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858章 秘密武器
    “好一招青龙偃月……”湿婆落地之时,其肩部的伤口已然愈合,也已被他收回了行囊。

    “切……濒死之际用出了是吗……”封不觉也从天上降了下来,回头说道,“可惜啊……这招虽然可以止住伤势并回满血,但无法生残补缺……让你的断肢重生。”

    “哼……”湿婆冷笑一声,回道,“既然你缺了一条腿还能打,那我缺了一条胳膊也能打。”

    “说到我的腿……嘿嘿……”封不觉轻笑之余,其腿部的光化现象已消失,“似乎已复原了呢。”

    湿婆见状,神情微动:“原来那损伤只是暂时的吗……”

    “呵呵……这并不是什么损伤。”封不觉笑着应道,“这只是我使用而产生的副作用。”

    “re日te?”湿婆将对方口中那个词重复了一遍,皱眉问道,“那就是……你所谓的‘二阶魂意’吗?”

    “是啊……”封不觉接道,“不过说句实话,这真是个使用起来难度极高且极度危险的能力,至少在这场战斗中,我是不打算再用了。”

    “哦?你倒是具体说说……”湿婆想顺势套话,“这个能力怎么难用了?又是怎么个危险法?”

    “我可不想跟你解释这个。”封不觉又怎会把这种核心内容轻易道出,他绕开问题并嘲讽道,“免得你受到太大的打击而怒删账号。”

    “哼……”湿婆冷哼一声,“每回谈到了实质性的情报就跟我打太极吗……”他也笑了,“呵……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已经推测出了七八成……”他微顿半秒,接道,“从实际效果来看,你第一次使用‘re日te’,就瞬间就解除了和对你的影响,但同时也让你的腿变成了一组不受控的数据光流,那么,我能不能假定……”他直视封不觉的双眼,试探着说道,“这项能力的真面目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你自身的数据进行重组’;正因如此,你才能一次性解掉那两种来源、特性和持续时间皆不相同的特异状态。至于你那条腿的状况……应该是由于你还不能熟练使用这种能力,导致了那部分数据在重组时没能正确排列。”

    “哦?”封不觉一挑眉毛,“很了不起嘛,在信息如此有限的前提下推测到了这个地步。”

    “你过奖了……我也是做过功课的。”湿婆坦然应道,“根据你在高谭市打赢我之前所说的话,以及我这段时间以来对你的研究……我基本可以确定,你的一阶魂意是一种‘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对大量数据做出精密计算并实施相应对策的能力’。”他顿了顿,“而根据你在这场战斗中的种种表现,我又可以断定……你也是可以‘从数据层面观察惊悚乐园’的人。”

    “听你的口气,好像你也是啊?”闻得此言,封不觉也做出了一次试探。

    “呵……我倒也想,可惜我不行。”湿婆苦笑一声,“我是从的口中得知了这种能力的,我相信……他不是在信口开河。”他很快又将话题引了回来,“所以……当你说出这个词时,我的脑中立刻灵光一闪;有关你的各种已知情报和推测瞬间就结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块完整的拼图……一直以来笼罩在你身上的几个谜团便这样迎刃而解了。”

    湿婆说着,举起了自己剩下的右臂,伸出两根手指道:“你那的两项基石,正是你身上然于人的两项奇能……高的计算能力、和看破数据的能力。没有这两样东西,便无从说起……”他又将二指相并,指向了封不觉的腿,“我要是没猜错,你在操控马孙跟我战斗时,还一直在一心二用地重写腿上的代码……直到刚才,才堪堪完成了修补工作。”

    啪啪啪啪……

    封不觉为湿婆鼓起掌来:“很好,非常好~”他语气欣然,表情欠揍,摆出一副老师在夸奖学生的姿态,“没想到……以尚武著称的湿婆,在‘智’的水平上也是非同凡响啊。”

    “彼此彼此……”湿婆冷冷回道,“你这以狡诈诡变、疯狂莫测著称的家伙……却在‘武’的层面凌驾于诸多强者之上……那才令人毛骨悚然……”

    两人说到这里,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接着,便是静谥,是对峙。

    他们都明白,分出胜负的时刻……到了。

    嘭——

    僵持过后,杀意陡现。

    月步猛出,赤影袭来。

    封不觉选择的是中宫直进,抢攻在先。马孙的召唤时间未尽,他在近战攻击的间合上仍然有着绝对的优势。

    而湿婆这边,徒留独臂,已无法再自如地使用这种长兵器了,想要正面去抵挡这波攻势,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然……他却一步未退,似乎就是在等待着封不觉的接近。

    二十步……十五步……十步……

    在那短短的两秒内,封不觉以惊人的度直冲过来,来到了一个湿婆觉得可以下手的距离。

    叱——

    这一刻,毁灭之眼的光束,又一次从湿婆额上的第三只眼中喷出。和上次一样,这道光束的射毫无征兆,而且飞行度奇快无比。

    但这次的结果……却和上次不一样。

    “什么?”湿婆的动态视力极佳,但在光束出的刹那,封不觉的身影却在其眼中骤然消失,而马孙那金光巨影也随之无影无踪。

    “躲开了?”湿婆的第一反应堪称神,“在哪儿?”其目光疾动,在周围寻找着封不觉的身影。

    可是……在他找到目标之前,一把菜刀,已深深地扎入了他的后心。

    “抱歉,你的意图……早已在我的掌握中了。”下一秒,封不觉的说话声便从湿婆背后响起,“我知道……你跟我讲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在等的第二道光束就绪。”他笑了笑,“呵……所以我就配合你一下,为你制造一个最佳的射时机,然后……”他说着,又将刀子往前推了几分,“……送你上路。”

    “你……”湿婆心中的台词是——“你好深的算计”。

    但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已化作了白光。

    系统提示当即在封不觉的耳畔响起,让他松了口气。

    “呼……”他精疲力竭地坐在了地上,收起了手中的,“……险啊……真是险啊。”他自言自语道,“若不是故意卖个必死的破绽给他……没准他就不用,而用了吧……”

    事实上,当觉哥第一次被的光束击中时,他就已经谋划好了这个杀局。

    那个时候……封不觉在下落的过程中快将手探入行囊并动了的特效,这才修复了胸口的创伤。但林之宝珠的冷却时间长达二十四小时,而且觉哥也不能保证对方的第二光束会打到哪里……万一直击头部,那就是当场死亡的下场。

    纵然如此,封不觉还是大胆地将胜负的关键赌在了对方那第二毁灭光束上。

    在几番你来我往的交锋过后,封不觉故意给了对方一个绝佳的、足以杀死自己的机会,并冒着极大的风险迎了上去。

    胜负,皆赌在那一瞬之间。

    假如封不觉对射时间的判断失误,那他肯定是当场毙命;假如湿婆没有用毁灭之眼去应敌,而是选择继续迂回,并用灭之石盘的特效来分胜负,那封不觉八成也会输。

    觉哥要赢,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必须在光束出的那一刹动特效,引出自己的极限度做一次变向折跃,同时还得解散马孙……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行踪突然地、彻底地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中。

    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在湿婆的大脑做出反应前的那短短一两秒内做一次绕后偷袭,一刀分出胜负。

    “不用剃须刀和血尸神的前提下,果然还是有点艰难啊。”在地上坐了十几秒后,封不觉单手扶额,貌似是在缓解头疼,“使用re日te的负荷和风险也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他苦笑一声,随后又是一声叹息,“唉……我还得变得更强才行啊……”

    …………

    十五分钟后,诸神高层会议室中。

    “老大?怎么样了?”大梵天一见湿婆就急不可耐地问了一句。

    “呵……看表情就知道又输了呗。”毗湿奴笑道。

    湿婆摇着头,走到会议桌边坐下,对除了自己以外的、在座的四人沉声说道:“没错,我又输了。”

    “疯不觉……真的那么强?”阎摩看向湿婆,面露疑色道。

    “很强。”湿婆回道,“至少从眼前的结果来看,他比我强……不是吗?”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还带着些许的懊悔,显然是还没从落败的情绪中走出来。

    “老大,你该不是被他用某种诡计给暗算了吧?”大梵天问道。

    “不。”湿婆回道,“他只是战术运用得当,在我使出所有的底牌之前就结束了战斗。”

    “所以说……还是老大你比较强嘛。”大梵天回道。

    “一名玩家究竟有多强……并不是看他拥有怎样的装备、技能、能力……”这时,坐在会议桌旁的第五人说话了,“而是看他能打赢什么人。”他的目光扫过了其他人的脸,“今天……他战胜了我们诸神的第一高手,那他就是一个比我们诸神第一更强的男人。不管你们怎么看……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位说起话来明显带有中二气息的小伙儿,游戏昵称为——。他乃是诸神工作室在s1的比赛结束后开始秘密培养的新星玩家。

    从建号时起,阿修罗就只和工作室内的同事们一起排过本,或者干脆就是单排。他的id是工作室内早已预留好的,而他本人在现实中的相关信息从没有在诸神的官网上公开过。

    直到这次s2的预赛开打,阿修罗这个id才进入了公众的视线,因为……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的名单上。当然了,目前为止,他一直都在替补位,从未出过场。他的具体战力如何,也只有诸神的几位高层才知晓。

    不过,已经有很多小道消息在传……这位尚未成年的天才选手,正是诸神为取s2冠军而培养的秘密武器。作为一个完全没有资料可查的神秘角色,在后期那种以情报战为基础的比赛中……无疑会起到奇兵的作用。

    现阶段,其他的游戏工作室确也已经盯上了这小子,他们都纷纷洒出情报网,想找到一些和阿修罗一起排过本的玩家,打探一下此人的基本信息。只是……诸神这次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妥当,恐怕外部的人再怎么打探也是白忙活了。

    “哎~老大,你侄子还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你留哈。”大梵天听了阿修罗的言论,竟还笑着冲湿婆这样说道。

    “我再重申一遍……”湿婆扶额摇头,“他是我表弟……我今年还没到三十岁呢,别动不动给我长辈儿。”

    “行行~您永远二十五。”大梵天大大咧咧地耸肩应道。

    “还有……我说小修啊……”湿婆拉长了嗓门儿,看向他的表弟道,“你今年也已经十七岁了,差不多该从中二毕业了吧……‘那个男人’之类的称谓……”

    “少罗嗦……我讲话就是这种风格。”小修撇了撇嘴,一脸不服气地回道。

    “这种风格就叫中二。”阎摩转头,简短地评述了一句。

    “诶?”小修瞬间变了个囧脸,无言以对。

    “和女流时会有障碍这点也很符合中二的设定呢……”毗湿奴在旁恶意地插了阿修罗一刀。

    “难道不是仅限于年轻貌美的女性而已吗?十岁以下五十岁以上还有恐龙什么的应该都没问题吧?”阎摩一本正经地接道。

    “你这是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毗湿奴嘴角抽动着接道。

    “唉……我开这会到底是想干嘛来着……”湿婆看着眼前这桌人肆无忌惮地闲扯了起来,不禁喃喃念道,“我究竟是该打断他们并开始阐述疯不觉的相关情况呢,还是顺着这种气氛参与到无尽的扯皮和人身攻击中去呢……”r1152

    ...
龙8国际