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74章 十招(下)
    “哦哦~这样都不火啊,不愧是街坊四邻有口皆碑的四有青年(有钱有脸有品有业)啊……”封不觉插科打挥道,“但我个人还是建议你打得主动一点比较好,逼迫哥使出防御型的招式对你更为有利啊。”

    虽然表面有说有笑,但觉哥心理自然是不希望小叹在这里被打败的,所以他这后半句话已是在战术上指导后者了。

    “呵呵……疯先生说得有理。”兔哥也笑着接道,“枉小哥……以你的能耐,若是认真起来,怀着‘杀意’来对付我……恐怕我确实会有危险的;但你这人心性良善,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要伤我性命。从你攻击的方式和力道就能看出……你只是想要让我失去行动能力而已,但……”他微顿半秒,眼神一变,“抱着这种心态跟我打……反而是对我的不尊重。”

    说到此处,兔哥摆出了北斗……呃……短毛神拳的经典架势,双腿微曲,前后分开一步,一手上扬横摆至胸前,一手斜置于肋前。

    两秒不到,惊人的斗气便从其周身燃起,化为一阵阵肉眼可见的、如烟渺般的白线。

    “唔喔!”接着,兔哥长啸一声,全身肌肉骤然膨胀,使其上身的短衫应声爆裂。

    “我去……竟然爆衫了……”封不觉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兔星人健美的身形,“嗯……好身材!”

    “夸奖个屁啊!”小叹这时实在忍不住了,回头望着觉哥吐槽道,“你对这种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梗到底有多执着啊?”

    “有空吐槽我不如看看眼前的状况吧……”封不觉下一秒又换上一副正经脸说道。

    “没错,接下来可不会像之前那么客气了!”兔哥说着,便好似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了小叹的面前,“短毛神拳奥义无想转生!”

    “哈?”王叹之也是看过《北斗神拳》的,所以他听到对方招式名后,立刻反应道,“加个buff也算一招吗?”

    “笨蛋!别大意了!”封不觉见小叹好像还没意识到无想转生的可怕,故而大喝这提醒道。“会被杀掉的!”

    然而,他的话语还是慢了半拍。

    兔哥的下一击出手,这也是他第一次在战斗中没有喊出招式名就打出了一招短毛罗汉击!

    猛恶的威力。无影无形的度,无心无想的拳势。

    这一拳若是中了,小叹必死无疑。

    而这一拳是不可能不中的,因为兔哥已经动了无想转生。以实打实的格斗而言,几乎是就是一种近战无敌的状态。

    然……就在这一刹那。

    …………

    “好慢……”王叹之眼前的世界,仿佛凝滞了,“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停下来?”他想抬眼去看对方,却现周遭的一切已然尽收眼底,而自己的眼球根本就没动。“诶?这是……”

    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巅峰争霸s1的决赛中,鲁特使出tend日1_barrare_devastator的瞬间,小叹就曾经历过这种状态。

    “假设……时间粉尘进入了某种强大的高位生物体内,通常就会有两种反应……其一,粉尘被那个生物自身的力量所压制,完全失效;其二……粉尘‘夺走时间’的效果被压制,但‘唤醒时间’的效果逐渐被释放出来。”

    在猛鬼电力公司时,塔利欧姆所说的话……也渐渐浮现在了小叹的脑海。

    “可是……已经快没有了……”小叹心道,“我可以感觉到……那些渗入我血液的‘时之沙’……那些被我所吸收的‘力量’。或者说……‘时间’,差不多已消耗殆尽。”他又凝神感觉了一下,念道,“嗯……这无疑是最后的一点‘额外的时间’了,就像酸奶盒子底下总也流不干净的几滴残留。证据就是……此刻我自己的身体也是不能动的状态,只有思维还在运转。”

    想到这儿,他不禁在心中叹道:“唉……看来我这是要挂了啊,就算给我时间慢慢考虑如何应对……但让我在物理上躲开这招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他说得没错,当时间重流之时,即便他动死亡之舞。也已来不及躲开哥的拳头了。

    “嗯?这是什么感觉?”忽然,小叹又现了什么异样,“这是……什么?”

    当那些时之沙的力量逐渐褪尽时,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小叹的神识中涌了出来,就好似一个终于被洗干净了的游泳池,猛然开始注水一样……

    …………

    嘭!

    拳至,斗气爆散,血雾升腾。

    “抱歉了。”兔哥自信回头,看向了封不觉,“看来你的这位伙伴……还不够火候。”他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地说道,“我这边可是很认真的,他却怀着天真的想法,拿着一堆凡铁来跟我周旋……”

    “啊……我明白,他这是活该。”封不觉冷冷回道,但他的后半句话,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哥,战斗还没结束,你就这么回头,真的好吗?”

    话音落,拳宗惊。

    这一刻,兔哥的脸上先惊愕之色。

    “哪尼?”道出这句经典的败者台词之后,他猛然回头,现那个一身猩红刺客装的男人……仍然屹立未倒。

    “总是凡铁凡铁的……烦死了……”小叹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抬手,此刻,他的右腕上,竟也多出了一套袖剑(阿泰尔之触装备在左腕上),而且这袖剑之上,还隐隐缠绕着黑色的火焰,“那我就用这个来跟你打!”

    名称:叹

    类型:灵能武器

    品质:精良

    攻击力:???

    属性:未知

    特效一:炎噬(黑炎可随着使用者的意志去吞噬物理和非物理层面上的各种物质)

    特效二:无奏(在自身半径两米的范围进入无声领域,持续技,无冷却时间、无消耗)

    装备条件:王叹之

    备注:一叹人生无常,二叹知己难求……

    “哈哈……”封不觉以数据视角看了看装备的说明后,笑道,“居然拿出灵能武器了啊……”

    “这就是灵能武器啊……”小叹接道,“随便了……反正我现在只觉得手疼。”

    “那必须的……无名指没了嘛。”觉哥接道。

    “哈?”小叹好像自己都不知道这事儿,他低头看了看右手,但他的手这会儿全然被黑炎缠绕着。根本看不分明,“算了……无所谓,反正我整只手都有灼烧感。也不觉得有哪里特别疼。”

    封不觉笑道:“确实无所谓……”他说着,转头看向了哥,“哥,真的很感谢你……与你的这场切磋。成了我这位伙伴突破某种瓶颈的契机。”

    “荣幸之极。”兔哥此时又恢复了冷静,他的眼神紧盯着小叹的右手,“刚才……是那件‘灵器’觉醒时所爆的灵力,将我的斗气抵消了是吧?呵呵……”他笑了笑,“好!这才像话!”

    看来哥也进入了亢奋状态,他原本已开始收敛的斗气再度提升。喝道:“看好了……这是倒数第二招天将奔烈!”

    双掌一出。斗气汹涌而来。

    兔哥这种级别的np,自是一眼就看出了叹这件武器的凶险之处,所以他弃用了近战绝招,使出了自己的最强远程奥义。

    乍看之下,这招和他使出的第二招“短毛刚掌波”差不了多少,但实际上……这招式的原理是完全不同的,威力也是相差数倍。

    “哈!”这次,小叹不躲不闪,只是轻喝一声。举起右臂,张开五指作挡。

    一时间,其腕间黑炎大盛,似一个黑色的漩涡般,改变了奔流而来的斗气轨迹,在小叹的身前形成一层扭曲的能量乱流。

    “噗”但接招后,小叹仍是屈膝后退了半步,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切……没能完全接下吗……”

    “哼……那是必然的结果。”封不觉在旁用泼冷水一般的语气接道。“‘炎噬’虽强,但也不可能越你个人的能力上限……”他顿了一下,“要比喻的话……它就好比是一个极为强力的‘招式’,它是需要‘内力’去支持的。当对手的内力过你许多时,即便招式不如你的精妙,一样可以伤到你。”

    “类似的分析等我打完再说好了!”小叹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大吼一声,脚下一踏,便攻向了兔哥。

    小叹知道,这十招的考验,只剩下一招了;他也已经感觉到了……撇开防御型招式不谈,哥所使用的攻击性招式都是一招强过一招的……不出意外的话,如果还哥来动攻击,那他接下来就会使出一个比“天将奔烈”更强的招数。

    打到眼前这个地步,小叹能活着已经是有点侥幸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去抵挡对方的下一次攻击,所以……他决定抢攻。

    一般的攻击不会引动对方的招式,这点王叹之很清楚,他必须使出威力在一定强度以上的技能才行。否则……就是他输了。

    “你可别死了啊!”终于,在这场战斗中,小叹第一次使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杀招的技能,“剔骨刀法!”

    剔骨刀法这个技能,早在无双武斗会时就已在小叹的技能栏里了,这是一个“限时拥有”的主动技,当时的剩余时间还有“2532分钟”。换算一下……大约就是四十二个小时。

    当然了,这个是游戏时间,而且只在“玩家身处剧本世界”时才会开始计算。

    后来的那段日子里,小叹又入手了几个技能,十二格技能栏满了,于是,他就不是每个剧本都会去带这个刀法了。因此这个限时技的时间至今还没有用完。

    眼下,他经过短暂的斟酌,便挑选了这个a级的格斗技……来逼出哥的最后一招。

    在旁观战的封不觉明白,这确实是符合小叹性格的最佳选择了……因为用逆刃回旋斩太弱,用魔贯光杀炮又太过……只有这剔骨刀法,看上去能逼出哥的招式,又不至于危及这个np的性命。

    叱叱叱

    那电光火石之间,小叹已杀到哥面前,一对袖剑如狂风般乱舞。

    伴随着剑锋破风之声,刃芒连闪,黑炎四溅……

    这剔骨刀法的攻快得惊人,哥竟是对此毫无反应,只是站在原地挨打……

    数秒后,小叹见对方躯干连续中刀,且完全没有做出规避动作,赶紧收手,朝后大跳一步。

    “喂……哥……”这回,倒是小叹一脸担忧地看向了那兔星人,“你没事吧?”

    “哈……哈哈哈哈……”兔哥大笑出声,“小哥,看你的装扮……是个刺客吧?”

    不知为何,他没有回答小叹的问题,而是扯开了话题。

    “呃……是啊。”小叹有些木然地回道。

    “我劝你还是改行吧。”兔哥摇头道,“像你这样的人,舞刀弄枪的太浪费了。”

    他说话之间,已将战意完全收敛起来,并打了个响指。只听得“啪”的一声,哥身上像是变戏法儿似的出现了一件崭新的水手衫。

    “放心吧,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做救人的工作。”这时,封不觉好像也松了口气,用闲聊一般的态度对哥道,“当刺客只是兴趣。”

    “原来如此。”哥点点头。

    “喂?怎么了啊?”小叹见此情景,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呵呵……小哥,你已经通过考验了。”兔哥微笑着对小叹说道,“方才你用双刀攻过来时,还未出手……我已知此招难挡,故而提前使出了短毛神拳中的‘转龙呼吸法’来应对。”他摇了摇头,“呵呵……谁知……你看我站在原地未动,以为我是反应不及,打了一半就收招后退了。”

    “他就是这样的……”封不觉笑道,语气像是家长在跟班主任谈论自家的小孩,“说是‘天真’也好,‘傻’也罢……这是他的‘本心’,怕是这辈子也改不了了。”

    闻言,兔哥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怅然之色,他好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在短暂的沉默后,转移了话题:“呃……好了,考验就到此为止,二位……请挑选想要带走的宝物吧。”(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