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89章 博弈
    “我用我所知的、有关你的全部秘密,以及可以证明这些秘密的证据,来赌……”封不觉停顿了半秒,“……你现在的这个身份。”

    蒋道德神情微变,略一斟酌后问道:“我的身份……具体是指什么?”

    “不就是指字面上的意思嘛~”封不觉舔了舔嘴唇,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回道,“说白了……就是当初你赢到的……蒋道德的人生。”

    闻言,蒋道德的脸明显地抽搐了一下:“我不明白……这种赌局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就算你把我现在的身份赢走了,难不成你想自己去当蒋道德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怎么会想去取代你呢?”封不觉轻笑一声,接道,“论年纪、论长相……你想取代我还差不多;你的那些女人和你的社会地位……我也不稀罕;至于钱嘛……”他顿了一下,“如果我要钱,那直接跟你赌钱就好了不是吗?”

    “所以说……”蒋道德沉声问道,“你提出这样的赌注……目的究竟何在?”

    “为了玩儿啊。”封不觉回答的也很干脆,他戏笑着回道,“难道你不觉得……看着一个人在绝望的边缘疯狂起舞……十分的有趣吗?”

    “荒谬……”蒋道德恐怕永远也无法去揣测觉哥的思想,“我要是拒绝赌局,你又能如何?”

    “我可以让你以自己原来的、真正的身份……去牢里过完下半辈子。”封不觉回这话时的语气颇为慵懒,但内容却是杀机毕露,“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问一下你身边的九条先生……我究竟有没有这种能力。”

    蒋道德立即转头看向了监赌者九条,急切地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是的,封先生……完全可以做到他所说的事情。”九条还是保持着冷静的态度,对蒋道德说道,“今天他联系我们的时候,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这点。”

    蒋道德一听这话,心脏顿有骤停之感,巨大的压力让他脸上的肌肉扭曲起来,一些整容的痕迹也在那张脸上渐渐显现。

    “简单地说……你选择不赌的话,结果可能比赌输了更加糟糕……”封不觉接道,“但你要是敢赌一把……就有5o的机会能赢。”

    觉哥这两句话,基本已经帮蒋道德把帐给算清楚了,后者似乎已别无选择。

    “我……还是不明白……”蒋道德的气势已然褪去,讲话时带有一份无力和颓丧,“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

    “诶~”封不觉打断了对方,“这你可不能怪我,若不是你们尸刀威胁我和我的编辑在先,今天的事情也不会生……”

    蒋道德咬牙接道:“法务部的人会给你们施压……那是因为你在公共场合诋毁我们的……”

    “我劝你还是翻翻字典,看看诋毁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再去用。另外,有三件事我需要强调一下……”觉哥又没让对方把话说完,他伸出三根手指,依次数道,“其一,我所说的、有关你们尸刀的那些话……都是事实;其二,我不喜欢被人威胁;其三……我更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受到别人威胁。”他微顿半秒,“综上所述……我只是在公开场合说了几句实话,就导致我和我的朋友受到了你们的恐吓和骚扰。”他摇了摇头,“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不愉快了……即使是出于端正社会风气的目的,我必须得让你们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呵呵……”许久未开口的欧阳笕这时已坐到了一旁的沙上,听到觉哥这句后,他开口补充道,“蒋先生,这件事还真是你运气不好……其实我们本来只是想单纯地玩一次反敲诈,让你们公司出点血、吸取一点教训。不曾想……在调查过程中,咱们的封大文豪现了你的那些秘密……于是他便起了玩儿心。”

    “难道……就没有其他商量的余地了吗……”蒋道德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余地呢?”封不觉笑道,“你我心里都很清楚……就算我现在取消赌局,并保证不去揭穿你的身份……你依旧会寝食难安。”他直视着蒋道德的双眼,“唯有通过赌皇斋主持的赌局,让我把所知的信息都输给了你,你才能真正地安心。”

    “你……”蒋道德想了两秒,“……说得对。”给出了答复,“当你说出我的秘密时,这件事就不剩任何余地了。”说这话时,他又恢复了平静,看来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了确保你们两个永远无法将我的身份揭穿,就算让我去买凶杀人……我也会冒险一试的。”

    蒋道德说着,又从桌上的雪茄盒里取了一支雪茄,这回这根应该是真货了,因为他很快就将其剪了一下,并搁进嘴里抽上了。

    “好……我就接受这个赌局。”蒋道德接道,“你赢了,我就失去蒋道德的身份,而我赢了,你就得将你所知的……所有关于我身份的秘密统统毁掉。”他抬眼看了看九条,“九条先生,赌皇斋会保证他履行承诺的没错吧?”

    “赌皇斋……”九条淡然回道,“……会保证双方都切实地履行承诺。”他看了看手提箱内的屏幕,“假如封先生输了,我们会确保他再也无法用你的身份秘密来威胁你;相对的,假如是蒋先生你输了……”他又看向了坐在办公桌那头的蒋道德,“我们也会负责……让你变回冯先生。”

    听到冯先生这三个字时,蒋道德的喉结明显地上下起伏了一次,紧张之情昭然若揭。

    “好了,别说废话了,那么……接下来就由我说说这次要赌的内容吧。”封不觉又道。

    “慢!”蒋道德立刻抢道,“凭什么赌局的内容由你来定?提出要赌的是你,内容也是你定……这不太公平吧?”

    面对这质问,封不觉却是不紧不慢地回道:“公不公平的……你说了不算,咱们来问问九条先生如何?”

    “哼……”九条冷哼一声,看向蒋道德,说道,“蒋先生,以我监赌人的角度来看,这恰恰很公平。”

    “你……你说什么?”蒋道德这次开始改瞪九条了。

    九条并不在意这个,他娓娓释道:“正如封不觉先前所言,在是否进行赌局这件事上……他是有绝对的主导权的。说到底……他完全可以不赌,而蒋先生你……却是不得不赌。”他停顿了一秒,“假设……眼前这个赌局因交涉失败而不成立,那么……蒋先生你就将立即陷入绝对的被动之中。即使你想买凶杀人,恐怕也是来不及的。因为据赌皇斋的估算,封先生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就让你的人身自由受到完全的限制,连个电话都打不了。”

    蒋道德听了这话,真是又气又惊,他颤抖着问道:“九条先生……我还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

    “我不站在任何人那边。”九条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监赌人是保持中立的,我们的宗旨是绝对公平。当然了,我也很清楚,除了祖师爷他老人家之外,恐怕没人能完美地做到这四个字。但是……既然我身为赌皇斋的监赌人,那就表明我已十分接近这个原则了。”他背着双手,转了个身,“蒋先生,如果你觉得我说出了对你不利的事实就是有失公平,那我只能表示很遗憾。你大可以拒绝这个赌局……我这就走。”

    “不!请留步!九条先生。”对方这么一说,蒋道德又急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很多人都是这样……凡事都想当然地以自己为中心靠考虑问题,并因此产生一种盲目的自信和错觉,但往往事到临头……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没什么过人之处,甚至连条退路都找不到。

    “嗯……”九条听对方态度变了,便转回来,接道,“那么……我们来听听封先生所说的赌局内容吧。”

    “啊……很简单……”视频那头的封不觉这时应道,“就赌……我能不能在五分钟内出现在尸刀的办公楼中,把这位所谓的蒋道德先生抽一顿……如何?”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蒋道德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分,并皱起眉头,凝视着视频中的觉哥:“哼……荒谬,难道你还能飞过来?或是从屏幕里爬出来不成?”

    “这么说来……你是接受了咯?”封不觉问道。

    “且慢!”蒋道德目光犹疑不定,“你先告诉我……此刻你身在何处?”

    “这我可办不到。”封不觉回道,“我身处的位置正是这场赌局的关键,就好比是我的底牌……岂有在开赌之前就亮出来的理由?”

    这一刻,蒋道德的大脑快运转起来,他好歹也是在商场纵横多年的人物,没有几分智慧和魄力那也是不可能的,想了将近一分钟后,他接道:“好……就赌这个……”他顿了顿,“但是……在你开始行动之前,必须给我十分钟的时间进行准备。”

    “五分钟。”封不觉斩钉截铁地杀了个价,“不能再多了。”

    “好!五分钟……就五分钟!”蒋道德接道。

    “那么……”九条此时在旁说道,“从这一秒起,我宣布……赌局正式开始。”他从唐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怀表,“蒋先生,计时已经开始,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做准备。五分钟后,封先生就可以开始行动了,在此之前,我会负责监督他在监视其中的一举一动。”

    他的话还没说完,蒋道德就已经拿起了董事长桌上的电话,快摁了一个键,接通后便用很快的语说道:“吴队长吗?是我,对……你听好了,我限你三分钟内把所有正在值班的人手全部集中到顶层来,一半人守在董事长室的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入,另一半分头负责巡查这一层所有的房间、出入口、还有卫生间、通风管道也要看……只要看到不认识的生面孔、或是身上没带公司通行证的,先给我抓起来再说!”

    电话那头的人好似愣住了,隔了几秒才回了一句,然后蒋道德就大吼起来:“谁跟你开玩笑了?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可以立刻扒了制服走人!把电话给副队长!”

    他这么一说,对面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就很快就应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呵呵呵……”欧阳笕笑了起来,“蒋先生,我得提醒你一句,这小子鬼点子可多……也许你的这种反应,早已在他的算计之中了……”

    “喂喂……你这家伙,我可听着呢……”视频另一头的封不觉随即吐槽道,“你到底是帮谁的啊?”

    “作为律师,我已经把你要求我办的事情办妥了,我现在只是个看戏的旁观者。”欧阳笕笑道,“我出于兴趣给蒋先生支点招……你管不着吧?”

    “哼……那你加油吧。”封不觉耸肩一笑,好似也不是很在意。

    “蒋先生……”欧阳笕说着,将视线投向了蒋道德,而对方回应过来的却是一道狐疑的目光,“……呵呵,别这么看着我,我并没有打算在这里演戏,好配合他来误导你……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封不觉现在在哪儿。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在今天下午两点,是他本人提着这个手提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并交代了这个送箱子的任务。之后他去了哪里,我就不得而知了。”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蒋道德冷哼道。

    “我也只是想说两句自己的意见……”欧阳笕往沙背上靠了靠,“蒋先生不信的话,就当没听见好了。”他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道,“先,凭我对封不觉的了解来说……以他的智谋,想必早已预料到了你会做准备这件事。如果我是他,我自然会去利用这点……”

    在欧阳笕叙述的过程中,众人已经可以听到走廊上传来了凌乱的跑步声,想必是保安们已经到了。

    “比方说,我可以在今天早些时候就潜入你的大楼……”欧阳笕又道,“准备好一台视频用的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然后找个犄角旮旯的杂物室或厕所躲起来,一直等到晚上。”他扶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念道,“等到赌局正式开始、我也可以采取行动的刹那……我就关上摄像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或是从更衣室顺来的保安制服给自己换上,趁乱混入你布置好的保安防线里……”

    蒋道德听到这里,竟是用冰冷的语气打断道:“你要说的就这些吗?”

    “哦?”欧阳笕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这一瞬,他在蒋道德脸上看到的竟是一份胜券在握的冷峻,“蒋先生就不防备一下吗?”

    “不需要。”蒋道德道,“你说的可能,在我通知保安以前……我就已经想到了。”

    “ho~你还挺厉害的嘛。”视频里的封不觉笑着接道。

    “我很清楚……你必然能推断到我会找保安来守备这件事。但我还是得把保安叫来,因为我不这样做的话,你能接近这里的方法就更多。”蒋道德说着,也举起了三根手指,“而在我叫来保安的情况下,你应该还有三种接近我的手段……其一,就是刚才欧阳律师所说的那一种;其二,欧阳律师所说的话实际上是为了给我施压,让我产生一个设想,那就是等视频中断后,立刻离开这个房间,来个金蝉脱壳。而假如我真那么做了,你反而会有可趁之机;其三,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此刻的你,也有可能正待在一架航行中的飞机上,随时准备以高空跳伞跳到我的大楼玻璃外面,然后用一套特工级别的装备迅破窗而入。”

    “哈哈哈哈……”封不觉大笑出声,“厉害,真厉害!”他不禁为对方鼓起掌来,“难怪你当年可以赢走一个高富帅的整个人生,我好像有点小看你了。”他的笑声渐止,“那么……我能不能问一下,即使你可以避免第二种方法……那我要是用第一或第三种方法接近你,你怎么办?”

    “你用哪种方法都无所谓。”蒋道德说着站起身来,并看了九条一眼,“九条先生,距离封不觉可以行动的时间还有多久?”

    “十五秒。”九条回道。

    “好的。”蒋道德一边应道,一边走向了墙边,“我不妨公诉你吧,封不觉。你从一开始……就漏算了一件事。”说着,他就把手伸进了墙边的一个花瓶里,摁下了一个按钮。

    两秒后,他前方的墙壁上打开了一块,露出了一面操作屏。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蒋道德接着道,“我这间办公室里……有这样一个隐藏的隔间,门上装备的是指纹和dna双重识别系统,只有我才能打开。只要我进了这个房间,就算你开武装直升机来也没用。”

    话音未落,他已身处五根手指,通过扫描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是你输了,封不觉。”蒋道德潇洒地留下这句话,便转身走入了隐藏隔间中。

    然……

    “哦……你来了啊,时间刚刚好。”当他走入那个房间的时候,屋里竟已有一个人坐在那儿等着他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