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98章 尾随,埋伏,屠夫
    另一方面,六和寺山门下。

    “队……队长?”当看到的时候,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从未看到过先也为王呈现出眼前的这种状态……

    此时,尸刀一番队的这位队长,看上去竟是脸色惨白、眼神恍惚;其行走的姿态也是步履蹒跚、气喘吁吁。而在他身后百余米之外,还跟着影影绰绰一大片正在“飘行”的鬼影。

    “呼……行了……什么也别问了……快……先用医疗技能帮我止血,要彻底止住!”先也为王来到队员跟前时,一边狼狈地喘息着,一边提出了这个要求。

    “呃……哦……”最终强袭虽有些疑惑,但还是应声照办了。

    说起来,最终强袭确也算得上是一个很有特点的玩家……他的所有专精等级,全部都是b级。

    也就是说……他属于那种极为稀有的均衡型玩家。队伍里什么事儿都可以找他……肛正面他不虚、玩远程他也能拿把枪出来点两下、灵术技能和召唤生物他也有那么几个、救死扶伤更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虽然他在哪方面都不突出,但他每个方面都还凑合。尸刀的光脑系统把这货的平均能力值列出来,结果是名列前茅的,于是乎他就进了一队……

    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先也为王最想遇到的队友也正是最终强袭,这种全能型的帮手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好了,全都止住了。”毕竟是医疗专精b级的男人……借助医疗系道具和技能,不消片刻,最终强袭就把先也为王身上所有的出血点尽数搞定,保证是一滴血都不会再流出来了。

    但……

    “嗯……”先也为王沉吟一声,回头望去,现……远处那帮鬼魂的动作并未停止。“可恶……已经晚了吗……”

    “到底怎么了?队长。”最终强袭疑道,“什么晚了?”

    “唉……别走边说吧……”先也为王说着,朝山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示意队友跟上自己,随即就小跑着接道,“末日他挂了,这你已经知道了吧?”

    “是啊……剧本开始不到五分钟,我就看到团队栏里少了个活人……”最终强袭回道。

    先也为王摇头叹息,接着说道:“末日……是被疯不觉干掉的……”

    “哦……”最终强袭闻言,立刻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就仿佛“疯不觉”这三个字一出现在句子里,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就可以变得顺理成章了,而且连解释都不需要。

    先也为王见队友瞬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便继续讲了下去:“姓封的(如今封不觉的现实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小说家,也知道他的姓名和游戏里差不多)杀掉了末日之后,就爬到高处唱了《山路十八弯》……”

    “哈?”最终强袭转过脸来,歪着嘴道,“真的假的?”

    “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么……”先也为王虚着眼反问道。

    “嗯……”最终强袭默然了。

    先也为王也是面露蛋疼之色:“其实呢……在听到歌声以前。我就先听到了枪声,也听出了那是末日的武器,所以在疯不觉唱歌之前就我就在往那里移动了。可惜,我赶到的时候末日已经挂了。于是……我就和封不觉交了手。”

    “你竟然还活着……”最终强袭这句话显然是没过脑子、脱口而出。

    “喂!”先也为王喝道,“什么话啊?见了他就死,那我们认输算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最终强袭有些尴尬地回道,“那啥……总感觉今天有点怪怪的……”

    先也为王听了这话。神情微变,接着,他立即凑到对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哦!对啊!原来是这样啊!”最终强袭听完队长的话后恍然大悟道。“我就说有哪里不对呢……原来是……”

    “是什么是!”先也为王眼瞅着那货就要把“药”之类的字眼说出口了,赶紧打断道,“说话过过脑子!”

    经他这么一吼一提醒,最终强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一想到自己差点儿就在公开比赛里把工作室的黑幕给抖了出来,真是有点后怕……

    “呃……抱歉……”他赶紧为自己险些失言的事情道了个歉。

    “算了算了……下回千万注意点。”先也为王也不怪他,因为先也队长自己也很清楚,这种不经思考往外捅词儿的情况……无疑是“药物失效”所导致的。

    长期使用对情绪和神经有干预作用的药物,肯定是会有这种副作用的。由于他们的大脑已经习惯于在药品抑制下的游戏状态,故使其自身的抑制机能也产生了相应的变化……一旦停药,大脑势必得花一定的时间去重新调整这种机制。而在调整完成前,尸刀成员们的语言和表情……基本就是“跟着感觉走”了。

    “总而言之……”先也为王很快就把话题拽了回来,顺着先前的内容接道,“和封不觉交手后,我受了一定的伤,然后……他就逃跑了。”

    “可以啊队长!”最终强袭想当然地接道,“居然能把他给打跑了,那他肯定伤得比你还重吧?”

    “呃……”先也为王面露尴尬之色,“并没有……”

    “那他干嘛要跑啊?”最终强袭又问道。

    “起先我也想不通这点,但过了一会儿我就明白了……”先也为王用郁闷的语气回道,“这家伙……想让我充当‘活饵’……去吸引那些潜伏在阴影里的怪物。”

    “就是那群远远跟着你的怪物?”最终强袭说着,还回头望了一眼。

    “没错。”先也为王回道,“一开始我以为这些怪很好对付,但我很快就现……他们几乎是无敌的。”他顿了顿,“物理上的打击毫无作用,能量攻击也收效甚微……只有灵术技能对他们有效,但这个剧本又限制了技能的威力……我用出自己最强的灵术技能,也只能将他们逼退一下而已。”

    “那……你试过甩掉他们么?”最终强袭又问道。

    “当然试了……”先也为王回道。“能甩的话我早就把他们甩掉了……”他说这话时,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恐惧之色,“虽然那些鬼魂飘行的度并不算快,但无论距离拉得多远,他们都会不不间断地沿着最短的直线向我移动,而且他们还能穿越障碍物……”

    “可他们为什么偏偏要来追你呢?”最终强袭疑道。

    先也为王回道:“据我的观察和推测……他们应该是寻着我身上的新鲜血腥味过来的。这也是为什么……疯不觉要在我身上制造那么多非致命的外伤。”

    “哦……”最终强袭点点头,“可现在你已经不流血了,他们为什么还在……”

    先也为王又一次打断了队友:“自然是因为我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血浸透了啊……”他苦叹一声,“唉……所以我才会说‘已经晚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最终强袭接道。

    “还能怎么办……只好加快行动的节奏、争取不要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就是了。”先也为王回道。

    他们二人说话之间,已然从山脚一路行到了六和寺的寺门前。

    “切……被人捷足先登了吗……”看着门上的缺口。先也为王不快地念叨了一句。

    “有没有可能是非口他留下的痕迹?”最终强袭接道。

    “嗯……”先也为王想了想,“也不是没有可能……”说着,他又用惴惴不安的目光回望了一眼从山脚下慢慢逼近过来的、那憧憧的鬼影,“反正……从片头cg判断,这剧本的关键信息很明显就藏在六和寺中的宝塔内。所以……不论敌我,所有人可能都在往那里赶。”他话锋一转,“有人在前面开路,也未必是件坏事……”

    说罢,他就朝队友使了个眼色。然后自己率先跨入了门洞中;最终强袭迟疑了半秒,也就跟了进去。

    …………

    同一时刻,数百米外,鬼影群后方。

    “很好……终于是进寺了呢。”封不觉双手插袋。步履悠然地跟在那大群的鬼魂后方,缓缓向寺庙移动着。

    当然了,他还是有意识地跟前面的怪物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以避免受到那帮家伙自带的“血液腐蚀光环”的影响。

    “你什么时候学会操控剧本中的怪物了?”这时。忽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觉哥身后响起。

    封不觉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是谁,其一,他听得出若雨的嗓音;其二。能如此安静迅地来到其身后的人,在整个游戏里也是不多的。

    “我可没法儿操控他们。”下一秒,封不觉便头也不回地应道,“我只是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规律,并加以利用而已。”

    “听起来……这些鬼魂在你眼里和动物差不多。”若雨说着,加快了脚步,上前与觉哥并肩而行。

    封不觉没有回应这句话,他只是微笑着看了若雨一眼,接道:“话说……你是正巧赶到的呢,还是已经在这附近埋伏许久了?”

    “我的传送坐标就在这儿。”若雨回道。

    “所以就是埋伏了很久咯?”觉哥接道。

    若雨回道:“是啊……不过等了半天,等来的是小叹和小灵。”

    “哦?”封不觉紧接着抛出了两个问题,“什么时候的事?你没有跟他们接触吗?”

    “他们大概是在六七分钟之前上山的吧。”若雨回道,“我等在暗处没有出声,想看看他们是否被跟踪了。”

    “结果……”觉哥示意她说下去。

    “结果我就等来了尸刀那两位。”若雨接道。

    “那又是为什么没拿他们开刀呢?”封不觉问道。

    “因为我很快又看到了一大群正在向他们移动的怪物,以及混在其中的……”若雨转头看向了觉哥,沉声接道,“……你。”

    她说到这儿,停顿了两秒,再道:“既然你尾随其后、没有动手,那一定就是有什么打算……这样想着,我也就随他们去了。”

    “呵呵……挺聪明的嘛。”封不觉笑道,“没错……我留着那位先也队长,主要是想把他当小白鼠用。在刚才的二十分钟里,他已经替我对前面那些‘动物’做了很全面的测试,且听我慢慢跟你说明……”

    “慢着……”若雨打断道,“在说这些技术性的信息之前,还是先把策略方面的事情说定吧。”她目光微移,并接道,“除了刚才上去那两人,尸刀还有两名队员,如果你打算上山的话,那我觉得……我应该继续留下来埋伏。”

    “不必了。”封不觉否定了若雨的提议,并解释道,“剧本一开始我就干掉了那个叫末日强袭的,因此……除去方才那两人,他们就只剩下一名队员而已了。”他微顿半秒,再道,“另外,通过cg的俯拍画面,我已大致估算出了这个荷月镇的面积,再结合你提供的信息,我推测……剩下那位叫‘非口为王’的仁兄,十有是被直接传送到了六和寺的内部。”

    “那还有‘十之一二’是……”若雨顺势问道。

    “比方说……”觉哥笑着列举道,“……他被系统分配到了距离寺院极远的镇外荒地里;他一个人在地图某处溜达时莫名死亡了;他在有着明显标示物(在荷月镇中所有的露天地点都能望见六和寺所在的那座山)的前提下迷路了;他觉得前往六和寺不是个好主意,所以去了别的地方等等。”他一口气说完这些,笑道,“诸如此类的‘假设’统统加起来……其可能性占了十之一二吧。”

    若雨听了这有理有据的推论,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应道;“好吧,我跟你上山。”说罢,她又抬眼看了看前方的鬼魂们,“你接着说他们的行动规律吧……”

    …………

    另一方面,六和寺,香积厨(具有一定规模的寺庙的厨房)中。

    此时,尸刀一番队的最后一名成员,正蹲在一个墙角里,瑟瑟抖地看着眼前恐怖的景象。

    但见……一个猪头人身的怪物,正在灶台上生火烹食。

    而他煮的东西……是一锅“用料独特”的肉汤。(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