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95章 biubiubiu
    此前与末日强袭交手的过程中,封不觉就已经察觉到了对方有些许异样。↖,眼下再通过这番令人尴尬(反正觉哥自己不尴尬)的试探,觉哥基本已可确认……至少他所遇到的这两名尸刀一番队成员,都是在“停药状态”下进行游戏的。

    虽然觉哥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清楚这是否与他今晚去拜访“蒋道德”一事有关,但……他很清楚,这对地狱前线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呵……与那些比赛录像中的常规表现作比较的话……出手力度明显过了平均值,攻击的角度、时机……也都有一定程度的偏差。”封不觉冷眼看着朝自己飞袭而来的先也为王,心中念道,“一看就知道还没适应在药物失效的状态下游戏……对身体的细微控制简直是一塌糊涂,却还浑然不知……”

    当他思索之际,对方的刀锋已至。

    “我说……先也队长……”觉哥一边用轻松的语气继续和对方攀谈,一边在墙头上横向腾挪,顺势闪过了刀斩,“你今天上线前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你指什么事?”先也为王应话之时,已然在墙头站定,虽然他的第一刀未中,但他立刻就将手中大刀侧旋出一个半圆,十分流畅地接上了后招。

    乒乒乒

    封不觉见状,横踏半步,单臂挑起军铲,像是玩击剑一般侧对着对手,灵活地运用军铲去格挡对方的砍杀,且战且退。

    “哦?莫非你……”觉哥顿了顿,随即笑着接道,“直至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和往常有所不同吗?”

    此言一出,先也为王神情微变:“哦~你是说……主动技能威力受限的事对吧?”看来他是误会了,“不用你提醒……我也早就注意到了。”他说着,手上的大刀又加了几分度。“假如我没猜错……不久前阵亡的末日强袭正是在此地被你干掉的吧?想必……他就是因为没能及时察觉到这点,才遭了你的算计。”

    其话音未落,封不觉已被逼到了墙垣尽头,眼看身后已无处落脚,觉哥干脆一抖手腕,施力猛出一铲,将对手逼退了几分,为自己争取到了半步的距离。

    紧接着,封不觉就拧身一旋,落到了院外的空地上。

    “关于你那位队友的死因。你猜得确实没错,不过……我指的是另一件事……”封不觉落地后,略一思忖,便从行囊里取出了一把手枪。

    【名称:恒星冷却炮(才怪)】

    【类型:武器】

    【品质:精良】

    【攻击力:无】

    【属性:无】

    【特效:让你的目标冷静一点(内含一加仑的“弹药”,用尽后将以缓慢的度自动填充,从空膛充至全满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装备条件:射击专精d,器械专精d】

    【备注:无论从外观还是功能上来说,这都是一把看上去很廉价的玩具水枪。虽然它的注水口是封死的状态,但考虑到它自我装填的特性,那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经化学检验。从这把枪里射出的弹药只是普通的水而已,但不知为何,被其击中的生物都会在一定时间内变得行动缓慢,缓的具体持续时间和效果由目标的体积而定。

    ps:我们已经开除了设计这件物品的程序员。因为他总是给自己设计的物品冠以言过其实的名称。】

    这把外形上十分接近儿童玩具的手枪,是封不觉在预赛阶段拿到的奖励(随机精良级装备*2,完美级装备*1)之一;他自然也曾实验过这把枪的实际效果,总体来说……不算很强。

    觉哥之所以没有把这玩意儿扔进粉碎机。而且还带在了身上……主要是因为他看中了这枪的“产水”功能。他觉得在某些剧本中,很有可能会用到这把枪“每两小时自产一加仑清水”的特性。

    而眼下,在这种大家都不靠技能的肉搏战中。这玩意儿似乎也能派上不小的用场。

    “……既然你还没注意到,那我就直说了。”取出枪后,封不觉接着先前的话道,“先也队长……有没有觉得自己今天的表情和情绪波动都变丰富了呢?”

    他把话挑明到了这个地步,对方总算是恍然大悟。

    “难道……”到了这时,这位尸刀的队长才后知后觉地在心中惊道,“对啊!我就说有哪里不对劲儿……药物好像失效了啊!”念及此处,他不禁猛然看向了觉哥,暗忖道,“等等……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

    经过数秒的思考,先也为王想到了原因:“嗯……我明白了……既然我和队员们是一起用的药,那失效起来肯定也是一起失效;由此可知……此前和疯不觉交过手的末日强袭八成也是和我一样的状态。想必……疯不觉是从末日强袭的身上看出了蛛丝马迹,然后通过刚才那番‘唱山歌’的行为对我进行试探,从而确认了我身上的药效也已丧失……”

    在思索这些事的过程中,先也为王已从墙头追下,借着斜向下坠之势,他的大刀又一次破风而来。

    “哼……疯队长。”先也为王在攻击之余也不忘接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平心而论,这不正好吗?”

    说话间,他身形疾动,又是一轮快攻袭来。

    刀劲掀风而起,刀式凌厉异常。一时间,先也为王又将对手笼罩在了一片刀芒之中。

    在尸刀为王退出以后,尸刀工作室虽然还没有确定新的王牌,但以实力来排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先也为王了。不管有药没药,他的硬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单纯论体术,先也为王也是顶尖水准。

    “哦?此话怎讲?”封不觉左突右闪,节节后退,不过回话时的语气仍是镇定自若。

    “这样一来……”先也为王冷笑着接道,“就算被我打败。你也无话可说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封不觉闻言,放肆地狂笑出声,随即又忽然收敛笑容,沉声道,“你想多了。”

    下一秒,便听得逼u~逼u~逼u(没错,【恒星冷却炮(才怪)】射击时就是这样的声音)一阵疾响,觉哥开火(开水?)了。

    先也为王也并非没有防备,当他看到对方取枪的时候就想好了如何去闪躲,只是……他没有想到。那枪里射出的会是水。

    和子弹那稍纵即逝的线形弹道不同……水枪的弹道是持续存在的,而且会向下拖展,想要一滴不沾反而比躲子弹还难。

    “糟了!”被水柱击中的刹那,先也为王还慌了一下,因为他本能地以为那是腐蚀性液体,但两秒后……他现身上并没有疼痛感传来、生存值好像也没有减少,“嗯?这是?”不过,他也很快现了这些液体的效果是什么,“切……‘缓’是吗……”

    “没错。就是缓。”封不觉一手持枪连射,一手抄着军铲就展开了反击,“要摆平你……这样就足够了。”

    “荒谬……”先也为王见对方反攻过来,却也不慌。当即提气收刀,憋出一招【一刀荡岳】。

    虽然技能的威力被削减了许多,但先也为王的刀式招招霸道、且威力惊人,即使是削弱版。也足以抵得上一个级技能了。

    “荒谬吗?”觉哥说这句话时,已然闪过对方的招式,并出现在了先也为王的身后。

    “什……”这一刻。先也为王感受到了恐惧,他的瞳孔收缩、心跳加……那种全身血液都凉下来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在游戏中体会到了。

    “你好像还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啊。”封不觉说道,“你以为在停药之后,自己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了吗?”说话间,他的军铲已挥向了对手的后背。

    只听得“呲”一声响……先也为王的背上就添了一道狭长的豁口。

    “就算是定期服用止痛药,人都会产生依赖性和后遗症呢……”觉哥的话还在继续着,他的攻击也没有停,手中军铲不断地扫向他的对手,但就是不瞄准要害,“从我刚见你的时候,我就开始观察你的行动……很明显,你对度和时间的感觉都产生了偏差;还有身体的协调性、爆力的掌控、出力时的分寸等等,这些全都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的……一两个剧本之内根本调整不过来。”

    “可恶……”先也为王艰难地招架着,但他深深地感到了一种无力感,自己的动作不是太快就是太慢,而且出手的角度难求精准,以至于防了半天,处处破绽。

    “所以我才说……”封不觉在用冷兵器削人的时候,另一手的水枪也在见缝插针地射击着,“要摆平你……这样就足够了。”

    “够了!”先也为王忽然暴喝一声,停止了抵抗,“想在比赛中羞辱我吗?要杀就杀!”

    事到如今,他也已经看出来了,其实封不觉早就可以干掉他的,只是对方故意没往致命的地方打而已。

    “羞辱你?”封不觉虚着眼,笑了两声,“呵呵……我想你误会了,我一没有那个打算,二没有那个兴趣……我留你不死,自有我的理由……”

    话至此处,觉哥竟也停止了攻击,他将遍体鳞伤的先也为王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笑道:“好了……这么多伤口应该差不多了,那么……”他忽地又举起手枪,逼u逼u地将里面剩余的水全都喷在了先也为王的身上,随即收起两件武器,转身就跑,边跑还边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看着觉哥远去的背影,先也为王完全愣住了:“这……什么情况?”他想不明白对手为什么要跑,但此刻的他也没有能力追上去把事情问清楚,“算了……不管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要我还没死,就还有机会……疯不觉,我会让你后悔的……”

    先也为王在心中暗暗念了几句狠话,随即就原地坐下,从行囊里取出了生存值补充剂和止血绷带。

    对于习惯了在服药状态下游戏的他来说,眼下这种并不算太夸张的疼痛感,也会因反差的原因而变得非常严重……他几乎是在全身抖的情况下处理伤口的,当真是疼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疼归疼,他的手脚还算麻利,不到一分钟就把大半的出血点都处理掉了,只是……

    “呃啊”就在此刻,此起彼伏的低吟声,自周围的黑暗中响了起来,并渐渐迫近。

    “什么玩意儿?怪物吗……”先也为王立刻站了起来,警惕地望向四周,与此同时,恐惧……也在他的心中悄然蔓延。(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