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07章 利用,错觉
    血煞结界下,六和古寺中。

    胤呼异种,对上六道凶灵。

    这是恶与恶的争端,亦是强与强的碰撞。

    二者的肉身强悍程度都属登峰造极,举手投足间便有摧山裂石之力;而他们在打斗中所用的招式也皆是炉火纯青,已臻大巧不工之境。

    按理说,这种层面的战斗,旁人是很难有插手余地的。

    但,地狱前线的队员们,全都可以跟上这战斗的节奏,而且……还可以左右战斗的结果。

    乍然间,一声枪响,破空而来。

    一枚在黑暗中闪着光芒的子弹,在一个最恰当的时机、从最恰当的角度,正中了铉宏胸前的六阖镜。

    【神圣仲裁】这个对恶灵生物具备2oo%伤害的技能无疑是小灵此刻的选,她看准机会就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然,铉宏中枪后的反应,却让人大吃一惊。

    嗡嗡嗡

    子弹命中后,只听得一阵蜂鸣响起,接着,六阖镜的镜面白光一盈。

    下一秒,那铉宏非但毫无伤,其周身的浩荡之气……竟是又盛了几分。

    “怎么回事?”小灵将视线从瞄准镜后移开,疑惑地望向了塔下的铉宏。

    “真会给我添乱……”血尸神念叨了一句,随即提高了嗓门儿,边打边喊道,“不要再用类似的攻击了!这家伙是魔器圣体合一,遇圣魔二力皆可纳为己用!”

    “切……早说呢……”小灵嘀咕了一句,顺手就换了种弹药,“那我就用科技向的弹药来打……”

    另一方面,塔下二人……

    “轩辕剑之圣力远对方可吸收的程度,武器上你就不必顾忌什么了。”加入战团前,觉哥特意关照了若雨几句,“不过。你的技能仍在受结界影响,行动起来还是小心为上,一会儿若觉得有危险……后退便是。”

    “明白。”若雨简单地应了一句。在这种比较紧迫的情形下,若雨通常都是无条件服从觉哥指挥的,因为她绝对信赖后者的判断。

    “好嘞~跟我上!”封不觉道了声好,接着就抄刀俯身,箭步冲上。

    若雨见状,应势而动,利剑出鞘,如影随形。

    两人一左一右散开。分别从血尸神身后闪出掠阵,舞出一片刀光剑影。

    本来……铉宏并没有把周围那几个打扮古怪的人类放在眼里,可他万万没想到……来得这两个都是在打斗方面和血尸神同一水准乃至更强的存在。

    一时间,刀剑交辉,斗气腾动。

    十招过后,铉宏就生生被压到了下风;三十招过后,他已渐难招架,开始不断受伤,但还是能靠血量和恢复力勉强支持;而五十招后……则是败势已现。再难回天。

    “呵……这样的阵仗当真是千载难逢啊……”濒败之际,铉宏的目光,分别扫了眼若雨和封不觉,冷笑出声。“道者,圣剑。邪者,疯魔……”他复又看了看血尸神,“还有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先天异种……哈哈哈哈……”

    打斗之中、言语之间。铉宏大笑。

    在这近乎胜负将定的一刻,其眼中忽现决绝之色:“看来老衲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一语落地,铉宏双臂同扬。大袖一摆。霎时间,一股沛然之力从其胸前的镜中宣泄而出。

    这一瞬,血尸神、封不觉和黎若雨……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同一个反应。三人不退反进,强行顶住那股力量的威压,搏命般地攻出了一招。

    血尸神的直拳,轰在了六阖镜上。

    黎若雨的轩辕剑,斩断了铉宏的脖子。

    封不觉的必须破防之刃,捣碎了铉宏的膝盖。

    这三式命中之后,三人也难敌近在咫尺的力量冲击,纷纷被弹飞了出去。

    很显然,刚才铉宏是想来一玉石俱焚式的自杀式攻击,但他的意图被眼前的三人瞬间识破、并及时地予以扼杀了。

    下一秒,狙击枪的枪声又响了。

    身在宝塔六层的小灵秉持着斩草除根的良好习惯,对着已飞到半空中的、铉宏的头部,来了一爆破弹,将其轰成了肉酱。

    “呸……”数秒后,封不觉第一个站定身形,吐掉了一口血沫子,言道,“小样儿……居然想自爆……”

    “幸好没让他把招式放出来。”若雨止住退势后,白皙的脸颊上也浮上一抹红晕,看来是胸中气血未平。

    “该死的……疼死我了……”血尸神是最后一个停下来的,而且停下后单膝跪地了,“我要把你连皮带骨啃得一干二净!”他恶狠狠地念叨了两句,然后表情一变,低头朝地上呕出了一大滩鲜血。

    由于体型和站位的原因,方才那次冲击的大部分威力都被血尸神一个人承担掉了。若不是他肉身强横、恢复力惊人,恐怕这会儿已经躺地上了。

    “我劝你还是别过去……”忽然,一个说话声从石院的入口处传来,“好戏才刚开始呢。”

    众人转头望去,便看到了正在走近的奥因克。

    “怎么?你还想帮我把他煮熟吗?厨子。”血尸神稍稍喘了两口气,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又站了起来。

    “不……”奥因克还没回话,封不觉就先接道,“他说的‘好戏’,应该是指……”说着,他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铉宏的尸体。

    此刻,那尸身虽已是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而且连头都没有了,可是……六阖镜的表面却仍在生着变化。

    但见,镜中红芒浮动,映出重重红涡;那镜面就恍似一个通往异次元的血渊,正在引动着某种能量的共鸣。

    “哦?”血尸神瞥了那儿一眼,旋即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这难道是……”

    “圣魔同源,血煞归一。”奥因克沉声接道,“铉宏留下的最后一道保险。就是他自己的法身。而现在这法身被你们破了,他的最后一缕元神也随之散去。”他微顿半秒,笑出声来,“呵……眼下,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去压制六阖镜的魔性了。它的‘自我意识’已开始吸收血煞结界以及其自身内部所累积的力量,欲将自己转变为一种更为高位的‘生命体’。”

    “你刚才怎么没说这事儿?”血尸神立刻瞪向了奥因克,歪着头,用一种流氓找茬儿般的神态质问道。

    此处得说明一下,先前封不觉在厨房里听奥因克交代剧情时,曾悄悄地把血尸神的勾玉从行囊里取出来。好让血尸神分享一些情报(前文提到过,勾玉中的血尸神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所以这会儿血尸神才会有此一问。也正因如此,刚才他一见奥因克就能叫对方一声“厨子”。

    “哼……还不明白吗?”封不觉又一次抢在奥因克之前开口了,“我们被他给涮了啊。”

    “说‘涮’……未免有些言不符实吧。”奥因克看向封不觉,冷冷回道,“咱们是互相利用……不是吗?”

    “呵呵……也对。”封不觉道,“你确实帮了我们不小的忙,但同时……也在‘某些事情’上骗了我们。”

    “看来你也已经知道是哪些事了。”奥因克道。

    “大概吧……”觉哥收起了武器。摇头笑道,“先,你根本不是‘畜生道’的凶灵吧?”

    “对,我不是。”事到如今。奥因克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真正的那个‘畜生道’,早在我遇见非口为王之前就已经被我处理掉了。”

    “嗯……”封不觉沉吟道,“其次。从你对个小镇、这座寺庙、以及这个魔器的了解程度来看……眼前这场血祭,根本就是你一手促成的吧?”

    “没错。”奥因克回道,“妙胥子、红莺和鲁不服的背后还有一个负责策划和支持他们行动的主谋。那就是……我。”

    “可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这时,一旁的若雨问道,“以你的实力,寺中僧人和塔中封印全都不是问题才对。”

    “问题在于镜子本身。”奥因克回道,“你们也现了吧……直接接触过六阖镜的家伙基本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就连铉宏的法身最终都被它控制了……”他摇了摇猪头,“我可不想冒那个险。”

    “而我们这些‘异界旅客’,就是帮你破除那‘最后一道保险’的最佳人选。”封不觉接过奥因克的话头,耸肩言道,“其一,我们只是‘投影’,镜子不会对我们产生什么永久性影响。其二……我们也足够强。”

    奥因克也耸了下肩,接道:“一开始我是想利用那个非口为王来着,可惜……经过短暂的观察,我现那小子的胆量和智慧都有点捉急。”

    “好在后来我们几个出现了是吧?”这句话,是小灵说的,此刻她也已经来到了地面上。

    “呵……”奥因克干笑一声,“反正……当我看到疯不觉的那一刻,我便知道……大事定矣。”

    在他们说这些话的过程中,笼罩在天空中的结界亦在生剧变,那本就不算明亮的月光显得愈晦暗凝浊。

    “既然我帮了你那么大忙,你不妨再回答我两个问题吧。”沉默片刻后,封不觉又对奥因克道。

    “你问吧。”奥因克双手交叉在胸前,“但我不一定会答。”

    “行~”封不觉即刻问,“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促成六阖镜的异变?”

    “无可奉告。”奥因克几乎不假思索地决定不答这个问题。

    “哈!”封不觉的嘴角泛起一个笑容,“果然是和诸神黄昏有关吗……”

    话音未落,奥因克的脸上就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变化,不过他掩饰得不错,自认没被对方看出来:“这算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一秒后,他保持平静的口吻反问了一句。

    “不。”觉哥笑了,他有意识地用一个意有所指的笑容回应了奥因克,并接道,“第二个问题……一会儿这镜子所化身出来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总之,它对我们有威胁吗?”

    “有。而且威胁很大……”奥因克顿了顿,又补充道,“事实上,我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提醒你们这件事的。话我已经送到,接下来……恕不奉陪了。”

    说罢,奥因克就如瞬间移动般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没有挥衣袖,也没带走一片云彩。

    “嗯……这猪头好像掌握着某种高性能的移动术法……”血尸神眼神游移,“挺有两下子的嘛……”

    “他那招我已经识破了。慢点跟你们解释。”封不觉说着,回头瞥了眼六阖镜。

    此时,那镜子的实体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断扩大着的、恍如镜面般的扭曲血渊。在场的所有人(和血尸神)都能明显感觉到那个血渊正在吸收着周遭的能量,其内部也不断有力量涌出来。

    “那什么……我觉得……你们几个就先撤了吧。”觉哥边说边转过身,走向了六阖镜,“不出意外的话,小叹很快就能结束剧本。但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还是尽量避免全员都以身犯险。”

    “你……”若雨本想问一句“你要做什么”。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另一种问法,“……要跳进去吗?”

    “呵……”封不觉回头,冲她露出一个微笑,“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

    时间,回到现在。

    荷月镇东北某处,另一场生死一线的战斗,已是箭在弦上。

    “哈!哈哈哈哈哈……”本来已经认为自己必败无疑的先也为王。在蓄招待之际,却忽然神色一变,大笑出声。“……真是天助我也!”

    他会说这句话,是因为他在运招之间,惊喜地现自己的技能限制已经被解除了。

    “你好像……”而王叹之此时的表情却显得很是冷酷,“……又燃起了胜利的希望。”

    “哼……”先也为王扬了扬手中的刀,“不是燃起希望……而是成竹在胸!”

    “这般自信……”小叹很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难道是……”他快瞥了天空一眼,“结界的限制效果消失了吗?”

    “猜对了!”先也为王喝了一声,突然拔身而上。

    恢复了全部战力的他信心爆增,气势如虹,自认小叹绝非是自己敌手。

    “那又……怎么样呢……”王叹之眼神骤冷,燃着黑炎的灵能武器已然出现在了他的右腕之上,而他的身影,也在顷刻间模糊起来。

    呼

    下一秒,风声乍起。

    人影,交错。

    可刀剑,却未曾相撄。

    霸刀泄力,气流爆绽。

    袖剑宣锋,黑炎拂灭。

    这本应势均力敌的两招,却没能产生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只因那对招的两人,一个是刀者,而另一个……是刺客。

    “不……不可能……”身形重现的先也为王,低着头,震惊地看着自己左胸上被黑炎灼出的窟窿,浑身不住地颤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产生‘技能回复以后,我就能赢眼前这个人’的错觉。”王叹之背对对手,头也不回地言道,“但我想……我已用行动证明了,你是错的。”

    当小叹说出这句颇为酷炫的台词后,先也为王的生存值也流尽了。

    这位尸刀一番队的队长……颓然倒地,迅化为了白光。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您已完成该剧本,18o秒后自动传送】

    系统提示宣告了任务和剧本的完结,也宣告了比赛的结果。

    当时恐怕还没有人会想到,先也为王这一倒,在不久的将来……将被视为一种象征。

    在这一幕中,倒下的不止是一名尸刀的玩家、更不止是一支队伍,而是整个尸刀工作室、以及其相关的诸多产业。

    这一天后,他们不仅从巅峰争霸s2的舞台上黯然离场,还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成为了历史……(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