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67章 兔傲天
    大约十分钟后,那名女性兔星人便请示完了长老的意见,将地狱前线的四人“请”进了村里。

    觉哥他们也很坦然地把两辆跨子留在村口,跟着村民们走进了山峡。

    虽然说是“请”,但那些村民对于玩家们的敌意显然还在。他们既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更没有放下心中的戒备。

    当然了,这也是人(兔)之常情。对这些生活在末世当中的、见惯了谎言、暴力、和死亡的人(兔)来说,轻信别人……很可能就意味着死无葬身之地。

    “觉哥,根据你之前算的那一卦,这村子里至少应有一个强的npc存在吧……”在村中行走时,小叹悄然转头对封不觉说道,“你说会不会就是那个长老?”

    “或许吧。”封不觉也是低声回道,“到底是不是……得见过他才知道。”

    “哦……”小叹忽又响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他轻声问道,“比如……这个村子里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强的家伙存在,只不过村庄的方位正好处于我们和目的地之间?”

    “不。”觉哥否定了小叹△⌒的推测,“这里正是我所测算到的目的地。”他微顿半秒,补充道,“因为这个村子的地形,与我此前看到的‘卦象’完全一致。”

    “哈?”小叹闻言愣了一下,“你是说你在咔咔噜身上……”话到嘴边,他顺势响起了封不觉“算卦”时的情景,“哦……那个时候……”

    “没错。”封不觉接道,“虽然用抛沙子之类的方法也可以算出‘方向’这种信息,但若要得到更精确的情报,最好使用复杂一点儿的东西。”他用平缓的语气开始讲述一些极为可怕的事实以及经验,“而尸体,就是一种很好的选择。无论皮毛、肌肉纹理、血流、还是内脏……都可以呈现出各种独特的、鲜明的的图案。这远比抽一根竹签、扔几个铜钱、或是写个字所能得到的卦象来得丰富。”

    “这么说来……”小灵也在旁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此时她插嘴接道,“……三种可能?”

    这句话在旁人听来没头没尾,但觉哥还是明白其含义的。

    “嗯。”封不觉点头应了一声表示同意,随即又对小叹解释道,“的测算结果应该没错,所以,眼下有第三种可能……其一,这个村子里住着一个波ss级的npc;其二,尸刀二番队就在这儿;其三嘛……就是这个村子隐藏着某种秘密,而这个秘密指向了某个极强的存在。”

    “哦……”小叹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说话间。他们四人也已走到了“长老”家的洞口外。

    据那名女性兔星人讲,这位“啤啤安”长老是这个村子的领导者,相当于“村长”。不过从眼前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个村长的日子过得好像有点寒碜,他的家门(山洞口)比起旁边那些一般村民的家还要破败,若不是村里人带路,估计谁也想不到这是村长的住所。

    “你们自己进去吧,长老说要单独见你们。”

    当那名带路的npc说出这句话时,封不觉立刻就朝队友们分别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提高警惕。

    而若雨、小灵和小叹自然也都明白觉哥的意思。

    看起来……等待他们的。或许未必是什么“长老”。

    “好的,谢谢带路。”封不觉回过头,用似笑非笑的神情对那npc道了一句,随后。就带头推开了那扇由木头和废旧金属制成的门,走进了山洞中。

    数秒后,地狱前线的其他成员也是鱼贯而入。

    然后……

    砰——

    他们都还没有走远,身后的门就被外面的兔子们关起来。

    紧接着……又传来“砰”一声闷响。听起来……好像有什么很沉的东西落在了门外。

    “喂……这什么意思啊?”小叹的惊吓值当时就上去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手伸到行囊里去摸索照明设备。

    “意思就是……你们也上当了呗……”下一秒,前方的黑暗中。便传来了低沉的说话声。

    “谁?什么人?”小叹急忙循声而望,高声问道。

    “呵……”封不觉倒是显得从容,他一边从行囊里取出,一边笑着对那声音的源头说道,“让我猜猜……他们让你来这儿见‘长老’是吗?”

    话音未落,弹射器前端的探灯已亮了起来,洞穴内的景象也赫然呈现在了玩家们的眼前。

    很显然,他们身处的这个山洞根本不是什么“住所”;这里没有家具、没有照明设施、更没有什么长老……这里有的,只是坚实的墙壁,和一个身披粗布斗篷、坐在角落里的兔星人。

    “哦?”当那个兔星人看清觉哥他们长相的时候,其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讶异,不过他几乎在瞬间就重新恢复了冷静,接道,“你们是……外星人吧?”

    “地球人。”封不觉回道。

    “原来如此……”那个兔星人淡然地应了一句,没有接着再问什么。

    “这位兔兄……你这是……什么情况?”小灵这时也拿出了照明设备,并对那兔子说道。

    “情况吗……”那兔星人想了几秒,沉吟道,“大约……在五天前吧,我无意间现了这个地处偏僻的村子。当时我的车子快没燃料了,所以就进村来,想用身上的货物跟他们换点食物和燃料。经过了交涉一番后,他们就让我来这儿见‘长老’了……”他耸耸肩,“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该猜到了……我的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而我则被他们关在这里等死。”

    “唉……这位大哥你也真是惨啊。”小叹闻言,摇头叹息道,“这村里的人真是太过分了。”

    “刚才开门的时候……”此时,沉默许久的若雨忽地开口对那兔星人道,“你怎么不往外跑?”

    “呵……有意义吗?”对方苦笑一声。“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兔傲天’好歹也算个拳法家。五天前的我……完全有自信可以在那些村民的围攻下全身而退,要不然我也不会贸然进入这陌生的村庄。”他摇了摇头,“但现在……我已经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即使是提高点声音和你们说话都觉得吃力……这种状况下,别说冲出去了,哪怕他们敞开洞门让我走,我也走不了。”

    “小叹。”封不觉听到这里,二话没说就转头叫了小叹一声。

    “有。”王叹之也是快应道。

    觉哥看着小叹,打了个响指,并顺势将食指指向兔傲天道:“喂之。”

    “了然。”小叹回道。

    这俩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互相开起文言文来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行动。

    不多时。小叹便大跨步地来到兔傲天面前,递上了一包零食和一瓶水。

    原本死气沉沉的兔傲天顿时两眼一亮,他也不跟他们客气,一把接过水瓶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半瓶水下肚后,他忽然停下,并用一种颇为惋惜和眷恋的神色深深望了一眼剩下的半瓶……随后,他就撕开了零食包装开始,开吃往嘴里猛塞食物。

    四名玩家就这么望着他。等了足足三分钟,看他把那些东西吃完喝完。

    三分钟后,封不觉上前几步,蹲到他面前。微笑着问道:“那么……现在,你可以带我们去见‘长老’了吗?”

    此言一出,兔傲天神情陡变:“你……”他的惊讶持续了数秒,随即变成了笑意。“呵……哈哈哈哈……”他大笑几声后,站起身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他顿了顿。“莫非是因为……我对‘你们是外星人’这件事的反应太平淡了?”

    “不,关于那部分的表演……倒没有什么问题。”封不觉也站了起来,并笑着回道,“你的破绽……是从别的方面显露出来的。”

    “哦?”兔傲天面露疑色,用眼神示意觉哥接着往下说。

    “先……是光线。”封不觉说着,举起手中的弹射器挥了挥,“我们进来的时候,洞里几乎是一片漆黑的状态。就一个在这种环境里待了好几天的人(兔)而言,你在接触到光线后理应需要较长的适应时间。而你……在我打开这强光探灯后,很快就能若无其事地看向我们这边了。这就表明……你进入这个山洞其实并不很久,但……你接下来却说自己已经被关了五天。”

    “哼……亏你察觉并联想到那个方面。”兔傲天冷哼道,“但……仅凭这点,还称不上是破绽吧?”他竟是饶有兴致地和觉哥探讨了起来。

    “没错。”封不觉回道,“我也有想过……会不会是因为我们进洞时有些许光线漏了进来,让你提前适应了亮度。或者是你这家伙天赋异禀,目力惊人。”他娓娓念道,“再往深了说……你们兔兔星人的生理结构和我们地球人是不同的,说不定你们就是可以瞬间适应光线变化的种族。”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因此,我对你的怀疑,显然还有别的依据……”

    “请说。”兔傲天双手抱胸,目视觉哥,沉声接道。

    “如果你之前所说的那个‘入村后被囚禁’的故事属实,那么问题就来了……”封不觉接道,“既然你现在已经饿到‘即使别人敞开洞门让你逃,你也逃不了’的地步了,那村民们为何不干脆进来杀了你呢?在你还活着的情况下把我们骗过来……显然是很不合理的,只要你在洞里喊一嗓子,他们的计划不就败露了吗?”

    “不来杀我……也许是因为他们怕我在濒死状态下进行反扑呢?”兔傲天回道,“等我自己饿死再进来收尸是最安全稳妥的方法不是吗?”

    “那他们来收尸的时候就不怕你是趴在地上装死的吗?”封不觉又道。

    “这……”兔傲天一时语塞。

    “以这个山洞的环境而言,想要确认被关在洞里的人是死是活,必须得拿着照明设备走进来确认才行。”封不觉接道,“而你的身上,完全没有戴任何手铐脚镣之类的拘束用具。也就是说……进来给你‘收尸’和进来‘杀你’所要冒的风险并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囚犯,那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让你活着等到我们过来。”他最后用总结般的语气道,“所以……结论就是,村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在我们全员被关进这个洞之前,你是不会向我们出任何警告的。纵然你的演技不错,且不忘在编故事的时候加上‘即使是提高点声音和你们说话都觉得吃力’这种说辞,也无法掩盖掉这明显的破绽。”

    “呵……”兔傲天笑了,“你说得对,我应该找人把我绑上的,可惜啊……时间有限……”

    “没用的。”封不觉打断道,“不管是金属制品还是绳索皮带……被绑了五天和被绑了几分钟的区别显而易见。你要真让人把你绑起来,那也是画蛇添足。”

    “嗯……”兔傲天点点头,似乎是信服了,不过他想了几秒后,又接了一句,“还有别的吗?”

    “确实还有一点。”封不觉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露出了一个颇为怪异的笑容,“我想……你从来没有饿过五天、也没有见过饿了五天以上的人是怎么吃东西的吧?”

    “这……”兔傲天的表情微变,“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没见过。”

    “你们兔星人的胃我也见过(这个他倒确实是“见”过了),至少在我看来,和我们地球人的没什么不同。”封不觉道,“几年前我为了某些原因(写作),曾用自己做实验素材,研究被囚禁者的生理状态……”

    “这我可以作证……他当时还让我这个医科院尚未毕业的人来帮忙了……”小叹适时在旁跟了一句。

    封不觉冲小叹笑了笑,接着说道:“对于‘饥饿实验’这部分,我的印象还是颇深的……胃这个器官啊,是会根据情况鼓胀或收缩的。如果你很久都不吃东西,它就会缩起来,等到再去吃的时候,胃部很快就会被填满。”他顿了一下,接道,“很多人都对‘饿’这个概念存在误区,认为长时间不进食的人看见东西就该是狼吞虎咽的……但这其实是大错特错。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有些人会憋着几顿不吃饭,然后去挑战什么‘多少时间内吃完不用给钱’的大胃王挑战,但他们不知道,这种状态下反而饱得飞快。”他歪了下头,看向兔傲天,“所以说……我让同伴给你食物并不是没有意义的,更不是出于同情……而是一种试探。坦白说,就凭你刚才的吃相,我也能断定你在说谎。”

    兔傲天闻言,愣了数秒,接着,他的脸上浮现了微笑:“好……佩服。”他真想给觉哥鼓掌,奈何兔子鼓掌不响,“看来你们确非等闲之辈,能干掉咔咔噜……也在情理之中。”

    “哦?”封不觉目光微动,“我们可从来没跟你们透露过……机车是从‘咔咔噜’那里抢来的啊。”

    没错,他们只说了“奴隶贩子”而已……

    “哼……”兔傲天冷笑一声,“这事儿我稍后再跟你们解释好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说着,解开了披在肩上的粗布披风,“我……想再试试诸位的身手……”(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