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80章 永生之神
    封不觉并没有让他的对手等太久。

    就像此前他没有让重生为王的“诱饵”计划落空一样……

    只要在游戏世界里面对面的站上一会儿,封不觉就能直接通过“观察”来获知对面所有的明面数据。所以……尸刀这些队员们的所谓“计划”,其实没有一样是在觉哥意料之外的。

    如果封不觉愿意,他完全可以避免去中那招【乱身冲】;如果他愿意,也完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和三玉强袭分出胜负,而不是和对方做这种拉锯……

    但他还是尽量顺着对方的意愿去做了,并且将战斗带入了眼前这种局面。

    而这……全部都是觉哥脑中那庞大布局中的一部分……

    太明显的放水,会被看穿;轻而易举的秒杀,会透露情报……唯有这种介于二者之间的、仿佛是使出了七八分实力的战斗,才能起到迷惑别人的作用。

    “他要动手了……”当封不觉将尸虎渐渐从三玉强袭身边拉远的时候,后者心中念道,“一定是这样……先让尸虎远离我的身旁,然后加、甩开召唤生物,从而攻击我的本体。”

    他的推断没有错,封不觉正是这么打算的。而这样的打算……也正中三玉强袭的下怀。

    因为,三玉强袭的第二个s级召唤生物是……

    【名称:召唤术爆甲兽】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召唤】

    【效果:召唤一只可以寄生在自身护甲上的爆甲兽(无存在时间限制,死亡后进入长达二十四小时的冷却时间,同一时间只可存在一只爆甲兽)】

    【消耗:最大灵力值的5o】

    【学习条件:召唤专精s】

    【备注:这是一种无形的召唤生物,本身并不具备实体。被召唤后,它们会立刻寄生于主人所穿的护甲(通常为躯干部防具)之上,使护甲的防御性能全面提升3o。寄生后的爆甲兽将进入待机状态,直到主人动其能力“爆返”为止。】

    链接

    【名称:爆返】

    【效果:在十秒内大幅提升被寄生护甲的防御能力,将此间所承受的所有近战伤害按照8o—1oo的随机比例反弹回去,并附上爆炸的威力。】

    【备注:爆返被使用后,爆甲兽将立即死亡,进入召唤冷却计时。】

    直至预赛结束为止,爆甲兽的存在都未曾被三玉强袭所暴露。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还有尸虎……以预赛阶段的水准而言,用那个能攻能守的不死召唤物基本就能搞定全部的比赛了;根本没人能逼迫他使出“爆返”这样的特殊招式。

    但眼前这是复赛,严格来说……这和决赛也没什么区别。

    能进入复赛的队伍至少也是一流强队,赛制也是只要输一场就会被淘汰。

    再者……他此刻对上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疯不觉。

    这种时刻,他已没有任何理由再去保留什么东西,凡是能用上的、压箱底的招式和物品,都该毫不吝惜地用出来……

    作为尸刀二番队的队长、作为尸刀二番队目前仅存的最后一名队员,三玉强袭也很清楚……这场比赛恐怕已经没有获胜的希望了。毕竟地狱前线那边还有三名活着的玩家加一个血尸神在,不管疯不觉那番“去突袭长毛城塞”的言论是在为埋伏于附近的队友们打掩护,还是确有其事……对三玉强袭来说,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因此,三玉强袭现在已经摈弃了要“赢比赛”的念头,而是全心全意地将注意力放到了如何“赢疯不觉”上。

    即使输了也无所谓……

    只要能打败疯不觉,就还能为尸刀挽回一些评价。

    只要能打败疯不觉,就还能为队友们挽回一些颜面。

    只要能打败疯不觉,再怎么说也能给自己个人的职业战绩添上浓墨重彩一笔。

    怀着这样的心态,三玉强袭孤注一掷!

    然……

    “这家伙是要用爆返吧……”骤然提、绕过尸虎身旁的封不觉,在那短暂的刹那,仍是悠然地思考着,“嗯……为了演出中招的效果,我起码应该使出有一定强度的招式去攻击他;如果我这番费尽周折、试探攻防、加迂回、攻击本体的戏码……以一个耳光而告终,那整出戏就全砸了。但要……太强的攻击,万一把我自己弹死怎么办呢……”

    他的脑惊人,一丁点的时间里,他就可以思考许许多多的内容。

    “啊……对了,可以用那个啊……”很快,封不觉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受死吧!”表面上,觉哥还是要把戏给做足的,他在提的时候还大喝了一声,随后就化为一道赤色疾影,冲杀而来。

    三玉强袭也很能沉得住气,没有因为对手“中计”而表现出任何异样,只是尽量做出“逃遁”的姿态。他也明白,在疯不觉这种对手的面前,任何极小的不自然举动都有可能被看出破绽,所以……在对手的攻击落下之前,三玉强袭仍是照着常态来演。

    正所谓……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所谓演技,也可以视为一种欺骗的手段(此处不含任何贬义,请勿过分解读)。

    而欺骗,无疑是战术和谋略的主要基础之一。

    无论是卡牌对战、即时战略、回合战略、还是团队竞技……在这些竞技类的游戏项目里,“演技”这种东西都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也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眼下,三玉强袭和觉哥就是在互飙演技。只不过,三玉强袭是演给觉哥一个人看的;而觉哥的布局层面比他高了不止一个层次,所以……觉哥的表演是从剧本一开始就已就绪的。他不但要演给三玉强袭看,还要演给所有正在观看、以及在未来将会观看这场比赛的人看。

    从这点上来讲,两人表演的难度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你逃不掉的!我使出极限度,没人能跑得了!”当封不觉追到三玉强袭身边时,他还不忘用较高的音量喊出了这么句话来,好似这真的就是自己的最快度了一样,“结束了!”

    话音未落,觉哥的攻击就已落下。

    这一瞬,三玉强袭动了【爆返】;这一瞬,三玉强袭心中的那份激动和兴奋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成功了……”这位尸刀二番队的队长,此刻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个不可一世的疯不觉、那个神机妙算的疯不觉……照样在我的算计之下,成了我的手下败将!”

    人的思维真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有时,在极短的一刹那,我们的脑中就会闪过无数的东西。

    就比如现在,三玉强袭仿佛已经看到了疯不觉在自己面前憋着个不甘的表情化为白光的场面,其口中还念叨着:“你……竟有如此心机!”

    他仿佛还看到了隔天之后论坛和媒体上的大量报道,标题大多都是“尸刀二番队整体实力不济,黯然落败;三玉队长力斩疯不觉,虽败犹荣。”之类的。

    他似乎还预见到了自己此后一路平步青云,从尸刀跳槽,加入其它工作室,跻身一流明星玩家的行列,最终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惜……他这场好梦持续的时间太短了。

    “吃我一招……短毛百裂拳!”说时迟那时快,封不觉大吼出招式名,朝对方劈头盖脸就打了过去。

    可是……封不觉并没有【短毛百裂拳】这个技能。

    这一点,站在远处的兔傲天是最清楚的,虽然封不觉喊的是短毛百裂拳,动作也像短毛百裂拳,但他打出来的绝逼不是短毛百裂拳……这种徒具其形,不具拳意和核心技巧的打法,说白了就是一套高的王八拳连打。

    但……三玉强袭不知道这事儿,在看比赛的观众们也不知道。他们又不是什么短毛神拳的传人,谁懂什么拳意、拳路的玩意儿?

    于是,封不觉的这套王八拳被视为了某种技能,而且仅从出拳效果来看,好像也不比【南斗飞龙拳】差。

    接下来,就是【爆返】时间了。

    封不觉这些拳头的伤害,全都在第一时间就被附上了爆炸效果,并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是……那威力着实很一般。

    如今的觉哥有防御力极强的【13/2o的刻薄战甲】在身,还有经过n个剧本的累积、防御力已臻化境的无耻装备【i_anna_be_a_be1t】,承担这种威力的反伤……那真是不痛不痒。

    “唔……”不过,觉哥还是面露半分痛苦、一丝惊异,并在出招后迅后撤出一段距离,瞪着三玉强袭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可以反弹伤害的招数!”

    这家伙真的“很坏”,他好像生怕有些观众不理解刚才生了什么,还不忘要把对方能反伤的事情明确地点出来。

    而另一方面,三玉强袭的心情就像是在玩激流勇进缓缓爬升至顶端最终一落千丈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在心中骂出一句:“卧槽?”

    三玉强袭立刻扫了眼自己丢失的生存值46,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在“大幅”提升了防御力的情况下还掉这么多血,看起来也挺合理的,这表明对方确实是使出了一个比较强的技能来打自己。

    可是……封不觉也没有死掉,这又表明……撇开别的不说,单论防御能力,封不觉在常态下的防御力竟然就和三玉强袭在【爆返】状态下的防差不了多少。

    “可恶!”三玉强袭酝酿如此之久的陷阱没能让对手阵亡,而且当封不觉在那儿曝光他技能效果的时候,【爆返】的持续时间也结束了,这无疑让三玉强袭陷入了极度的被动之中,“我跟你拼了!”

    他操控着尸虎快杀回,自己也从行囊中取出一把朴刀来,准备拼上极限,以死相搏……

    “我看……不必了吧……”这时,封不觉的表情忽然一变,那种腹黑的、邪恶的笑容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因为……你已经死了。”

    “你说什……”三玉强袭的这句话没能说完。

    因为这一刻,有两枚【马克ii型手榴弹】在他的衣服口袋里爆炸了。

    轰轰

    两声巨响,几乎在同时爆起。

    包括三玉强袭自己在内,完全没人现封不觉是什么时候把手榴弹放进前者的外衣口袋的……

    兔傲天和观看直播的观众们也全都傻眼了,就算被“短毛百裂拳”打中的人会爆炸,但应该也不会爆出这种效果吧?为什么还能看见金属弹片啊?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您已完成该剧本,18o秒后自动传送】

    系统提示的响起,宣告了这场比赛的结束。

    其实,封不觉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三玉强袭是尸刀二番队的最后一名成员,假如封不觉想演得再到位些,他完全可以开着【灵识聚身术-改】,给对方来一十级的【野球拳】,这样一来,两人必定是同归于尽的结果,地狱前线获胜的结果不会改变。

    但……觉哥就是不打算死在这里。至少……他不想在与尸刀的比赛中,让自己的队伍有任何的人员损失。

    没错,他确实很“坏”,但这种“坏”,也是分对象的。

    每当遇到那些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的个人或团队时,封不觉的这份“恶意”便会被无限放大,就像他在《我是写手》上所做的事情一样。

    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出他的用意,也许他会被误会甚至仇视,但他做了自己想做的,并且永远不会对此后悔。

    …………

    两分钟前,长毛要塞,樁之塔,第六层。

    “这……这不可能……”凯洛特倒在血泊之中,面露震惊之色,他的那份王者气度,已然变成了败者的悲鸣,“我……我是最强的拳法家!我是这个末世的帝王!你们这帮贱民都该跪伏于我的脚下!区区一个丑陋的怪物……怎么可能打败我?”

    “呵呵……你要是最强的拳法家,我就是格斗之神了。”血尸神俯视着对方,冷笑道,“你要是末世的帝王,那我就是宇宙的帝王。”他摇头摊手,“这个世界是很大的,我本以为自己已经位列宇宙最强,但最近我现……比我厉害的家伙还有很多,宇宙也有无数个,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放宽心态,把自己当做一盘……呃……兔肉就可以了。”

    他说着,便蹲下身子,开始了进食……

    “你……你要干什么……”凯洛特见血尸神朝自己伸出了魔爪,当即大惊,“不……不可能的……你难道真的要吃……啊!”

    血尸神确实是饿了,所以他吃把凯洛特吃到骨头都不剩……也只花了两分钟而已。

    “嗝儿~”打了个饱嗝儿后,血尸神伸了个懒腰,朝房间另一端的楼梯看了一眼,“嗯……这个塔还有第七层吗……不过,我吃掉的这个凯洛特应该是最后的一个长毛六天官了吧,那么……最上面会是什么呢?”

    他一边念叨,一边已快步走了过去。

    血尸神也很清楚自己在剧本世界中的活动时间有限(地狱前线的其他成员召唤的话是十五分钟,由封不觉召唤的话,因为“炼金王的嘲讽”的效果,可存在二十分钟以上),与其思考,不如先行动再说。

    “嗯?”来到楼梯尽头时,血尸神看到了一扇由纯银铸造的大门,门上,还画了一个古怪的魔法阵,“这是……”

    在这末世之中,能找到几副纯银做的餐具已实属不易,这纯银造的门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而且……魔法阵这种东西,似乎也和这个世界的总体设定格格不入……所以也难怪血尸神会感到疑惑了。

    【被那两名凡人所摧毁的“永生之神”啊,你那最后的一缕神识还是遁入了时空乱流之中,并在遭到放逐后来到了此地,我怜悯你,但我不能让你在我的宇宙中横行。所以,在此长眠吧,我会让这个星球上最强的“武”来看守你,直到末日也不会终止。】

    血尸神寿命极长,且学识渊博,他竟是完整地解读了那个魔法阵中的信息,随即念道:“哦……永生之神是吗?呵呵……又一个自称是神的。然而从这法阵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你不仅被击败过,还被封印了起来,想来也是个虚有其名之神吧……”念及此处,他不禁苦笑一声,“哼……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出于一种很微妙的心态,血尸神伸出手去……用自己的力量抹除了那个魔法阵的魔力。

    下一秒,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一股魔能的散失。这表明……有某种强有力的封印被解开了。

    “那么……让我来会会你吧……”血尸神说着,已然举臂推开了那扇门,面对从门后涌出的、那股扭曲的力量,他仍是面不改色,“所谓的永生之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