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87章 赌局
    readx;    十一月八日,早晨八点。[ads:本站换新网址啦,记方法:,]

    封不觉结束了晨跑,顺路捎了点儿大饼油条和豆浆,回到了家中。

    “诶?起啦。”他走进客厅时,现若雨正坐在他的电脑前,一脸认真地看着什么。

    “啊?啊……”见了觉哥后,若雨有些慌忙地应了一声,并接道,“我随便看看网页……”

    “我又没问你正在看什么。”封不觉面无表情地搬了张凳子到若雨身旁坐下,并把早餐放在了电脑桌上,“你那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是闹哪样啊?”

    “谁……”若雨说这第一字的时候声音还挺高的,但她近距离对上觉哥的眼神后,立刻就没了底气,“……做贼了……”

    “不就是偷看我的存稿吗,你之前那几次偷看以为我不知道么?”封不觉微笑着接道,“其实你要看就看好了,干嘛鬼鬼祟祟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之前也有看过?”若雨有些疑惑地问道。

    “其实我不知道。”封不觉耸肩道,“刚才那句话只是诈你而已,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嗯……”若雨虚起眼,用一种十分不愉快的眼神凝视着封不觉,但她想不到该说什么。

    “呵……行啦,吃早饭吧。”封不觉似乎很享受这种“调戏”黎女侠的过程,不过他也是点到即止,“正好可以趁着吃东西的时候看看下一轮的对阵情况。”

    他很自然地扯开了话题,并迅从若雨手中接过鼠标,点开了梦公司的官网。

    虽然觉哥家的网不错,梦公司用的服务器也很不错,但在眼下这个时间点去打开梦公司的网页,还是会有点卡……

    s2的复赛打到当前这个阶段,余下的队伍就只有64支了,可以说……接下去的比赛几乎场场都是两强相争,看点十足。

    因此,在八点刚过的时候。无疑有海量的网民正在关注着新鲜出炉的“第三轮对阵列表”。

    “哦哦~剩下的队伍里各种熟面孔啊。”等了十几秒后,网页上的对阵图才刷新出来,封不觉只是扫了一眼,就说了这么一句。

    “我们的对手是……”若雨则是在图中优先搜索着他们“地狱前线”的对阵信息。“……嗯,在这儿……”她定睛一看,“是……‘尸刀一番队’吗……”

    “哈……”封不觉一边撕开手上的油条,一边笑道,“咱们和尸刀还真是有缘呢。三场比赛遇到两次,而且分别是人家的二队和一队。”

    “亏你还能摆出这副轻松的样子来……”若雨从觉哥手上接过一截油条,塞进嘴里之前,念道,“……你在第一轮里闹出的事情还没完吧?这下好了……接下来的十六个小时里,尸刀那边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你和琴琴施压,只要能给你们带去哪怕一丁点心理上的影响……他们也算成功了。”

    “然而……他们注定会失败的。”封不觉接道,“因为这场我打算让安大小姐替补,就算她被对方给气炸了,也不会影响到比赛。”他耸肩笑道。“至于我呢……你了解我的。”

    “是啊,就算人家告诉你,明天你就会死掉,也不会影响你今天的比赛状态对吧?”若雨接道。

    “那倒未必……”封不觉喝了口豆浆,瞥了若雨一眼,“如果我知道自己明天会死,我很可能就不会把时间用在比赛上了。”

    “不要用这种色眯眯的眼神盯着我。”若雨看都没看觉哥,便冷冷地吐了个槽。

    “好吧……”觉哥抿了下嘴唇,将视线移开了,也将话题一并转移了。“按照惯例……研究敌方比赛录像的工作还是由我来做。”他顿了顿,“吃完早饭我就登录游戏(在游戏世界看录像更有效率,而且觉哥可以用他在数据世界的脑去观察和分析),用八倍看的话……中午以前应该就能把他们的比赛看完大半了。”

    “辛苦你了……”若雨说着。拿起塑料杯子,用吸管喝了口杯中的豆浆,随即接道,“我今天没什么事,午饭我来做吧。”

    “行啊~”封不觉贼眼珠子一转,顺势接道。“要不然……以后每逢比赛日,都由你来做饭吧。”

    “可以啊。”若雨回道,“理论上来说,除去明天零点那场,就算我们一路杀进决赛,最多也还有五场比赛罢了。除了这五顿饭之外,今年剩下的日子里全部由你负责如何?”

    “听这意思……你至少要在我这儿住到年底啊……”封不觉借坡下驴,试探地问了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问题。

    “我爱住多久就多久。”若雨冷冷回道。

    “喂喂……这话好像应该由我这个主人来说吧……”觉哥虚着眼道,“虽然我也只是租住在这里罢了……”

    “既然你也这么说了……那我就住到你买房为止吧。”若雨接道。

    “我买了房你再搬进我买的那套房子是吧……”封不觉嘴角抽动着念道。

    “那得看情况了。”若雨道。

    “什么情况?”封不觉接道。

    “如果你表现好,到你买房的时候……也许我可以考虑把我的名字也写到你的房产证上。”若雨说到这儿,也不知怎地别过了头去,“那样算来,房子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了,还有我的一半。”

    “嚯~”然而,封不觉的反应却是……瞪大了眼睛,用吐槽的口吻道,“仿佛你白占我一半的产权还是赏我脸了哈?”

    很显然,聪明一世的觉哥,在这个节骨眼上,却是没有听出若雨这话的弦外之音。

    “我吃饱了。”两秒后,若雨就搁下吃剩的早点,走向了房间,“我换套衣服出去买菜,你自便吧。”

    话没说完,人已进了卧室,门也被带上了。

    “大多数时候……你都显得很聪明喵~”这时,数米外的阿萨斯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背对着觉哥说道,“但有些时候。你蠢得让人想抽你。”

    “哈?”封不觉道,“我又怎么了?”

    “你自己慢慢琢磨吧喵。”阿萨斯说着,从沙上跳了下来,缓步走向了卫生间。“别来问我……我被你急得都快了。”

    这猫在觉哥家里待久了,吐槽功力明显见长,她说着这话,就跑进了卫生间,顺尾带上了门。

    “这一个个儿的……都在什么神经……”封不觉耸耸肩。念叨了一句,继续看他的网页……

    …………

    当夜十点,尸刀工作室,董事长室。

    一个提着手提箱,西装革履的男人,在这个夜晚造访了这里……

    而坐在董事长室里等待着他的,自然就是尸刀的“老板”了。

    尸刀的这位董事长名叫蒋道德,四十五岁,s市本地人。十四岁时随父母移居海外,后毕业于尔大学;毕业后他便返回国内创业。曾经还当选过省级的十大杰出青年。

    如今的他,是知名企业家,也算是国内游戏行业展期的那批先驱者之一。

    但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履历光鲜、能力不俗、身家过亿、连名字都很爱国的男人……还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特殊身份。

    “我不知道这次会面的意义究竟何在?欧阳先生。”蒋道德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欧阳笕,绷着脸道,“我想我的秘书已经很明确地向你传达过了,关于你那名委托人和尸刀之间的纠纷,你应该跟我们公司的法务部门去沟通,即使你来找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蒋先生,我想您是有所误会了。”欧阳笕虽比蒋道德年轻了十几岁。但那份从容的气度却是丝毫不逊于眼前这名中年人,“我今天来这儿,只是受我那位委托人所托,捎一件东西给你。”他说着。就把放在右手边地毯上的手提箱拿了起来,摆到了他和蒋道德之间的桌上。

    蒋道德见状,神色微变,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来;他心里也明白……这又不是在拍电影,对方总不见得提着个炸弹来见自己。

    很快,欧阳笕就打开了那个手提箱。并将开启的箱盖内侧对准了蒋道德。后者抬眼一看,便现箱盖内嵌着个显示器;而且此刻,这显示器上……正映着一个男人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蒋道德一边问着,一边从桌上的雪茄盒里取出了一支雪茄,并放在鼻尖闻了闻,“你是谁?”

    “我是谁,你很清楚。”屏幕上的封不觉歪着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蒋道德回道。

    “欧阳先生。”蒋道德把玩着手中的雪茄,并瞥了欧阳笕一眼,“这位就是你的委托人吧?”他也不等欧阳笕回答,就冷笑一声,接道,“呵……难道他是想通过视频通话的形式来向我求情吗?”

    欧阳笕闻言,笑而不语。

    “我只是想跟你玩个游戏而已。”两秒后,还是封不觉接话了,“你可以将其当成是……一场赌局。”

    听到“赌局”这两个字时,蒋道德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异芒,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回道:“年轻人,我很忙,我大半夜的留在公司不回家,可不是为了陪你玩游戏的。”他用一种长辈训导后辈般的语气念道,“我不知道你自以为这是在干什么,但我劝你一句……做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不是人人都会来陪你玩那些幼稚无聊的把戏的。”

    说完这段话,蒋道德就打算伸手去关上那个手提箱。

    但……

    “蒋先生。”封不觉的嘴角挂上了邪笑,并迅接道,“据我所知……最近几年,你都没怎么回过‘家’了吧?”

    蒋道德的手僵住了,眼神也变了。

    “比如今晚,即使你没有留在公司,也不会回所谓的‘家’去吧……”封不觉笑道,“虽然尊夫人风韵犹存,但您显然对那几名年龄可以当自己女儿的女士更为青睐啊……”

    “封不觉!”蒋道德用冰冷的神态瞪着屏幕,“你还嫌自己那张嘴惹得麻烦不够多是吗?我告诉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想要整你,就跟去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你在s市共有四处宅邸,其中一处登记在你本人名下的,目前是你老婆和岳父岳母一起住着。”封不觉无视对方的恐吓,接着说道,“而另外三处……分别登记在三名年轻女性的名下。最近这六七年里,除了逢年过节、以及你儿子回来探亲的那段日子之外,你基本上都不会回自己的‘家’去过夜。”

    “我警告你……”蒋道德也不搭理觉哥的话,他用手指指着屏幕,怒目而视道,“……别以为你写个三流小说就是什么公众人物了,我能让你半年之内上街要饭信不信?”

    “呵……”封不觉笑意更甚,继续无视对方,接道,“当然了,如今这世道……像你这样的企业家,个二三四房什么的,那也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法律上来说……这种你情我愿的交易,也不至于让你吃官司。”话至此处,他语气一变,“嗯……但我听说……蒋先生你最近好像正考虑去从政啊……假如你在竞选某某代表、某某委员的过程中……曝出那种花边新闻来,影响就不太好了吧?”

    “欧阳先生!”蒋道德站了起来,看向欧阳笕,“你都听到了吧?你的委托人这是什么意思?敲诈勒索?”

    “呵呵……”欧阳笕轻笑两声,“如果他刚才所说的也算是敲诈勒索,那么蒋先生你那句‘整死你’就是谋杀未遂、而那句‘半年内让你要饭’则是恐吓了。”

    蒋道德被欧阳笕一句话就说得无言以对,面对眼前这个讼棍和视频另一头的疯子,他想靠逻辑和语言在交涉中占得上风显然是不可能的……

    “好了,蒋先生,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时,封不觉又一次开口了,“先,把你手上那个雪茄型的录音装置关了吧……”

    此言一出,蒋道德当即一怔。

    “除非……你想让我们刚才的谈话内容公之于众,或者是你真打算把那玩意儿搁进嘴里抽抽看……”封不觉笑着接道。

    “哼……”蒋道德冷哼一声,虽然他并不知道觉哥是如何看穿这“录音雪茄”的,但既然已经暴露了,他也只能愤然地将这玩意儿折断了扔掉。

    “很好,那么……让我们进入正题吧。”觉哥整了整神色,肃然接道,“我的时间不多,十二点以前我还要登6游戏去打比赛,所以……听好了……‘赌皇斋’会员——蒋道德先生,接下来……你我之间,将会有一场正式的赌局。”(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