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900章 干了这碗
    放出吸血蝙蝠后,小灵和小叹便一同躲到了一处建筑物的阴影中,静静地观察着厨房那边的动静。

    才一分钟不到,厨房的门便被“人”打开了,结果从中走出了一位猪头人身的彪形大汉。

    正当两名玩家准备悄悄地讨论一下该如何应对这状况时,突然……

    “二位……”瞬息之间,奥因克便出现在了小叹和小灵的面前,淡定地开口问道,“跟我到厨房里来聊聊如何?”

    这突如其来、始料未及的变故,让两名玩家的惊吓值陡然飙升;奥因克是如何现他们的,又是如何移动到他们面前的……他俩完全想不明白,此刻他们唯一能确信的就是……这个npnetbsp;   “如果我们不想去呢?”小灵没有明确地拒绝对方,而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哼……”奥因克冷笑一声,接道,“虽然我刚才那句话的内容好像是在提问,但我并不觉得你们有选择的余地。”他顿了顿,“当然了,如果你们执意要拒绝我的话,我会建议你们先考虑一下‘能不能’,而不是‘想不想’。”

    “呃……那个……”无论从对方的身手、气势、或是语言上,小叹都强烈地感觉到了……此处得怂一怂,“我看……”他压低了声音对小灵道,“咱们还是去吧……”

    “行~行~”小灵拉长了音调,摇头叹道。她心里也清楚,假如不照这个npc的话做,接下来很可能又会迎来一次即死事件,而这次……恐怕是没有什么挽回余地的了。

    于是乎,他们二人颇为无奈地跟着奥因克走向了香积厨。

    几十米的距离,抬脚就到……

    一进厨房大门,小叹和小灵就看到了蹲在墙角的非口为王,三人的视线交汇后,各自心中都添了几分狐疑。

    “看来我们不是第一批被请进来的啊……”小灵看着非口为王念叨了一句。随即又瞥了眼灶上的汤锅,问道。“你的队友们……该不会都被他给煮了吧?”

    “他煮的……是我刚才打死的小波ss……”非口为王瞪着地狱前线的两名对手,强行摆出一副强硬的态度回道,“哼……要不是我之前和那小波ss缠斗了许久,也不至于被他给擒住……”

    他这句话刚说完,小叹就接着问道:“诶?我看你的行动好像也没有受到什么限制啊?”他抬手指了指奥因克,“二师兄刚刚跑出来抓我们的时候,你干嘛不跑啊?”

    “废话……跑得掉我会不跑么?”非口为王冷哼道。“那家伙的度快得跟瞬间移动一样,我怎么……”

    “我说……你们俩……”这时,奥因克有点儿听不下去了,出言打断道,“一口一个‘二师兄’、‘那家伙’的……太没有礼貌了吧?”他微顿半秒,补充道,“我的名字是‘奥因克’……给我记住了。”

    “哦?”听到这里,小灵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奥因克啊。”

    关于这位猪头哥的事情。封不觉和黎若雨很久以前就跟队友们提起过(在游戏初期,大伙儿经常会比较详细地讨论一些剧本中遇到的人物或事件、以分享通关经验)。后来,在觉哥经历了怪物王国的雪松郡医院剧本后。他便得知了奥因克是唯一性的数据的事情,因此他又跟队友们提了一次。

    小灵的记忆力非常不错。纵然她没有亲眼见过这个npc,但听到其名字以后,她立刻就想起了自己曾听到过的、有关奥因克的各种描述。

    “嗯……这名字是有点儿耳熟呢……”另一边,小叹也想起了什么,轻声念叨了一句。

    “听过我的名号也没用……”奥因克对此却是不以为然,他接着道,“……到了这儿,就得照我的规矩来。”

    “什么规矩?”小灵顺势问道,“‘这儿’又是什么意思?是指六和寺吗?还是指荷月镇?这里到底生了什么?”

    “呵呵……”奥因克笑了。“你的这些问题……”他扫视了非口为王一眼,“……那个小子先前全都问过了。”他摇头耸肩。“我就先说规矩吧……”他打开汤锅,用一个大勺在里面搅拌了几下,“想让我回答你们的问题,先要喝过我的汤才行。”

    “哈?”小叹愣了一下,虚着眼道,“这规矩……好像还挺客气的嘛……”

    “哼……你要是见过那个小波ss的样子……就不会这么说了。”非口为王用颇为怪异的语气在旁应了一句。

    …………

    话分两头……

    同一时刻,六和寺方丈室门前。

    “呼……注意了……我要推门了……”先也为王站在门前深呼吸了一次,并回头提醒了一下队友。

    “放心,我掩护你。”站在队长身后不远处的最终强袭回应道。

    尸刀这两位毕竟也是职业玩家,探索时的思路还是很明确的。他们进寺之后,二话不说……直奔六和寺中心的石院宝塔;由于小叹已经打通了寺庙的入口、并清理掉了守在三门殿后的红衣女怪,所以先也为王和最终强袭基本是毫无阻滞地抵达了目的地。

    但是,到了石院以后,他们就现石院入口处的大门是封住的,需要【石院的钥匙】才能打开。据先也队长推测……这种地方的钥匙九成九在方丈手上,于是,两人就一路摸到了方丈室来……

    “好,推门后假如有情况,你就……”先也为王一边说着,一边已将手搭在了门上。

    没想到……

    “啊呃”

    忽然,一阵阵催命的低吟声从他们身后的黑暗中传来,在这腥臭的、昏暗的、静谥的庙宇中……这声音显得无比扎耳。

    “切……果然追上来了。”先也为王这会儿有点惧极生怒的意思,讲话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比较冲。而他的行为……无疑也受到了这种心理的影响,变得有些鲁莽。

    “没办法了,你先进去找钥匙,我负责把这群怪物引开。”先也为王说着,就推开了方丈室的木门。

    门后,是深沉的黑暗。

    以及……

    “阿弥陀佛……”一道人影,轻诵着佛号。从门中缓缓行出。

    尸刀那二位反应也是不慢,甭管三七二十一。先往后大跳一步,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两秒后,一个全身黑色僧袍,裹着猩红色袈裟的紫面僧人从方丈室中走了出来。

    撇开肤色不提,看面相,这和尚甚是年轻,而且容貌俊美。怎么看都不过三十岁上下,不像是能当上住持方丈的年纪。但他手中拿着的禅杖和身披袈裟的样式,都显示其身份并非一般僧人。

    “二位施主……”紫面僧人踏出屋门后,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尸刀的二人,“此乃佛门清静之地……”他的视线看向了两名玩家手中已然在握的武器,“二位在此手执凶兵,意欲何为啊?”

    这名npc所说的这句话,显然藏着某种非常凶险的f1ag……假如回答得不好,结果可想而知。

    “这……”先也为王到底也是尸刀的一队队长。绝非有勇无谋之辈,即使没了药物辅佐,他也不至于栽在那么明显的陷阱上。因此。他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后,旋即换上一副和善的神色。抱拳拱手(刀还是握在手里的,没敢收起来)道,“这位大师,我和这位兄弟……不知为何遭到了恶鬼追杀,误打误撞方才闯入寺中。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哦?恶鬼?”那紫面僧人听到这两个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在昏暗的光线下,他脸上的阴影浮动闪烁,显得其神色诡异莫测。“施主是指……你们身后的那些吗?”

    其话音未落,确已有数个鬼魂穿墙而过。出现在了方丈室外的院子里。当先也为王他们回头看时,飘在最前方的几个怪物距离这边也只有十几米而已了。

    “是是……”先也为王赶紧应道,“不知大师能否助我们驱退那些鬼怪?”

    “呵呵呵……”紫面僧人荡漾地笑了,“施主说笑了,出家人慈悲为怀,既然二位已来到了这里,小僧又岂会坐视不理呢?”

    此言一出,两名玩家立刻交换了一下眼色,并松了口气。看起来……先也为王与这npc的交涉算是成功了。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的话还没说完。

    “小僧这就助二位……”下一秒,紫面僧人的笑容骤冷,“……早登西方极乐,免受这炼狱之苦!”

    …………

    视线回到香积厨中。

    此刻,三名玩家已在一张长方形的木桌前并排而坐,从左至右分别是古小灵、王叹之和非口为王。

    而那奥因克……正在灶边,往三个大碗里盛汤。

    但见那猪头哥十分麻利地就盛出了三碗量多料足肉汤,放到了一个木托盘上,并用单手托了过来。

    他把三个大碗分别放到了三名玩家的面前,然后就原地站定,双手交叉在胸前,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望着三人道:“三位……尝过了我的手艺,咱们再谈。”

    “呃……虽然我不想把话说得太明了,但是……”小叹一脸为难地看着面前的汤碗,嘀咕了半句。

    “这碗汤无论是看着还是闻着都非常可疑啊……”小灵把队友的后半句话说了出来。

    当然了,他俩的说法还比较委婉,非口为王则是直接言道:“什么‘可疑’……明明是‘恶心’……光是这样摆在我面前都快吐了。”

    非口为王的这个评价……还是比较中肯的。奥因克煮的这碗汤,色泽黑灰油腻,气味也是难以形容得难闻,说是黑暗料理已经算客气的了……非要类比的话,就是去煮一锅纯正的屎尿出来,恐怕恶心程度也不过如此。

    “哼……”奥因克对他们的反应不以为意,他微笑着接道,“嫌恶心,你们可以不喝。”

    “真的吗?”天真的小叹立即两眼放光地问道。

    “真的。”奥因克的回答干脆利落,“不过,不喝汤……不代表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是个人就能听出来,这里有一个剧情分支……喝不喝这碗恶心的东西,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接下来的展。

    就在玩家们对此进行斟酌的当口,忽然……

    伴随着一声木轴滚动的响动,厨房的门竟从外面被打开了。接着,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卧槽?”

    这句粗口,显然不是出自任何一名玩家的口中,因为他们使用这种感叹词时是会被系统屏蔽的。

    所以,说出这两个字来的……是奥因克。

    “唷~好久不见啊。”封不觉微笑着看向猪头哥,并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其余三人所在的那张桌子。

    “你小子怎么在这儿?”奥因克跟觉哥讲话的语气明显就不同了,总之就是一副很熟的样子……

    “这个嘛……呵呵……”封不觉说着,已走到了桌边,“一言难尽啊……”话还没说完,他就随手端起了非口为王面前的那碗汤,“让我喝口水慢慢跟你讲。”

    “卧槽?”这一回,是非口为王在心中惊出了这么一句。

    虽然小非对“疯不觉”这号人物的言行也是素有耳闻,但当觉哥真的出现在其面前,并且若无其事地端起一碗恶心到极点的肉汤就往嘴里送时……非口为王还是震惊了。

    咕嘟……咕嘟……咕嘟……

    封不觉仰着脖子,抖着喉结,囫囵吞枣一般将整碗肉汤一饮而尽。别说是汤了……连里面的肉、骨头、配料……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这一下,不止是非口为王,就连小叹和小灵都被他吓愣了。

    而这,还不算完……

    哗啦啦

    觉哥将汤碗里的东西喝得一滴不剩之后,还一甩胳膊,把碗朝地上一摔,俨然是一副绿林好汉喝结拜酒时的风范。

    那碗碎之声余音未消,封不觉就用袖口一抹嘴巴,看着奥因克道:“嗯,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烫。”(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