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10章 布局前后
    且说那名字真难取一路狂奔,不知不觉已行了七八分钟。

    在撤逃的过程中,他还不忘运用各类特种弹药去破坏周遭的地形,力求拖延追击者的脚步。

    然而,他的努力……并没能为自己争取到太多的时间。最终,生鱼片还是在十分钟内就追近到了他身后三十米处。

    小名很清楚,只要距离再拉近个几米,对方就有可能开始放技能了。他要是再这么背对着敌人,迟早会被先制人的。

    因此,他在一个自认为恰当的时机,突然从行囊里掏出了一枚烟雾弹,朝地上猛然一掷……

    但见那灰色的浓烟豁然蔓开,顷刻间就覆盖了半径十余米的范围,且还在不断扩大着。

    “这是决定跟我拼了吗……”生鱼片见状,却是毫不停滞地冲入了烟雾中,并在心中念道,“但‘烟雾弹’这种玩意儿,对我的效果基本是零啊……”

    【名称:低音区】

    【技能卡属性:被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灵术】

    【效果:装备该技能时,以玩家自身为中心、半径7.4米的球形范围将被视为“低音区”;低音区的作用范围可被固态的墙体(如墙壁、地面、天花板等)所限制;进入低音区内的非固态攻击及负面效果(如火焰、寒流、光束、有毒气体等等)都将受到缓冲和消除,除非其威力越了低音区的承受极限。】

    【学习条件:灵术专精a】

    【备注:大概是几年前吧,某个周末的晚上,我去级英雄酒吧喝酒。无意间听到酒保说,地球上有个叫闪电侠的家伙,可以通过高频率地震动身体从冰封中逃脱。当时我就跟他打赌,若是换成我的话,连水泥都可以震碎。后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没错,我就是因水泥中毒而全身灰的震动侠。我的绝技“低音区”连水泥都震得碎哦。】

    虽说这个技能的备注似乎描述了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但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靠着【低音区】的特效,生鱼片便可以在不戴呼吸面具的情况下在烟雾中自由穿行。再加上他那听声辩位的能力,视觉上的障碍几乎也毫无意义。

    “果然……跳到天上去了吗……”两秒后,生鱼片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已通过小名脚底的踏地声和身体的破风声判断出了其动向,“他是打算用烟雾来争取几秒钟的时间,然后从空中动一次范围和威力都相当大的无差别攻击吧……”

    稍稍想了半秒。生鱼片的脑中就蹦出了一个在分析报告中读到过的名词【冰晶爆轰】。

    “想法不错……”生鱼片暗道,“就算这招秒不掉我,也可以给我附上减的debuff,为接下来的战斗换取一定的优势。”念及此处,他立稳身形,头也不抬地举起一手指向天空,“可惜啊……你是没机会把这招使出来了……”

    下一秒,一道无形之力便从生鱼片的指尖放出,破空而起。

    虽然没有用视觉确认。但他这道【次声波之指】还是精准无误地击中了名字真难取的躯干,将正在蓄招的小名打得口吐鲜血、翻身坠落。

    不多时,烟雾散去。只见名字真难取单膝跪地。正在手忙脚乱地处理着自己的伤口;而十米之外,生鱼片则是毫无伤地站在那里。用他一贯的平静眼神望着对方,开口轻叹道:“唉……虽然你个人的水平已属一流,但你们工作室的后勤水平还是太次了。”他摇了摇自己的锅盖头,用惋惜的口吻接道,“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你们的赛前情报收集工作和我们这边完全不对等。”

    说话间,生鱼片已从行囊里取出了一个银色的手携式扩音喇叭,并端到了嘴前:“抱歉……后会有期了。”

    这……无疑已是生鱼片的“必杀宣言”了。

    话音刚落,他就张口一喝。通过手中的特殊武器【破喉咙】,动了一个声波攻击技【当敌人生命少于十四点时就会蠢蠢欲动的咆哮】。

    然。这一招,却没有如预想中一样终结小名的生命。

    因为……

    “你想都别想!”突然,一声高呼传来,一道人影也随声而至,挡在了生鱼片那技能轰击的轨迹上。

    那电光火石之间,来者已成功地用一块大盾扛下了生鱼片的技能,而且一步未退、气定神闲。

    “怎么可能……”见状,生鱼片那习惯性木然的脸上乍现惊疑之色,其心中不禁念道,“这可是用特殊装备加成过的a级技能……扛得这么轻描淡写?”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生鱼片惊魂未定时,又有一道人影骤然杀出,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闷棍挥下。

    生鱼片当即侧身一闪,但由于反应稍迟,棍尖还是扫到了他的胳膊,生生在其手臂外侧刮出了一道挫伤。

    “啧……到底是醉生梦死之一啊,这还能躲开……”那持棍之人偷袭落空,倒也没有追打过来,只是望着生鱼片疾掠而出的身形念叨了一句。

    “你们……”数秒后,生鱼片已闪到十余米开外,他重新站定后回望那三人道,“……是什么时候靠近过来的?”

    “哈哈哈哈……”手持大盾的【取名真是难】站直了身子,大笑几声,接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

    “我们就大慈悲地回答你!”【真难取名字】将棍子朝地上一杵,顺势接道。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

    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讲到这里,然后停了下来,转头去看了看名字真难取。

    小名却是没有接他们的话,而是用一个颇为古怪的表情问道:“喂喂……我也想问呢,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啊?你们不是和迹部一起去伏击秩序的其他队员了吗?”

    “那是骗你的。”老取回道。

    “真正的计划是……”真哥接道,“用你当诱饵,打生鱼片一个埋伏。”

    “哈?”小名闻言后都惊了,他愣了整整五秒才接道,“当诱饵我无所谓啊,但你们倒是事先跟我打声招呼啊!”

    “事先通知你的话……”老取耸肩应道。“会有一定的风险。”

    真哥也点头说道:“生鱼片的侦查能力使他可以‘听’到极远处的说话声,万一你在无意间的自言自语暴露了我们的计划。那就麻烦了。”

    “就算你没有在语言上露出破绽,‘知道自己是诱饵’和‘不知道自己是诱饵’时的表现肯定也会有所不同。”老取又道,“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用‘骗过敌人之前先骗过自己人’的策略比较妥当。”

    “我擦类……”小名是越听越惊,“什么情况?你们几个什么时候谋划出了这么阴险的计划啊?”

    “事实上……我们什么也没谋划。”老取回道。

    真哥接道:“我们也是进了剧本后才知道的……在距离比赛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疯不觉曾经把咱们的队长约出去,给他灌了一肚子坏水……”

    …………

    另一方面。赤荆林谷中。

    “你们的问题……在于过分自信。”迹部正用颇为得意的语气对秩序那三位说道,“从预赛至今,你们明知自己的每一场比赛都有录像记录,却没有在比赛中做出任何迷惑性的行为。”他看向了吞天鬼骁,“就比如你……在剧本中,只要一有机会,你就一定会去猎杀‘时官’;而到了复赛阶段,比赛地图全部在主宇宙中生成,你的这种行为模式也就显得更加明显了……”

    “哼……那又如何?”鬼骁冷哼一声。眼中尽现嚣狂之色,“别说是行动规律了……就算把我的数据完全公开地摆在所有人面前,又有谁能赢得了我呢?”

    “哼……”迹部也是冷哼一声。无视对方的那句话,接着说道。“正因为你这种显而易见的行为模式,让你的队友们和你一起落入了陷阱。”

    别看金富贵这会儿说得头头是道,实际上……他的大部分对白都是在复述觉哥的原话。

    很显然,早在这场比赛开始前很久,觉哥就已在剧本内外布下了一个大局

    先,他通过比利(《终极营救》剧本结束时)联系到了早已和自己狼狈为奸的篆颉尊和奠寉王(《恐怖童谣》结尾处他们已达成共识),让这两位可以在主宇宙中任意穿梭的大佬在他有需要时做好准备。

    然后,他利用幻魔教会的势力,在主宇宙的许多地方布下了与此地相似的“区域型法阵”。随时待用。由于这种法阵是专门用来对付“异界旅客”的,所以当地的土著即使现了也不太会去管。

    接着。就是等待,等待秩序一队在淘汰赛阶段遇上一支实力坚挺的强队。

    结果……他等来的队伍是冰帝。

    这也算是缘分吧,觉哥和金富贵的关系其实还不错,比起其他大工作室,他确是更愿意去扶冰帝一把。

    于是,封不觉就在复赛第四轮的前一天单排了数个普通难度的单人本,成功地在一个以主宇宙为背景的剧本里和自己的爪牙们取得了联系,上下打点一番……

    第二天,觉哥约见迹部,告诉对方……“哥已在主宇宙中布下天罗地网为你助阵”,并且把秩序一队各成员的详细情报给了冰帝,还附带上十二套成熟的应对计划。进入剧本后,迹部只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一套执行即可……

    经过一番考虑,迹部还是接受了觉哥的帮忙。如今的他,已经比半年前初入游戏时成熟多了。作为一个工作室老板、兼一队之长,他完全可以为了队伍的利益放下自己那份执拗的自尊。

    当然了,对于这件事儿,迹部也是有些后怕的……因为封不觉这十二套方案,不但显示出他对秩序一队做了透彻的研究,还显示出他对冰帝的信息也是了如指掌……

    长话短说,两队玩家进入剧本后,奠寉王立即与冰帝的队员们取得了联络,将秩序的动向告知了他们。而迹部也根据秩序的分兵情况,选择了一套相应的方案;待作为诱饵的小名被支开后,他就把真正的计划以及生鱼片的各种弱点告知了真哥和老取。

    再然后,就有了不久前那一幕……

    其实,老取和真哥早就已经在暗中待命了,他们都明白,生鱼片在开启广域性的【天听】时是不太可能被伏击的,一旦他察觉到敌方有三个人存在,就会立即撤退。所以,老取和真哥就在远处按兵不动,直到小名开始逃跑后,他们才试探性地出了一些动静。

    大约五分钟后,他们便完全确定了……生鱼片已将【天听】能力锁定在了小名的身上。而当生鱼片这样做时,他对于周围其他声音的捕捉就会降低到一般水平。此时,老取和真哥就得到了接近的机会……靠着一块吸音钢(vibranium)材质的盾牌,加上人数优势,拿下生鱼片自当是十拿九稳。

    “不出意外的话,你们那位副队长很快就会被击杀。”

    林谷中,迹部的话还在继续:“这场比赛……就由我们冰帝不客气地先拿下一城了。”

    “啊~随便了……”这时,醉卧怅然揉了揉自己的后颈,“我不管你们在搞什么名堂,也懒得去琢磨这些陷阱啊、测试啊之类的破事儿……”他撩起袖子,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总之,想赢的话,光动嘴是不行的。”他的神态,透出的是一份高手的坦然和洒脱,“来吧,看看是我们会死在这里,还是你们会被我们给打死。”

    “哼……想多了吧?”奠寉王冷笑出声,并瞥了迹部一眼,“就算这小子不出手,你们活下来的几率也微乎其微……”

    “荒谬。”悟死参玄说这话时,也已从行囊中取出了自己的主力武器两个喷漆罐,“你以为自己是四柱神吗?”

    “或许我没有四柱神那么强。”奠寉王道,“但身在‘阵’中的你们,恐怕也没有你们自己想的那般厉害了……”他顿了顿,“还有……你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此言一出,秩序的三人神情一变。

    “是啊……”下一秒,又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林谷中飘来,“你们不是来这儿杀我这个‘时官’的吗?怎么能把我给忘了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