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15章 赛后总结,冠军赌局
    十一月十一日凌晨两点。

    鏖战四界第四轮结束,巅峰争霸s2的十六强新鲜出炉。

    直播结束后,各场比赛的录像也迅出现在了各大非神经连接系统的播出平台上。

    许多已经看了直播的观众纷纷退出神经连接模式,立即去观看自己错过的其他比赛。当然了……也有那种为了刷存在感,特地跑去把看过的比赛再看一遍,并且不停地在弹幕里剧透的人存在……

    另一方面,游戏论坛上也是一派火热的景象,玩家们都在兴奋地讨论着刚刚结束不久的那几场胜负。

    先,仅仅用了十分钟就结束比赛的地狱前线队……又一次刷新了他们在人们心中的定位。

    在复赛阶段,他们始终给人一种“未出全力”的感觉,而且至这第四轮为止,他们还没在比赛中死过人。

    若是他们遇到的对手都不咋地,那就两说了。但纵观这四轮……无论是尸刀的一、二番队,还是诸神二队,包括那支由个人职业玩家领衔的双游队……皆是无可争议的劲旅。

    这就使得地狱前线这个“零阵亡”的纪录显得无比犀利……假如按照预赛的规则来算,到本轮为止,他们应该在十六支队伍中排第一位。

    然↘后,我们再看冰帝对秩序的这场。

    如今我们已经可以直接称呼秩序一队为“秩序”了,因为他们工作室的其他队伍都已告别了比赛。

    和大家预期的一致,秩序似乎是顺利成章地晋级了。但……这只是从结果上来说。

    从过程来看,他们的晋级并不轻松。

    事实上,在比赛中段,甚至一度有人认为秩序会输掉这场较量……

    没人知道冰帝是怎么找到奠寉王和萨摩迪尔这种级别的大佬来帮忙的,也没人想到他们竟能布下巧局,和秩序打成三对一的局面。

    在以往的比赛中。秩序可是从来没有被人打出过两人以上的差距来,更没有一次被打成仅剩一员的情况。

    纵是在预赛中遇上了满状态(药物加成)的尸刀一队,他们也就损失了两个人而已。而且……那还是在鬼骁去单刷波ss的前提下生的。当鬼骁回到战场时,他们也就损失两人,一个是遭遇了自杀式袭击,另一个是被二打一才挂的;而且尸刀那边同样也已损失了两个人。

    再者,那只是预赛的第一场比赛,也就是说,当时秩序那强大的分析团队基本还提供不了什么详尽的情报支持。若这场比赛生在十轮……不,五轮之后……那尸刀一番队恐怕也是被零封的结局。

    然而。冰帝,却一度将秩序逼到了濒临败北的危局中……要说秩序为什么最后还能赢,那里有只有四个字吞天鬼骁。

    他在不使用召唤生物的前提下,先后击退了两个仅次于四柱神的唯一性数据,并在之后不久的遭遇战中干掉了几乎都处于满状态的取名难三人组。

    可以说……这场比赛,是意义非凡的,它既让人们看到了战胜秩序这支队伍的曙光,同时也把【吞天鬼骁】这个id再次推上了神坛。

    在s1结束后,一度有那么一段时间。有很多人都对吞天鬼骁的实力产生了质疑。因为他在比赛中始终被鲁特限制得死死的,且直到最后也没有什么逆天的表现,甚至可以说被打得有点惨……

    但经此一役,鬼骁又一次在人们心中种下了恐怖。亲自上阵搏杀带来的震撼和指挥召唤生物去打所能带来的视觉及心理冲击是大不相同的。

    现阶段而言……除了某个阴险的小说家以外。没有人觉得自己的队伍遇上鬼骁能赢……包括诸神一队在内。

    他们的心理还真就和若雨吐槽的那样:“祈祷在决赛前不要遇上他……”

    接着,再说说第三场,星辰对战国。

    这应该算是四场焦点战里最没有悬念的一场了。

    虽然大部分玩家们都对“外来工作室”都持有一定的偏见和心理上的反感,而且他们对战国的情报也不甚了解。但赛前的预测依然是更倾向于战国会赢。

    星辰的实力虽也不差,且有s1的冠军坐镇,但小马哥以外的另外几名选手全都是清一色的新人玩家。很显然。工作室那边是想让这些未来之星通过比赛多露露脸,以后能“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队伍……明面战力是不错,但有两个根本性的问题:其一,缺乏默契和凝聚力;其二,除天马行空外,其他人全部都缺乏比赛经验。

    说到底……这就是个理念上的问题。

    不管选手和教练的心里怎么想,反正星辰的管理层对冠军的渴望并没有那么强烈,他们需要拿到一个“还可以”的名次就满足了。

    而这名次怎样才算“可以”呢?基本上只要满足“不错过那些需要一定名次才有资格参加的比赛”、“保证曝光率”这两点就行。

    因此,星辰才会在一队阵容里放上一个s1的冠军加上三个新秀。一队的头衔和冠军的光环保证了他们受关注的程度,比赛本身可以让他们累积经验、增加曝光率。拿不到冠军……无所谓,只要这些选手的身价能通过比赛而上涨就行。

    反观战国这边,明显是野心勃勃,势在必得。

    简而言之,这两队……无论是工作室的理念和争冠的**都差了太多,在实力接近的前提下星辰的输面都较大,更别说战国本比他们强……而且实力深不可测。

    ps:看到此处,如果你隐隐感觉到我在黑某支英球队,或者你就是那支球队的球迷,请告诉自己,这只是一种错觉……种错觉……错觉……觉……

    那么最后,再来看第四场,红樱一队vs秩序二队。

    如果说地狱前线那场的mvp是血尸神,按红樱这场的mpv必须是絮怀殇了。

    这场比赛本来还是颇有悬念的,秩序二队的整体水平相当不错。要说差距那就是他们的王牌【条形码】比起敌方的王牌【絮怀殇】来差了一些。

    作为女性职业玩家中“女王”般的存在,絮怀殇的能力至少与醉生梦死是同一级别的,而条形码的水平,明显要低了半个档次。

    更何况,尹天仇他……呃……我是说条形码他在比赛还未进入最后阶段前就不幸被对方两名非王牌队员给换掉了。

    之那最后的战斗中,絮怀殇起到了王牌应有的作用。当她用一招【樱.月断】击杀了勇者无敌后,勇者无惧就明白……这场算是交代了。

    没过多久,被技能抽干了体能值的无惧哥就成了待宰羔羊;而他一死,秩序二队就剩下医疗专精的叶纸加上个智商捉急的大雪人了。这个组合就是对付【血蔷薇】一人都不济,加上的絮怀殇……结果不言自明。

    综上所述。第四轮的复赛,有些人饮恨淘汰、有些人一夜成神。

    网络平台上的比赛录像还没播完,各路论坛大神、键盘豪侠、专业水军就已集体出动,迫不及待地开始预测分析、指点江山、制造舆论……

    而在网络之外,现实之中。

    有一个人,已在谋划别的事情了……

    …………

    凌晨三点,s市郊区,某十字路口。

    此地地处偏僻,说是荒郊野外也不为过;路边虽有几盏路灯。但摄像头之类的设备肯定是没有的。

    此时,有一个身着黑色连帽卫衣,穿这条运动裤的消瘦身影正站在路中间,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在他身前的地上。有一个用粉笔画出的、直径大约两米的法阵。法阵的中间放了一个金属的小盆,盆里盛满了红色的、疑似鲜血的液体,以及许多乱七八糟的不明材料。而那法阵中几个对称的点上,还分别立了几根点燃的红蜡烛。

    “in_namen_satans,dem_herher_der_erde,dem_konig_der_e1t;beeh1e_ih_den_krader_finsternis……”

    那人神神叨叨地用颇快的语念叨了一会儿。片刻后,在月光被乌云遮蔽起来的一个时间点上,忽然……

    一阵怪风兀地吹灭了蜡烛。

    紧接着。他周遭的所有路灯竟同时开始闪烁,好似是电路接触不良的样子。

    在那么几个短暂的刹那,这个十足路口陷入了完全漆黑的状态。

    数秒过后,月光又渐渐露了出来,周围的路灯也都恢复了稳定的明亮状态。

    而那十字路口处,已然多出了一个人影来……

    “嘿嘿嘿……你总是能给人惊喜呢,封不觉。”

    听到这“嘿嘿嘿”的笑声,想必各位也已经知道被法阵召来的人是谁了。而从他登场后的第一句台词来看,那个穿着黑色连帽卫衣、大半夜地在这儿玩招魔的人……就是觉哥。

    “被我召唤……你感到很意外吗?”封不觉也是面带微笑地道。

    “嘿嘿嘿……”伍迪那招牌式的猥琐笑声实在是改不掉,“不是意外,是惊喜。”

    “好吧,随便了……”封不觉不想和对方接着玩这个文字游戏,于是随口应了一声,接道,“我不知道你能在这儿待多久,我直接说重点了……”他顿了顿,“我们……来赌一局吧。”

    “嗯?”伍迪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了近乎变态的笑容,“呵呵……嘿嘿嘿嘿……”

    他癫狂地笑了一声,然后用中指推了推鼻梁上那泛着白光的眼镜,接道:“嘿嘿……封不觉,在我回答‘赌’或‘不赌’之前,我就问一句……”他的语气微变,“你真的认为,你我之间存在‘平等对赌’的可能吗?”

    “不存在。”封不觉的回应也很干脆,“以赌博的四大要素而言,全都是你占优。”

    “哦?居然还有‘赌博四大要素’这种理论?”伍迪回道,“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因为那是我自己总结的。”封不觉回道。

    “是吗?嘿嘿嘿……那我倒是很有兴趣听听。”伍迪接道。

    封不觉耸耸肩,直接说道:“其一,完成出千和识破出千的‘技术’;其二,绝对冷静和算无遗策的‘心理’;其三,勇气与信念召来的‘运势’;其四,在赌注突破界限后足以保全自己或收取筹码的‘武力’。”

    “嘿嘿嘿……总结得很不错嘛。”伍迪笑道,“大部分赌博靠的确实就是出千,连这点都不知道而且也没有能力去识破的鱼腩就是输得倾家荡产也不值得同情;而在无法出千的赌博中,主要得靠智战,神态、语言、动作……表演和观察的技巧决定了胜负;再来……连智战都用不上的赌博,比如老虎机一类的,就得靠运势。这也是赌徒最需要的东西上天的眷顾。”他微顿半秒,“而在这些决定性的因素之外,‘武力’则是最后的保险。无法将赢来的利益活着带走,称不上是赢家。”

    接完这段话后,伍迪双手插袋,抖着肩膀笑了几声:“嘿嘿……这些道理你都懂……但你还是要跟我赌吗?”他好似觉得这个问题仍不够尖锐,在一秒后又补充道,“我可得讲明了……我是魔鬼,我可不是那种‘不屑于作弊’或者‘为了面子我也不会赖账’的类型。”

    “这些我自然都明白。”封不觉继续报以微笑,“那又如何呢?”

    这句话,让伍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哼……”沉默了几秒后,伍迪冷哼一声,接道,“封不觉,你可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啊……”

    “爱就不必了,我有女朋友了。”觉哥随即吐槽道,“你还是恨我吧……与‘爱’相比,‘恨’是一种很容易承担的情感。据我所知……恨我的人很多,我还是一样活得好好的。”他歪过头,戏谑地一笑,“但若是爱我的人太多,我会很累的。”

    “嘿嘿嘿……我也只是比喻一下而已,我可没有什么‘情感’。”伍迪接道,“总之……赌就赌吧……”他摊开双手,“你想赌什么?”

    “我用这‘候选者游戏’第二阶段的冠军……”当觉哥说出那五个字时,伍迪的神情有了相当明显的变化,“……来赌黎若雨的爱。”(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