观众还真是值了。他们不但能看到那些职业选手们的儿童版,还能看到这些“小鬼”在那里扫落叶、捡狗屎、骑小车什么的……全是些难以想象的画面。

    …………

    再看该社区的另一端……

    这块地界。应当算是“富人区”了。这片儿的房屋显然比社区其他地方的房子更高档一些,无论从占地、房型还是装潢上看……都已经脱离了中产阶级的范畴,整体都透露出浓浓的、资本主义的罪恶气息。

    而在这其中的一栋宅子中,还有两名尚未登场的玩家在接受着煎熬。

    “这简直就是炼狱。”若雨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的一张矮桌,自内心地言道。

    此时,她面前的那张矮桌上摆满了精致的、价格不菲的茶具和餐具;桌子的旁边,还围坐了一圈“人”,除了黎若雨外,桌边还坐着五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以及六个造型各异的、制作精良的芭比娃娃。

    “我们应该庆幸……这任务没有要求我们换上可爱的粉色公主裙什么的……”小灵也坐在表姐的旁边,扶额接道。

    很显然,她们也接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支线任务【和邻居家的女孩儿们一起,进行一次至少在四十分钟以上的芭比茶话会】。

    与两名玩家不同,桌边的其他小女孩全都玩得悠然自得,纷纷和自己的芭比娃娃愉快地“喝茶聊天”,探讨着各种人生大事。

    “我想我和约翰已经完了,他上个月居然拉了芭芭拉那个贱人的手。”

    “我以后要嫁给托尼,他可真帅,我们要生四个小孩,一男一女和一对双胞胎。”

    “啊~我知道德瑞克长得还不错,可他家没什么钱,我可不希望以后我赚得比他多,你知道我的意思。”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其实也就半小时不到,但两名玩家觉得度秒如年),若雨和小灵的耳边都萦绕着类似的对白,这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我曾听过这么一句话……”若雨掐着自己的鼻梁,闭眼念道,“……‘当我还是个青少年的时候,我就讨厌青少年’。”她顿了顿,“此刻我忽然体会到了说这句话的人的心情,我得说……‘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讨厌小女孩’。”

    “唉……”小灵长叹一声,接道,“人生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我们要坚强……”

    就在他们哀叹之际,坐在若雨右手边的另一名小女孩忽然跟她搭话道:“嗨,1i,你那边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你有男朋友了吗?”

    “嗯……有的。”

    “哦?他帅吗?家里有钱吗?你们有亲亲过吗?”

    若雨闻言,沉默了数秒,然后……

    她的额头重重地磕在了桌面上:“突然感觉心好累……”

    …………

    视线……再回到小叹这边。

    接受了霍瑞斯的邀请后,小叹便跟着那小胖子一路行到了社区边缘的一片树林中。

    此地算不上很荒凉,距离最近的民宅也不过百米不到的距离。但这附近的树木很多、且杂草丛生,不远处还有一条连接着下水道的小河,感觉上还颇有“野外”的那种氛围。

    “瞧,就是这儿了。”霍瑞斯带着小叹在杂草树木间穿行了一段距离,随后指向了一棵大树。

    小叹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抬头望去,很快就在高处看到了一栋由木板、铁片等材料搭建起来的“树屋”。

    “这里是?”小叹试探着问道。

    “是我们的俱乐部!”霍瑞斯回了一句,并立即接道,“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研究妖魔怪物的专家,很酷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