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09章 疑阵
    十一月十一日零点,鏖战四界第四轮,准时开战。︾,

    三十二支队伍分别被传送到了十六个剧本中,捉对展开厮杀。

    不出意外的,在线观众人数最多的四场比赛,就是前文中提到的那四场焦点战役。

    不过,有那么四分之一的观众,在比赛开始后不到十分钟(游戏时间)就转移阵地了。因为……地狱前线只花了九分十五秒,就把诸神二队赶出了局。

    这事儿听上去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确是生了。究其原因,主要就一个剧本地图太小。

    那么……这图究竟小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这张地图的名称叫做“dust2”;更确切地说,是“黑夜中的dust2”。这是一张改编自某经典ps游戏的游戏图,整个地图的面积大约也就四万平米不到。

    另外,这个剧本的基本设定如下:一,地图本身(即地面、墙面、门、箱子等设施)无法被破坏;二,地图边界(即组成地图框架的正方形空间)不可逾越;三,玩家可抵达的高度亦不可过本地图最高墙面的顶边。

    总结一下就是……这是一场类似“笼斗”的黑夜巷战。双方必须在有限的、特定的地形环境内分出胜负。

    而在这样的情势下,不用说也知道这场比赛的mvp是谁了……

    于是,封不觉在赛前分析和传达的、有关诸神二队队员们的各种情报……结果全都成了无用功。在这区区四万平米的地图上,拥有【恐惧投射】以及感知能力的血尸神可谓是凌驾于一切战术的战略性打击武器。在小灵的建议下,地狱前线队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位“最强第六人”请了出来,并迅获得了胜利。

    …………

    话分两头……

    当“地狱前线闪电淘汰诸神二队”的消息已开始流传时,另一场焦点战,方才进入试探阶段。

    “胆子不小嘛……”【名字真难取】端着狙击枪,望着远处的一道人影念道,“一个人在这种开阔地带遛弯儿似的走着。当我死人呢……”

    此时,小名正藏身于一个位于峭壁上的、巨大的鸟巢里面。他的任务,是监视下方那片广袤的、赤色的草原。而他口中那个“在开阔地带遛弯儿”的家伙,不是旁人……正是诸神一队的副队长【生鱼片】。

    “哦……原来藏在那种地方吗……”虽然生鱼片表面上摆出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但精神上可是时刻紧绷着的状态。他之所以会独自一人在这种开阔地带现身,就是因为他想试探敌方的位置。

    “听这声音……应该是【名字真难取】吧……”利用自己的【天听】能力锁定了敌人的方位后,生鱼片继续不动声色地前行着,并在心中暗忖道,“因为自己身处的狙击点比较安全隐蔽,就下意识地自言自语……这也算是常见的坏习惯了。

    就在他思索之际。枪响了。

    子弹,比声音来得更快。

    但早有防备生鱼片,轻松地避开了这一枪。

    “这是【无界狙击】吧……”瞬间闪出数米的生鱼片回头看向地上的弹孔,回忆道,“分析报告上怎么说的来着……无视风力和射程、直至命中为止,度和威力都不会衰减的a级射击技能。”

    砰砰砰砰砰

    下一秒,又听得五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连响传来,宣告着小名的第二波攻势已然杀到。

    这次,生鱼片很果断地用掉了一件名为【加卷轴】的物品。并全力做出了规避动作。

    “果然……【无界狙击】之后立刻接了自己的称号能力【狂暴火力】……”生鱼片虽是使用了一次性道具,但还是躲得有些狼狈,“于1.5秒内将枪械的射击间隔变为o.o1,并重新触前一个射击系技能。使其进入‘狂暴火力’状态……”他光是想想都有些后怕,“嗯……还好我早有准备……”

    很显然,生鱼片对名字真难取的技能十分熟悉。否则就算那他有心提防,也很难无伤地避过刚才那两招。

    而为生鱼片建立起这份优势的。无疑就是秩序那强大的幕后班底了……

    每场比赛开打之前,每一名秩序队员的手上,都会拿到一份详细的敌队成员分析报告。报告的内容全部是由专门的人员结合光脑计算得出的。即使不能说百分之百准确,但也不会有太大的偏差。而那些无法计算推演的、准确率在65%以下的信息,都会特别标注出来。

    这……就是“赛前情报战”带来的实际收益。

    也许很多人会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因为竞技并不是数学,竞技的精髓就在于其过程和结果的不可预测性。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赛前的准备工作,确有可能影响比赛的结果。只要这些行为是在规则允许范围内的,那就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当然了,就巅峰争霸的比赛模式来看,赛前情报工作做得再好,到真正开打时也未必能派上用场。就拿不久前地狱前线的那场比赛来举例……只要你们队的运气足够好(可能是因为觉哥不在的关系),正巧随机到一张对本队极为有利的地图,那也就不需要什么情报层面的支持了……

    “呼……好歹是躲过去了……”生鱼片躲开第二轮连弹后,稍稍松了口气,“这下我就放心了……”

    像他这种非常稳健的选手,会说出“放心”这种词儿,自然是有原因的。

    其实……生鱼片对于名字真难取的顾忌,仅仅就在于刚才那两个技能上。由于【无界狙击】的威力不会因阻滞而产生衰减,所以这招他是不能去“扛”的;同理,能加强并重新触无界狙击的【狂暴火力】也必须用闪避来处理。

    而当这两招一并进入冷却阶段后,生鱼片就无所顾忌了……

    因为……他的主要能力就是“声音”,这个能力除了能提供各种堪称逆天的侦查手段外,另一个显著的效用就是可以提供极强的远程防御能力。

    如果今天换成是觉哥在这里,那他看一眼就会知道……这位秩序一队的副队长仅凭【强效音障】和【低音区】这两个被动技能就能无视掉绝大多数a级以下的远程攻击了;至于普通的枪击……对他来说简直跟没有一样。十米内硬吃rpg都可以。

    “可恶……没秒掉啊……”名字真难取换弹匣的时候,心里已是颇为恼火。

    以一个射击系玩家、或者说以一个狙击者的角度出……在这种绝好的狙击点上,打一个开阔地上的目标,还用上了自己的两招必杀组合技……那肯定是势在必得的。就算没能把对方给秒了,至少也该打出点损伤吧?而眼下这种无功而返的结果,着实让他有些难堪。

    “算了,沉住气……只要再……什么!”就在小名换好了弹匣,重新瞄准之际,他惊讶地现,对方与自己的距离竟已缩短了一半。

    “我去……来得这么快……”小名惊叹之余。也没忘了动手,“有没有搞错!”

    他吐了个槽,顺势也扣动了扳机,这次打出的是一特种弹药【燃烧爆弹】。

    然,这种没有技能加成的射击,在生鱼片看来形同虚设……

    但见,那子弹在飞至生鱼片头顶十米左右的范围时,就好似突然浸入了某种密度极高的液体中一样,几乎完全停滞下来。并以最小限度的威力生了自爆。那爆炸的火花还没燃尽,生鱼片的身影就已经脱离了爆炸的范围。

    目睹了这一幕的名字真难取,当即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判断跑。

    适才那三次攻击,已经让小名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他这会儿没时间把事情想透彻。但战斗的直觉已驱策他做出了反应。

    “不愧是冰帝的人(如今冰帝的口碑已是今非昔比,仅仅是“取名难三人组”比较有名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在陷入绝境之前做出了相当明智的应对。”生鱼片一边加快步伐朝对方冲去,一边心道,“不过……也只是稍稍延缓了被我追上的时间罢了……”

    的确。想要在生鱼片的追踪下逃脱,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若是一开始就没被他现倒也罢了,可一旦被他这人型雷达给“定位”了。那就是插翅也难逃……

    此刻的生鱼片,就已经将【天听】的重心锁定在了小名的身上;对方的说话声、脚步声、呼吸声、心跳声……全都难逃他的耳力定位。除非小名能在极端的时间内甩开对方两公里以上的距离,要不然生鱼片能追他到天涯海角。

    但是,有件事生鱼片并不知道,那就是……自己已经中计了。

    而且,他中得还是个颇为高明的计划。

    …………

    同一时刻,剧本另一处,“赤荆林谷”中。

    “队长,醉哥,事情不对。”来到这林谷腹地之后,【吞天鬼骁】便察觉到了什么,其神情逐渐凝重起来。

    s2比赛至今,这还是他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

    “怎么了?”立于不远处的【悟死参玄】连忙转头问道。

    “这块地方……不……应该说是这整个林谷……”鬼骁说着,环顾四周,目光飘忽不定,“全都处在一个‘阵’中,而且……这个‘阵’毫无疑问是一个专门针对玩家所布下的陷阱。”

    “陷阱?”站在他另一侧的【醉卧怅然】接道,“谁布的?”

    “当然是np布的。”鬼骁回道,“我们三个刚进剧本就毫不停留地直奔此地了,就算冰帝队的传送点在这儿,他们也不可能在二十分钟内布下具备这种威力的大阵吧……”他顿了顿,“况且……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来这儿?”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吗?”忽然,从三名玩家侧后方的瀑布中,传出了一句说话声。

    那说话之“人”还没露面,就已让玩家们心生狐疑,因为那嗓音听上去竟像是一个男孩的童音。

    数秒后,那瀑布似是水帘般被一掀为二,接着,从其后方的山缺中,缓缓走出了一条瘦小的身影。

    那一瞬,鬼骁的眼中光流一闪,接着,他就立即压低了声音对两名队友道:“小心……别被这家伙的外表骗了,他可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能看穿‘真理序列’是吗……”那小男孩显然是听到了鬼骁的话,他一边回应,一边踏水而行,朝前走来,“如此说来……你就是那个‘吞天鬼骁’了对吧?”

    “正是。”鬼骁不卑不亢地接了一句,随即就试探道,“但不知你是哪位?你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小男孩面露冷笑,开口回道:“我的意思就是……”

    他的话才起了个头,又有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抢先道:“他的意思是就是……”一道人影伴随着话语从瀑布上倏然跃下,边落边道,“我们冰帝,还真就知道你们几个会来这儿!”

    话音止,人亦落。

    但见来人一身白底衬浅蓝的制服,胸前冰玫徽章上赫然印着“冰帝”二字。看那阴柔的气质,卷翘的型,不是【迹部少爷】又是何人?

    “嚯~”醉卧怅然一挑眉毛,“这是什么情况……我们还真中埋伏了?”

    “但……这怎么可能呢?”悟死参玄沉声疑道。

    “很简单。”小男孩展开双臂,看着秩序那三人接道,“我……早已在此布下了此阵,只等你们自投罗网。”他微顿半秒,“不久前,当你们两批人来到这个星球时,我就立刻和迹部他们取得了联络,所以他们也来了。”

    “呵……这我就更听不懂了。”醉卧怅然似笑非笑地应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来到这儿的呢?还有……你到底是谁啊?”

    “吾……名为奠寉王。”奠寉王说这话时,又朝前踱了几步,随着他的远离,其身后分开的瀑布则缓缓并拢起来。

    “尔等今日所涉之局……”说话间,奠寉王的视线扫过了秩序一队那三位的脸,“……实为某人对你们的‘测试’。”(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