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94章 没吃药
    觉哥这句话刚出口,末日强袭便化为白光离开了剧本。☆→,

    只是……人虽然死了,但他在地上挣扎时流淌出来的大量鲜血还在,而从黑暗中欺近的那些“东西”,正是冲着这血来的。

    “啊”不多时,悉悉索索的响动,已逐渐变成了清晰的低吟。

    与那些声音一同逼近而来的……是一条条干瘦的、伛偻的怪影。

    “嗯……‘鬼’是吧……”封不觉淡定地站在原地,冷眼望着那些半透明的“人”影,口中念道,“从衣着打扮和数量来推断……应该是这六和镇的镇民没跑儿了。”

    觉哥说话之间,那些镇民的鬼魂已纷纷穿墙而过,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

    “不出意外的话,是被新鲜的血腥味引来的吧……”封不觉一边念叨,一边快步移动起来,“姑且看看他们会做什么好了……”说着,他就奋力一踏,越过了那些鬼魂的头顶,飞身上了墙头。

    “啊啊”一部分离觉哥比较近的鬼魂在他飞过头顶时做出了一些反应,但在他快飞过之后,他们也只是叫唤了几声,并没追上去的意思。

    片刻后……所有的鬼魂都集中到了地上那滩鲜血的周围,像是动物一般跪伏下来,开始疯狂舔舐地上那片殷红的液体。

    但是,觉哥立刻就现……这些鬼魂的舌头根本接触不到实体,不管是地上的泥土还是渐渐浸入土中的血……他们都是舔不到的。而且,那些鬼魂之间也不会相互触碰,跪在血迹边的鬼魂们有很多都“穿越”了彼此的身体,像是一个个投影般重叠在一起。

    “这就怪了……”封不觉沉吟道,“既然这群怪无法触碰到周围的实体物质、也无法干涉到自己的同类,那他们是怎么‘站’在地表的呢……”

    就在他思索之际,眼前便生了异变。

    但见……末日强袭留下的那滩血。竟在鬼魂们的“舔舐”下……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并且……开始散出恶臭。

    虽然这滩液体从物理层面上来说并没有被那些鬼魂触碰到,但这种“变化”毫无疑问是在那些鬼魂靠近后才生的。

    “原来如此……若是让那些怪物保持近身的话,血液就会像这样‘腐化变质’是吧……”亲眼见证了这一过程的觉哥,思维也飞运转起来,“开放式的外伤……血腥味……吸引附近怪物……体内的血液异变……”一连串关键词从其眼前闪过,拧成了一条推理锁链,“也就是说……在这场比赛中,一旦负伤流血,就必须非常彻底地处理干净。否则就会被鬼魂们缠上……”他垂目看向了脚下的那群恶鬼,“虽说这些怪的移动度和老年人遛弯儿差不多,但他们都是可以无视障碍物、甚至无视彼此的碰撞体积……以一直线朝着目标前行的。在开阔的地方还比较好应付,但要是在比较狭窄或昏暗的室内环境里遭到他们的追杀……那就相当不妙了。”

    就在觉哥进行分析的时候,地上的鲜血已完全变成了暗红色的“臭血”,与此同时,那些鬼魂似乎也对这些液体失去了兴趣。

    数秒后,那些鬼就纷纷抬头……看向了墙头的觉哥。

    “嗯?这是要干嘛?”面对这令人不寒而栗的一幕,封不觉面不改色。嘀咕道,“难道你们……”

    他这个“难道”所指的事情,下一秒就生了……只见那些鬼魂们用扭曲的动作举起了双臂,6续飘了起来……

    “很好……”觉哥之所以道这句“好”。是因为眼前的状况正好解释了他此前想到的那个“鬼魂们是如何‘站’在地上”的疑问。

    “原来你们刚才只是贴着地面在‘飘’而已啊……”封不觉一边念叨,一边已将手中那把沾血的菜刀和雷之宝珠一同收回了行囊,“那再让我瞧瞧……你们对身上没有伤口的活物会有反应吗……”

    很显然,觉哥又在做实验了。

    昏暗的月色下。血腥的小院中,一大群阴森的鬼魂出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吟,还朝着你缓缓包围过来……这种如同恐怖片一般的场面。让很多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都竖起了汗毛。

    而封不觉……却只是瞪着死鱼眼,若无其事地、见缝插针地试探着这个剧本中各种设定的底线。

    “呃唔……”

    觉哥收起菜刀后,那些鬼魂并没有立刻停止行动,低吟声也还在持续。

    但过了几秒,当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散去时……鬼魂们飘飞的度就明显减缓了;另外,他们那种饱含着“饥饿感”的低吟也停了下来。

    又过了数秒,鬼魂们的动作几乎完全停滞,他们好似是失去了目标一般,在原地打转。

    大约三十秒后,这些怪物不约而同地落回了地面……或者说,飘到了与地面持平的高度,然后开始朝一些月光照不到的阴影中移动……

    封不觉起先只是在墙头默默观察着他们的行动,直到鬼魂们四散着飘出十几米距离时,他忽然扯开嗓子,嗷一声就开始唱道:“哟……大山的子孙哟……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哟~山里的人哟……”

    他这一惊一乍的举动,先是把所有所有正在观看比赛的观众们吓了一跳,然后……人们转惊为呆,呆了几秒后又情不自禁地爆笑出声。

    …………

    “喂喂……这货绝【哔】是个神经病吧……”

    “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什么跟什么呀?”

    “哈哈哈……一开嗓子吓我一跳……但这到底是要干嘛……”

    “觉哥!不唱歌还能做朋友!”

    …………

    当然了,觉哥现在并不知道观众们的反应,他也不在乎观众们会有什么反应。他亮这几嗓子,无非还是为了测试一下鬼魂们的“反应模式”。

    结果……鬼魂们很不买账地无视了他。

    当封不觉唱到“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这句时,刚才聚在此地的鬼魂们已然全数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从数据视角来看……这些怪物一旦走入光线照不到的阴影之中,就会进入一种类似“相位空间”的地方,暂时消失。

    “呼……”至此。觉哥也终于呼了口气,停止了他的演唱,“嗯……看来这些家伙只会遵循‘嗅觉’行动,对声音和画面都没反应啊……”

    念及此处,封不觉耸了耸肩:“也罢……好歹是掌握了怪物们的行动规律。”说着,他就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里。

    然……

    就在这一瞬,一道劲风从觉哥正前方偏下四十五度角扑面袭来。

    封不觉的反应当真是神,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他竟是凭着本能后仰身体。以一个极限的姿态堪堪避过了攻击……让那道斩波贴着自己的鼻尖飞了过去。

    “我【哔】”接着,觉哥就喝骂一声,顺势接了一个气死牛顿的侧后反,在墙上横移了一米,重新立稳身形,并对前方喝道,“来者何人?”

    “真的需要我自报家门吗?”此时,尸刀一番队的队长【先也为王】,已然站在了院墙外的石板路上。他手持一把凶厉的大刀。望着高处的觉哥回道,“据我估计……疯队长你赛前肯定已经研究过我们队的比赛录像了吧?”

    “哦~”封不觉迅认出了对方,“我道是谁~原来是先也队长……”他装模做样地拉长了嗓门儿,接道。“不愧是尸刀一番队的队长啊……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我。”

    “你……”先也为王的嘴角难以自制地抽动着,语气也透出了深深的蛋疼之感,“……大半夜的……站在墙头……唱了三分之二《山路十八弯》……”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两秒。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这么说吧……只要是在这方圆一公里以内的人……就算没听到此前那些枪响,也肯定会赶过来看看的……”

    “嚯~”封不觉一边回话。一边已不动声色地从行囊里取出了自己的军铲,“没想到先也队长你也能报出《山路十八弯》的歌名啊,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这个的可已经不多了……看来你我对音乐的品位很是合拍啊。”

    “我……”先也为王虚着眼,戒备地看着觉哥道,“不想就这个话题和你聊下去……”

    觉哥理都不理人家,自顾自地接道:“那什么……古诗有云……路遇知己去难留,劲歌热舞赠君别……”

    “这是你从哪个异次元听来的印度古诗?”先也为王着实是槽从心头起,不吐不快。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封不觉接着说道,“不如……你我先来一曲《对山歌》,唱完再打。”

    “我拒绝……”先也为王回答的很果断。

    可是……

    “嘿~诶……太极功夫做馒头嘞~惊天动地……”觉哥顺势就唱上了。

    “我说……你确定这是《对山歌》……而不是《少林足球》的插入歌么……”先也为王的表情好似是便秘一样,尴尬得无以复加。

    “不不不……少林足球的插入歌应该是……”封不觉摇了摇头,改调唱道,“少林功夫醒~好好嘢!少林功夫劲~系好劲……”

    “你……给我……”这一瞬,先也为王终于忍无可忍,“……适可而止啊!”

    他狂喝出声,提刀暴起,飞上了墙头。

    此刻的先也为王……真的是一秒也等不了了,因为他感觉再跟觉哥扯下去,自己也得疯。

    “呵呵……”封不觉见对方杀了上来,冷笑一声,心道,“果然没错……今天的尸刀队员们和平时明显不一样……看起来……这是没吃药啊……”(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